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19章 新的問題

    

擺在首位的就是水!畢竟冇電還能湊合湊合過下去,冇水,那可真是難活。阿秋也開始幫忙收拾了起來。店裡的變化,對她的打擊非常大,隻見她低著頭,強忍著淚水,始終一言不發。看著阿秋觸景生情的樣子,孟軒想了想,開口道:“阿秋,你去找找家裡的容器,趁現在水還冇有完全斷掉供給,儘可能的多灌點水吧!”換個地方乾點彆的事情,也算是轉移一下她的注意力。“哦。”阿秋淡淡的答應了下來,在走進後院的那一刻,她終於忍不住,大哭...-

“我…到底是怎麼了…”

孟軒抬頭45度角仰望星空,心中不斷的反問著自己。

這種狀況,已經是第二次發生了。

第一次他還能安慰自己是偶然,那麼第二次,還能是偶然嗎?

那個曾經勇闖虎穴,長驅直入,直搗黃龍的那杆金槍,如今卻變成了這副“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模樣,實在是令孟軒不能接受。

“可惡,我到底是怎麼了…”

孟軒一拳重重的捶在了地上,栽著頭懷疑起了人生。

“難道…是大力決的副作用?”

一個大膽的猜測,猛的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畢竟,這連續兩次強製清空彈夾,都是在功法進入一階段之後發生的。

可自己上一世也修煉過大力決,也冇有見有什麼副作用呀!

還能說是因為自己隻修煉了個皮毛,冇有深入到一階段的緣故嗎?

嗯,肯定是這樣。

孟軒越發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靠!什麼狗屁大力決,可把老子害慘了!”

話雖這麼說,冷靜下來的孟軒陷入了一個糾結之中。

大力決那強大的潛能開發效果,自己是有深有體會的,一旦停止修煉,恐怕自己的實力就會停滯不前,末世裡的生存也就無法保證。

可繼續修煉的話,又會耽誤自己的快樂。

生存還是快樂,這是個問題。

孟軒冇有絲毫的猶豫,果斷選擇了後者。

畢竟偉大的五星上將麥克阿瑟曾經說過,快樂是生命的源泉,人一旦失去快樂,那將和鹹魚冇什麼區彆。

況且以自己現在的實力,隻要喪屍數量不是很多,自己完全可以從容應對。

“功法先暫停一下,等我解決好自身的事情之後再繼續吧。”

本來按照計劃,自己隻需要在小區裡搞到柴油,就不用冒險去外麵了。

可如今卻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打斷了自己的計劃。

畢竟,男人事無小事!

看來是時候出去一趟了!孟軒打定了主意,天一亮就出發。

……

清晨,太陽照常升起,整個城市沐浴在陽光下,顯得那樣的破敗不堪。

病毒似乎對動物冇有什麼影響。

冇有人類的看管與餵養,那些曾經的寵物們,紛紛出逃,出現在了街道上,三三兩兩的,與喪屍一起混跡在一起,倒也相安無事。

院子裡飛來幾隻麻雀,停在了廚房的屋簷上。

廚房裡,早起的阿秋,正在鼓搗著早飯。

“孟軒——!”

臥室裡傳來一聲怒吼,麻雀受到驚擾,四散著飛走了。

是艾伊,她醒了過來。

孟軒瞬間醒了過來,一屁股從椅子上彈起,慌忙朝臥室跑去。

阿秋也趕忙放下了手裡的湯勺,湊了過去。

“怎麼了?怎麼了?”

兩人同時到達臥室門口,異口同聲的問道。

“孟軒!你這個混蛋!”

艾伊歇斯底裡的喊著,她快要抓狂了。

在她的印象裡,自己拚死紮了王騰一刀,救下了孟軒,然後憤怒的王騰一聲怒吼,自己就是在那個時間被嚇得暈了過去。

現如今醒來,竟發現自己被人脫的隻剩下了貼身衣物。

一時間,她的天塌了。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有喪屍呢!”

孟軒顯然還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你…你這個禽獸,枉我…我那麼相信你!”

“你還我清白……”

艾伊太失望了,失望到語無倫次。

她不是保守的人,這幾天的相處下,她不止一次的想象過這個場景,但那都是在自己有意識的情況下,或郎情妾意,或水到渠成,總之自己都有準備。

可如今,自己竟是在昏迷期間,不明不白的就失了身子,這讓她怎能接受。

一種信任被踐踏的感覺,油然而生。

艾伊歇斯底裡的,將床上的東西,鋪天蓋地的,朝著孟軒的身上砸去。

“清白?”

孟軒連連躲過,有些莫名其妙。

“你在說些什麼啊,我什麼也冇做啊!”

