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37章

    

,為了她放棄集團放棄婚姻,為了她和全世界對抗的話,說不定她真就信了。在這本裡,她和他婚後不久,祁淵絕的天命真女就會出現。他對她一見鐘情,強取豪奪,愛到發狂。為了給她一個名分,他會全然不顧兩家的利益牽扯,每天遞給薑安然一封離婚協議。他的父母不同意他離婚,他就不惜和家族決裂。薑安然不同意和他離婚,他就弄得她家破人亡!什麼野心、什麼事業、什麼家族,統統都不要了。最後,薑安然也會因為嫉妒女主,多次陷害女主...-

祁淵很少有過這樣慌張的心情,他摟住同樣沉默的薑安然,生怕自己一個錯眼就把人弄丟了。

薑安然反而笑著說:“沒關係,就算照片不清楚,但我還是記得的呀。不說從前的,你十五歲那年把我從樹上抱下來的事情你還記得麼?”

十二年的祁淵應該已經記事了,可他困惑地搖搖頭,擰緊眉心看著薑安然。

“我第一次見到你……不是在婚禮上麼?”

薑安然的笑容微微僵住了。

雖說對過去的印象不深刻了,但之前的祁淵至少還記得他們是一起長大的。

她屏住呼吸,看著麵前的祁淵扶住額頭,露出痛苦的神色,緩慢地說:“……我、我想起來了。不是婚禮,你那時候穿著黃色的紗裙,是不是?”

因為那是第一次相見,薑安然早就把場景深深烙印在自己心中。

她點點頭:“那天是我的生日。”

這下兩個人是徹底安靜下來了,一時間都說不上話。雖然自始至終都知道這個殘酷的真相,但是頭一回,被改寫的命運**裸地攤開擺放在他們麵前。

如此令人心驚。

薑安然抿著嘴唇很為難的模樣,她本以為這已經之前那些事情就是他們遇到的最大難關了。

冇想到隻是杯水車薪,螳臂當車。

窗外逐漸暗了下來,誰都冇有去開燈,祁淵摟著她的手越發的緊了,但薑安然冇喊疼。

她知道祁淵心中不安,如同自己一樣。

片刻後她被祁淵珍重地吻了吻,臉頰上的唇濕漉漉的,是眼淚。

“我很怕我忘記你,”祁淵的聲音好啞,像是砂礫摩擦過的聲帶,留有微微的哭音,“很怕失去你。”

曾經的薑安然或許會選擇乾脆放開手,因為單方麵的追求冇有任何意義。

但現在抱著她的是祁淵,是那個不可一世的總裁、冷漠的祁氏掌權人。

他也會因為命運的無情而無助。

薑安然闔上眼,迴應他小心翼翼地吻,就像是無聲的安慰。

告訴他,她不會輕易離開。

他們在昏暗的房間裡呆了很久,祁淵的情緒始終波動很大,他反覆地尋求著薑安然的迴應,好似下一秒她就會離開自己。

薑安然容納他的壞情緒,也填補自己內心空蕩蕩的一片虛無,照片被他們的動作擠到床沿下,發出啪嗒一聲響。

床上伸出一隻汗津津的、骨節分明的手,想要撿起來,薑安然咬住祁淵的肩膀,聲音沙啞。

“不管它。”

下一秒山崩地裂也好,唯有此刻他們的真心永恒。

那天薑安然和祁淵留宿在了自家。

第二天一早薑安然醒來時,床單和衣物都已經被收拾去洗乾淨了,她換了新的睡衣在暖融融的被窩裡,身邊卻空無一人。

薑父看著女兒睡眼惺忪的下樓,告訴她一大早祁淵就急匆匆地離開了。

其實薑安然很擔心他會再次犯傻,去做什麼實驗去抵抗飛馳而來的命運。

昨天晚上臉頰上淌下的絕不隻是汗水,更多是祁淵的眼淚,直到她精疲力儘地熟睡過去,那灼燙的目光依舊一遍遍地在自己的身上趨尋。

祁淵似乎是看了她一整晚。

她打電話過去,祁淵倒是很快就接了,他聽上去與平常彆無二致,說自己現在在公司處理事情。

-口,李晟抬起眼皮,眉峰微蹙。“嗯?”周太醫回過神來,趕緊說道:“回皇上,前三個月以及生產前最後一個月不能進行房事,其他時間,隻要稍微注意一點兒,便不妨事。”周太醫覺得自己很聰明,以男人對男人的瞭解,皇上想知道的肯定是這種事兒,冇跑了!李晟:……誰問他這個了?!不過這李晟還真不知道。以往有妃嬪懷孕,直到她們坐完月子之前,李晟是不會翻她們牌子的。“所有要注意的,朕都要知道,事無钜細!”“啊?是!孕婦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