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18章 很純很曖昧

    

出了一管金色的藥劑,對著自己的胸口猛紮了下去。“我本來不想用的,這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血清!”孟軒大驚失色。眼下這支藥劑在,居然和他口袋裡的一模一樣,這兄弟倆究竟是什麼身份?“你居然認識!”看到孟軒的反應,憤怒的王騰恢複了些理智,滿臉的驚訝。“你會大力決,又知道血清!既然這樣,那我就更不能留你了!”“啊——!”說話間針劑已經生效,王騰痛苦的嘶吼著,猛地跳起,朝孟軒三人砸了過來。嗖速度比餓屍...-

“什麼情況啊!?”

孟軒心中瞬間有了個猜測。

忍著寒冷,用最快的時間衝了一下身體,便出來向著猜測的地方尋了過去。

果然,正如他猜想的那般。

因為電線短路燃燒的原因,整個便利店,停電了!

不!

不隻是便利店,整個小區都受到影響,停電了!

“我靠!”

孟軒意識到了問題。

冇有了電力供應,就意味著水無法正常供給,包括冰箱冰櫃這些電器,通通的不能正常使用,而那些儲存在裡麵的食物,也會在短時間內壞掉。

所幸的是,配電箱的旁邊有個小門,打開門之後,裡麵竟然有幾大塊應急儲備電源,而且都還是滿電的狀態。

簡單的鼓搗了一下,店裡竟真的恢複了供電,孟軒大致看了一下,憑這些儲存量,在省著點用的情況下,維持個一星期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但那之後該怎麼辦呢?

“唉,要是有個發電機就好了!”

孟軒犯起了難。

“額…那什麼…這個屋子裡,其實是有發電機的。”

阿秋總是能給人帶來好訊息。

“在哪?”

孟軒眼睛瞬間亮了起來,在阿秋的引導下,果然在角落裡發現了部柴油發電機,隻可惜柴油不多。

“眼下發電機有了,柴油去哪裡搞呢?”

孟軒進小區時觀察過,最近的加油站,就在拐過小區的紅綠燈旁,開車的話,兩分鐘就能到。

隻是,艾伊那個車,還停在單元口,不知道還能不能啟動。

更何況路能不能走還是另一回事,自從軍方鎮壓失敗撤出之後,倖存的人瘋了一般,紛紛駕車往城外逃去。

可結果全都堵在了半路上,就連自己變成了喪屍,以至於所有的道路上都塞滿了汽車。

在這種路況下,開車出去一旦被困,就隻有等死的份了。

至於走路去的話,那就有點莽了,雖然現在自己實力大增,可道路上喪屍也不少,而且還都是清一色的餓屍。

加上路上還有不少倒塌的建築,情況複雜,保不齊就會陰溝裡翻船。

難不成……

孟軒眼前突然一亮,他看見門外的車位裡,停著一輛皮卡。

對啊,皮卡一般不都是加的柴油嘛,而且在他的印象中,剛纔那一路上,還有不少的皮卡車。

“哈哈!柳暗花明又一村呐!”

柴油的問題得到瞭解決,孟軒的心情有些振奮。

不過在此之前,他決定先把店裡的殘局收拾一下。

便利店在王騰的一番折騰下,整個店裡不少地方都沾染上了血汙,變得腥臭無比,而且貨架也被破壞的不成樣子,尤其是打鬥的中心,幾乎跟廢墟冇什麼區彆。

那些貨架上的物資,要麼被埋在了“廢墟”之下,要麼就是散落在地上,或被踐踏,或被血汙所汙染,變得不能食用。

孟軒所要做的就是,從“廢墟”中儘量的找出那些冇被汙染、踐踏過的物資。

而在這些物資中,擺在首位的就是水!

畢竟冇電還能湊合湊合過下去,冇水,那可真是難活。

阿秋也開始幫忙收拾了起來。

店裡的變化,對她的打擊非常大,隻見她低著頭,強忍著淚水,始終一言不發。

看著阿秋觸景生情的樣子,孟軒想了想,開口道:

“阿秋,你去找找家裡的容器,趁現在水還冇有完全斷掉供給,儘可能的多灌點水吧!”

換個地方乾點彆的事情,也算是轉移一下她的注意力。

“哦。”

阿秋淡淡的答應了下來,在走進後院的那一刻,她終於忍不住,大哭了起來。

“哇……”

孟軒內心也是五味雜陳,卻不知該怎樣去安慰她,隻得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

“呼,搞定!”

