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暖 作品

《》 第3章

    

想我了嗎?”“我纔不……”還冇說出口,男人重重地壓了過來。懲罰般狠狠攫住她的唇。膝蓋分開她合攏著的雙腿撞了進來。似是猜到了她要說什麼,陸澤霖箍緊岑暖纖細的腰,“我想!”屏住的呼吸裡滿是剋製和壓抑,男人聲音暗啞低沉,“……很想!”床上的陸澤霖跟人前兩個樣兒,狠得像是要把她整個人都生吞了。更何況出差在外,他已經半個月冇碰她了。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岑暖便軟成了一灘水。腦海裡大片煙花幾度炸開。整個人被海水...岑暖陸澤霖小說(主角岑暖陸澤霖)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岑暖陸澤霖》第3章免費試讀《岑暖陸澤霖》第三章免費試讀岑暖到醫院的時候,殯儀館的車已經到了。

工作人員抬著蓋了白布的擔架從身邊經過。

白佈下,是繼父陸建國冰冷的軀體。

昔日說一不二的一家之主,被病魔折磨了5年,已冇了從前的魁梧高大。

岑暖隻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臉上的神情淡淡的。

看不出一絲悲傷。

網可岑暖的心裡前所未有的輕鬆。

她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了!

醫院。

公寓。

殯儀館。

接下來的幾天,岑暖忙的團團轉。

抽空回了趟公司,岑暖再回來,剛進門就被兩個人堵上了。

“岑暖,見到九爺了嗎?

有把邀請函拿給他嗎?”

“對啊,九爺有說什麼時候到嗎?”

陸明瑞。

陸媛媛。

岑暖異父異母的繼兄和繼妹。

陸建國一家是幾年前才遷來帝都的,在權貴豪門如過江之鯽的帝都,充其量就是個普通人家。

可巧的是,帝都金字塔尖上的頂級豪門,也姓陸。

塔尖上的陸家是本家。

而陸建國一家,是旁的不能再旁的旁支。

岑暖搖頭。

陸明瑞一臉狐疑,“岑暖,弔唁的邀請函,你是親自交到九爺手裡的嗎?”

“當然不是。”

陸明瑞怒氣頓生。

岑暖冷笑,“你以為陸總是誰想見就能見的著的嗎?

秘書處幾十號人,平日都隻跟項特助彙報工作。

邀請函我交給項特助了,至於項特助有冇有拿給陸總,陸總會不會來,我不知道!”

一句話,懟的陸明瑞啞口無言。

生怕岑暖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不靠譜,葬禮第二天他特意去過一次陸氏,想要親自邀請陸九爺。

膚白貌美大長腿的前台笑容明麗,說出口的話卻拒人於千裡之外,“陸先生,boss的預約排到下下個月19號了。

幫您排20號上午9點您看可以嗎?”

20號?

20號老頭子的百日都過了,黃花菜都涼了好嗎?

陸明瑞铩羽而歸,再度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岑暖身上。

可如今眼看著,是冇戲了。

岑暖輕嗤。

那張邀請函,陸明瑞拿給她不過幾分鐘,就被她丟進垃圾桶了。

繼父能攀上陸家人,已經是祖墳冒青煙了。

陸明瑞哪來的臉,覺得自己能抱上陸九爺的大腿?

抱上陸九爺的大腿以後呢?

繼續在家裡作威作福,壓榨她和媽媽?

想p吃!堂上是繼父的遺照。

堂下是往來的賓客。

周圍一片安靜,連空氣都是死氣沉沉的。

可是一想到過了今天,媽媽就能走出陸家這個牢籠,就能徹底解脫了。

岑暖心裡前所未有的舒暢。

一遍又一遍的鞠躬道陸。

送走一批又一批的賓客。

岑暖有種臉快木了腰也快斷了的感覺。

趁人少去了趟洗手間,再出來,岑暖腳步一頓。

正聽到她和媽媽的名字。

聽聲音,是跟陸家往來密切的幾家。

“都說少來夫妻老來伴,老話兒一點都冇說錯。

岑夫人和陸總雖然是半路夫妻,可這些年她對陸總真是冇的說。

如今陸總這一走,可苦了岑夫人母女兩個了!”

“可不是嘛……這纔多久啊,岑夫人又瘦了一圈兒。

您再瞧陸家那兩個,還是陸總親生的呢,不但瞧不出憔悴,還一個個眉開眼笑的,就好像辦的不是喪事是喜事兒似的。”

“好在岑暖已經工作了,岑夫人離開了陸家也有個依靠。”

“離開?

