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柏 作品

《免費》 第3章

    

眼,我的眼眶微微有些泛紅。我們的母親原在閨中就是很好的手帕交,成親後我與徐柏又前後出生,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從小我就知道我今後嫁的人會是徐柏,徐柏也知道他要娶的人是我。這份情誼,哪怕在我們的母親都不幸身亡之後依然保持了下來。他長得英俊帥氣,身份還高,對我又一片赤誠,看到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會巴巴地給我送來。哪怕我有時對他使小性子,他也大剌剌地不介意,反而耐著性子一直哄我,直到我露了笑。正是因為他這...晚上沐浴後,我剛在床上躺下,打算理一理前世的細節,看看有什麼能助我扳倒李芳然母女的地方。卻突然聽到窗外傳來了被石子擊打的聲音。我心中一動,忙披著衣服走到窗邊。...《夢月殘疾免費》第3章免費試讀晚上沐浴後,我剛在床上躺下,打算理一理前世的細節,看看有什麼能助我扳倒李芳然母女的地方。卻突然聽到窗外傳來了被石子擊打的聲音。我心中一動,忙披著衣服走到窗邊。顫抖著手推開,果然鎮國公世子徐柏正站在窗外,一臉急切地打量著我。見我好端端地站著,他本就大的桃花眼越瞪越大。「蓉兒,你冇事?」我一頓,狐疑地望著他。「不對啊,我打聽到你就是今天被那死丫頭推下假山瘸了的啊,難道是我記錯了?」聞言,我再也控製不住表情,不可置信地朝還在懵懂撓頭的徐柏望去。他,他也重生了?!一旁的下人房裡突然傳來一聲詢問:「小姐?」嚇得我忙給徐柏比了個「噓」的手勢:「冇事,太悶了我給窗開道縫,你睡吧。」動靜消停下去,但徐柏繼續站在門外很有可能會被人發現。現在侯府的掌家大權牢牢握在李芳然手中,就算我身邊的貼身丫鬟也全是她的耳報神。若是被她知道,李芳然定會用此來敗壞我的名聲。我看了徐柏一眼,他似乎剛剛重生就急著趕了回來,此時還有些蒙。他性子單純,從小到大就隻知道習武弄槍,鑽研兵法。鎮國公府後宅又簡單,冇那麼多糟心事,他就更不知道宅院裡這些陰謀詭計其實比朝堂上的更要凶險萬分。若是直接這樣放他回去,反而會壞了我的事。「你,要不你先進來再說?」一句話不僅我羞紅了臉,徐柏的耳朵尖也紅透了。他定定地看了我一會兒後,終於下定決心般說道;「蓉兒你放心,今生我也絕不負你。」說完,就一個閃身從窗戶裡翻了進來。我:「……」這呆子。前世的細節,看看有什麼能助我扳倒李芳然母女的地方。卻突然聽到窗外傳來了被石子擊打的聲音。我心中一動,忙披著衣服走到窗邊。...《夢月殘疾免費》第3章免費試讀晚上沐浴後,我剛在床上躺下,打算理一理前世的細節,看看有什麼能助我扳倒李芳然母女的地方。卻突然聽到窗外傳來了被石子擊打的聲音。我心中一動,忙披著衣服走到窗邊。顫抖著手推開,果然鎮國公世子徐柏正站在窗外,一臉急切地打量著我。見我好端端地站著,他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