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二十四章 能力

    

許就有章幸瑞的手筆在其中,隻是目前還冇有證據。薑成臉色並不好看,冷聲道:“有些人還是管好自己,說不定哪天就被受害者砍死在街頭了。”關於爺爺被做局的事情,薑成總有一天要調查清楚,到時便是有怨報怨,有仇報仇。所以現在薑成並不想多搭理對方,看向攤主。“老闆,這個瓷盤怎麼賣?”中年攤主放下手機,瞧了黃釉瓷盤,道:“這瓷盤挺漂亮的,你給個一千塊怎麼樣?”聽他這語氣,也根本冇覺得黃釉瓷盤能是真品,隻是當漂亮仿...-

薑成本也是隨便問問,他知道陳文慧是個聰明的女人,也期待她展現出能讓自己眼前一亮的能力。

但怎麼也冇想到陳文慧僅僅一天就能把納寶閣裡這批品相相當普通的物件給賣出去,還賣了三件!

兩千八百塊。

這數額聽起來不算多,可問題此前店裡的物件基本都是賣不出去的啊,不然也不會瀕臨倒閉了。

薑成看著陳文慧,一時間有些入神,他再次確認了心裡此前的想法,這個女人早晚都能在棠城混出頭來。

“薑,薑哥…”陳文慧被薑成這麼直勾勾的盯著,臉頰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羞怯的喊了聲。

薑成回過神來,稍稍有些尷尬,又問著:“你怎麼賣出去?賣的什麼物件。”

陳文慧從櫃檯裡取出個筆記本來,邊遞給薑成,邊應著:“一對雕刻了龍鳳圖案的玉佩賣給了兩個年輕情侶,賣了兩千塊,然後就是一尊佛像,賣給了個老太太,八百塊。”

薑成翻看了下筆記本,眼眸裡有些驚訝。

這筆記本上竟然記錄了納寶閣店裡的所有物件,不過陳文慧現在對古董還不熟悉,所以不知道具體名稱,隻是用物件的特征和外形來命名。

比如“荷花圖案的瓷碗”、“黃銅色的香爐”等等。

“不錯。”薑成合上筆記本,讚賞的看向陳文慧,道:“我說了要給你提成,就純利潤的百分之十五吧。”

陳文慧稍怔,連連擺手:“薑哥,這,這太高了。”

一般來說,有底薪的銷售提成是達不到這麼高的,陳文慧對此也有些瞭解。

薑成笑道:“你向我證明瞭你的能力和價值,這是你應得的。”

給這麼高的提成,薑成自也一番思考在其中的。

首先,陳文慧的能力毋庸置疑,這在其他古董店鋪賣出三件東西,還有可能是運氣,但自家納寶閣的情況薑成能不清楚?冇過人的能力是賣不出去的。

陳文慧足夠聰明,又有能力,薑成很清楚自己不拿出足夠的好處來,往後是有可能留不住她的。

最重要的是,薑成往後不可能每天都守在納寶閣裡,多半要當個甩手掌櫃,那如此情況下就得讓陳文慧對納寶閣有歸屬感,換句話說就是要和她進行利益捆綁。

納寶閣的生意關係到她自己的收入,往後她才能儘心儘力。

當然了,單單進行利益捆綁還是不夠的。

薑成還需要讓陳文慧看到自己的能力,讓她知道跟著自己做事是有前途的。

隨即,薑成取出了那枚徐世昌紀念幣樣幣,先放在了櫃檯上,道:“給你兩個任務,一把這枚錢幣清理乾淨,用紙巾沾著清水慢慢清理,二是查清楚這枚錢幣是什麼,估價多少。”

這是薑成在讓陳文慧看看他的能力或者說潛力了。

除開這點,薑成也在試探陳文慧,想看看她到底是不是手裡有什麼東西想要出手纔到了這古玩城中找工作。

如果真是的話,那通過這枚撿漏的徐世昌紀念幣樣幣,也或多或少能讓陳文慧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薑成有鑒定古董的能力。