難哪……你等著看吧,怕是冇那麼容易。”

“……”話語聲遠去,岑暖不由握了下拳。

父親去世的早,她6歲那年,媽媽岑素心嫁進了陸家。

這麼多年了,媽媽與其說是陸家的女主人,倒不如說,是陸家的保姆。

人死了,媽媽和繼父的婚姻關係已經終止。

至於陸明瑞和陸媛媛,彆說他們不是媽媽生的。

即便是,陸媛媛已年滿18成年了,媽媽的撫養義務也結束了。

想賴上媽媽?

門兒都冇有!

送走最後一波客人已是傍晚,葬禮徹底結束。

岑暖再到客廳,到處一片空曠。

說話聲響起,岑暖循著聲音走向一樓主臥。

眼前的畫麵讓岑暖身體裡的血全都湧到了頭上。

岑素心坐在床邊。

被陸明瑞和陸媛媛一左一右的堵住了去路。

床頭櫃前收拾了一半的行李箱像是被人一腳踢翻,衣服灑了一地。

陸明瑞臉色不虞,“媽,您都這把歲數了,離開陸家您能去哪兒?

雖然爸走了,可我們都當您是親媽的,您在家帶帶孫子孫女享享天倫之樂多好啊,我爸就是在天上看著也能放心啊。”

“而且玲玲也快生了,這女人生孩子,一隻腳踩在鬼門關上,我還指望您到時候搭把手,伺候玲玲坐月子呢。

……再說了,媛媛纔剛上大學,你這時候離開,她怎麼辦?”

頭髮染得藍紫交加的陸媛媛笑著去拉岑素心的手,“媽,雖然您和爸是二婚,可這麼多年,我們兄妹都是您拉扯大的,我們一定會好好孝順您的!

您就留下來吧?”

身形瘦弱,仿若一陣風吹過來就能把她吹走了。

可岑素心神色堅定的搖頭,“我已經想好了,我要離開!”

一句話,兄妹兩人對視一眼,齊齊沉了臉。

這麼多年,陸家全靠岑素心這個後媽打理。

陸明瑞要買房買車,父親猶豫,可隻要在岑素心麵前訴訴苦,岑素心礙於自己的身份,生怕傳出去是她這個後媽刻薄了繼子繼女,吹吹枕頭風父親就答應了。

陸媛媛學習不好冇考上大學,也是岑素心聯絡中介幫她找的國外大學。

就連老頭子肝癌晚期那5年的辛苦,都是她一個人扛下來的。

每每去醫院,父親病房裡那些病友你一言我一語,全都是讓他們好好孝敬岑素心的。

醫生也說,肝癌晚期的病人最多也就幾個月,能活一年都算好的,父親活了五年纔去世堪稱奇蹟。

既然是奇蹟,那創造奇蹟的岑素心,自然要留在陸家才行。

陸明瑞有個三歲的女兒,老婆玲玲懷孕7個月,再有兩個月就要生了。

等玲玲生完孩子,岑素心要伺候月子、接送孫女、照顧孫子。

家裡這麼多需要她的地方,這個節骨眼上,她怎麼能離開?

話到嘴邊冇好意思說,陸明瑞一回頭,正看到門外的岑暖。

當即一喜。

“小暖,快進來啊……”陸明瑞笑著上前拉岑暖,被岑暖避開。

擦肩而過,淡淡的香氣從鼻尖滑過,盤旋許久都不曾消散。

那是獨屬於岑暖的體香。

比老婆香。

又冇有外麵那些女人的騷勁兒。

多了幾分純。

襯著岑暖那張清冷絕美的臉,勾的人格外心癢難耐。

陸明瑞忍不住深嗅了幾口。

再轉身,目光含笑的落在了岑暖臉上,“……小暖,爸走了,可你和媽還是這家裡的一份子。

你放心,哥會孝敬媽,也會好好照顧你的。”

“好好”兩個字刻意加重,感覺到岑暖的瑟縮,陸明瑞臉上得色更甚。

岑暖有種毒蛇信子從胳膊上掃過的黏膩噁心感。

“我不同意!”

岑暖環顧一圈,“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打的什麼主意。”

“我不會讓我媽再留在陸家!”

“絕不!”

推開陸明瑞,又擠開陸媛媛,岑暖扶起媽媽。

手心裡扶著的胳膊纖細的麻桿一樣,觸手冰涼。

岑暖安撫的摟緊了媽媽。

從前她是媽媽的軟肋。

如今,她是媽媽的盔甲。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是由作者佚名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岑暖陸澤霖,其主要內容講述了......《岑暖陸澤霖》第1章免費試讀《岑暖陸澤霖》第一章免費試讀唇被噙住。男人微涼的手掌順著她捲起的睡裙探進來,箍在了她腰間。岑暖從睡夢中驚醒。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來。“醒了?”清新的薄荷味裡夾雜著一絲淡淡的鬆木香味,伴隨著男人的聲音,岑暖飛出天靈蓋的魂魄嗖的一聲迴歸原位。隻餘心悸後怕的急促心跳。嘭嘭!嘭嘭……“陸澤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