岄喬 作品

《,她終究還是嫁不了他了:岄喬蒼瀾徹》 第1章

    

“難道你意思是,你妹妹纔是災星不成?簡直胡說八道!”“你可知,在你冇回來之前,青丘風調雨順,全是靠你妹妹護佑!”看著這樣的母親,岄喬唇舌發苦。千言萬語哽在喉嚨口,卻連半個字都說不出。雪蕪華又冷冷道:“你若是識相,就自覺退婚!”這一瞬。心被巨石砸到底。岄喬紅了眼,半響,才啞聲開口:“我不會退婚的,我喜歡瀾徹殿下,三生石也選中了我,我與他成婚合情合理。”聽見這話,雪蕪華冷笑一聲,徑直離開。獨留岄喬呆呆...岄喬死後千年,蒼瀾徹依舊是那個清冷矜貴、無慾無求的天宮太子。直到成神曆劫時,他才發現自己有一道心魔——正是那隻在他人生存在短短三月的凡間野狐岄喬。...《可惜,她終究還是嫁不了他了:岄喬蒼瀾徹》第1章免費試讀岄喬死後千年,蒼瀾徹依舊是那個清冷矜貴、無慾無求的天宮太子。直到成神曆劫時,他才發現自己有一道心魔——正是那隻在他人生存在短短三月的凡間野狐岄喬。……青丘,狐族聖地。長老提著鐵籠往前走,留下一路黑紅血跡。鐵籠內,是一隻渾身血汙,被打得缺牙少爪的雜毛灰狐。她朝外發出低啞的嘶吼。一道淩厲術法便鞭笞在她身上,打得她鮮血淋漓!長老斜睨她一眼,語氣冰冷警告——“岄喬帝姬,現今接你回了青丘,你就該好好收起身上那股子粗魯野性。”青丘自古傳有預言,狐族若有雙生,必有邪祟顯世。兩百年前,青丘狐王降下雙生姐妹。姐姐本體灰狐,降生之時黑霧遮天,妹妹卻是純淨白狐,降生之時烏雲消散,漫天七彩祥雲。灰狐作為天煞邪祟被扔進祟氣漫野的瘴山,以兩百年為限,任其自生自滅。冇想到,她生命力竟如此頑強,獨自在瘴山活了下來!如今期限一到,狐族隻得將她接回青丘。長老滿是嫌惡地輕啐一聲:“真是孽障。”岄喬滿嘴血跡,趴在籠子裡,呲牙仇視著外麵的一切。她自有記憶起就在瘴山,天生天養兩百年。今日不知為何,卻突然冒出這人將她活捉了過來。抵達偏殿。打開籠子的那瞬間,岄喬從籠內猛地竄出,頭也不回朝門外逃去。“抓住她!”長老氣急敗壞。砰的一聲!一股腦朝前衝的岄喬迎麵卻撞上了一道修長的身影。霎時,她渾身豎起毛,毫不猶豫朝麵前的人張牙撕咬,但還未咬下,就被那人一把提起後脖頸。仰頭對上的,是一雙清冷如冰的銀眸。岄喬不覺目露哀怯。趕來的長老見狀,頓時臉色大變,誠惶誠恐——“青丘罪狐冒犯瀾徹殿下!還請殿下息怒!老朽這就將她杖殺!”一聽這話,岄喬當即渾身豎起毛,呲牙示威!“無妨。”倏地,那人聲音如冷泉般淌入岄喬耳裡。隨後她隻覺一隻大手放在了她頭上,一下又一下輕柔撫順她炸起的皮毛。有異樣的暖流隨著他的手傳遍她全身。岄喬僵住,呆呆抬頭麵前這張好看的臉。隻覺他指尖撫過之處,就連傷口都不痛了。“看她不過兩百來歲,不必下此重手,好好教養。”“是。”長老畢恭畢敬。那人悠然踏雲而去。岄喬望著他離開的方向尚未回神,一條鐵鎖已然重新銬住了她的四肢。“今天算你運氣好,碰見了龍族太子瀾徹殿下!”“來人!將岄喬帝姬帶去地牢,囚百年!”此後在地牢的百年間。岄喬在監管者無數次的冷眼冷語中,終於拚湊出了自己的身世。原來,她並非天生天養,她有父母家人,有來曆。隻是整個青丘都因那則詛咒忌憚厭棄她,隻認她妹妹雪顏為狐族帝姬。從地牢放出後,她曾無數次偷偷去看過自己的孃親和妹妹。有時候是在花叢中,妹妹肆意起舞,孃親就在一旁含笑看著;有時候是在家院裡,妹妹伏在孃親的腿上,母慈女孝;也有時候,妹妹惹了禍孃親會生氣,可最後怒火定然消逝在妹妹的撒嬌中……每一幕都叫岄喬無比羨慕。回青丘三百年,孃親甚至從未來要見她一次。直到最近。六界皆知,龍族太子蒼瀾徹在姻緣盤測出命定天妃出自狐族。所有狐族適齡女子皆要前去天宮,由三生石選出蒼瀾徹的命定天妃。狐族聖地外,站滿了狐族女子。岄喬縮在石柱後,眼巴巴望著一旁的果盤垂涎欲滴。她已有三日未進食,剛在外捕獵,追著一隻兔子來到此處,兔子不見了,卻見四處都是美食。她躲在一邊,想著隻消等著這些人結束,就能飽餐一頓。可就在這時。不知是從何而來的法術,將她推出石柱,跌入狐群。她這隻雜毛灰狐尾巴,跟其他純色狐女格格不入。大家都下意識跟她遠離。岄喬侷促無措站在原地,低頭化作原型想溜走。可下一刻。後脖頸突然被人提起,一道惡劣的嘲笑聲自耳邊傳來:“雪顏!你們青丘居然還有這樣下等的雜毛灰狐!這樣的人怎麼也能塞進我哥的選妃名額?”本在掙紮的岄喬聽見妹妹的名字,登時心頭一緊。她回頭便見到身著華麗的雪顏高昂頭走過來,明豔張揚。岄喬抿緊了唇,期待又怯弱地看著她,不知道她會不會認得自己……可隨即,她就見自己日思夜想的妹妹雪顏隻瞥了她一眼,說了第一句話:“確實礙眼,殺了吧。”變。陵霽卻冷笑:“還敢狡辯!你這隻醜狐狸!我要拔光你的尾巴毛,讓你變成最醜的雜種!”岄喬眼淚在眼眶裡打轉,聽到這裡,再也忍不下去,竟是一個頭槌狠狠撞上陵霽。陵霽猝不及防被她撞倒在地。她更是直接跳上去騎在陵霽身上狠狠捶打,呲牙怒吼:“我冇有!”陵霽被突然爆發的岄喬嚇了一跳,一時竟忘了還擊。等他回神,岄喬已迅速逃走。測緣前一天,長樂殿外。岄喬又被那幾名狐女圈在牆角欺負。眼見著她們的狐火即將燒到她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