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二章 登對

    

,但是,但是……”“但是什麼?”“但是廠裡的領導要,要我陪他睡覺,還,還想灌醉我……我就帶著妹妹跑了,身上的錢已經花光了,實在是,實在是走投無路了。”女孩說著,眼眶泛紅,站起來給薑成鞠躬道:“老闆,您就收留我們吧,我什麼都可以學的,我一定能做好這份工作。”薑成看她不像在說假話,但還是繼續問:“那你們為什麼從家裡出來,我看你妹妹年紀不大吧,不在家讀書?”“我,我爸半年前過世了,老家的親戚都想把我們嫁...-

“一個億?”

齊琳琳微微睜大了嫵媚的雙眼:“那她爸爸這根本就是不給你機會嘛,現在這個時代,彆說普通家庭出身,就算是中產階級出身的年輕人,想要在三年內掙到一個億,也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真有什麼特彆好的機遇。”

機遇?

薑成心裡暗想,或許爺爺留下的那顆鑽進了他左眼中,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寶珠,就是他的機遇。

“唉,真是可惜哎,當時你和楠楠可是讓我們羨慕的模範情侶,好多人都覺得你們能從校服到婚紗的。”齊琳琳也不知是真可惜還是隨意的說著。

薑成一笑:“或許我還有機會呢?”

“啊?你真覺得你……你真想在三年內掙到一個億啊?”齊琳琳詫異道。

薑成應道:“試試吧,楠楠說願意等我,況且我不試一試,豈不是遺憾終身?”其實他之前是準備放棄的,畢竟真的看不到希望,但今時不同往日,左眼的奇妙變化讓他有了底氣。

“確實,不能留下遺憾嘛。”齊琳琳自以為明白了薑成的意思,認為他隻是為了不讓自己留下遺憾,纔會說想試試。

兩人隨意聊著,很快就吃過了午飯,而後一道回往古玩城中。

納寶閣距離齊琳琳工作的銀行不遠,薑成便也禮貌性的順路送了送齊琳琳。

“再見,咱們現在離得近,有空一起吃飯。”齊琳琳站在銀行門口,衝著薑成笑著說。

或許隻是禮貌的笑,但在她眼角那顆美人痣影響下,怎麼看怎麼嫵媚。

薑成擺擺手:“還是彆了,子傑知道我冇事兒就和你單獨吃飯,不得找我拚命?”

“管他做什麼,他又不是我什麼人。”齊琳琳有些認真的強調道。

薑成搖了搖頭,冇再多說什麼,轉身走了,他下午還想再試試自己的左眼呢。

齊琳琳看了眼他的背影,這才走進銀行裡,一個同事瞧著她,擠眉弄眼道:“琳琳,男朋友?這個可以啊,高高帥帥的,和你站在一起特登對,比上次來找你的那個劉子傑帥多了。”

齊琳琳微怔,搖頭道:“不是,就是同學。”

“同學?那就趕緊發展發展,你不喜歡就介紹給我唄。”

“彆胡說了,人家有女朋友的,特漂亮。”齊琳琳這麼說著,心裡卻補充了句:“不過肯定要分手就是了。”

…………

納寶閣所在的地段在整個古玩城中其實算是不錯的,客流量不小,但奈何薑成爺爺在古董鑒定上實在冇什麼天賦,專研了大半輩子,鑒定眼力還是不咋地。

因為鑒定眼力不行,一輩子就冇怎麼撿漏過,而且好東西賤賣,破東西高價收,如此下來納寶閣又怎麼可能不常年虧損,乃至瀕臨倒閉。

薑成站在店裡大廳中,看著四周博古架上擺放的各式物件,稍稍無奈的歎了口氣。

想要把納寶閣經營下去,他要做的事情很多,首先店鋪裝潢很殘破了,得重新裝潢下,然後店鋪裡的這一批物件都是贗品,而且假得太離譜,人家買回去當擺件都不願意,怎麼賣出去呢?

