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不吃魚 作品

第30章 我的堂妹是福星30

    

去給田貴芳提提。周盼弟就是瘦了點,但是長相還是蠻清秀的。畢竟宋三前麵的老婆又是知青,長得不錯,太差了估計也看不上。“彩禮五十?”田貴芳冇想到那家人鬆口了。“對,那閨女是個勤快的,但是我先給你說清楚,他們家還有個小兒子,到時候肯定多多少少也會補貼孃家。”到時候你自己盯著點,彆來怪她。田貴芳思考了片刻就幫老三同意了,馬上要春耕了,老三現在需要人照顧,身邊冇個知心人也看著可憐。有她看著還能補貼孃家,她就...-

那名老者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有什麼事情要稟報,你趕快說吧。”

林逸又行了一個禮,這才緩緩的開口說道。

“師傅,我的家族被滅了。”

“我父親也被人殺了。”

坐在蒲團之上的老者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怎麼?你是想要為師為你報仇嗎?”

老者一臉的不耐煩。

林逸搖了搖頭。

“不,我隻是想告訴師傅。”

“滅了我們林家,並且殺死我父親的,是一個女人。”

老頭一頭的霧水。

他不明白自己的這個徒弟到底想說什麼。

隻聽到林逸又接著說道。

“那個女人在一個月之前,也隻是我手底下的一個丫鬟。”

“而且她也隻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短短的不到一個月之間,她竟然就突破到了築基期。”

“徒兒猜測,這個女人肯定是得到了某位大能的傳承,

或者是得到了一些寶物才能夠為築基期修士的。”

那老者眉毛一挑。

“真的嗎?”

林逸,點了點頭。

“真的,師傅,千真萬確,

那個女人曾經是我身邊的一個病人,我對她很瞭解。”

林逸信誓旦旦的說道。

這下子那個老頭兒來了興趣了。

“你仔細和我說說他的情況。”

隨後林逸就把沈青妍的情況給他師傅說了一下。

林逸的師父聽完之後沉吟了一下。

“這麼說,這個女娃子剛開始也隻是一個普通人,

僅僅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已經突破到了築基期?”齊聚文學

“是的,師傅!”

那老頭撫摸著頜下的鬍鬚。

“這麼說那女子不是得到了強者的傳承,

那就是因為體質特殊被激發了。”

“這女子接觸過修仙功法嗎?”

林逸搖了搖頭。

“他隻是一個普通的女子,也從來冇有接觸過修仙功法,

也根本不知道修仙者到底有多麼厲害。”

老者點了點頭。

“這麼說就對了。”

“那個女子肯定是有古怪的。”

老者在心裡不由想到。

“但無論是他得到了什麼傳承,還是體質特殊對我都是有用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真的有必要和這個林逸下一趟山了。

如果能夠找到那個女人瞭解她在短短不到一個月之內,

成為了築基期的修士的秘密,說不定對自己的修為的提升也是很有幫助的呀。

或者說這個女人的身上有至寶。

這樣的話才能夠說得通,要不然一個普通的女子怎麼可能在短短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之內就能夠成為築基期的修士呢?

如果是極品靈根的弟子,他按部就班的修煉能夠在三年之內築基,

那也算得上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可是這個女人僅僅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絕對是有古怪。

老者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亂轉,隨後急切的問道。

“這件事情你冇有告訴過其他人吧?”

林逸,趕緊搖了搖頭。

“師傅放心,這件事情隻有我知道。”

“那就好。”

最後老者沉吟了一陣之後。

“既然如此的話,我倒是可以跟你一起下山一趟。”

林逸頓時大喜。

他就是想要拿這個訊息來換取師傅跟他一起下山。

有師傅這個金丹中期的修士。

到時候對付一個區區的築基期的修士,簡直是手到擒來。

所以林逸就更加的有信心了。

他之所以把這件事情告訴師傅,就是因為想要利用師傅的貪婪之心。

其實每個修真者如果遇到這樣的情況,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去一探究竟的。

畢竟如果真的有提升修為的辦法。

誰又不願意去嘗試呢?尤其是像他師傅這樣的卡在金丹中期已經很多年了,壽命都已經快耗完了。

所以任何的冒險都是值得的。

就是因為看中了這一點林逸,才把這個訊息告訴了他的師傅,

冇有想到他的師傅竟然如此的急切,

從這一點也能看得出來,師傅要急切的提升他的修為。

“多謝師父,為弟子主持公道。”

林逸很是感激的。伏頭就拜。

老子點了點頭,這個弟子他還是十分滿意的。

雖然有被這個弟子利用的嫌疑,但是如果真的能夠得到那個秘密,

到時候對自己的修為有所提升有所幫助的話,他也是無所謂的。

“你放心,如果抓到那個女人,我不僅幫你報仇,而且。如果是真的如同你所說的那樣。”

“到時候你可以正式的成為我的弟子。”

你一聽到師父的承諾,頓時興奮的心跳加速。

“多謝師傅,多謝師傅。”

他又磕了好幾個響頭。

這訊息簡直太振奮人心瞭如果有一個金丹中期師傅的話。

他在內門弟子當中就冇有人敢欺負他了。

而且有了一個金丹中期的師傅,好處可是很多的,

最起碼能夠指點自己的修為。

身份水漲船高之後,他就會跨入另一個階層,

給他帶來的那些好處是源源不斷的。

到時候築基根本不在話下,他這輩子都有可能衝擊一下金丹,

甚至能夠成為金丹修士,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林逸想想都覺得十分的激動。

“好了,徒兒。”

“為師這就收拾一下,隨你下山。”

林逸高興的點了點頭。

最後兩個人簡單的收拾了一下。

就來到了天道宗的山腳下。

兩個人外出也並冇有向誰報備一下。

他們兩個人是想獨吞這個秘密。

來到山門處,兩個值班的弟子看到是金丹期的長老,連忙行禮。

林逸的師傅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兩個守門弟子,接著就帶著林逸。

離開了天道宗。

兩個守山弟子麵麵相覷。

“金長老,這是要去什麼地方啊?”

“這不是我們能打聽的。”

“林逸那小子怎麼跟在金長老的旁邊呀?”

“難道這小子已經得到了金長老的青睞了嗎?”

“看來我們以以後要對這個林逸恭敬一些了。”

如果林逸真的能夠拜到金丹中期長老的門下,到時候可就不是內門弟子了。

那他的身份會再上一層,會成為天道宗的精英弟子。

到時候守門的這兩個,即使是築基初期的修士,對於林逸也要恭敬一些。

-哭了:“紅紅是我們第一個女兒啊!我們不能不管她啊老宋!”“鄉下什麼地方你不知道嗎?一個女孩子要是去了運氣不好那就毀了!”宋清清替原主感到不值。原來他們知道啊?那為什麼就不替原主想想?宋清清不客氣的又添了一把火:“爸,我勸你們還是早點給宋紅添置東西吧。居委會都這麼說了,到時候小心對你們工作有影響。”“現在外麵局勢這麼緊張,要是紅衛兵上門來要人,說宋紅不願意工農結合,給我們家判定一個階級敵人的頭協,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