冇辦法,薑成畢竟過於年輕,隻能用這種方式來證明瞭。

這年輕有好處,但同樣也有壞處,尤其是在華夏,人們更多的還是崇尚經驗主義,不然也不會有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說法了。

事實上,就算有很多年輕人吐槽甚至是厭惡這種經驗主義,但這是老祖宗幾千年總結下來的,肯定還是有其道理在的。

舉個很簡單的例子,一些厭惡這種看年紀看經驗現象的年輕人,他們自己去醫院看病的時候,多數也是更希望是個老醫生幫自己瞧的。

至於霍去病等少年英傑,那畢竟是少數嘛,不是每個人都是天才的了。

而現如今,薑成為了掩蓋自己左眼的獨特,就得開始慢慢打造出自己是個鑒定天才的人設。

“好的。”陳文慧應了聲,小心翼翼地伸手拿起了那枚徐世昌紀念幣樣幣,冇有絲毫嫌棄其上的油膩汙漬。

薑成看了眼時間,道:“我去休息下,有事情叫我。”

昨晚他並冇有睡好,王柱睡覺呼嚕聲蠻大的,以前在宿舍的時候都還好,現在是越來越大了,估計平時相當勞累。

走進後院,陳文欣坐在角落看著書,這姑娘見著薑成,立刻起身甜甜喊著:“薑哥哥。”

薑成看了她一眼,笑著點了點頭,冇多說什麼。

……

一覺睡到臨近中午,薑成這一覺睡得很香甜。

起身洗了個澡,換了套衣服,等出來的時候陳文慧已經做好了午飯。

菜肴頗為豐盛,四菜一湯,兩葷兩素,遠遠的就能聞到香氣撲鼻,令人食指大動。

“薑哥。”陳文慧見著薑成坐下,趕忙起身把碗筷遞到了他手裡。

薑成不免好笑:“你是我的店員,不是我的保姆,不用這樣。再說保姆也冇有這麼無微不至的。”

陳文慧白皙的臉

蛋微紅,有些不好意思,轉移了話題:“薑哥,那枚錢幣我已經清理乾淨了。”

說著,她小心翼翼地拿出個了巴掌大小的防護盒子打開,裡麵放著的正是被清理得很乾淨,露出了本來模樣的徐世昌紀念幣樣幣。

畢竟曆經了多年光陰侵蝕,要說完好如新自是不可能的,其呈色已經微微有些發黃,也能看出明顯的自然磨損痕跡,但其上無論文字,圖案亦或人像浮雕,依舊能一眼看出其製作工藝精美不凡。

隻能說到底是為了大人物所特地推出的紀念幣,確實不同。

“資料查到了嗎?”薑成關上防護盒子,開口又問。

陳文慧應著:“嗯,這應該是民國十年九月徐世昌像紀念幣,並不多見。估價的話,好像是根據使用程度來看的,從推出就開始被收藏到現如今的完全未使用品是價值最高的,估價在二十萬到三十萬之間。”

“然後一些使用過的,品相好的話價值也高,品相差的價值就會降低不少,但最少應該也價值十幾萬。”

說完,陳文慧漂亮的臉蛋上略帶忐忑的看著薑成,有些擔心自己什麼地方說錯了。

-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生出什麼想法來。實際上,薑成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聽不出齊琳琳話裡的暗示,而且大學幾年,他也察覺到了一些東西。但薑成不可能給出任何迴應,畢竟齊琳琳是什麼人?什麼身份?舍友喜歡的女神,自己女朋友的好閨蜜!薑成冇有多想其他,在知道了楠楠的訊息後,他心底生出了些急迫感,還是得加快自己賺錢的速度啊。一路小跑著到了高古樓,楊堯也剛吃過午飯,正在喝著茶。“小成來了,陳家姐妹老家那邊還冇有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