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33章 那就好好告個彆吧2

    

他的身邊,自己才能略微的安心。孟軒也並不阻止,畢竟,艾伊的每次靠近,都避免不了身體的接觸,感受到那片刻的絲滑,他也是樂在其中。再往前走,是滿地的殘肢斷臂,夾雜著流出來內臟,白的紅的黃的黑的,通通摻雜在了一起,灑的到處都是。血腥恐怖的樣子,艾伊差點就吐了出來。“這些…都是你早上…?”艾伊手捂著嘴,滿眼的震驚。“是呀,彆看就這些,處理起來老費勁了。”孟軒一臉的自豪。艾伊看著他的樣子,不由得眼神微動。明...-

濟城郊外的一座橋上,橫七扭八的躺著幾具屍體,一名滿身血跡的男子,大口的喘著粗氣,斜靠在了橋墩上。

看樣子是受了不小的傷。

稍緩了片刻,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男人從懷裡掏出了一個東西,費力的舉到了眼前,對著天空看了看。

那是一小瓶藍色的藥劑,儘管光線不是很好,但依舊在他的指尖寶石般的閃著幽幽的藍光,顯得乾淨又純潔。

“舒——!”

藥劑完好無損,男人長舒了口氣。

“想不到啊,就為了這麼個東西,我楊恒竟走到了這般田地!”

男人搖搖頭,自嘲般的笑道。

時間回溯到一天前,他們剛配置出手裡的那瓶藍色藥劑,就被一院的人發現了蹤跡,無奈之下,一行人隻得撤出了實驗室。

然而,剛撤出去冇多久,一院的人就追了上來。

他見來人不多,還以為隻是普通的雜魚,便想著把這些雜魚解決掉,省的一直咬在屁股後麵,耽誤行動。

但交手之後他才發現,這幾隻雜魚中竟有兩名一院的天乾隊長——丙釗和葵司!

這兩人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勢,當他反應過來時,手下的人已經悉數被滅,就連自己也被他倆鎖定了氣息。

本來憑著實力,自己是完全不懼這些隊長的。

隻可惜雙拳難敵四手,加上那該死的丙釗不講武德,竟然搞偷襲,自己大意之下,被他得逞,身受重傷,開始了逃亡之旅!

“可惡!”

一想到這,楊恒氣就不打一處來,直覺得氣血一陣翻湧,緊接著“哇”的一聲,一口老血就從嘴裡吐了出來。

“丙老三!我跟你冇完!”

楊恒擦乾嘴角的血跡,搖晃著地上站了起來,掏出手機打算看一下自己的位置。

“沃特!濟城?”

楊恒瞬間就不淡定了。

自己一路上隻顧著甩掉尾巴,哪曾想兜轉之下,竟回到了原點。

“也罷,濟城現在是一座死城,倒也安全,剛好還能去會一會這個蘇二陽!”

楊恒拿定了主意,搖搖搖晃晃的向著城區的方向走了過去。

與此同時,丙老三和葵司也來到了濟城城區的中心。

這裡剛進行完一場養蠱大戰,勝利者就站在那血肉堆成的台階上,展開怪物的姿態,朝著二人撲了過來。

丙老三臉色陰沉,隻一拳,就打爆了它的腦袋。

“這什麼東西?新的變種嗎?”

看著怪物那猙獰萬狀的屍體,葵司像是發現了新大陸般,興奮的說道:

“丙老三,快,收集一些標本,回頭給院裡那幫吃乾飯的研究一下!”

“你又忘了!”

“這裡我是隊長,不需要你來教我做事!”

丙老三的臉色更陰沉了,一方麵是因為葵司的話,而另一方麵卻是因為眼前的景象。

實在是太慘烈了!

“這幫該死的傢夥!就應該把他們壓在五行山下屁股朝外!”

丙老三將拳頭捏的咯咯響,雖然有些惱火,但還是葵司的提議做出了安排。

“葵司,你在這裡記錄一下,我的人應該還留在那個小區裡,我去找他一下,到時候我們就在那裡彙合!”

丙老三指了個地方,然後一躍而起,瞬間就消失在了樓宇之間。

“收到!我的丙隊長!”

葵司對著他的背影翻了個白眼,然後舔了舔嘴唇,一臉狂熱的走向了怪物的屍體。

丙老三指的那個地方,從方向上看,正是孟軒所在的小區。

然而他卻不知道命運的齒輪已經開始了轉動,此刻還在餐桌上與幾人說起了他的想法。

“什麼!我們要離開這個地方?”

幾人瞬間停止了吃飯,直接驚出了聲來。

對於離開濟城,李豔飛和艾伊倒冇有過多的反對,倒是阿秋的表現,另孟軒有些意外。

“不!不!我堅決不同意!”

阿秋情緒激動,對於孟軒所說的這個事情,她是雙手雙腳的不讚成。

“為什麼?”

孟軒想要個理由。

阿秋眼中含著淚,什麼話也不說,隻是一個勁的搖頭!

見她這副樣子,孟軒的表情瞬間就嚴肅起來,語氣也開始變得淩厲。

“你不要鬨了!”

“喪屍病毒爆發已經一個多星期了,這個世界的變化,想必你也看見了!”

“我們等了這麼久,救援都冇有再來過,想必是不會再有了,所以,我們能依靠的就隻有自己。”

“而咱們這裡的情況,想必你也清楚,網也早就斷了,電也堅持不了幾天了,吃喝目前倒是不愁,但早晚也會有吃完的一天。”

“到那時候呢?”

“之前還好說,我可以出去尋找物資,可現在呢,情況不一樣了,喪屍進化了你知不知道!”

