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一章 舍友的女神

    

息非常的龐大,幾乎瞬間就席捲了這整個空中之林,煞煞狂風,無可抵擋!九段與八段,同樣是一個難以逾越的鴻溝,從八段蛻變到九段,卻是一個實力的大幅度跨越!即便是奴仆級的魂寵達到九段,其戰鬥力同樣非常的恐怖,而如果是統領級的魂寵達到九段,那種從本質上的蛻變,更是將擁有山崩地裂的恐怖破壞力!龐然雄渾的氣息瘋狂的在這片區域釋放,為了保住喪黃沙龍,夏廣寒已經無所顧忌!……空中之林最中央地帶夜之雷夢獸匍匐在地上,...-

棠城古玩城,某家銀行外。

“小成啊,你是有天賦的,你爺爺混了大半輩子都冇撿過這麼大的漏。”頭髮花白,約莫六七十歲的唐裝老人麵帶感慨的說著。

站在他旁邊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手裡捧著個防護盒子,俊朗的臉上帶著笑:“我也是運氣好。”

唐裝老人點點頭:“走吧,我給你轉賬,現在的移動支付我是真用不來。”

薑成目露期待的應著好,他剛大學畢業不久,前幾天撫養他長大的爺爺被人做局,打眼後怒急攻心而死,遺願是讓他繼承家裡常年虧損快要倒閉的古董店鋪,並將其發揚光大,還留了一顆紅色的寶珠給薑成,讓他賣掉作為啟動資金。

老人家的遺願,薑成不可能不答應,所以哪怕他對古董鑒定一竅不通,還是回到古玩城想要試試。

結果萬萬冇想到的是,爺爺留下來的那顆紅色寶珠不是一般的東西,它鑽進了薑成的左眼裡,讓他的眼睛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而這變化,讓薑成看到了把自家店鋪發揚光大,乃至讓自己得一場潑天富貴,實現那件他本已經放棄之事的希望。

靠著左眼,他今天撿到了第一件漏,並且找到了買家,古玩城一家大店鋪的老闆楊堯。

兩人走進銀行,楊堯是這裡的大客戶,很快就有工作人員迎了上來,甜甜的喊著:“楊老,您先坐,有什麼業務,我幫您……”

話說到一半,工作人員忽是看到了薑成,訝然道:“薑成?”

薑成聞言才仔細的看向了工作人員,穿著標準的銀行製服,上身白色的短袖襯衫,胸前鼓鼓囊囊的把衣服撐得高高的,露出的一雙小臂芊細白皙。

下身則是黑色緊身包臀窄裙,那圓潤挺翹把包臀裙撐出了個極為誘人的弧度,裙邊在膝蓋上方一點,顯露出包裹在肉色絲襪裡筆直修長的雙腿,腳上穿著一雙黑漆細高跟鞋,露出的腳背邊緣的絲襪微微起了點褶皺,很紮眼。

女人的臉蛋也很漂亮,標準的瓜子臉,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紅唇弧度剛好,更絕的是她的眼角還有一顆美人痣,讓她顯得非常嫵媚。

“齊琳琳?你在這兒工作啊。”薑成認出了她,是他的大學同學以及舍友劉子傑從小喜歡到大的女神。

齊琳琳應聲:“是啊,我大三就是在這兒實習的嘛,真冇想到在這兒能遇見你,你在附近工作嗎?”

薑成隨意應著:“冇,家裡的店鋪在這兒。”

“啊?你是做古董生意的嗎。”齊琳琳眼前微亮。

“算是吧。”

兩人寒暄了兩句,齊琳琳才反應過來楊堯還在等著,趕忙小聲道歉,問起了他要辦什麼業務。

楊堯笑眯眯的看了兩人一眼,道:“我轉賬,十五萬。”

“好的。”齊琳琳臉上帶著職業化的微笑,又問:“楊老,還請您說一下對方的銀行卡號。”

楊堯看了看薑成:“你問他就是,我轉給他的。”

齊琳琳眨了眨嫵媚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薑成。

薑成表情冇太大變化,說了自己的銀行卡號,齊琳琳的業務還是熟練的,很快就完成了轉賬。

等薑成確認了到賬資訊後,便笑著把手中的防護盒子遞給了楊老,笑道:“楊老,合作愉快啊。”

楊堯笑眯眯的接過盒子,應道:“哈哈,合作愉快,你現在是納寶閣的老闆了,我也得改口喊你一聲薑老闆了。”

“嗨,您還得叫我小成,聽著親切。”

兩人相互客套著。

齊琳琳實在好奇,看著防護盒子,湊到了薑成耳邊,低聲問:“哎,你是賣了什麼古董給楊老嗎,十五萬呢,可不便宜,你能賺多少?”

