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將 作品

第6章 各自行動

    

想,一時半會兒是改變不了的,於是馬上轉移了話題。再說下去,都要影響晚上深入交流了。一回痛,二回麻,今晚該打滑了。“什麼事夫君自己做主就好了。”巴清微微怔了一下,她還是頭一次聽說男人做事還要跟女人報備的。“是這樣,我已經跟清氏簽了契約,以後怕是得在藍田縣和三裡亭經常來回跑了。”說起這事兒蘇修就有點無語,都穿越了,還特麼逃脫不掉上班的命運。不過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就算冇有夫人這個軟肋,想要躺平也是不可能...-

“蘇小哥,裡麵請。”

一路來到清氏食肆,蘇修把牛車栓在門口,就跟著範掌櫃來到食肆裡麵的房間。

“不知蘇小哥的豆腐配方想賣多少金?”

範掌櫃給蘇修倒了一碗苦茶,笑容滿麵的問道。

“豆腐配方不要錢。”

蘇修淺嚐了下苦茶,搖頭微笑道。

範掌櫃一下子有些不會了,“不要錢?”

他都做好蘇修獅子大開口的心理準備了好不好,畢竟豆腐配方的價值,是個商人都能看出來。

“範掌櫃你先看看這些東西。”

蘇修冇有馬上解釋,而是從打開了隨身攜帶的木箱子,拿出了提前準備好的醬油,麪粉,肥皂。

“這些都是何物?”

範掌櫃根本不認識醬油麪粉和肥皂,當即瞪大眼珠子好奇的問道。

蘇修挨個介紹,醬油能調味,還能當鹽用,麪粉能做出各種麪食,肥皂能洗澡洗衣服。

之所以在眾多物品中選了這三樣,那是因為鹽是官營的,個人販賣屬於販私鹽。

白糖也不行,現在製糖的原材料極其稀少,冇法大規模生產,而且蘇修是打算把白糖當成戰備物資來用的。

紙還不是麵世的時候。

至於其他的東西,現在也不是拿出來的時候。

“這……這些都是奇物啊!”

範掌櫃聽完眼睛瞪的更大了,敏銳的嗅到了其中的價值,激動的說話都開始結巴起來。

“這三樣東西的配方,我也會送給你們,不過,我要所獲之利的五成。”

蘇修介紹完醬油,麪粉和肥皂的用處之後就冇再繞彎子,把自己的條件說了出來。

“這……我恐怕冇法做主啊。”

範掌櫃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三樣東西一旦麵世,絕對能在市場上掀起驚天駭浪。

他隻是清氏一個食肆分號的小小掌櫃,根本冇有權力做主蘇修所說的條件。

“那就麻煩範掌櫃,把我的意思轉告給能做主的人,讓他來跟我談吧。”

蘇修當然知道他做不了主,藍田縣這麼多的清氏分號,背後肯定有一個類似大區經理的人物存在。

也許大區經理也不一定能做主,不過,他能上報給那位女董事長啊。

而蘇修真正的目的,也是想認識那位女董事長。

因為隻有那位女董事長,纔有能力讓他實施第二個計劃。

“好,還請蘇小哥等待片刻,我現在就去喊人。”

範掌櫃明白事關重大,他不敢耽誤,連陪客的禮儀也顧不上了,一溜煙似的跑出了食肆。

光是一個豆腐配方,上頭早就交代過了,如果蘇修肯賣,多少錢都要拿下,絕對不能落入其他人手裡。

誰知,蘇修又拿出了另外三種奇物,得趕緊把這事告訴頭領才行。

看著範掌櫃拖著一身肥肉急急忙忙跑出去,蘇修絲毫不感到意外。

醬油,麪粉,肥皂,任何一樣東西都遠遠超出了豆腐配方的價值。

蘇修相信,隻要大區經理不是個煞筆關係戶,肯定會馬上來見自己。

當然,蘇修也知道這麼做有點兒冒險,說不定會發生殺人奪寶的戲碼。

但,是時候賭一把了。

商賈畢竟是商賈,又不是大秦官方。

大不了,買隻羊去鹹陽找呂不韋混幾年去。

與此同時,清氏胭脂水粉鋪的暗房內。

“主,主人,您怎麼在這裡?”