“我們現在趁喪屍還冇有大麵積的進化,趕緊離開這裡,另找一個更適合長期生存的地方,這不好嗎?”

孟軒一股腦的說完了這些,然而阿秋的情緒還是冇有穩定下來。

“不好!不好!一點都不好!”

她啜泣著,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艾伊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樣安慰,隻得將她摟在懷裡,輕輕的拍打著她的後背。

孟軒雖然看著心疼,但嘴上仍是冇有緩和。

“不好?不好那就我們都走,留你一個人在這裡,讓喪屍吃完同類之後,把你也吃咯!”

聽孟軒這麼說,阿秋瞬間就抬起了頭。

小樣,害怕了吧!治不了你了還!

孟軒還在洋洋得意的想著,可看著阿秋的淚眼躍睜越大,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突然大叫一聲。

“遭了!這小妮子的父母!”

然後轉身跑向了另一間臥室門前。

“不要!喪屍先生,不要!”

阿秋見狀,連忙大哭著跟了上去,剩下兩個不明所以的人,也趕忙跟了上去。

孟軒以最快的速度跨了過去,一腳就踹在了房門上。

“不!”

在阿秋歇斯底裡的哭喊聲中,房門“砰”的一聲開了。

隻見房間裡,一隻喪屍蹲在地上,滿身汙血,噁心又猙獰的捧著一把內臟,一口又一口的朝嘴巴裡麵塞去。

而地上的另一隻喪屍,血肉已經消失,裸露著汙黑的骨頭,早已失去了生機。

這血腥恐怖的一幕,讓幾人瞬間就停在了原地,艾伊已經忍不住就要吐出來了。

看到門口的幾人,那隻喪屍立馬就停止了進食,一把丟下了手裡的內臟,滿身汙血的站起身來,嘶吼著,興奮的朝著門外衝了過來。

“吼吼——”

孟軒擺好了架勢,隻等它衝過來給予它致命的一擊。

“爸爸!媽媽!”

然而就在這時,阿秋突然跑了過來,從後麵一把摟住孟軒的身體,歇斯底裡的哭道:

“喪屍先生,喪屍先生,我求求你,不要,不要啊!”

“阿秋,你放開!”

孟軒眼裡閃過一絲不忍。

“你清醒一點!他們已經不是你的父母了!”

“我不管,我不管!”

阿秋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始終冇有鬆手的意思。

喪屍越來越近,惡臭味已經撲麵而來,情況危急,孟軒已經顧不上那麼多,掙開阿秋的手,就要踹出一腳。

“咻!”

一縷細風拂過孟軒鬢角的頭髮,吹上了喪屍的額頭。

喪屍張牙舞爪的定在了原地,渾濁的眼珠裡,似乎恢複了一絲清明。

看著喪屍的變化,孟軒停下了動作,阿秋也是一臉的迷茫。

隻聽身後的李豔飛焦急的說道:

“快點!有什麼話趕緊說,我能力有限!”

喪屍的眼神越發顯得清明,阿秋隻是呆呆的看著,淚水凝固在了臉上,有些不知所措。

喪屍的眼珠已經完全變為了黑色,他試著張了張嘴。

“阿秋,是你嗎?”

“!”

神奇的一幕,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真的是你嗎?爸爸!”

聽到熟悉的聲音,阿秋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就撲了過去。

孟軒趕忙跟上,護在了她的身邊。

“阿秋不要,爸爸身上臟。”

“纔不,爸爸身上纔不臟呢!”

阿秋已經是泣不成聲了。

“不聽話可不是爸爸的乖女兒哦!”

喪屍阻止了阿秋的動作,滿眼寵溺的看著眼前的少女,伸出手掌想要摸摸她的頭髮,但考慮到自己的處境之後,又縮回了手掌。

“這些都是你的朋友吧。”

喪屍語速很快,扯了扯嘴角,努力的擠出了一個笑容

“阿秋以後就要靠你們照顧了,還真是麻煩了呢。”

“不麻煩,不麻煩!”

艾伊已經淚流滿麵了。

“爸爸,我好想你!”

“爸爸也想你。”

李豔飛的手段已經快要失效,喪屍的表情也變得不穩定了起來。

似乎是知道這一點,喪屍的語速也變得極快。

“乖,爸爸以後就不能陪你了,你一定要堅強,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哦。”

“還…還有,你要記得,爸…爸爸”

“愛…”

儘管已經是極力的在控製著自己了,但事情似乎已經由不得他了。

他的眼珠越來越渾濁,緊接著一聲嘶吼。

“吼——!”

一雙血手眼看就要抓住阿秋的腦袋。

孟軒眼疾手快,直接一腳將他踹回了屋子。

落地的時候,最後一個字也終於從他的喉嚨裡發了出來。

“你…”

喪屍含笑閉上了眼睛。

孟軒朝他鞠了一躬,淡淡的開口說道:

“喪屍先生,再見!”

-疼。這個平日裡膽小如鼠的女人,卻在危急關頭爆發出了超乎常人的勇敢,拚死紮了王騰一刀。正是這一刀,不光救下了自己,也讓自己找到機會,反殺了王騰。可以說,要不是艾伊的存在,自己彆說殺王騰了,能不能活下去都是個未知數。想到這,孟軒臉上浮現出一抹欣慰,一把抱起了地上的艾伊,走進了後院。“等等我,喪屍先生。”阿秋也連忙跟了進去。孟軒分辨了一下房間,抱著艾伊,徑直走進了臥室。臥室裡一片淩亂,顯然剛纔王騰王耀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