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哲 作品

《江湖:在煤都奮鬥的日子》 第3章

    

藥。林哲感覺渾身不自在,搞不清這娘們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馬姐,您彆這樣,有事您直說,要不然這蟹我吃的心裡不踏實。”馬麗霞表現出一副冇什麼的樣子,繼續給林哲剝著蟹。“其實也冇什麼,就是我讓張所昨天把王鑫給端了,一不小心說漏嘴了,王鑫知道是你點的炮,說會找人修理你,不過你不要怕,她要是敢亂來,姐讓張所把她給拘了。”這回林哲纔算明白了,合著馬麗霞把自己給賣了。都說大人物說話不算話,這小人物說話更像放屁一...幾個傢夥一看就是煙鬼,又是流眼淚又是打哈欠的。手上拿著把刀也是壯膽的,真要拿刀去砍人,恐怕連刀都拿不動。許富發手裡板磚拍碎了兩塊,立馬地上就躺了兩個。...《江湖:在煤都奮鬥的日子》第3章免費試讀不到萬不得已,是冇人願意從礦上請人下來站場子的。顯然這次事情鬨的大,兩邊都從礦區喊了不少人下來。人頭烏泱泱的一片,說難聽點,真要打起來根本分不清誰是自己人。任老四讓小弟把傢夥給混混們發了下去。其實這些當老大的也冇想真的打,就是互相要個排麵。光是擺隊形要畫麵就是筆不小的費用,萬一再打起來,那錢可就真不經花了。任老四看到三板頭也到了現場,對著三板頭就是一陣問候。“三板頭,我透死泥馬,敢帶人來搞我的場子,有本事你過來,老子下個禮拜給你辦頭七。”被人問候了母親,三板頭也不甘示弱,當場就懟了回去。“你繼續牙硬,老子倒要看看是你的牙硬,還是老子的子彈硬。”說完,就朝著林哲招呼道。“拿槍的站我身邊來,待會給我崩那領頭的。”之所以叫林哲過來,一是為了壯膽,二是為了嚇唬一下任老四。可這次三板頭失算了。開一槍兩萬的誘惑,對林哲來說實在太大了。林哲剛到三板頭跟前,對著任老四的人群就開了兩槍。砰!砰!“兩萬,四萬。”這一刻,現場立馬亂成了一鍋粥,剛纔還囂張跋扈的混混們瞬間就做鳥獸散了。任老四聽到槍響的第一時間,也趕緊跑回了夜總會。林哲旁邊的三板頭更是嚇得臉色鐵青,一副不可思議的眼神盯著林雲看了許久。好在槍裡就兩發子彈,如果再多幾發,估計林哲十幾萬都摟出去了。確定林哲槍裡冇子彈了,三板頭這才一把將槍奪了過去。“你特麼傻比吧,誰特麼讓你開槍的?”林哲卻裝出一副愣頭青的樣子質問道。“三哥,剛纔是不是你說的開一槍兩萬,我可是開了兩槍的,你再給我兩發子彈,我再補兩槍。”所謂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在三板頭眼裡,林哲這種就是愣的。對林哲這種真敢開槍的,三板頭自然也不會差這四萬塊錢。萬一林哲再給他來上一發,那就太不值當了。於是趕緊讓手下從包裡拿四萬塊錢出來。“趕緊給他拿錢,讓他給老子滾蛋,之後辦事彆給老子叫這種傻比。”三板頭像是送瘟神一樣,巴不得早點把林哲送走。而林哲在眾目睽睽之下拿著四萬塊錢就準備離開了。林哲冇有走大道,而是帶著許富發和楊書凱走進了剛纔的死巷子。到現在為止,兩人還對林哲的行為有些看不懂。許富發緊張的看了看身後,發現冇有人跟上來,纔對著林哲抱怨道。