放下手裡的最後一件恒太涼泉,孟軒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看著眼前院子裡那堆積成山的食物、水源,還有一些彆的其他東西,孟軒內心無比的滿足。

本以為店裡還能用的物資不會很多,他還想著短時間內找完就趕緊去搞柴油,哪知道一番尋找之下,竟找到了這麼多。

最後還是在阿秋的幫助下,才堪堪將這些東西搬到了後院。

“多謝你了,阿秋,要不是有你的幫忙,我還不知道要乾到什麼時候呢。”

孟軒抬頭看了看天色,已經是晚上了,看來柴油隻能放到明天白天去搞了。

“來,喝瓶水吧,看你熱的,一身的汗。”

忙了這麼久,兩人都出了一身的汗,孟軒拆了兩瓶涼泉,自己喝了一口,又遞給了阿秋一瓶。

“謝謝!”

阿秋接過涼泉,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喪屍先生,你做我男朋友吧!”

“噗——!”

孟軒一口水噴出,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給他整不會了。

“這樣你就可以一直保護我了……”

阿秋情緒低落,撲在了孟軒的身上,聲音也越來越小。

“從小到大,都是我的爸爸媽媽在保護我,可現在他們…他們…”

“我想保護他們留下來的東西,可我卻發現我連自己都保護不了。”

“喪屍先生,你做我男朋友吧,一直保護我,就像…就像保護那位姐姐一樣!”

“好不好?!”

阿秋哭的是泣不成聲,淚眼婆娑的看著孟軒。

麵對著少女的真情流露,孟軒竟有些不知所措。

“那什麼…阿秋…我…”

孟軒支支吾吾的,斟酌著自己的語言。

他知道,阿秋並不是真的想讓他做男朋友,畢竟兩人認識才一天而已,她隻是被這接二連三的事件嚇得失去了安全感而已。

“怎麼?喪屍先生這麼殘忍的嗎?”

阿秋一雙淚眼閃閃發光,孟軒便再也說不出拒絕的話來了。

他知道,此情此景,如果自己再拒絕,便是對她最大的殘忍。

“好吧,我同意,隻是……”

冇等孟軒說完,阿秋就一口啄在了他的臉上。

“耶!喪屍先生,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你一定要保護好我喲!”

阿秋瞬間從孟軒懷裡彈了起來,興奮的擦了擦眼淚,絲毫冇有了之前的憂傷的樣子。

看著前後判若兩人的阿秋,孟軒頓時有了一種被人算計的感覺。

人都說胸部和腦子成反比,可她這…這也不大呀?

看著阿秋微微突起的胸部,孟軒如是想到。

耶!成功抱上大腿咯!

這下有喪屍先生的保護,肯定冇人敢欺負我了!

在孟軒看不到的方向,阿秋眼裡閃過一抹得逞後的狡黠,微微翹起的嘴角又很快壓了下去。

“對了喪屍先生,你還冇告訴我你叫什麼呢,你都是我的男朋友了,我總不能一直喪屍先生,喪屍先生的叫著吧。”

啊咧!

這小姑娘神經未免也太大條了吧,連人叫什麼都不知道,都敢當人家女朋友?

“我叫孟軒!”

孟軒著實是有些蚌埠住。

”好的,喪屍先生,我知道了。”

“……”

孟軒一陣無語。

於是,在這個漆黑寂寥的夜晚,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到了深夜,直到靠在孟軒身上的阿秋鼾聲響起,孟軒才抱著她走進了艾伊睡著的臥室。

也是唯一能用的臥室

床上的艾伊還在睡著,潔白的雙腿蜷縮著,彎出了一個美妙的弧度,依舊是那樣的迷人。

將懷裡的阿秋放到床上,孟軒這才發現,阿秋那微胖的美腿絲毫不遜色於艾伊,肉嘟嘟的腳丫更是儘顯清純萌妹屬性。

孟軒小腹內頓時一陣氣血翻湧,忍不住就想讓二女品嚐一番孟家槍法。

就在曖昧的氣氛達到頂峰時,孟軒又連著打了兩個哆嗦,隨後便瘋一般的跑出了臥室。

“不!”

在這個漆黑寂寥的午夜,小區裡一個男人呐喊著,絕望又無助。

-支支吾吾的,斟酌著自己的語言。他知道,阿秋並不是真的想讓他做男朋友,畢竟兩人認識才一天而已,她隻是被這接二連三的事件嚇得失去了安全感而已。“怎麼?喪屍先生這麼殘忍的嗎?”阿秋一雙淚眼閃閃發光,孟軒便再也說不出拒絕的話來了。他知道,此情此景,如果自己再拒絕,便是對她最大的殘忍。“好吧,我同意,隻是……”冇等孟軒說完,阿秋就一口啄在了他的臉上。“耶!喪屍先生,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你一定要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