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哲 作品

《江湖:在煤都奮鬥的日子》 第1章

    

,眼睛都快看不著了,那方麵聽說也廢了,最喜歡拿菸灰缸招呼人,從來不把小混混當人看。”聽到楊書凱這麼一說,林哲就知道這事有多不靠譜了。這單活還不知道通過幾手打聽到的。既然來都來了,林哲索性就進去看看,萬一抓住了就是個機會。辦公室內,一個大胖子正拿著一個飲料瓶做的壺在那裡嗨。瓶裡的水咕嘟咕嘟的直冒泡。看胖子的穿著打扮應該就是廠子老闆王大軍了。王大軍滿臉橫肉,一隻眼睛就剩下眼白了,完全看不到眼仁。應該是...2005年,雁北市礦區石料廠。名字雖然叫石料廠,但是卻不賣石料,而是賣春的地方。礦區煤黑子比較多,賺了錢難免要尋開心。在這個地方開場子,賺錢全靠走量。...《江湖:在煤都奮鬥的日子》第1章免費試讀2005年,雁北市礦區石料廠。名字雖然叫石料廠,但是卻不賣石料,而是賣春的地方。礦區煤黑子比較多,賺了錢難免要尋開心。在這個地方開場子,賺錢全靠走量。15分鐘隻要一百塊,就能連吹帶打,而林哲就是負責在這裡看場子的。林哲今年19歲,由於父母死的早,初中還冇畢業就步入了社會。家裡的親戚也都斷了來往,畢竟一個男孩子,將來娶媳婦成家得一大筆費用,親戚們自然避而遠之。也就是因為林哲從小冇有父母約束,所以經常打架鬥毆,2002年因為傷人,被送去少管所改造了三年。在裡麵認識了幾個小兄弟,出來之後就帶林哲乾了這行。石料廠的二樓有很多家店麵,每家店麵都有十幾個姑娘,而林哲看的就是其中一家。這裡的房間都是用三合板打的隔斷,基本冇有什麼隔音可言。出來玩的也不在乎這些,這邊玩著還能聽到隔壁的動靜,對玩家來說也能起到個助興的作用。“林哲吃飯了。”老闆提著幾個飯盒從門外走了進來,將菜在桌子上擺好,還將一雙筷子遞給了林哲。“年輕大小夥多吃點。”“謝謝馬姐。”林哲客氣道。老闆叫馬麗霞,35歲左右,家裡應該是有點關係,所以纔開了這麼一個場子。具說之前家境不錯,隻是老公好賭,去了幾趟濠江就把家底輸完了,到最後人也失蹤了,是死是活也不知道。馬麗霞每個月給林哲八百塊錢,管吃管住,小姐們吃什麼,林哲就跟著吃什麼。每天就是小飯店炒幾個菜,有肉有素也算不錯。飯桌旁邊有個小吧檯,裡麵擺滿了小盆和暖瓶。從房間出來的姑娘,都會蹲到吧檯裡麵去簡單清洗一下。而林哲也負責每天給這些暖瓶打滿熱水。一個小姐剛完事,就罵罵咧咧的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哎媽呀,這煤黑子就像跟我有仇一樣,恨不得要整死我,磕的時候滿口的汙言穢語,真特麼夠夠的了。”說著,就鑽進吧檯裡清理起了衛生。完事之後,徒手就從飯盒裡抓了一片過油肉丟到了嘴裡。“你們雁北的過油肉真嫩,比俺們那旮瘩的溜肉段都嫩。”馬麗霞嫌棄的用筷子敲了一下小姐的手。“什麼毛病,又不是冇有筷子,乾嘛下手抓?”“我洗手了。”小姐嘬著手指上的油解釋道。那特麼哪叫洗手了,是特麼洗屁股的水涮了一下手。這種條件下,林哲還真有點嫌棄他們。所以會提前把菜夾到米飯裡,隻要這些人不刷牙,他們夾過的菜林哲都覺得噁心。誰知道她們牙縫裡有冇有捲毛。這時候一個小姐遞給林哲20塊錢。“小老弟,待會幫姐買包紫雲回來,剩下的錢當小費了。”這也是林哲其他收入的來源。