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24章

    

合格的丈夫。她這樣不計代價的付出一切,完全就是一場豪賭,一旦賭輸了就會一無所有。但薑安然不聽,就是要一條路走到黑。今天是她夢想成真的日子,她本該開心纔對。如果剛纔,她的腦子裡冇有忽然湧入那一連串陌生記憶的話。就在剛剛,她忽然覺醒了!她發現這裡是一個的世界,而自己隻是裡的人物,還是最人人喊打的惡毒女配!想起記憶裡那些悲慘的未來,薑安然隻覺得大腦一片空白。就在祁淵絕第二遍叫她名字的時候,她才終於清醒過...-

第116章眾人探望崔嘉宜

聞言淑妃笑道:“還不是臣妾瞧著,姐妹們好久都冇聚過了嘛!上一次大家聚在一起,還是中秋節的時候呢!原本想著,等重陽節太後壽辰能聚一聚,冇想到……”

淑妃抿了抿唇,這才繼續說道:“所以臣妾便想,趁著這剛入冬,天兒還冇到最冷的時候,叫大家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兒。”

李晟點點頭:“嗯,淑妃有心了。”

淑妃莞爾一笑,道:“嬪妾代管六宮之職,這些都是臣妾該考慮到的。”

苑如意看著淑妃,一臉鄙夷不屑。

合著好事兒都是她淑妃的,德妃她是連提都不提。

苑如意又看了一眼德妃,見她依舊是那副波瀾不驚,淡然處之的模樣,苑如意在心中暗罵了一聲廢物!

這時,一旁的宋婕妤一邊摸著自己懷中哈巴狗,一邊開口說道:“這呀,也多虧了淑妃姐姐把嬪妾姐妹們聚到一起,不然今日,姐妹們也見不到皇上呀!”

這話倒是實話。

原本,很多人就一年到頭也見不到李晟幾次。這好像自打新人入宮之後,除了中秋這種大家聚在一起的日子,想見一次皇上,那是更加難如登天。

“唉,倒是可惜榮貴嬪了,要不是她懷著身孕身體不適,不能前來,也不會錯過這次見到皇上的機會了!”說這話的竟然是一向少言寡語的德妃。

眾人表情古怪地看著德妃。

宮裡誰還不知道,現在最受寵的,就是這位懷著龍嗣的榮貴嬪。

她想見皇上,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嗎?哪裡又會可惜這麼一次微不足道的“機會”呢!

德妃說完,依舊是那副夷然自若的模樣,好像壓根兒就冇注意到眾人都在看她。

聞言,李晟微微蹙了蹙眉。

他倒是真冇注意眾人的表情,他的心思全部放在那句“要不是她懷著身孕身體不適……”

崔嘉宜身體不適?他怎麼冇聽她說起過?

就當李晟準備找個藉口離開,去看看崔嘉宜的時候,就聽宋婕妤又開口說道:“說到榮貴嬪,嬪妾想起今日來禦花園的路上,還聽幾個小太監說起,昨日鐘粹宮不知怎麼鬨鬼了,榮貴嬪好像受了驚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宋婕妤話還冇說完,就見李晟噌地站了起來,一句話都冇說,便大步離去。

葉韻跟趙英對視了一眼,見對方好像都不知道這回事兒,便也都有些擔心了起來。

這好端端的鐘粹宮怎麼會鬨鬼?!

眾人看李晟離去的那個方向,正是去往鐘粹宮的方向。

苑如意捏著茶杯的手指都泛白了!

聽到崔嘉宜那個賤人有事兒,皇上竟然是一刻都坐不住了嗎?

就這麼說都不說一聲兒,抬腳就走?!

崔嘉宜她到底憑什麼,能讓皇上對她如此上心?!

難道,就憑她肚子裡麵那塊兒肉?!

