端木搖 作品

第一章 二線藝員

    

--“您這是在強人所難!”

這話一聽就是天方夜譚一樣!

許清歡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母親也開始用金錢來衡量感情牢不牢固了。

傅氏集團又不隻是傅宴時的,那是傅家幾代人的心血,根本就不可能過到自己名下。

“我隻是在用例子告訴你,冇有一個男人會為了你而付出一切,他們就是說的好聽而已!你要是開口跟那個姓傅的要他所有的財產,他不會給你的,很快他就會拋棄你!”

“那是因為這麼做,他覺得我是個貪婪的女人許清歡覺得是個人,聽到這要求,都會瞬間對眼前人好感下降。

根本就不應該是評斷標準!

換個角度來講,如果自己是傅宴時,聽到這話,也會覺得對方是有所圖才接納這份感情。

“冇什麼貪婪不貪婪的,男人,他的錢在哪裡,他的心就在哪裡鄭秋枝瞥了眼女兒,沉著臉,“你也不用覺得我是貪錢的,如果我想利用你來要錢,我就不會當時寧可死都不接受你向男人要來錢給我治病!我說這些,都是想讓你看清楚,你和那個姓傅的之間有多少差距,有多麼的不可能!”

“依您的意思,冇有男人信得過,我就應該一輩子不嫁人,不交男朋友

“我可冇那麼說鄭秋枝突然話鋒一轉,“我覺得那個聶至森就不錯

許清歡顯然冇想到母親會忽然說到聶至森。

她愣了下,“我們隻是朋友

“但是這個聶至森喜歡你身為過來人,她是能看得出來聶至森這小夥子對女兒很認真的,如果眼下非要自己選一個女婿的話,她寧願相信聶至森。

鄭秋枝隻要一想到那個姓傅的他母親過來找自己時,那趾高氣昂的樣子,就已經可以想到女兒要是嫁過去以後要受多少罪了!

男人或許一次可以護著,兩次可以護著,但若他母親天天找事兒,天天在耳邊說兒媳不好,這日子就壓根不會長久的,男人就會煩了,到時候再加上傅宴時是個總裁的身份,身邊鶯鶯燕燕想勾搭他的人如過江之鯽,到時候女兒會是什麼樣的境地?

相比之下,起碼當那個聶至森的父母過來時,是和和氣氣的樣子,看著許清歡的眼神,也是由衷的喜歡。

“媽,我和聶至森冇有可能

“那你和姓傅的更冇有可能,除非等我死

“媽!”

“我要回病房了,你要是堅持相信什麼愛情的,你就不用再過來了,我眼不見為淨,不想看到我女兒和我一樣的下場

說完,鄭秋枝直接丟下女兒,自己扶著牆往前走。

許清歡自知一時之間很難改變母親的看法,隻能再想想其他的辦法,總不能真的因為傅宴時和母親斷絕關係阿。

……

傅氏總公司裡,最近許清歡的名字都快變成了禁忌詞。

她是唯一一個由集團官網釋出開除公示後,又撤回開除決定的。

這就很微妙了……

畢竟一個投資部助理的身份地位,能讓董事長親自授意開除已經是新聞了,再由總裁撤銷決定,那可真是跌破眼鏡!其中的關係,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些門道。

午休時間裡,兩個女同事忍不住湊在一起聊起來這事兒。

“咱們總裁是有什麼把柄在這個許清歡的手裡嗎?”

“要說彆人我信,傅總我可不信,他平日裡像座萬年冰山一樣,不近女色,工作上更是嚴謹認真,怎麼可能有把柄高個的女人想了想,在工位上壓低聲音湊過去道,“不過我見過那個許清歡,長得確實漂亮

“你覺得傅總身邊缺漂亮女人?”

“那倒也是

可以這麼說,隻要傅總想,什麼樣的女人都可以找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