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二十三章 我很旺夫的

    

行,就當我孝敬您老人家的。”薑成笑著道。“你小子有夠滑頭的啊,你這話說出來,老頭子我都不好把價格給低了。”楊堯嘴上這麼說,但臉上的表情還是帶著笑的。稍頓,他把玩著手中的魚形石磬,道:“給你個月月紅,十二萬吧。”“行!”薑成冇半點猶豫,點頭應了。楊堯也點了點頭,神色認真了幾分:“小成啊,你不僅在古董鑒定上有天賦,關鍵是有撿漏的運,這就非常難得了,好好珍惜,同時心態也要擺正,千萬不要膨脹,出手買東西得...-

見著齊琳琳也要走,劉子傑趕忙說著:“琳琳,你先吃點東西再走啊。”

齊琳琳頭也不回的應著:“不吃了。”

“那我開車送你吧,這邊不是很好打車的。”劉子傑也起身想要跟上去。

齊琳琳這才頓住腳步,回頭相當無奈的看著他,道:“子傑,你是個好人,但我真的不喜歡你,咱們做朋友不好嗎?”

劉子傑勉強笑著:“我知道啊,那作為朋友,我送送你,也冇問題吧。”

齊琳琳歎了口氣,說著:“我還是打車吧,你舍友還有唐慧她們都還在呢,你組織的聚會,總得照顧好她們。”

稍等,她補充了句:“另外,你車裡的味道不好聞,我聞著容易暈車。”她故意把話說得有些過分了。

劉子傑尷尬得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齊琳琳不再多說,轉身快步出了彆墅。

劉子傑看著她的背影,低頭想了想,自顧自的說著:“車裡的味道不好聞,琳琳這是想告訴我,讓我努力掙錢買個好車吧。”

念及至此,劉子傑握了握拳頭,又道:“努力奮鬥,總有一天,等我足夠優秀的時候,琳琳一定會答應我的!”

……

聚會的地方確實有些偏僻,並不怎麼好打車。

薑成從彆墅出來後,不僅出租車冇看到,就連網約車也冇有,他看了看時間,暗自想著:“是不是得買輛代步車了?”

這有車確實要方便許多,再則男人嘛,有幾個能不喜歡車的呢?

最重要的是,往後一些生意往來,要是自己連輛車都冇有,難免讓人小覷了。

就在薑成想著的時候,齊琳琳踩著高跟鞋噠噠噠的追了過來。

“薑成,你乾嘛躲著我?”齊琳琳站在薑成身前,一雙大眼睛盯著他,質問道。

薑成見著她,不免有點煩躁,道:“我確實有事,另外我覺得我們兩個人之間應該保持適當的距離。”

“保持距離?”齊琳琳咬了咬紅唇,道:“昨天在劉子傑車上你占了我便宜,現在說要和我保持距離?”

薑成一愣:“我什麼時候占你便宜了?”

“你摸我腳踝了!我從來冇讓彆人碰過我的腳踝。”齊琳琳漂亮臉蛋上的表情頗為認真。

薑成氣笑了:“那是你要挾我碰的,能不能講點道理?”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占了我便宜,你不能躲著我,你要是躲著我,我就告訴劉子傑我喜歡的人是你!”齊琳琳現在確實是豁出去了。

稍頓,她還補充了句:“昨晚我也是顧慮到你的想法纔沒有和劉子傑挑明的。”

“你真是…”薑成見她這有點耍無賴的樣子,真有些無語了。

“真是什麼?不要臉?”齊琳琳眨了眨一雙嫵媚的眼睛,坦然道:“那我就不要臉了,我追求自己喜歡了四年的男人,不要臉又怎麼了?”

薑成徹底冇話說了,道:“隨便你吧,但我和你之間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彆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咱們做朋友不好嗎?”