齊琳琳湊得微微有些近,說話間張合的紅唇吐出熱氣輕輕打在薑成的耳朵上,有些濕熱。

薑成頓覺心裡有點燥熱,畢竟還是血氣方剛的年歲,他稍稍移開了點距離,應道:“嗯,是一件古董,賺不了太多。”

聞言,齊琳琳還冇說話,楊堯先笑著道:“你小子可不老實啊,你三百塊到手,十五萬出手,這能叫賺不了太多?”

“啊?三百塊到手!”齊琳琳睜大了嫵媚的雙眼。

薑成冇想到楊堯會說這麼一句,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不好說什麼了。

楊堯看了看時間,拍了拍薑成的肩膀,道:“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小子有天賦,就好好在古董行乾,我看你前途無量。”

楊堯走後,薑成也準備走了,卻冇想到齊琳琳喊住了他,道:“哎,咱們也挺久冇見了,一起吃個午飯吧?”這會兒也是午休時間了。

薑成聞言倒是有些猶豫,齊琳琳畢竟是室友追求了多年的女神,按理說他是要保持些距離纔對的,這單獨吃飯有些不太好。

“咱們好歹也是大學同學嘛,你這賺了錢,捨不得請我吃頓飯呀?”齊琳琳嫵媚一笑,調侃似的說著。

話說到這個份上,薑成還能說什麼呢,隻能點頭應了。

齊琳琳午休時間不算長,所以也冇有換下工作製服,就這麼踩著高跟鞋噠噠噠的跟著薑成出了銀行,在附近找了家檔次中等的餐廳。

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兩人麵對麵坐下,點好菜肴後,齊琳琳主動問著:“你怎麼突然開了古董店鋪呀,以前也冇聽說你會鑒定古董呢。”

薑成應著:“家裡開的,我算是繼承吧。”他不太想聊這方麵的事情,所以轉移了話題:“你和劉子傑怎麼樣了,在一起了吧?”

“在一起?”齊琳琳嫵媚的雙眼眨了眨,撇嘴道:“他什麼都還冇有,我可不想答應他。其實我要求也不高,房子不說彆墅,大平層總得要吧,車的話,再怎麼也得是BBA吧,或者好點的新能源車也可以。”

薑成一笑:“你這要求還不高?”

“那我身材好又漂亮,要求高一點難道不可以嗎?”齊琳琳臉上帶著好看的笑,衝著薑成眨了眨眼,那顆美人痣格外吸人眼球。

這話倒也冇太大問題,身材和美貌本就是女人的資本,利用自己的優點去追求更好的生活也冇什麼不對。

兩人聊了幾句,菜肴也上來了,齊琳琳邊吃邊笑著道:“以前我覺得這種中等檔次的餐廳等我畢業了,估計也隻是偶爾吃,多數還是在特高檔的地方吃飯,現在才知道生活真是不容易,能偶爾來這兒吃飯都不錯了呢。”

她眉眼彎彎的看向薑成:“這次還是沾了你的光呢,未來的鑒寶大師。”

“鑒寶大師?”薑成輕笑了下,齊琳琳說話很好聽。

稍頓,齊琳琳想起什麼,問:“哎對了,你和楠楠怎麼樣了,我劉子傑說,楠楠家裡好像不同意你們在一起?”

薑成微頓,臉色不太好看的點點頭,應道:“嗯,他爸嫌棄我的條件,說除非我……”

“除非什麼?”

“除非我在三年內掙到一個億。”

-回銀台司報信。”韋不琛聞言握了握拳,燕王實在是太大膽了!前腳剛藉著自己的手端了宣平侯府,今日又殺了銀台司的執筆。眾所周知,殺官員和殺銀台司執筆是兩碼事。殺官員不過是條命債,殺執筆,除了命債,還閉了聖人的耳目。竟還要留下活口報信,簡直是對聖人的挑釁!“你們可有眉目了?”他壓下震驚,淡然一問。“韋副指揮使,你我做個交易如何?”陸錚一改往日嬉皮笑臉遊戲人間的模樣。“說說看。”“我拿許家的證據,換你手中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