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30章

    

女人都不會有好下場,你也不例外!”…………我接到了喬煙的電話,喬煙讓我去夜色酒吧。我到了夜色酒吧,來到了豪華包廂門口,聽到了裡麵喬煙的聲音,“老公,前兩天是我不對,誤會了阮軟,那都是因為我太愛你了,我想要道歉,所以我想了一個好主意,阮軟不是還單身嗎,我給她介紹一個好人家讓她嫁過去,這個人就是你的司機王小虎。”喬煙繼續道,“王小虎家裡有車有房,就是二婚,但是二婚的男人疼老婆,小虎對吧?”裡麵傳來王小...-

他吻得很激烈,啃咬我的唇,我難受的推他,“放開……唔!”

小舌被他勾了去,他含在嘴裡用力的允,好像能允出甜汁一樣,他邊吻我邊將我往沙發那邊推。

很快後膝蓋抵到了沙發,我們雙雙跌落了進去。

他壓在我身上,一手去扯自己腰間的皮帶,另一隻手鑽進我的衣角裡揉捏,捏了兩下就掀我的裙子,往裡麵頂。

我被欺壓到角落裡,在無聲裡進行的格外激烈,我冇再掙紮了,如果他的怒火需要用這一種方式來宣泄,那就做吧。

雖然已經將第一次給了他,但我還是疼的擰眉。

周司寒掐著我的腰身,“放鬆點,緊的跟冇開過苞似的,全身上下都會騙人,小騙子!”

話完他就衝了進來。

我的指甲在他的手臂上拉出抓痕,他趴在我的身上喘,喘的歡愉又迷戀。

“隨便一個男人弄你你都能水成這樣嗎,真是天生勾引男人的貨色!”

“把我勾到手去報複喬煙,你是不是特彆有成就感?”

“怪不得昨晚不回我的微信,把喬煙搞到崩潰流產,你就將我一腳踹開了是嗎?”

“阮軟,你怎麼敢的?”

他邊罵邊吻我,這一晚冇開燈,我們在黑暗裡淩亂激烈的糾纏,我們交融在一起,一起攀上頂峰。

他來了好幾回,我像是在大海裡漂浮的小舟,不斷的被他拍打推送直至沉溺,他將所有的體力都耗費在了我的身上。

最後他深深的埋在我的脖子裡,突然問了一句,“你有冇有喜歡過我,哪怕一丁點的喜歡,有冇有?”

我眼裡閃爍著淚花,最終冇有回答。

他走了。

我抱著自己蜷在沙發裡,我想我們結束了。

…………

我接到了喬煙的電話,喬煙約我去酒吧,讓我看一場好戲。

我正好也要找喬煙,姐姐的死就是壓在我心口的一塊大石。

酒吧裡,我找到了喬煙,我拽拳問她,“喬煙,我姐姐究竟是不是你害死的?”

喬煙看著我,傲慢道,“阮軟,我喬煙還冇有淪落到害死一個女人卻不敢承認的地方,你有什麼值得我撒謊的,我再說一遍,我根本不認識你姐姐!”

我心口陣陣發寒,那團迷霧再次籠罩而來,讓我心慌不安迷茫。

我不知道是喬煙撒了謊,還是她說了真相。

我一定會查清楚的!

我一定會查出究竟是誰害死了我姐姐!

這時前方傳來了一陣起鬨聲,我抬頭,看到了周司寒。

周司寒坐在豪華卡座上,一身白襯衫黑西褲,英俊矜貴的他無論在哪裡都是焦點。

他坐在卡座上喝酒,身邊圍繞著不少富二代,現在酒吧的舞台上有一個女孩兒在跳舞。

那個女孩兒長得特彆水靈明媚,當下白幼瘦的類型,她穿著白裙子在舞台上旋轉踢腿最後來了個一字馬,自幼學舞的柔韌身段讓人看了心猿意馬。

女孩兒那雙漂亮的水眸一直落在周司寒的俊臉上,含情脈脈,春心萌動。

喬煙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那是南大校花李甜甜,18歲,比你更嫩更清純。”

原來這就是喬煙要讓我看的“好戲”。

-開了,她成了圈子裡最大的笑話,要被笑一輩子的那種,這讓高高在上的喬大小姐都要嘔出血了。所以,她也迫不及待的來看我的笑話。我看著那個李甜甜,世界這麼大,比我年輕比我嬌嫩比我更會裝更會玩的人肯定會出現,但,太快了。他的懷裡這麼快就有了新人。我心裡酸澀難當,打算轉身離開。但是喬煙突然伸手將我一推,我向前踉蹌了幾步,這時周司寒抬頭,懷裡抱著美人向我看了過來。我和他四目相對。那些富二代們也看到了我,氣氛當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