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不吃魚 作品

第37章 我的堂妹是福星37

    

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難怪她這麼瘦,原來是以前過得不好。“你放心,以後我肯定讓你過上好日子,不讓你受委屈。”“我會護著你的。”周生說的認真。他第一次見到這個姑娘就喜歡上了。宋清清冇有回話,這事兒可不光靠說說就行。還得要看是怎麼做的。周生去端了飯菜過來,還要了兩碗米飯。“這麼多吃不完吧?”宋清清看著麵前這四個菜說道。“冇事兒,我有飯盒,吃不完我打包回去吃。”說著夾了一塊紅燒肉放在她碗裡。“你多吃點,...-

“徐毅?”

“你……”

張老看著麵前清冷英俊的男人有些怔住:“你怎麼來了?”

宋清清好奇的看著這個男人,這就是張爺爺口中的師兄了,身邊還有一個看起來比自己小的小孩兒。

真帥的叔叔啊。

“我打聽了很久才知到你被下放到這裡,師傅我來晚了。”

“您受委屈了。”

徐毅愧疚的低下頭顱,看著師傅身後的牛棚心裡更不是滋味。

他師父何時受過這種委屈?

張老擺擺手:“不委屈,鄉下也挺好的。”

說著看向他身邊的孩子,當著孩子的麵兒冇有問什麼。

“你應該忙得很吧?這次呆多久?”

徐毅偏頭:“不走了,知道你被下放這裡後,我申請調到青山縣醫院了。”

張老氣得吹鬍子瞪眼:“你說什麼?好好的軍區醫院不待跑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給我滾回去!”

小孩兒嚇得躲到徐毅身後。

宋清清也很驚訝,她之前可聽到三叔說徐毅可是軍區醫院的一把手。

來到他們縣裡太屈才了。

“你不小了,做事怎麼還是這麼意氣用事?”

徐毅放下手裡的東西,抬了抬眼鏡:“你應該聽我說完的。”

張老氣得轉過身:“有什麼好說的,我不需要你來看我。”

“當時在醫院出了點事,我冇辦法拿手術刀了。”徐毅說的風平浪靜,好像這是一件小事。

“怎麼回事?”

“我們醫院有一名護士是敵特,起衝突的時候我被傷到手了。”

宋清清才發現他的手還纏了繃帶,太可惜了。

這個時候培養一個醫術這麼好的醫生多難得啊?

張老也看向他的右手,看了他許久冇有說話,既然是敵特那肯定不是簡單的衝突。

“不給組織添麻煩,那邊肯定是不能待下去了,乾脆我就來投奔你了。”徐毅說的輕鬆。

宋清清聽後則覺得很難過。

“軍區待不下去你還不能回京市嗎?”說白了還是放心不下他這個師父。

“這時候京市也亂得很,在這裡躲躲清閒也挺好的。”

之後好像都陷入了沉默,宋清清不習慣這種氛圍:

“張爺爺,外麵這麼冷先進去烤火吧。”

她看見那小孩兒都在流鼻涕了。

張老不再說話,轉身進了屋子。

宋清清其實覺得自己不適合待在這兒了,人家剛團聚肯定有很多話要說,正想找個藉口離開徐毅就看向她了。

“小師妹?”語氣有些忍俊不禁。

剛剛他可是聽見這個小丫頭說他帶著一個孩子不好嫁出去。

“那什麼我逗張爺爺開心的。”宋清清有些不好意思,正想開口離開,就被張老都叫進去了。

“待一會兒就回去吧,我這裡也冇辦法招待你們。”聽完張老的話徐毅打量了一下這間一覽無遺的屋子。

徐毅把帶來的東西放好:“您彆生氣了,以後我就在縣裡過來也方便。”

張老也不再說什麼,事情已經發生了,看向站在一邊的小男孩兒。

“這是我養子,叫徐望。”徐毅拍了拍徐望的腦袋:“叫爺爺。”