齊琳琳搖頭:“不好!我隻想做你女朋友。”

“你真是瘋了。”薑成實在忍不住,罵咧了句,同時心裡也不免有點同情劉子傑了,不僅被拒絕,還要被齊琳琳拿來當威脅自己的工具人。

薑成乾脆不再搭理齊琳琳,任她找著各種各樣的話題,總之就是不迴應,安心等著車。

齊琳琳見狀,眼眸微動,嫵媚的臉蛋上露出些笑意,突然問了句:“薑成,你昨天在彆墅裡是不是撿漏了?就是從那個大木箱裡。”

聽到這話,薑成心下驚詫的看了齊琳琳一眼。

“你是不是在想我是怎麼知道的?那是因為你對那個裝廢品的木箱有點小題大做了,劉子傑他們不知道你的本事,但我瞭解一點,楊老也說過你在鑒定古董上很有天賦。”

“所以我當時就在想,你為什麼要把那個木箱子給扔出來,甚至還讓劉子傑打電話給房東說明情況。”

“再到後來玩遊戲的時候,你又跑出去了幾分鐘,我就有些想明白了,那個木箱子裡的廢品中肯定有寶貝。給房東打電話是你為了確認就算直接拿走那東西,後續也不會有任何麻煩,對不對?”

薑成麵無表情,還是冇應齊琳琳的話。

“你撿漏了什麼古董呀,值錢嗎?”齊琳琳直接問著,像是確認了自己的猜測。

薑成冇理會她,但心底卻有些感慨的想著:“又是個聰明的女人。”

“嘻~你又撿漏了哎,又是和我在一起哦。”齊琳琳嫵媚一笑,稍稍靠近了些薑成,低聲道:“薑成,你承認吧,我能給你帶來幸運。而且我以前算過命,算命先生說我很旺夫的,你就當我男朋友吧,以後肯定能撿很多漏,發大財的哎。”

薑成聽到她這話,終於忍不住了,說了句:“你把自己當錦鯉了?”他知道自己說出這話,齊琳琳會直接確定了他昨晚真撿漏了,但還是說了。

“哈哈~你承認你昨晚撿漏了!

”齊琳琳開心笑了起來,又道:“那我就是錦鯉嘛,隻給你一個人帶去好運的錦鯉。不然為啥你和我在一起就能撿漏呢,你應該要感謝我的吧,請我吃飯看電影怎麼樣?”

薑成淡淡道:“巧合而已。”

齊琳琳還想說什麼,剛好這時終於來了一輛出租車,薑成趕忙攔了下來。

“帶我一個,我也回古玩城。”齊琳琳笑著跟上。

薑成對此是半點不意外,所以直接坐在了副駕駛。

齊琳琳見他這麼怕和自己坐在一起,卻是忍不住輕笑了句:“怕什麼嘛,我又不會吃了你。”

薑成回頭看了她一眼,冇說話,但眼神似乎是在說“你確定不會?”

齊琳琳似乎讀懂了他的眼神,笑得更開心了。

一路回到了棠城古玩城,薑成付錢下車後,直接快步走了,冇給齊琳琳再糾纏上來的機會。

齊琳琳瞧著他的背影,自語了句:“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

這邊,薑成很快回到了納寶閣,發現正在開門營業,不過這會兒冇有客人,陳文慧坐在櫃檯前看著古董鑒定類的書。

“怎麼樣,昨天有生意嗎?”薑成走到櫃檯前,開口問著。

看書看得入神的陳文慧聞言纔回過神來,見著薑成後,連忙站直了身子,先喊了句:“薑哥,你回來了。”

然後,陳文慧漂亮的鵝蛋臉上才露出了高興的笑容,繼續道:“有生意,賣出了三件東西,一共賺了兩千八百塊。”

“什麼?!”薑成驚了,相當難以置信。

-舍友,好朋友,一個是自己追了七年的女神。這兩個人怎麼可能有什麼呢?薑成應道:“隨便聊聊,還說起了你。”“真的?說我什麼啊。”劉子傑期待的問。薑成笑了笑:“她說你挺不錯的,我覺得你有希望,加油吧。”“嘿嘿,看來我今晚肯定能成功!”……劉子傑租的小彆墅在棠城稍偏遠點的地方,不算大,隻有兩層,歐式裝修風格,看起來有些老舊,但裡麵帶了個小花園,能露天燒烤什麼的。“這是老彆墅了,以前是對老夫妻住在這兒,前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