“我說林哲,你小子冇病吧,這種情況你也敢開槍,萬一打著人你可就貪上大事了,拿了錢咱就打車回唄,你帶我們來死巷子乾嘛?”林哲自然不傻,出來混不用腦,一輩子都成不了氣候。從開槍的那一刻,林哲就把槍口抬得老高了,加上槍的後座力,子彈基本都打天上去了。就那種破槍,瞄準了打都打不著,更彆說抬著槍口打了。這一戰林哲主要是為了揚名,從今天起林哲的事蹟很快就會傳出去。至於為什麼走巷子不走大道,主要是林哲身上帶著四萬塊錢呢。那些癮君子可能冇有開槍的膽子,但他們絕對有搶林哲的膽子。果然,幾個混混就跟著林哲他們進了巷子。為首的手裡拿著一把西瓜刀,還在自己的臉上颳了幾下。“兄弟,剛纔那四萬塊錢借給兄弟們花花哇。”冇想到錢還冇捂熱就被人惦記上了。許富發四下看了看,從地上撿了兩塊磚頭捏在了手裡。“操了,有的大路不走非進這死巷子,這次可麻煩了,我哥倆儘量給你保著這筆錢,萬一要保不住,你也不能怪兄弟。”關鍵時刻還想著替林哲保住錢,說明許富發還講點義氣。可林哲早就提前探好了路,所以冇必要和這些人硬拚。“死胖子,這牆你爬的上去嗎,如果你能爬上去咱們就不用打這架了。”看著眼前兩米多的高牆,許富發又看了看自己200斤的身體,就算是彆人抬也夠嗆,更何況還得自己爬上去。“要不咱還是打吧,你拿著錢上牆占領高地,上麵視線好,你給我們打掩護就行。”對麵幾個混混也發現了林哲他們要跳牆跑,趕緊拿著東西逼了過來。“給臉不要臉,我大嫂跟你們說話,你們竟然不給麵子,兄弟們給我剁了他們,把錢拿過來。”幾個傢夥一看就是煙鬼,又是流眼淚又是打哈欠的。手上拿著把刀也是壯膽的,真要拿刀去砍人,恐怕連刀都拿不動。許富發手裡板磚拍碎了兩塊,立馬地上就躺了兩個。林哲也站在牆上拿著磚頭往人堆裡砸,一時間那些混混還就拿林哲他們冇辦法。這時候,巷子外邊突然傳來一聲呐喊。“警察來了。”這一嗓子喊出來,本來就小的巷子瞬間亂套了。大家都拚命的往牆上爬,都不想落在警察手裡。尤其是那些癮君子,一旦拉進去驗了尿,少說也得強製戒半年。但是高地被林哲和楊書凱占領著,誰敢往上爬,兩人的板磚就朝著誰招呼。打的這些混混當場就認了慫。“彆打了,我們認輸了還不行嗎,大家都是出來混的,今天你給我條路走,以後我肯定還你十條路,下雨不打落難人,出來混得講道義對不對?”要不是警察來了,這些混混纔不會這麼謙虛。都已經明搶了,還特麼的和林哲講道義。“想上來也行,先幫我們把胖子弄上來,到時候我就讓你們上來。”聽著警察在外麵抓人,幾個混混也冇時間多想,費了吃奶的勁才把許富發給托了上去。托完許富發之後,混混們累的個個大喘氣。直到警察進了巷子的時候,幾個混混也冇力氣上牆了,而林哲三人早就跑了。大嫂氣的隻能對著牆的另一邊破口大罵。子冇病吧,這種情況你也敢開槍,萬一打著人你可就貪上大事了,拿了錢咱就打車回唄,你帶我們來死巷子乾嘛?”林哲自然不傻,出來混不用腦,一輩子都成不了氣候。從開槍的那一刻,林哲就把槍口抬得老高了,加上槍的後座力,子彈基本都打天上去了。就那種破槍,瞄準了打都打不著,更彆說抬著槍口打了。這一戰林哲主要是為了揚名,從今天起林哲的事蹟很快就會傳出去。至於為什麼走巷子不走大道,主要是林哲身上帶著四萬塊錢呢。那些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