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32章 那就好好告個彆吧

    

我的!”“血清!”孟軒大驚失色。眼下這支藥劑在,居然和他口袋裡的一模一樣,這兄弟倆究竟是什麼身份?“你居然認識!”看到孟軒的反應,憤怒的王騰恢複了些理智,滿臉的驚訝。“你會大力決,又知道血清!既然這樣,那我就更不能留你了!”“啊——!”說話間針劑已經生效,王騰痛苦的嘶吼著,猛地跳起,朝孟軒三人砸了過來。嗖速度比餓屍快了不止一個檔次。孟軒壓下心頭的震驚,帶著艾伊和阿秋二人迅速地逃離了那片區域。隻見王...-

“吼——!”

火焰已經完全包裹了怪物,它痛苦的嚎叫著,瘋狂的亂竄,想要逃離這片火海。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

凶猛的火勢很快就燒穿了藥店的內部,隻聽得一聲悶響,牆壁受到熱浪的侵襲,直接爆碎開來,混凝土塊急雨冰雹般地灑落下來,頃刻間就將怪物埋在了下麵。

火勢繼續蔓延到了外麵,舔著了附近的門頭,藉著風勢,瞬間就連成了一片火海,並向上延伸,發出了劈劈剝剝的爆鳴聲。

燃燒的大樓冒著滾滾的黑煙,刺鼻的氣味瀰漫在街道的每一個角落。

孟軒在街上守了很久,始終冇有看到怪物從樓裡出來,這才放下了那顆懸著的心。

燒到了這種程度,怪物怎麼說也應該熟透了吧!

然而就在他轉身準備回去的時候,身後的火海中,一個身影,冒著濃煙,猛的跳起,然後重重的落在地上。

正是怪物!它還冇死!

“靠!開什麼玩笑!”

孟軒大罵一聲,拔腿就跑。

可跑出一段距離之後,發現怪物並冇有追來,孟軒有些疑惑,便轉過頭去,悄悄的看了一眼。

一眼下去,他瞬間就鬆了口氣。

隻見怪物皮肉早已經被烈火烤熟,渾身上下都綻放著肉香,血肉耷拉在筋骨之上,黑漆漆的液體,就順著這些肉縫,滴落在了地上。

僅是剛纔跳出來那一下,就震掉了它身上不少的熟肉,就憑怪物現在的這個狀態,彆說追他了,隻怕動一下都是問題。

事實也是如此。

隻見怪物張大了嘴巴,顫抖著,奮力的挪動著雙腿,想要向前走上一步。

也許是使勁太大,怪物身上的肉塊簌簌的往下落著,就連下顎都掉了下來,最後竟“撲通”一聲,直接栽倒在了地上,徹底的冇了生息。

從始至終,它都冇有發出一點聲音,向前走出一步。

危機解除,孟軒也放下了心來,向著小區走了過去,可剛冇走幾步,他就捂著胸口蹲了下來。

剛纔怪物那一腳踢斷了他幾根肋骨,戰鬥時遮蔽起來的痛覺,現在一股腦的全冒了出來。

“嘶——!真疼啊!”

孟軒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就是不知道阿飛有冇有短時間內就能讓骨頭接上的辦法…”

孟軒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看了眼方向,強忍著疼痛,一步一步的,朝著便利店走了過去。

後院裡,李豔飛神情緊張的護在艾伊和阿秋的身前,見孟軒走了進來,這才長長的舒了口氣。

“解決了?”

“嗯!”

孟軒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淡淡的回了一下,聲音有氣無力的,李豔飛一眼就看出了異常。

“你受傷了?”

“嗯,斷了幾根骨頭,一點小傷!”

“小傷?”

聽到孟軒受傷,艾伊瞬間跳了起來,直接來到了他身前,心疼的眼淚直流。

“骨頭都斷了,還說是小傷!快,讓我看看哪斷了!”

艾伊說著,玉手直接就摸上了孟軒的身體。

因為是半彎著腰,身上的兩顆半球顯得是格外的引人注意,以至於孟軒暫時忘了疼痛,看的心裡是一陣癢癢。

見艾伊如此的親昵,作為孟軒正牌女友的阿秋頓時醋意大發,可是她的資本不夠雄偉,隻好另想了個辦法。

“艾伊姐姐,你力氣太大啦,小心傷到喪屍先生,讓我來!”

一股少女的幽香飄進鼻端,孟軒還冇反應過來,阿秋就已經不甘示弱的捏上了他的肩膀。

一時間,空氣中似乎有火藥味瀰漫。

“你們這是乾什麼!當李神醫是空氣啊!”

孟軒內心其實十分受用,但畢竟是光天化日,加上身邊還站著一個大男人,更何況自己的身體還有傷,萬一刺激到了,該怎麼辦!

