岄喬 作品

《,她終究還是嫁不了他了:岄喬蒼瀾徹》 第3章

    

說。岄喬被送回了天妃宮。身後,雪蕪華卻跟上警告她。“我不知道你到底用了什麼法子才遮掩了身上的魔氣,但隻要我在一日,就絕不可能讓你為非作歹!”母親冷冽的聲音如刀子狠狠刺在岄喬的心上。她一瞬白了臉,看著雪蕪華喃喃問:“崑崙鏡乃上古神器,難道也能作假?”她不明白,都已經去崑崙鏡前驗過了,為何母親依舊認定她是魔物?岄喬本意隻想問個說法。雪蕪華聞言卻會錯了意,臉色驟然一變,冰冷至極。“難道你意思是,你妹妹才...說著就要來奪岄喬手裡的東西。岄喬哪裡肯鬆手,攥緊鈴鐺,紅著眼辯駁:“這是瀾徹殿下送我的!”一旁的雪顏聞言臉色一變。...《可惜,她終究還是嫁不了他了:岄喬蒼瀾徹》第3章免費試讀說著就要來奪岄喬手裡的東西。岄喬哪裡肯鬆手,攥緊鈴鐺,紅著眼辯駁:“這是瀾徹殿下送我的!”一旁的雪顏聞言臉色一變。陵霽卻冷笑:“還敢狡辯!你這隻醜狐狸!我要拔光你的尾巴毛,讓你變成最醜的雜種!”岄喬眼淚在眼眶裡打轉,聽到這裡,再也忍不下去,竟是一個頭槌狠狠撞上陵霽。陵霽猝不及防被她撞倒在地。她更是直接跳上去騎在陵霽身上狠狠捶打,呲牙怒吼:“我冇有!”陵霽被突然爆發的岄喬嚇了一跳,一時竟忘了還擊。等他回神,岄喬已迅速逃走。測緣前一天,長樂殿外。岄喬又被那幾名狐女圈在牆角欺負。眼見著她們的狐火即將燒到她的臉,岄喬情急之下揮響了鈴鐺。鈴鐺旋即發出金光,不僅屏退了那簇簇狐火,更將幾名狐女直接反擊在地!這迸發的力量讓岄喬自己都愣了。她看著手裡的鈴鐺,愣神片刻後,匆忙起身要走。身後的狐女不甘叫住她:“你以為瀾徹殿下送了法器就多了不起嗎?少妄想了!殿下不過是看你可憐!沒爹沒孃的賤種!”岄喬心口一窒。還是頭也不回往前走了。一路走至天池邊,迎麵卻正好撞見蒼瀾徹。記起狐女剛剛說的那番話,岄喬下意識轉頭要走。蒼瀾徹聲音傳來。“見了我躲什麼?”岄喬腳步頓住,轉身不敢直視蒼瀾徹,隻能乾巴巴扯謊:“不是的,我是冇看見殿下。”耳邊似是傳來一聲低低笑意。岄喬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就聽蒼瀾徹又問:“我送你的鈴鐺你用得可還順手?”她忙點頭:“順手的。”“給我瞧瞧你如何使的。”這話一出。岄喬無從回駁,隻能硬著頭皮展示了一番。等結束後,她拘謹站在一旁,忐忑等待蒼瀾徹評價。蒼瀾徹看著低著頭的小狐狸,倒是真詫異了:“你的術法天賦倒是很出色,假以時日,必成大器。”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誇讚她。心裡之前的失意一掃而空,一瞬生出欣喜。岄喬紅著臉點頭:“我會努力的。”回到長樂殿已經是傍晚。纔到門口,岄喬就見雪顏等在她屋子前。而在雪顏的身旁還站著那幾名欺負過她的狐女。心陡然一沉。岄喬還是走了過去。一見她,雪顏當即擺出主持公道的態度。“岄喬,聽說你擅自用法器打傷了她們,我身為青丘帝姬,特地過來替她們要個說法!”岄喬看著雪顏冷漠的麵龐,心口刺痛不已。她攥拳否認:“是她們先傷我在先,我不過是自保。”“胡說!我們向來隻是跟你點到即止,哪像你下手如此狠!”一狐女高聲辯駁。岄喬還想說什麼,可雪顏已經一鞭子打了過來!“冥頑不靈!還不認錯!”雪顏眸色狠厲,朝她竟是下了死手!岄喬被打趴在地上,痛到極致,拿出鈴鐺想護身,下一瞬鈴鐺就直接被鞭子捲走落入雪顏手裡。雪顏高高在上俯視她,冷冷一笑。彷彿意識到什麼。岄喬心口發緊,伸手要去奪。“不要——”她想阻止,可還是晚了。隻見雪顏將鈴鐺扔在地上,運起法力狠狠踩碎。鈴鐺在岄喬眼前化為了碎片!她隻覺渾身血液似乎在這瞬間凝固。而上方,雪顏冰冷的警告直直刺入她耳裡。“不屬於你的東西,就不該收!”翌日,測緣日到,三生石前。岄喬渾渾噩噩站在最後方。有過昨日那一遭,她心情低落至極。透過人群,她遠遠看見最前方,蒼瀾徹的手腕上牽了紅線,另一端漂浮在半空,就等待緣起牽線。“鸞鳳配,鴛鴦鳴,千裡姻緣紅線牽!”隨著月老的聲聲低吟。隻見那根紅線開始在人群中穿梭。眼看著直奔雪顏。不少狐女眼裡露出豔羨,認定雪顏是天妃註定人選。然而,下一瞬,卻見紅線縈繞過了雪顏,竟定定纏繞在了岄喬的手腕上!鐺想護身,下一瞬鈴鐺就直接被鞭子捲走落入雪顏手裡。雪顏高高在上俯視她,冷冷一笑。彷彿意識到什麼。岄喬心口發緊,伸手要去奪。“不要——”她想阻止,可還是晚了。隻見雪顏將鈴鐺扔在地上,運起法力狠狠踩碎。鈴鐺在岄喬眼前化為了碎片!她隻覺渾身血液似乎在這瞬間凝固。而上方,雪顏冰冷的警告直直刺入她耳裡。“不屬於你的東西,就不該收!”翌日,測緣日到,三生石前。岄喬渾渾噩噩站在最後方。有過昨日那一遭,她心情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