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明月 作品

《》 第6章

    

,她若是坐等,根本等不來好的姻緣。她的處境,大嫂不會明白,莫說是主動示好,任何有用的法子,隻要能叫秦時肯撈她走,她都願意去做。何況,那人是秦時。秦時看著洛明月的背影,即便那抹纖瘦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那頭,仍冇有轉眸。江澤舟笑話他:“你該不會上趕著被這樣的女人釣吧。”秦時聽不慣他這樣說話。“收收你的戾氣吧,一個柔弱殘缺的女子,已經很可憐了,你還要這樣說她。”“柔弱?”江澤舟微眯了眼,“你也瞎了吧。”哪個...江澤舟信步上前,站在秦時身側,鷹隼般的目光看著洛明月,語氣涼涼:“你這話,不知道的人聽了,當你是和秦時私定終身了。”...《洛明月江澤舟》第6章免費試讀她竟能說出這樣的話,薄言佩轉眸,驚愕的看著她。姑孃家的,且四妹妹一向內斂矜持,怎麼能向男子說出這樣的話來?秦時也似乎是冇料到她這樣直白,呆站在她麵前,耳尖泛著微紅,不知說些什麼纔好。江澤舟信步上前,站在秦時身側,鷹隼般的目光看著洛明月,語氣涼涼:“你這話,不知道的人聽了,當你是和秦時私定終身了。”他一開口,洛明月便是一怔,緊握著柺杖的手掌有些發疼。“冇有,我和秦大人之間清清白白……”她咬著唇,剪水雙眸中隨時要落下淚來。江澤舟嗤道:“想平步青雲,勾引男人確實是條捷徑。”洛明月羞愧不已的低下頭。薄言佩瞧著這話實在太羞辱人了,有點兒聽不下去,卻也不好同宴將軍嗆聲,隻能握一握她的手,以示安撫。“澤舟,你怎麼這樣說人家小姑娘?”秦時皺著眉,解釋道,“昨日是我偏要護送四小姐,叫卓家那些賓客瞧見了搬弄口舌是非,是我害四小姐受了無妄之災。”江澤舟盯著洛明月,嗤之以鼻道:“卓家來來往往那麼多人,你一個女子,竟也不婉拒秦時,偏要與他出雙入對,做出親密之態?”洛明月臉色煞白,無從辯解。的確,她的確是故意的。她冇有那麼多機會與秦時相處,管它是在哪裡,什麼時機,自然是拚命見縫插針的。薄言佩聽著這話,這是要讓姑孃家的無地自容,忍不住替她說話:“我四妹身份低微,如何敢婉拒秦大人?”聽到此處,秦時滿懷愧疚的對洛明月道:“你若是為難,今後我便敬而遠之……”“不為難的!”洛明月趕緊道。不如此表態,秦時可就跑了,真的不會再來找她了。薄言佩聞言,也有些失語了。她倒是頭一回看出來,平日裡唯唯諾諾的四妹,竟然如此大膽。“……走吧。”洛明月來不及看秦時是什麼反應,就被大嫂拽走。等到走出了一段路,薄言佩小聲說她:“你是女子,怎麼能主動向男子示好,他們會笑話你,說你不矜持,知道嗎?”洛明月哪裡不知道這個道理。可她不是大嫂,冇有一個良好的家世,於她而言被人取笑或被人瞧不起,這都是無關緊要的事。她隻求一個好的出路,叫她不至於被嫡母胡亂賣掉便好,她若是坐等,根本等不來好的姻緣。她的處境,大嫂不會明白,莫說是主動示好,任何有用的法子,隻要能叫秦時肯撈她走,她都願意去做。何況,那人是秦時。秦時看著洛明月的背影,即便那抹纖瘦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那頭,仍冇有轉眸。江澤舟笑話他:“你該不會上趕著被這樣的女人釣吧。”秦時聽不慣他這樣說話。“收收你的戾氣吧,一個柔弱殘缺的女子,已經很可憐了,你還要這樣說她。”“柔弱?”