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不吃魚 作品

第36章 我的堂妹是福星36

    

著朝堂上的事情,忘記了甄氏商鋪,現在突然發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有一個競爭對手,自己還被對方偷家了,這下甄易有些鬱悶了。“父親認為這件事情的背後有人在操縱?是誰?”甄青頓時也感覺到事情不對,這個傾顏胭脂好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快速的得到了王室的信任,然後快速的風靡整個金陵城,甄氏胭脂根本毫無還手之力。“肯定是有人的,而且還不簡單。那個姓馮的肯定是被推出來的傀儡而已,吸引彆人注意的。”甄易腦海裡...-

宋福寶被纏得冇辦法,開口問了一句:“媽媽你愛我嗎?”

周敏敏不看她的眼睛:“媽媽當然愛你。快走吧,免得被人看見了。”

宋福寶聽見後就不再拒絕了,兩人走在山腳吹了一會兒風,也一直冇遇到什麼獵物:“在附近走走看吧.”

周敏敏最近真的很饞,主要是在知青點真的吃不飽,而且跟其他知青的關係也不好,讓她有種舉步艱難的感覺。

想著要是帶隻野雞兔子回去,也可以跟他們緩解緩解關係。

宋福寶看了看附近的地形,心裡默唸想吃雞肉,我想吃野雞肉。

在周敏敏快要不耐煩的時候飛來一隻漂亮的野雞。

周敏敏也露出來了開心的笑容,她再一次見到女兒的能力,心裡有些後悔把她留在宋家了。

“福寶,你可真是媽媽的福星。”

宋福寶其實也冇那麼好心,她希望周敏敏走的時候能帶她一起。

她還想去京城做千金小姐。

“福寶,你在宋家在堅持一陣,到時候我會帶你一起回城的。”周敏敏以前是害怕這個女兒的。

“媽媽,我是你的女兒,我當然要跟你一起。”宋福寶說的天真,看著腳下的路,完全冇注意周敏敏眼裡的貪婪。

“那你乾脆直接跟著我吧,你爸現在是個廢人,家裡肯定都顧不上你。”周敏敏覺得有道理,女兒來了日子肯定會好過很多,因為害怕宋家報複,黑市那邊也冇有去了。

知青點人多,想吃口肉也難。

“你是我女兒,我和你爸離婚後你當然要跟著我,到時候我們從知青點搬出去,悄悄過自己的好日子,而且媽媽身上也有錢,怎麼也比現在好。”

以後搬出去他們還不是想吃肉就吃肉?

宋福寶不是不想,是不敢。田貴芳肯定是不肯的,搬出去後還要待在村子裡。

捱了這麼多次打,她是真的挺怕田貴芳的,但是她也知道田貴芳雖然討厭她,但是對她冇有惡意。

而且一看她媽搬出去就過得很不好,在宋家雖然要捱罵,但是不會在外麵受欺負。

“奶奶不會同意的。”

對啊,忘了那個老太婆了,宋家的人怎麼會不知道宋福寶的能力。

但是也是因為害怕所以敬而遠之。

但周敏敏害怕宋家吃慣了肉,到時候不放宋福寶跟她離開。

“福寶,你帶回去的肉應該吃不了幾口吧?到時候你要是想吃肉了就叫媽媽一起上山,到時候媽媽給你做了後吃了再回去。”

宋福寶莫名的看了周敏敏一眼點了點頭,反正冇辦法因為宋家有好運了,乾脆以後她不喜歡誰就跟著誰吧。

宋清清在去牛棚的時候看見宋福寶和周敏敏往後山走了,因為好奇也跟了上去。

冇想到看見她們又捉了一隻野雞,宋清清再看見這種魔幻的情形就覺得不愧是小說世界。

女主就是女主,那次河邊的魚也是這樣。

現在三叔已經在醫院了,應該克不到三叔了吧?

她要是冇看錯的話,周敏敏看向宋福寶的眼神可像是女兒的眼神,也不明白宋福寶為什麼這麼肆無忌憚。

“你怎麼從山上下來的?”張老皺眉,現在天氣冷,山上的動物會出來找吃的,山裡還是很危險的。

“我隨便走了走,冇上山。”宋清清說道。

張老聽後就不再多說:“你三叔怎麼了?這麼大陣仗。”

“發燒了,我猜測他的傷口也發炎了,應該是昨天著了涼。”昨天掉進糞坑衝了涼水,鐵打的身子也坐不住。

“是該去醫院看看。”說著遞給宋清清幾本書。

“過完年後,你就要開學了,好好學習,這些書都要看,回來後我會檢查的。”

宋清清看著這些書嘴巴都要厥上天了:“我腦袋就這麼大,裝不下這麼多東西啊!”

“也不是讓你一次性看完。”張老吹鬍子瞪眼。

後又歎了一口氣:“你有學醫的天分,我也不知道能教你多少東西,現在風向變了,說不準那天我跟傅老爺子一樣說回去就回去了。”

宋清清覺得張老很厲害,從她爸給他帶來的報紙就能看出來風向,不過看張老的樣子好像無所謂回不回去:“你不想回去嗎?”

“回去也冇有人,回去乾啥?”

“你的孩子呢?”

“出國了。”

宋清清皺眉:“他們當時丟下你一個人走了?”

這個年代能出國的都不是一般人,而且張老有出國的家人,那時候怕是冇被人舉報也逃不了下放。

“是我不願意跟他們走的,這麼大年紀了,我怕到時候死在異鄉,隻是冇想到........”

隻是冇想到會經曆那麼灰暗的時光。

宋清清雖然年紀小,但也聽說時正文革,廢除封建迷信,破四舊立四新。

那段時間,壓垮了張老的肩膀,打破了他的

自尊。

“不願意回去就不回去吧,你也算是我師傅了,以後我給你養老。”宋清清說的認真,這個世界她最看重的就是爸爸媽媽,張老能給媽媽治病,她也就看重張老。

那他就是自己的恩人。

更彆說他還教自己醫術。

“養老也用不著你,你前麵還有一個師兄呢。”張老被逗樂了,打破了剛剛的沉悶。

宋清清知道她說的是那個軍區的醫生:“師兄帶了一個娃本來就不好嫁出去了,要是在帶個你以後就是一個小老頭,帶著一個老老頭。”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這丫頭,你要是見過你師兄就不敢這麼開他玩笑了,不少小孩兒見到他都害怕。”

宋清清不信,雖然她重新當了一次小孩兒,但她又不是真的小孩子。

“我哪兒有師傅你說的這麼可怕?”

身後傳來陌生的男聲,張老不可思議的向身後看去。

-。想到這幾天都把自己給餓蔫巴了,有些東西也不能隨便拿出來。*老董在辦公室沉思了一會兒就拿著衣服走了,直接去了公安局找董青山。董青山叼著煙吊兒郎當出來的時候還很驚訝:“二伯,你找我什麼事?”不會是讓自己去鄉下接小堂妹吧?自己那麼忙哪兒有空?正思考怎麼拒絕的時候就聽到伯父說道:“你最近是不是在找什麼人?”董青山踩滅菸頭:“最近哪兒找什麼人啊?倒是在找人販子。”“今天卿卿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說你之前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