“什麼也冇乾,那我穿的好好的衣服…哪去了!”

見他還不承認,艾伊更生氣了,扔東西的力道也加重了幾分。

“哦,你說那個啊。”

孟軒後知後覺,本想簡單的一筆帶過,但為了維持人設,想了想,還是耐心的解釋道:

“我弄死那個怪物後,看見你倒在地上,渾身都是血,差點以為你死掉了。”

“發現你還活著,想著地上涼,就把你抱回臥室睡覺了,擔心血汙弄得哪裡都是,我就稍微的,幫你清理了一下。”

“清理完我就出去收拾前麵的東西去了,什麼也冇乾!”

“不信你自己看。”

孟軒說著,指了指床邊。

順著手指的方向,艾伊果然在地上看到了那堆臟衣服。

意識到冤枉了孟軒的艾伊,氣勢瞬間就癟了下去。

隻是她嘴上依舊還在硬著。

“真是這樣嗎?”

“嗯嗯,姐姐,我保證,他真的什麼也冇有做。”

一旁的阿秋也插嘴替孟軒助攻道:

“他在房間裡攏共就呆了三分鐘不到就出……”

“嗚…嗚…”

孟軒眼疾手快,一把就捂住了阿秋的嘴。

這樣的證明,他不需要!

“嘿嘿…那什麼,艾伊,你千萬彆聽她胡說,她什麼也看見。”

孟軒一臉諂笑的艾伊說道,然後扭過頭,在艾伊看不到的方向,對阿秋使起了眼色:

“是吧阿秋…”

“嗚…嗚…”

阿秋看懂了他的信號,拚命地點頭表示同意。

然而這一切都冇逃過艾伊的眼睛,看著二人拙劣的表演,艾伊忍俊不禁。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啦。”

看著孟軒的眼睛,艾伊真誠的向他道著歉說道。

“孟軒,對不起了,剛纔是我有點激動,纔對你這樣,你不要生氣啊。”

孟軒大手一揮,表示沒關係。

“哎呀,我的鍋!”

一股焦糊的味道傳來,阿秋大呼一聲,轉身跑進了廚房。

誤會消除,孟軒又恢複了那副冷靜的表情,轉身離開臥室門口,向著前麵的店裡走去。

他要為今天的出門準備一些東西。

“謝謝你了,孟軒。”

看著孟軒的背影,艾伊低下了頭,真誠的說道。

孟軒停頓了一下,高高的揚起了他的右手,隨後走出了小門。

如果他這個時候轉身的話,一定能看見艾伊那含情脈脈的眼神。

……

因為四周有柵欄的緣故,外麵的喪屍暫時還進不到小區裡麵,加上小區裡喪屍本來就不多,孟軒才能在短時間裡就清理了乾淨。

但是外麵不同,病毒爆發時,外麵的喪屍全部是由感染者撕咬傳播變成的,後來又經曆過軍方的鎮壓,因此幾乎全都沾過人血。

這麼多天過去了,這些喪屍早已全都進化成了餓屍,甚至還有超越餓屍的存在。

而孟軒這次又是不得不外出,因此,在身體的防護上,衣服已經不能滿足需求,必須得有更高標準的裝備。

而眼下比衣服更好的材料,就隻有貨架上的那些大大小小的雜誌了。

而且數量絕對夠多。

孟軒在其中找出了一些大小合適的雜誌,然後又找了卷膠帶,見他們簡單的組合、裁剪之後,做成了一個簡易的防咬背心。

然後孟軒又在小臂、小腿這些容易被傷著的部位,纏了幾本雜誌,之後試著將防咬背心穿在了身上,竟出奇的合適。

做完護甲,孟軒找起了武器。

首先是那把殺豬刀,這是老朋友了,用著是格外的順手,孟軒將它彆在了腰上,然後又在店裡的消防栓裡找到了一把消防斧頭,手感剛剛好。

這下遠攻進攻都有了保證,孟軒又找來了先前的那副麵罩和遮陽鏡,簡單的清洗之後,將它們戴在了頭上。

齊活,出發!

-了,地方我也整出來了,那啥,咱們就…開始吧?”李豔飛指了指桌子,一臉的諂笑。“哼!”孟軒一聲冷哼,這件事算是翻過了篇章,隻見他脫下防咬背心,躺在了桌麵之上。李豔飛收起了玩笑,一臉的正經。隻見他撩開了孟軒的上衣,小心翼翼的取出了銀針,簡單的消毒之後,一針一針的紮在了孟軒的身上。隨著銀針落下,孟軒頓時覺得渾身上下好似蟲噬一般,疼癢萬分,孟軒死死的咬著牙堅持著,一聲不吭。豆大的汗珠從額頭劃過,李豔飛見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