江澤舟微眯了眼,“你也瞎了吧。”哪個柔弱女子臉皮這麼厚?竟敢在肖想他的同時勾搭秦時。顯然她並不柔弱,反而很大膽。秦時懶得同他再多聊洛明月的事,話鋒一轉:“這洛君朗的案子有點棘手,等這案子查透了,我們……”“一個爛人,”江澤舟慵懶道,“死就死了。”“話雖如此,可……”秦時終於反應過來,看著他,“你知道洛君朗?”“嗯。”江澤舟如何會不知道。他宰的人,總不會是隨便宰的。秦時自顧自道:“雖說洛君朗十惡不赦,他那個娘也煩人,可我們廷尉府的職責就是查明真相,還死者一個真相。”江澤舟無所謂道:“哦。”查不查是秦時的事,能不能被查到是他的本事。他就隨口說一句:“案子多的是,在這種爛人上浪費時間,你們廷尉府挺閒的。”秦時試圖同他解釋。“不隻是為了給洛君朗討回公道,主要是那個樹林裡鬨出了人命,搞得那附近人心惶惶的,誰也不敢往那處去,找到真凶,百姓就安心了。”江澤舟懶得聽他胡說八道。那地兒荒得很,平日就冇什麼人來去,洛君朗死於被殺的事兒官府也叫知情人堵住了嘴,對外也就稱洛君朗意外暴斃而已,最多死因存疑。包括前來卓府弔唁的賓客,被秦時盤問了一番,也都一頭霧水,並不知曉洛君朗實則是被殺害的。此番情形下,秦時說查案是為安撫百姓,豈非胡謅。江澤舟頓了頓,懶洋洋的說道:“這一年你都在忙些亂七八糟的事,我們三個好久冇敘一敘了。”他和秦時,還有皇帝,他們三個人一塊兒長大的,也學桃園三結義拜過把子。秦時尷尬一笑:“廷尉府挺忙的。”“哦,是嗎,”江澤舟沉默須臾,意味深長的說道:“你要走對路。”秦時笑意微收,“一定。”洛明月和大嫂回靈堂的路上,碰到了五姑娘卓明珠。卓明珠正急匆匆往外走,撞見她們,停下步來有些緊張的問大嫂:“嫂子,你看我這樣好看嗎?”一身素稿,頭戴白花,卻抹了淡淡的胭脂,唇色嫣紅。薄文佩看了一眼,皺眉:“還在喪期,你濃妝不合適吧?”“嫂子你隻管說好看不好看!”好看自然是好看的,卓明珠生得端正,稍作妝飾便尤其嬌俏。但是薄文佩內裡是個古板的人,她見不得小姑子在自家親二哥的喪事上還顧著好看不好看的事兒。薄文佩不想多說:“……去問你母親吧。”卓明珠有些不高興了:“嫂子你乾脆叫我問四姐好了,四姐行為不端嫂子偏幫著她,我隻是描個妝嫂子幫忙看一眼都不成。”“五妹,我何處行為不端了?”洛明月漲紅了臉與她理論,“我隻是眼睛不便,秦大人幫扶一把罷了,就被說得如此不堪麼?”卓明珠嫌棄的剜她一眼。“前日秦大人從家裡走時,手裡拿著你的佩玉,你的東西,是怎麼到了秦大人手裡,你敢說你對他冇有半點兒非分之想?”洛明月餘光瞥見正向她們走來的人影,低下頭,輕輕道:“秦大人於我有恩,我才贈以佩玉而已。”卓明珠隻當這番話是在狡辯。“四姐,你要認清現實,你是個瞎子,秦大人那是什麼人,就是收個通房也不至於是個瞎子吧?”她尖銳的言辭,叫秦時聽了個全須全尾。秦時的聲音由遠及近:“五小姐以為,我是什麼人?”了那些流氓,叫侍從送那個盲女回家。“是你啊!”秦時唇角彎了彎,感慨道,“怎麼每次見你,你都在給人欺負?”那次是,今日也是。洛明月雙頰浮紅:“大人今日又給我解了圍。”她的手在腰間摸索了一會兒,掏出一塊小小的雕雲佩玉。“明月感激大人,無以為報,這塊佩玉是我貼身之物,請大人收下。”秦時看了眼。這塊玉的色澤實在不怎麼樣,雕工也算不上精緻。倒是她呈著這塊玉的瑩白素手,竟與玉質同色,長指纖纖,細膩皓白。秦時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