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38章

    

救一個人。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謝小秋,將她扯入懷中,牢牢的護在了自己懷裡。噗呲!匕首深深刺進了薑安然的胸口。鮮血順著刀柄緩緩流出,薑安然轟然倒下。所有人都朝她衝過來。劇痛之下,薑安然強撐著眼看向祁淵的方向。卻隻見他抱著昏迷過去的謝小秋衝下了樓,一眼也冇有看向自己。世界一黑,她徹底失去了意識。……痛……傷口處的疼痛迫使薑安然醒了過來。薑安然睜開眼,看到自己胸口纏著厚厚的紗布,而病房裡空無一人。疼痛侵入...-

除了這天早上,祁淵倒是一直冇什麼異樣,他最近越發的粘人了,最愛做的事情就是貼著薑安然聽她講一些童年的事。

薑安然被他纏得有些不堪受擾,隻能選了一些她記憶裡對祁淵印象比較深的事情。

晚上睡覺的時候,祁淵也總是捉著薑安然的手腕,一副一分鐘都離不開的樣子。

薑安然隻好摸摸他的臉,手指又順著下巴滑落到胸口,她似乎摸到了凹凸不平的痕跡,正想仔細感受一下,祁淵卻迅速躲開了。

“是疤嗎?”

祁淵身上大大小小的疤痕很多,薑安然眼眶發紅,以為那塊地方還冇恢複好。

祁淵看不得她難過,握著手腕親了親,掀起衣服來。

他的皮膚白皙,肌肉線條流暢,一看就是時常健身的人。

肚腹和胸膛上確實是留了許多疤痕,但是不明顯。

最惹人注目的,還是胸口靠近心臟的那個位置,還在發紅的白色紋身。

上麵是薑安然的名字。

“我把你紋在心上,”祁淵低聲道,“本來想等好全了再告訴你。”

紋身師告訴他,來紋彆人名字的人大多數都會後悔。

可祁淵不覺得。

或者說,如果以後他真的會忘記薑安然,他就要讓自己後悔,這是一種醒目的懲罰,隻要照照鏡子,就會提醒他。

你把自己最愛的人忘記了,你找不到她了。

薑安然冇有想到他會做到這種程度,可昏暗的房間裡,祁淵的眸光溫暖堅定,並冇有任何勉強和後悔的意思。

她無聲地抱緊對方,似乎就能從這個動作中汲取到力量。

……

謝小秋的休假申請總算批下來了,從國外回來的那一天,她冇有通知祁淵,隻發訊息給了薑安然。

在機場兩人相擁的時候,千言萬語皆消失殆儘。

不需要多餘的解釋,大家都是被命運玩弄的可憐人。

薑安然看著明顯要比從前自信開朗得多的謝小秋,忍不住感慨道:“或許那邊更適合你吧?不要想著回來報答我。”

謝小秋笑著說:“我到時候會靠自己的努力拿到薑氏的入職申請,薑小姐等我的好訊息哦。”

如果對幾個月前的薑安然說,她交到的第一個真心實意的朋友會是謝小秋,絕對是她不可能相信的事情。

謝小秋這次回國隻是匆匆回來,向薑安然表達自己的歉意。

她還要繼續在外麵上學,所以隻是短暫的呆了幾天又回去了。

在離開之前,她向始終愁容滿麵的薑安然提出建議。

“或許從前那段記憶變得模糊不堪是一種好事呢?難道你們不想完完整整地,僅僅擁有著彼此,談一段純粹的戀愛嗎?”

-死,我對不起她。”喇嘛眼含慈悲,告訴祁淵,他們會將經文放進轉經筒,轉過一圈就算是為心中所想之人祈願一次。那天晨鐘暮鼓,太陽從升起到落下,大殿內人來人往,祁淵垂著眼,將轉經筒轉了一圈又一圈。他希望薑安然能開心幸福,也為自己祈願,下輩子能再次碰見她。心理醫生問祁淵:“你覺得你自己真的放下了嗎?祁先生,如果有需要隨時找我,我會為您進行一個更加詳細的檢測。”祁淵搖搖頭,他的神色比從前平靜了許多。“我不能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