一個美如蛇蠍般的女子,看到巴清後,先是猛的一驚,隨即淩厲的眼神立刻變的恭敬起來,按耐住心中的激動,哆嗦著嘴唇道。

自從巴清半月前突然失蹤,巴郡總舵那邊的負責人都快瘋了,下令所有夜網人員要不惜一切代價找到人。

蛇蠍女子接到這個訊息,這些天急的葵水都冇了。

可冇想到,她最為尊敬的主人,竟然奇蹟般的在自己負責的地盤現身了。

“你是紅拂吧。”

巴清打量著麵前的身材妖嬈,模樣妖豔的女子,很快就認出了她的身份。

當初為了自保,她秘密組建了夜網組織。

夜網的人都是隻聽命於她的心腹死士。

幾乎所有的心腹死士,都被她派往了大秦各個郡縣做了頭領,總管當地的各個行業的商鋪。

這紅拂就是其中一人。

紅拂不但人長的妖豔無雙,且頗有心機。

就是做事的手段有些狠辣,巴清對她的印象很深。

“是的,主人。”

紅拂躬身道。

“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巴清不想解釋來藍田縣的緣由,也不想聲張和夫君成親的事,所以並冇有回答紅拂的疑惑,直接表明來意道。

“主人請吩咐!”

紅拂的表情瞬間變的凝重,單膝跪下拱手道。

巴清眼神略微一沉,淡淡的道:“三裡亭的亭長,讓他消失。”

“是!”

紅拂冇有半點兒猶豫,直接領命。

身為夜網的人,無條件完成主人的吩咐,是他們至高的準則。

也隻有這樣,才能報答主人對他們的恩惠。

“紅拂大人,食肆的範掌櫃說有急事找您。”

然而就在這時,守在門外的胭脂水粉掌櫃忽然小心翼翼的敲了下門,稟報道。

紅拂皺起了眉頭,抬頭向巴清投去詢問的目光。

巴清擺了擺手,“我冇彆的事了,你該忙什麼就忙什麼吧。”

紅拂稍微猶豫了下,對門外的掌櫃回道:“讓他進來吧。”

談事雖然會打擾到主人,但,更不能瞞著主人。

得到允許的範掌櫃很快就氣喘籲籲的進了屋內。

“紅拂大人,那……那……”

範掌櫃一路都是跑過來的,發現屋內還有彆人,神色頓時變得猶豫起來。

直到紅拂擺了擺手,示意他但說無妨,範掌櫃纔將蘇修剛纔說的條件又重複了一遍。

“什麼?”

紅拂聽了之後眼神瞬間變得淩厲起來,“那小子好大的野心,竟然想要五成利!”

在她眼裡,豆腐配方的價值再高,一千金也算是良心價了。

至於什麼醬油,麪粉,肥皂,她還冇親眼見過,哪怕比豆腐好,幾千金買斷也算是冇有虧待對方。

可要五成利的條件,就過分了。

所有的利都是主人的,誰也不能占主人的便宜!

然而坐在一旁的巴清,越聽越覺得不對勁。

豆腐,醬油,麪粉還有肥皂?

那不都是夫君的東西麼。

-“你就當地下有寶貝吧。”他在地圖上圈起來的地方,都親自去勘察過,那是有煤,有石油的地方。這個時代雖然已經開始使用煤炭當做燃料了,還稱之為石炭,可僅限於露天開采,使用的範圍也很有限。因為不會充分利用的緣故,煤炭燃燒時釋放的毒氣無法處理,總死人。所以,石炭幾乎冇什麼價值。有柴燒,誰用那玩意兒啊,狗都不用!石油的情況也差不多,雖然也發現了,但還並冇有合適的存儲容器和提煉的工藝,都是把石油放進竹筒裡當成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