平時除了工資,還能給小姐們跑跑腿,買個零食日用品啥的,小姐們也大方,都會給林雲點跑腿費。最近的小賣店離石料廠有800多米,一來一回都得十幾分鐘。小姐們有這一個來回,70塊錢就到手了。馬麗霞出地方,每一單抽30,光這一個小小的場子,每天都能接待100多人次。吃完飯,林哲對著走廊裡喊了一嗓子。“要去小賣店了,還有冇有要帶東西的,冇有的話就走了。”林哲話音剛落,屋裡就出來一個50歲左右的阿姨。這阿姨怎麼形容呢,隻能說體型豐滿,前凸後翹,走起路來波濤洶湧,絕對是阿姨界的天花板。阿姨叫王鑫,平時屬她接的活最多,但也是最小氣的一個。讓林哲買東西,從來不給跑腿費。“老弟,幫姐帶盒5塊錢的套子回來,錢回來給你。”對於這種人,林哲也不慣著。“王鑫,套子漲價了,冇有五塊的,要不你自己去買。”麵對林哲的冇好氣,王鑫也不生氣。反而朝著林哲走了過來,抓住林哲的手就往衣領裡放。“不就是跑腿費嗎,讓你摸兩把,你受累幫姐跑個腿,等你哪天自己玩的時候,姐再配合著給你叫兩聲。”還真是年齡大了,臉麵也就不重要了。想想也是,都特麼乾這行了,還要啥臉呢?不過話說回來,剛纔的手感還確實不錯,難怪50歲的人了還這麼受歡迎,而且來找她的還都是年輕小夥。真搞不懂現在的小夥怎麼都喜歡這一款。小賣店門口的冰櫃處站著兩個混混,冰櫃上放著一盤火腿腸,混混手裡每人拿著一瓶啤酒,在小賣店門口就喝起來。看見林哲也來了小賣店,其中一個小混混拿起瓶蓋就丟向了林哲。“求相(**樣)過來。”另一個也笑著給林哲開了一瓶啤酒。“喝一個,你那今天咋樣?”“還行。”林哲接過啤酒灌了幾口迴應道。其中胖的叫許富發,瘦的叫楊書凱,兩人和林哲是少管所裡的戰友。同樣都是在石料廠看場子的。許富髮夾起一片火腿讓林哲墊一口,接著笑道。“晚上大嫂讓去市裡辦事,大概需要一百人,網吧裡找的那些小球孩子每人50,咱哥們每人100,去不去?”說是去辦事,十次有九次都打不起來。說白了就是去充個人頭,看場子一個月才800塊,出去辦事過去站一站就有100塊,傻子纔不去呢。“去唄,我還得買東西,晚上去店裡叫我。”“穩妥。”許富發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2005年林哲得收入不算低了,看場子給800,加上亂七八糟的一個月怎麼也有四五千。市裡一套兩室的老樓房也不過2萬塊錢左右。隻是辦事的時候,下麪人根本不知道要去辦什麼事,甚至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總之就一條宗旨,永遠得找好後路,萬一出事了能第一時間跑的了。到了晚上,許富發站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車子剛停下林哲就帶人從巷子裡鑽了出來。天起林哲的事蹟很快就會傳出去。至於為什麼走巷子不走大道,主要是林哲身上帶著四萬塊錢呢。那些癮君子可能冇有開槍的膽子,但他們絕對有搶林哲的膽子。果然,幾個混混就跟著林哲他們進了巷子。為首的手裡拿著一把西瓜刀,還在自己的臉上颳了幾下。“兄弟,剛纔那四萬塊錢借給兄弟們花花哇。”冇想到錢還冇捂熱就被人惦記上了。許富發四下看了看,從地上撿了兩塊磚頭捏在了手裡。“操了,有的大路不走非進這死巷子,這次可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