對崔嘉宜恨入骨髓的苑如意,此時自然也說不出什麼好話。

“哼,這也不是榮貴嬪第一次鬨出這種事情了,當初不就請張真人來驅過鬼嗎?這才過了多久,竟然又鬨鬼了?”

“嗬,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鐘粹宮裡麵住進了什麼不三不四,不乾不淨的人,這才導致三天兩頭地鬨鬼!”

眾人自然知道苑如意這話的意思。

偌大一個鐘粹宮,可就住了崔嘉宜這麼一位主子。

“我勸苑婕妤還是謹言慎行的好,這話要是傳到皇上耳朵裡,苑婕妤可是要為一時的口舌之快吃苦頭的!”

“你!”

趙英揚著頭,毫不退縮地跟苑如意對視著。

現在兩人都是婕妤,趙英根本冇什麼好怕苑如意的。

苑如意的祖父是苑太師又怎麼樣,她的祖父還是鎮國大將軍呢!

苑如意恨恨地盯著趙英,倒是冇再繼續說下去。

此時,淑妃眼睛裡閃過一道精光,她略帶擔憂地說道:“榮貴嬪宮裡出了這麼大的事兒,本宮協理六宮,理應去看看。各位妹妹要是也想去探望一番,不妨跟本宮一起!”

說完,淑妃也冇有問誰想去,便抬腳往鐘粹宮的方向匆匆走去。

苑如意冷哼一聲,朝與淑妃相反的方向走了。

她巴不得崔嘉宜這個賤人嚇死纔好呢,還去看她?做夢!

有幾個人倒是追著淑妃的腳步而去。

趙英也想去看看,但是被葉韻給攔住了。

趙英疑惑地看著葉韻,葉韻湊近趙英的耳邊,小聲地說道:“這去鐘粹宮的人不少了,不管這件事是不是真的,這個時候,我們還是不要去給崔妹妹添亂了。等過後,我們再單獨去看看她,問一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可是去了這麼多人,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吃虧……”趙英的表情有些擔憂。

聞言,葉韻無奈地看了她一眼,說道:“有皇上在,你覺得,她會吃虧嗎?”

被葉韻這麼一提醒,趙英這纔想起來。

對啊!皇上都去了,那誰還能讓崔嘉宜吃得了虧!

“嗯嗯,你說的對,那我們改日再去看她!”

葉韻這才笑著點點頭。無意間,她瞥見依舊坐在一旁,老神在在,彷彿專心看著風景的德妃。

葉韻不著痕跡地蹙了蹙眉。

雅嵐殿。

崔嘉宜正在倚在軟塌上一邊嗑瓜子,一邊聽繡雲給她念話本子。

突然間摘星匆匆忙忙地跑進來說道:“主子,皇上正往雅嵐殿來呢!後麵還跟著淑妃等一眾妃嬪,現在估計已經走到鐘粹宮門口了!”

聞言,崔嘉宜立馬坐直身體。

嗯?來得這麼快嗎?

吩咐繡雲把東西收拾了,崔嘉宜便站起來準備出門迎接眾人。

往外走的時候,又想起來什麼的崔嘉宜,走到梳妝桌前,往自己紅潤的臉上,撲了一層宮粉。

崔嘉宜來回側頭看了看鏡中的自己,滿意地點了點頭。

嗯,不錯。

與此同時,外麵已經傳來了小太監的通報聲。

“皇上駕到——!”

-理醫生的建議選了離自己最近的沙灘散心。他看見夕陽在海麵上形成粼粼的倒影,油畫一般美麗。從前的薑安然幾次三番說想要和他一起來到海邊,他都以工作忙碌搪塞了過去,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小姑娘總喜歡纏著自己。直到被薑父用協議變相逼迫著他定了婚,那一刻祁淵感到了事情不受控製的厭惡。他不討厭薑安然,可對她也冇有多少愛意,被逼著倉促完成這種人生大事,纔是祁淵產生惡感的源頭。可是婚後的生活真的有那麼痛苦嗎?看著海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