於是,孟軒佯裝生氣,阻止了二女的動作,對著李豔飛訕訕的說道:

“阿飛,你彆管她倆,我的肋骨斷了幾根,你看有冇有什麼辦法能讓它短時間內好起來。”

聽到孟軒斷掉的是肋骨,二女的表情又開始擔憂了起來。

然而,李豔飛就像是什麼都冇看見一般,隻是簡單的回答了孟軒兩個字:

“好辦!”

孟軒大喜,趕忙挪到李李豔飛身邊,賤賤的挑了挑眉。

“幫個忙吧!”

李豔飛什麼也冇說,隻是伸手摸了摸孟軒的肋骨,確定了一下斷掉的位置。

在確定了位置之後,李豔飛一隻手扶上了他的後背,另一手拖住了他的胸膛,用力的往上湊了幾下,這幾下多少帶點私人恩怨,疼的孟軒是齜牙咧嘴的。

緊接著李豔飛中食指併攏,“啪啪啪”幾下,點在了他的胸膛上,一股暖流經過,疼痛感瞬間消失。

緊接著,孟軒隻感覺身體的炁像是受到了吸引一般,全都彙集到了傷口的地方,開始修複起了那斷掉的肋骨。

“搞定!”

李豔飛拍了拍孟軒的肩膀,示意他已經結束了。

孟軒長舒口氣,站起身來,簡單的做了幾個動作,感受了一下,發現身體已無大礙。

“謝了!”

李豔飛擺擺手,說道:

“客氣了!隻是暫時接上了而已,想要完全恢複還得幾天。”

然後目光掃過了艾伊和阿秋,最後對著孟軒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

“千萬不要劇烈運動,小心炁息不穩!”

二女聽的有些莫名其妙,而孟軒卻聽出了他話裡的意思,有些尷尬的說道:

“額…一定…一定…”

一場大戰耗費了孟軒不少的經曆,眼下難得安靜一會,孟軒疲憊不堪,窩在沙發上,小憩了一會兒。

醒來已是黃昏,艾伊和阿秋在廚房裡鼓搗著飯菜,李豔飛低著頭在外麵的空地上不知道在找著什麼東西。

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他的寶貝銀針。

整幅畫麵,安靜又祥和,孟軒看的一陣恍惚:這纔是世界本該有的樣子。

恍惚的同時,那些先前來不及思考的現實問題,也在他的腦海中浮現了出來:

好端端的,這些喪屍為什麼會突然自相殘殺起來呢?

如果說這種情況是普遍會發生的話,那麼為什麼自己上一世的時候,從來冇有遇見過?

是偶然,還是人為?

孟軒心事重重,出門來到了房頂之上,向著遠方望去。

烏雲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覆蓋到了街道的上空,與大樓散發的黑煙結合在了一起,給整個城市籠罩了一層破敗的氣息。

“轟——!轟——!”

遠處又冒起了幾束黑煙,孟軒轉頭朝著黑煙的方向看去,那裡喪屍已經聚集並開始撕咬了起來,看樣子又要有新的怪物要誕生了。

難道又是一場惡戰嗎?

可這次又該用什麼辦法呢?

“汪!汪!”

兩聲清脆的狗叫,將孟軒從思考中拉回到了現實。

隻見這隻大黃狗從大樓的廢墟上一躍而下,穩穩的落在了怪物的屍體上。

孟軒有些驚訝。

這狗在吃了半隻餓屍之後,竟冇有受到感染變成喪屍犬,反而還從中得到了好處,發生了變異!

僅一會兒功法,它原來那身純黃色的毛髮之中,就開始出現了絲絲的血色,就連體型,也比之前大了一圈不止。

看到房頂上的孟軒,大黃狗這次也冇有逃跑,而是發出了溫順的嗚嗚聲,然後低下頭,大口大口的吃起了屍體。

大黃狗前後的態度的轉變,令孟軒內心一陣驚喜!

末世中,有條這樣的狗跟在身邊,似乎也滿不錯的。

看著它吃屍體的樣子,孟軒隱隱的期待起了它的變化。

一陣風吹來,血腥的氣息夾雜著絲絲水的氣,拂在了孟軒的臉上。

似乎要下雨了!

下雨?那就回家收衣服咯!

孟軒轉身走下了房頂,迷茫的眼神也越來越堅定:

既然濟城已經不適合再呆下去了,那就好好的告個彆吧!

-下了鋼架。有些車子車窗破損,裡麵還能看到有身影在掙紮,那些都是困在車裡的喪屍。孟軒能夠想象到這些人的絕望,病毒爆發之後,人們驚慌失措,首先想到的就是趕緊逃離這個城市。而逃離最快的方式,就是駕車,一時間,城市裡能啟動的車輛,全都上了路。結果就是他們全都堵在了一起。有些人情急之下通過撞擊前車,試圖打開一條生路,可最後越擠越嚴不說,反而因為操作失誤,引發了車子著火。前路不通,後麵又有喪屍在追,身邊還有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