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明月 作品

《》 第4章

    

,你還要這樣說她。”“柔弱?”江澤舟微眯了眼,“你也瞎了吧。”哪個柔弱女子臉皮這麼厚?竟敢在肖想他的同時勾搭秦時。顯然她並不柔弱,反而很大膽。秦時懶得同他再多聊洛明月的事,話鋒一轉:“這洛君朗的案子有點棘手,等這案子查透了,我們……”“一個爛人,”江澤舟慵懶道,“死就死了。”“話雖如此,可……”秦時終於反應過來,看著他,“你知道洛君朗?”“嗯。”江澤舟如何會不知道。他宰的人,總不會是隨便宰的。秦時...洛明月重重咬了下唇,杏唇咬得發白,楚楚可憐。“是……我是不配,宴將軍是天底下最最好的男子,我不配。”江澤舟直起身,愉悅的勾起唇角。...《洛明月江澤舟》第4章免費試讀秦時順著她的話,鬼使神差的往她圓潤的胸上看了一眼。小姑娘才十三四歲的模樣,身材倒是玲瓏有致。想到這,他慌忙轉過身去,繼續翻看其他的書。他方纔在胡思亂想什麼?洛明月看著他的背影,壯起膽青澀地問道:“是秦大人對嗎?”秦時翻書的動作一頓:“你認得我?”從進卓府到現在,他從未表露身份官職。洛明月輕垂著眼簾道:“大人曾為我解過圍,我記得大人的聲音,不敢忘懷。”秦時再細細看她的眉眼,加之她盲女的特點,腦海中漸漸浮現出一副畫麵。似乎在數月前,金陵城的某一條小巷裡,他撞見幾個流氓對一個女子推推搡搡,女子手裡緊緊抱著一根柺杖,哭著求他們放過自己。當時,秦時趕跑了那些流氓,叫侍從送那個盲女回家。“是你啊!”秦時唇角彎了彎,感慨道,“怎麼每次見你,你都在給人欺負?”那次是,今日也是。洛明月雙頰浮紅:“大人今日又給我解了圍。”她的手在腰間摸索了一會兒,掏出一塊小小的雕雲佩玉。“明月感激大人,無以為報,這塊佩玉是我貼身之物,請大人收下。”秦時看了眼。這塊玉的色澤實在不怎麼樣,雕工也算不上精緻。倒是她呈著這塊玉的瑩白素手,竟與玉質同色,長指纖纖,細膩皓白。秦時把持住心神,見這女子誠意答謝,便冇有同她推辭,單手接過佩玉,溫和道:“既然我收了你的東西,今後你有什麼為難之處,來廷尉府找我便是。”他又問:“明月,是你的名字?洛明月?”洛明月點了頭,輕輕一笑。她素麵朝天,雙頰的兩處紅暈,如兩道淡淡的胭脂,淡淡浮在她雪色的麵容上。此時展顏一笑,更是人如桃花,芳菲嫵媚。“秦大人說笑了,廷尉府豈能輕易放我進去叨擾秦大人?”她心裡想著,若是能給個信物便是最好。秦時喉結動了動,道:“四小姐,我的話問完了。”“大人,那我先出去了。”可她看不見又走得急,門檻處被絆了下,險些向外撲了去。秦時眼疾手快的扶住她。她纖細的胳膊,竟然堪堪一握。洛明月連忙給他道歉:“對不起,對不起秦大人……”秦時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紅透的耳尖,鬆開手,嗓子有些乾啞。“你小心些。”洛明月向他微微欠身,弱柳扶風之態:“多謝大人。”秦時扶她到門外,由外頭等候的小蘭接替扶過了他才放心。小蘭在洛明月耳邊小聲說:“這位官差大人目送小姐你呢。”洛明月唇角微微一勾。嫡母打算把她賣給李員外那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做妾,李員外年紀大了,偏偏喜好她這樣的小姑娘,這些年他手裡虐死了多少個芳魂?她可不想坐以待斃。若能被秦時看上,肯高抬貴手納了她,便算保住了這條性命。今日這一遭下來,身上汗噠噠的,難受得緊。“小蘭,我想沐浴。”“好叻。”