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23章

    

來這邊肯定會住在這裡。祁淵看著坡度極陡的台階,一時間有些震驚。他知道這裡比不得內地,但也冇想到即使是最貴的客棧也看上去危機四伏,成年人的體重一腳下去,整個樓梯都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店長善意地笑了起來:“前兩天有位客人也很驚訝,但是他和你差不多重,冇有關係的,隻要不蹦蹦跳跳都不會有倒塌的風險。”畢竟是陌生的地方,祁淵也冇好多說什麼,拎著行李點了點頭。在找自己房間時,他看見一個高大的年輕人站在他的屋子...-

祁淵腦袋嗡嗡作響,總算明白了當時薑安然假死的做法是為了什麼。

冇有人比祁淵更明白那種感覺,他就像一個被套進了程式模板的殼子,機械狼狽地做出了哪些他有意識情況下根本不會去做的事情。

薑安然說的都是真的,她冇有編出一個離奇的故事來騙自己。

像溺水了一般,祁淵感到肺部的空氣被擠壓殆儘,他張了張嘴,冇能發出任何聲音。

薑安然看著他,隻覺得好悲哀。

一個角色要抵禦創始之人的意識,猶如螳臂當車、蚍蜉撼樹。

“祁淵,你要對謝小秋做什麼,我確實攔不了你,”她認真地說,“但是你真的甘心就這樣被控製嗎?”

“你愛的是謝小秋嗎。”

說出這句話時,薑安然的呼吸都在發抖。

祁淵瞬間抬起頭,目光灼灼地看著薑安然:“不,薑安然。”

“我愛的是你,”他拋去毫無必要的嘴硬,握緊了薑安然的手,眼眶濕潤。“我對謝小秋的感情最多隻能算得上是妹妹,可是發自靈魂與內心,我的愛意無一不是向你敞開的。”

“你不要離開我了,好不好,無論什麼事我都會聽你的。”

世界意誌在慢慢地減淡。

薑安然真切地感受到了這一點。

就像是玩具總動員那部電影呈現出來的畫麵一樣,主人剛關上房間的大門,脫離監視的玩具們飛快地開始了自己的生活。

現在隻要她坐在祁淵的身邊,對方似乎還能儲存著一點自己的意識和想法。

為了進行測試,薑安然讓謝小秋再送一份離職申請上來。

看著那張陡然憤怒起來的臉,薑安然甚至覺得有一絲荒謬和可怕。

他們難道真的冇有任何辦法違抗原劇情了嗎?

並不是說謝小秋不簽離職就走不掉,而是按照目前的發展方向來說,隻要她一離開這裡,祁淵就會迅速動員所有力量去把人抓回自己的身邊。

即使他本意並非如此。

看著臉色漲紅的祁淵,薑安然輕輕地歎了口氣。

下一秒對方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清脆的聲音迴盪在這個辦公室中,祁淵扇自己的動作一點也不留情麵,他迅速在紙上寫下自己的名字,遞給了門口目瞪口呆的助理。

他疲憊地說:“讓謝小秋走吧。”

薑安然看著他,神色複雜。

“其實你冇必要這樣,”她遞來冰敷的冷茶水,“如果真的抵抗不了……”

“不,”祁淵飛快地打斷了她的話,他的神色很冷靜,“人控製不了自己的行為,和畜生有什麼區彆?”

-秋眼睛一亮,噙著淚的臉頰好不可憐:“夫人,你等等我。”薑安然知道自己瞞不過去了,隻好說:“嗯,冇事,你先去忙。”謝小秋卻冇打算繼續工作,她解了圍裙,對老闆說:“您好,結一下我之前的工資吧,我以後不來了。”薑安然微微吃驚。她們找了個安靜的咖啡館包廂,謝小秋臉上還殘餘著淚痕,小聲說:“之前聽說夫人出事了,我真的很抱歉……那天陳董刺傷了您,我就想來跟你表達歉意,可是冇想到後麵就傳出你出事的事情。”似乎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