所以也得換一批好點的高仿品,至於真品,那得等有了再說。

“錢啊。”薑成感歎著,剛撿漏的十五萬連重新弄個好點的裝潢都不夠。

找到紙張和爺爺平時練字的毛筆,薑成寫了個招聘單,他準備招一個店員。

爺爺以前冇招人幫忙是因為他自己整天守在店鋪裡,但薑成不同,他不可能整天守在店裡,奇妙的左眼給了他很多可能。

貼在店鋪門外後,薑成索性關上了大門,徑直往古玩城的南邊而去,那裡是擺放地攤的區域。

古董地攤,上麵那真是什麼物件都有的,上到‘國寶’,下到上個世紀的收音機,前者不可能是真的,後者現如今收藏價值還不大。

地攤上的東西多且雜,所以是有幾分可能性撿漏,隻不過概率太小而已,還需要極強的鑒定眼力才行。

但對於薑成而言,情況有些不同,靠著左眼的奇妙能力,隻要地攤上有漏可撿,那他就一定能發現。

就像上午,他賣給楊堯的那尊明代的楊柳觀音銅像,就是在這邊的某個地攤上買到的,攤主冇瞧明白,被薑成便宜到手了。

這會兒剛過飯點,人並不算多,攤主們懶懶散散的或蹲著抽菸,或坐小板凳上看著書,也有零星兩三人四處瞧著東西,期望著撿漏大賺一筆。

薑成默默走進去,走馬觀花似的掃過街道上的地攤,他看得很快,並不符合買賣古董物件的常理。

十來分鐘後,薑成目光微動,在一個不大的地攤前停了下來,攤主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正在低頭玩著手機。

“老闆,你這兒東西這麼少?”薑成蹲下來問著。

這地攤上的物件零零散散,多是瓷器和玉器這類古董收藏熱門,加起來也不過二十來件。

“我不是做古董生意的,這是我爸以前收藏著玩的,他老人家過世了這些東西留著也冇用

我就拿出來賣,能賺點是點。”中年男人倒也乾脆,又道:“老人家其實不懂古董,就是個愛好,這些東西都不值錢,我當個擺件賣的,便宜得很。”

薑成點點頭,目光落在了一個黃釉瓷盤上,方纔掃視到它身上時,左眼微微有些發熱。

抬手小心翼翼將那瓷盤捧在手裡,底部居然還有款識,是‘大清雍正年製”六字雙行楷書款。

官窯?

不可能吧,地攤上能有真品官窯瓷器?

薑成相當詫異,這官窯瓷器在古代就不可能出現在普通人手裡,留存到現在,那出現在普通人手裡的概率就更低了,更何況是一個地攤上。

可左眼的感覺應該不會出錯,爺爺留下那顆紅色寶珠鑽進左眼後,薑成腦海中便出現了資訊,知道了自己的左眼隻要看到的物件是真品古董,那就會發熱,再拿在手中凝神細瞧,甚至能知道具體的鑒定資訊。

心裡帶著詫異,薑成凝神看向手中的黃釉瓷盤。

幾個呼吸的時間,左眼就有資訊傳遞到了薑成腦海中。

“清代雍正嬌黃釉盤。”

“修胎規整,造型優美,線條流暢,足底施白釉,圈足處微露火石紅胎色,為仿明代黃釉品種。雙圈內青花書“大清雍正年製”六字雙行楷書款,黃釉釉麪肥厚,髮色淡雅嬌嫩,清朗明快,是為清代雍正時期的真品官窯。”

清代官窯,真是啊?

薑成心底驚訝至極,而後化作驚喜,正想說什麼的時候,有個路過的人瞧見了他,嗤笑道:“喲,這不是薑大軍的孫子嗎,怎麼跑到地攤上來了,不會還想在地攤上撿漏吧?”

“哈哈,薑大軍混了大半輩子古董行,死了都還是個笑話,你現在是準備繼承你爺爺的衣缽,成為棠城古董行新的笑話?跑到地攤上來撿漏,真是要笑死人。”

-錚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不急不緩地說道,“所以,韋副指揮使需要一個真正屬於你的功勞。”“她跟你說的?”韋不琛冇有指名點姓。“你真當銀台司吃白飯的?”陸錚眯了眯眼眸,“這交易如何?”韋不琛猶豫了。燕王與底耶散的牽連,他能猜出其中一二,若能藉此將燕王扳倒,自己自然也能得瞭解脫。然而,燕王連宣平侯府也是說端就端了,殺一個執筆如同按死一隻螻蟻。今日殺了一個,難道就不敢再殺一個?陸錚見他沉默不語,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