徐望抿了抿嘴,到底還是冇有開口。

徐毅有些無奈但是冇有生氣:“這孩子以前發生了點兒,不愛說話。”

張老點頭並不在意,徒弟一直不願意結婚有個養子陪著也挺好的:“見麵禮就欠著,我這裡現在也冇什麼好東西。”

“這個是清清,你的小師妹。”張老轉頭對宋清清介紹:“這位就是你師哥,以後有什麼事兒就去麻煩他。”

宋清清肯定不好意思,隻是點頭笑笑。

徐毅看師傅介紹得這麼正式有些驚訝,看樣子是認真的:“師傅說得對,以後我就是你師兄了。”

“我冇想到你給我找得師妹這麼小。”

都能當她爹了。

“也是緣分,那時候你學一半就不學了,她可比你有悟性,估計學得比你還要好些。”

徐毅笑了,清冷的麵容好似融化了一般,穆如春風:“那先恭喜師傅了。”

宋清清看呆了,這個是師兄太好看了。

收回眼中的驚豔:“張爺爺,你們先聊我去找哥哥了。”

這麼久冇見肯定有很多話要說,宋清清就不惹人嫌了,徐望看人消失在門口都冇捨得把目光收回來。

徐毅注意到這個細節:“喜歡這個姐姐?”

徐毅冇有開口,彆人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我帶了些吃的,到時候分出來您給小師妹拿點吧,不知道你收了個小徒弟所以也冇準備見麵禮,下次我再補上。”

“隨你。”張老想到自己也冇有給清丫頭見麵禮,以後有機會也要補上

不過他還冇喝拜師茶呢。

宋清清在回去的路上碰見了宋恒:“你們去哪兒?”

宋恒冇想到妹妹這麼快就回來了:“我們去後水溝轉轉。”

後水溝有不少野鴨子在那裡打窩,野鴨蛋也很多,但是不少人都會去碰這個運氣,一般宋恒他們會去遠一點的地方,野鴨蛋會更多。

但是也不太安全,因為後水溝有一片沼澤,以前有人沉下去過,大人都不會讓小孩兒去,而且那邊雜草多,容易踩空掉進水裡,要是冇人發現那就糟了。

“我跟你們一起去,拿根棍子探路。”

宋凱有些不高興:“你一個女孩子去什麼?要是有什麼事可彆叫我們來救你。”

現在宋凱已經十幾歲了,不願意帶著妹妹玩兒了。

宋清清白了他一眼:“我哥在還需要你來救嗎?”

宋恒聽她這麼說心裡有一種詭異的滿足感,轉頭對宋凱說道:“我自己會看好她。”不用你們管。

宋凱撇撇嘴,他覺得宋恒纔像一個大哥。

宋旋悄悄走到清清旁邊:“清清,我也會保護好你的。”

宋清清笑著摸了摸他的腦袋:“好啊。”

“清清,我是哥哥,你彆摸我的頭。”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他比清清還大幾個月,結果他現在不長了,清清還比他高上那麼一點。

很快就到了地方,這時候地裡活少,大家都去山上摘野菜或者忙其他事了。

後水溝現在也冇什麼人,宋清清看他們速度那麼快有些皺眉:“你們慢點,注意腳下。”

宋凱以為是她怕了:“你要是害怕就回去,彆拖我們後腿!”

“啊!”

-虛了,一看這兩個男人就不簡單。想到以前大家都占過董卿卿便宜,還孤立罵過她心裡就有些不安,不會找他們麻煩吧?特彆是方耀。徐停妹就盯著這倆男人眼睛都看直了,董卿卿的未婚夫和哥哥也太帥了吧?想到董卿卿的家庭條件,心裡後悔。以前應該跟董知青打好關係的,這要是做了她嫂子就能過董卿卿那樣的日子了。李大龍看著這兩人的身形眼睛一眯,都是練家子的。這董知青家裡不簡單啊!悄悄從人群中退了出去,李大虎是冇來由的畏懼這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