小蘭準備好水桶,試過了水溫,便自覺退了出去。她的小姐儘管眼睛不便,仍不喜歡彆人伺候著脫衣服洗澡。洛明月剛解開緋色紗衣的腰間繫帶,就見一個人影從掛著衣服的屏風後無聲的走了出來。她渾身的血似乎從腳底直湧向天靈穴,差一點兒冇能站穩。又是他,江澤舟。此刻他站在木桶的另一邊。一抹長身玉立的蒼色,通身無繡,足蹬石青靴,腰間換了枚縷空式樣的蟒紋流蘇佩玉,抱著長劍,雙眸矜淡的看著她。他還是不信她是瞎子麼?洛明月不敢叫自己呆怔太久,隻是略一思索,便拂開了青綠色的外衣。隨手一甩,這條外衣從空中劃過,罩在了江澤舟的臉上。江澤舟麵色陰沉著把外衣從臉上拿下來,下一刻,一條妃色肚兜飛到了他臉上,還夾雜著若有似無的淡淡香味。他壓抑著怒氣,把肚兜拿下來,眼前香豔的場景一晃而過,月白色襟褲緊接著飛了過來。待他劍出鞘,那女子已淌入浴桶中。洛明月白如玉脂的肩頭裸露在外,鎖骨以下都浸在水中,被熱氣包圍著。“宴將軍,你為什麼那樣高高在上,”洛明月哽嚥著自言自語,“叫我可望不可及……”江澤舟聞言一愣,看著她緊閉雙眸,密長的眼睫垂著晶瑩的水珠,一副愛而不得的淒楚模樣,劍刃不動聲色的收回鞘中。洛明月聽見刀劍入鞘的聲音,感動到落淚,繼續再接再厲道:“我好想嫁給宴將軍,哪怕是妾。”江澤舟幾不可聞的嗤了聲。洛明月嘴裡這樣唸叨著,心裡卻盤算著:若是能嫁給秦時,便能多一份庇護。雖然江澤舟位高權重,可秦時是廷尉府的人,背後還有個做戶部尚書的父親,江澤舟不能輕易動他。要想過安生日子,她先得活下來,然後嫁給秦時。如此,她得加把勁纔好。江澤舟走到她身後,彎腰湊到她頸邊,溫熱的呼吸灼著她耳畔,“就這麼想嫁給江澤舟?”洛明月渾身一顫,驚懼睜開空洞的眼。“你……你是誰?”江澤舟淡淡道:“嫁給他,你也配?”洛明月重重咬了下唇,杏唇咬得發白,楚楚可憐。“是……我是不配,宴將軍是天底下最最好的男子,我不配。”江澤舟直起身,愉悅的勾起唇角。算她有自知之明。洛明月裝傻:“你究竟要做什麼……你若是覬覦我身子,拿去就是了……”江澤舟輕笑一聲:“就你?”笑話,他會覬覦這樣一個丫頭?他隻是來找東西的。洛明月動了動身子,想挪到浴桶另一邊去,江澤舟當她要起身,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製止了她的動作。他手勁大,她纖瘦薄弱的身子在他手下動彈不得。洛明月聽見他的劍撞在浴桶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心中也是咯噔一下後跳得飛快,幾乎要蹦出嗓子眼來。她伸手握住了他按在她肩頭的修長的手指。“那你要什麼,我都給你……”她的手濕漉漉的,柔若無骨。洛明月察覺到肩頭的手不在用力,他的手僵了一瞬,而後猛地抽出。他逃似的轉身翻窗而出。洛明月怕他折返,幾乎是立刻從浴桶裡爬出來,將身子擦得半乾就手忙腳亂的穿上衣服。她想不明白。江澤舟既然不饞她身子,那又為什麼非要同她過不去?上看了一眼。小姑娘才十三四歲的模樣,身材倒是玲瓏有致。想到這,他慌忙轉過身去,繼續翻看其他的書。他方纔在胡思亂想什麼?洛明月看著他的背影,壯起膽青澀地問道:“是秦大人對嗎?”秦時翻書的動作一頓:“你認得我?”從進卓府到現在,他從未表露身份官職。洛明月輕垂著眼簾道:“大人曾為我解過圍,我記得大人的聲音,不敢忘懷。”秦時再細細看她的眉眼,加之她盲女的特點,腦海中漸漸浮現出一副畫麵。似乎在數月前,金陵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