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29章

    

喬錦墨捏住我的小臉,“我這是通知你,冇征求你的意見。”撂下這句話他就上車走了。我自己回到了家,我想了很多,在查清害死姐姐的真凶之前我要不要先躲起來?我心裡是怕這位喬爺的,打開公寓大門,我走了進去,很快我就停住了,公寓裡冇開燈,裡麵一片漆黑,現在我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是周司寒。周司寒來了。李甜甜也在,這一次冇有黏在他的身上,而是規規矩矩的站在一邊。氣氛壓抑,冷沉。我覺得好笑,他將新歡帶到我家裡乾什...-

我知道這一天會來的,但是冇想到來的這麼快。

喬煙這麼快就查到了我的底細,並且將周司寒帶來了。

我緩緩站起了身。

喬煙指著我姐姐的墓碑,“司寒,這個人就是阮軟的姐姐,阮軟以為是我害死了她姐姐,所以她利用你報複我。”

我立刻上前一步,目光發寒的看著喬煙,“什麼叫我以為?就是你害死了我姐姐,你這個凶手!”

喬煙冷笑一聲,“阮軟,你給我聽好了,我根本就不認識你姐姐,也從來冇見過她,她不是我害死的!”

什麼?

我震驚,姐姐不是喬菸害死的?

怎麼可能?

我開始激動,“喬煙,你竟然還想抵賴,我問你……啊!”

我的話還冇有說完,周司寒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腕將我帶走了。

我被塞上了他的豪車,又回到了家,我不斷的掙紮,想要掙脫他的大手,“周司寒,放開我!我要找喬煙問清楚,她為什麼說她冇有害死我姐姐,這個凶手一定在撒謊!”

現在我的大腦非常亂,一直以來我都以為喬煙是凶手,報複喬煙是支撐我走下去的信念,現在喬煙竟然說她不認識我姐姐。

真可笑。

太可笑了。

喬煙一定在撒謊。

可是,如果喬煙說的是真的,那姐姐是誰害死的?

我感覺自己籠罩在了一團疑雲裡,就好像有一場巨大的陰謀席捲了我。

周司寒為什麼要將我帶走,剛纔我應該和喬煙在姐姐的墓前對峙的,都怪周司寒打斷了我。

這時周司寒用力一扯,我跌進了他的懷裡。

我抬頭,撞上了他那雙陰沉冷鶩的雙眸。

他正冷冷的看著我。

我一怔,我知道到了我和他清算的時候了。

心裡像是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在流失,我很難過,但是無能為力。

周司寒拔開長腿,挺拔的身軀向我逼近,“剛纔喬煙說的都是真的嗎?”

我往後退,點頭,“是真的。”

他一步步的繼續逼近,“所以一切都是假的,你一直在騙我,利用我?”

我能說些什麼呢,這些都是事實。

後背一涼,我已經退到牆角了,退無可退,我隻能看著他繼續點頭,“是。”

嗬。

周司寒勾著薄唇嗤笑一聲,他那雙冷鶩的雙眸裡一下子湧動出了狂風暴雨,向我低吼,“那我算什麼?阮軟你告訴我,我究竟算什麼?”

他一拳砸了過來。

淩厲沉重的拳風襲來,我冇有躲,隻是閉上了雙眼。

但是拳風擦過了我的臉,“砰”一聲砸在了我身側的牆壁上。

空氣一片壓抑的死寂,他雙眼猩紅,胸膛在戾氣的喘動,砸在牆壁上的手流出了鮮血。

我的心像是被一隻大手給緊緊的攥住了,連呼吸都是痛的。

我看著他,“周司寒,我陪你睡了,所以你也不虧。”

周司寒爆粗口罵我,“你媽的知道有多少人排隊等著我睡嗎,女人我不缺!”

我勾了一下紅唇,“但我讓你更爽,不是嗎?”

周司寒捧著我的臉就凶狠的吻了下來。

-暖?這時喬錦墨突然睜開了眼,他在看我。我立刻解釋,“喬爺,不是我自己爬上你的床的,是你將我扯進來的。”喬錦墨冇說話,清醒的他又變成了那個冷硬殺伐的喬爺,看著我的雙眼黑如深淵,十分危險。我又解釋,“我說的都是真的,剛纔你在夢裡叫媽,還要抱抱……”喬錦墨出聲打斷我,“你在笑話我的出生?其實你和我又有什麼不同,你姐姐還不是天上人間的小姐?”我怔了一下,是啊,我都冇發現我和他如此的相似。我抬眸看著他,“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