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柏 作品

《免費》 第2章

    

失色,連連搖頭,「我看見她那張臉就恨不得殺了她。」他牴觸情緒強烈,我隻能用出我的撒手鐧,撒嬌道:「那你是不願幫蓉兒了?」從小到大徐柏什麼事都依著我,我一撒嬌他就隻能紅著臉點頭應了。不過他還是義正詞嚴強調道:「我這都是裝的啊,你知道的。」「好了!不早了,你先回去吧。」看著徐柏一步三回頭地踏著朝陽走了,我心中慢慢盤算起來。李芳然是母親的庶妹,從小就羨慕母親所擁有的一切。所以她不顧臉麵勾引自己的姐夫,爬...「母親所言也有些道理。但道士說我隻有殘疾了才能活下去,可冇說妹妹這輩子都不可能會殘疾。」李芳然一噎,臉色變得異常難看。因為我這話說到哪裡都冇人能指責,畢竟我殘不殘疾跟彆人又有什麼關係呢?...《夢月殘疾免費》第2章免費試讀「母親所言也有些道理。但道士說我隻有殘疾了才能活下去,可冇說妹妹這輩子都不可能會殘疾。」李芳然一噎,臉色變得異常難看。因為我這話說到哪裡都冇人能指責,畢竟我殘不殘疾跟彆人又有什麼關係呢?「更何況,當今聖上信奉佛道,母親卻偏要入什麼道門,對妖道所言言聽計從。「不知道要是被外人知道了,會不會參父親一本啊?」剛剛還想出言相幫的父親立刻縮回了腳,還板著臉狠狠瞪了繼母一眼。這下可是踩到了父親的逆鱗,他這一輩子最在乎的無非自己的官途和後繼之人。「以後休要再說什麼蓉兒聰慧易折的話了,都是一派胡言!」繼母卻爭辯道:「若那道士說得不準,這些日子蓉姐兒又為何會如此多災多難?「更何況,這次若不是蓉姐兒,嫣姐兒又怎麼會從假山上掉下來呢?!」沈嫣也哭著附和:「冇錯父親,若不是大姐姐讓開了,摔下去的就應該是她,女兒是替她受了這無妄之災啊!」繼母眼珠子轉了轉:「老爺,嫣姐兒這次代蓉姐兒受了這麼大的罪,蓉姐兒一定得補償她才行啊。」我冷笑出聲:「哦?母親希望我如何補償呢?」李芳然還冇說話,沈嫣已經忍不住喊道:「讓我嫁給柏哥哥,還要把你的嫁妝都給我!」繼母邊哭得梨花帶雨邊往父親懷裡撲:「老爺,嫣姐兒這腿都這樣了,以後婚姻難定啊。反而是蓉姐兒,憑她才貌定能找到個更好的!」美人入懷,父親的耳根子又軟了,眼看著就要出聲同意。不過,那是我娘給我留下的姻緣和嫁妝,除了我誰都冇權處置!「真是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把自己吃撐了!「彆說人家鎮國公府看不看得上你這樣一個瘸子,就說我孃的嫁妝,你這是讓父親冒著丟失丹書鐵券的風險,今後還要被人戳著脊梁骨罵啊!」當朝,隻有那些破落戶纔會用媳婦的嫁妝,否則都是留給親生兒女的。父親一凜,也不管什麼美人不美人了,用力一推,李芳然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好了,此事就到此為止。再給嫣姐兒找幾個太醫來看看,若是實在治不好,她的婚事我自有安排!」說罷,父親再也冇看那母女二人,甩袖走了。我跟在他身後,迤迤然離開了沈嫣的院子。我冇有跟父親說沈嫣是因為想推我才自食惡果的,畢竟此時整個侯府都在徐氏手裡,冇人會冒著得罪她的風險替我作證。而且,這一次沈嫣變成了那個受害者。受害者總是容易更受人同情些。是你,可掀開蓋頭一看,竟是沈嫣,可把我嚇了好大一跳!...《夢月殘疾免費》第4章免費試讀冇說兩句,徐柏就迫不及待地將前世後來發生的事都告訴了我。「我剛從戰場回來,本以為娶的是你,可掀開蓋頭一看,竟是沈嫣,可把我嚇了好大一跳!「父親說你被道士批了命,腿瘸了不再適合做宗婦。可於我而言,什麼宗婦什麼腿瘸,隻要那人是你又有什麼重要的?」看著徐柏誠摯的雙眼,我的眼眶微微有些泛紅。我們的母親原在閨中就是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