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暖 作品

《》 第1章

    

岑暖知道自己冇資格生氣。畢竟這段見不得人的關係裡,占據主動權的一直都是他。也知道此刻自己這冇分寸的表現隻會坐實那些人的猜測。可岑暖就是不想抬頭。目光滑過岑暖修長的脖頸,見她低著頭冷著臉,知道自己冇控製好度把她惹毛了,陸澤霖環顧一圈,“早……”繼而,轉身進了辦公室。業務會。法務會。……集團高管會。陸澤霖出差回來的第一天,開不完的會。忙碌告一段落的時候,岑暖回頭,才發現落地窗外已漫天紅霞。內線電話響起...爆火言情小說《岑暖陸澤霖》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佚名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岑暖陸澤霖,其主要內容講述了......《岑暖陸澤霖》第1章免費試讀《岑暖陸澤霖》第一章免費試讀唇被噙住。

男人微涼的手掌順著她捲起的睡裙探進來,箍在了她腰間。

岑暖從睡夢中驚醒。

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來。

“醒了?”

清新的薄荷味裡夾雜著一絲淡淡的鬆木香味,伴隨著男人的聲音,岑暖飛出天靈蓋的魂魄嗖的一聲迴歸原位。

隻餘心悸後怕的急促心跳。

嘭嘭!

嘭嘭……“陸澤霖你混蛋!”

岑暖氣急,狠狠踹了男人一腳。

“嘶!”

男人倒吸一口涼氣,氣笑了,“我混蛋?”

再吻過來,比剛纔更凶更狠,“岑暖,到底誰混蛋?

嗯?”

被陸澤霖這麼一反問,岑暖昏沉沉的頭腦清醒了大半。

頓時反應過來,“你,你……不是在巴黎嗎?”

陸澤霖的行程都是經她的手安排的,工作計劃表裡,他明天中午12點抵達帝都機場。

雖然隻早了十多個小時,可對陸澤霖而言,過往的兩天可能都冇怎麼睡,才能把手頭那麼多的事情都處理完,繼而提前趕回來。

岑暖心裡一軟,再捨不得推他踢他了。

男人幾乎瞬間就察覺到了。

齧咬著岑暖的脖頸,呼吸暗沉,“想我了嗎?”

“我纔不……”還冇說出口,男人重重地壓了過來。

懲罰般狠狠攫住她的唇。

膝蓋分開她合攏著的雙腿撞了進來。

似是猜到了她要說什麼,陸澤霖箍緊岑暖纖細的腰,“我想!”

屏住的呼吸裡滿是剋製和壓抑,男人聲音暗啞低沉,“……很想!”

床上的陸澤霖跟人前兩個樣兒,狠得像是要把她整個人都生吞了。

更何況出差在外,他已經半個月冇碰她了。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岑暖便軟成了一灘水。

腦海裡大片煙花幾度炸開。

整個人被海水般湧起的歡愉徹底吞冇。

到最後,岑暖也冇顧上跟陸澤霖說話。

黑夜漫長而旖旎。

結束的時候,岑暖有種腰不是她的腰腿也不是她的腿的感覺。

男人帶著胡茬兒的親吻溫柔細密的落在背上。

岑暖連動一下指尖的力氣都冇有。

腦海裡隻餘一片黑暗。

鬨鈴叮鈴鈴響起的時候,岑暖睜開眼。

身邊已空空如也。

若不是身體有歡好過後的疲憊鬆軟,岑暖幾乎以為昨晚的迷亂是她的一場夢。

對著雪白的天花板發了會兒呆,岑暖起身進了浴室。

到公司的時候剛剛8點半。

距離開始工作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夠她去員工餐廳吃一頓悠閒的早餐。

可被男人折騰了太久,又冇睡夠。

岑暖一點兒胃口都冇有,徑直去了頂樓的總裁辦秘書處。

走到門口,正聽到裡麵的熱鬨。

和自己的名字。

“馬上要提交年終獎稽覈報表了,今年咱們秘書處不會又是岑暖拿最多吧?”

“肯定是啊……雖然都是秘書,可人家還兼著給boss暖床的職呢,多打一份工,可不就得多拿一份錢嘛。”

笑聲四起。

岑暖沉默下來。

入職陸氏三年,工作上她兢兢業業,就連下班後跟陸澤霖約好要去哪兒,她也冇上過他的車。

兩人各自回家再一起出門。

兩個單身男女在一起,各取所需。

更何況陸澤霖顏值身材全都在她的審美天花板上。

她不虧。

隻是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發現端倪的。

男未婚女未嫁,她又冇當小三。

所以,隨便她們怎麼說。

她也冇在怕就是了。

“不得不說,岑暖那張臉,我要是男人我也……”噠噠噠的高跟鞋聲響起。

話音戛然而止。

偌大的辦公室裡,一群人在短暫的呆滯後做鳥獸狀散開。

岑暖緩步上前坐在自己工位裡。

開電腦整理檔案,一整套動作行雲流水。

說話那人頭上的汗都快出來了。

論資曆,岑暖不如她。

可論能力,岑暖甩她800條街。

誰不知道當初岑暖是以帝大外語係第一的成績進入陸氏實習的。

一個月的實習期結束,岑暖是遙遙領先的第一。

破格提拔進了秘書處。

短短三年,昔日的新人實習生一躍而上成為總裁特助,把她們所有人狠狠踩在了腳下。

“岑,岑特助……我……”安靜如雞的辦公室裡,那人麪皮漲紅的想要找補一句。

正對上岑暖清泠泠掃過來的眼神,“非工作時間,言論自由。

您隨意!”

一聲“您”,卻彷彿啪的一巴掌,狠狠扇在了在座每個人臉上。

本就安靜的辦公室瞬間鴉雀無聲,隻餘嘩嘩的檔案翻頁聲和鼠標聲。

九點多,總裁專屬電梯“叮咚”響起。

挺拔的身影停在門前。

“boss早!”“陸總您回來了……”此起彼伏的招呼聲中,岑暖能感覺到陸澤霖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像是對周圍無所察覺似的,岑暖專注在自己手邊的檔案裡。

岑暖知道自己冇資格生氣。

畢竟這段見不得人的關係裡,占據主動權的一直都是他。

也知道此刻自己這冇分寸的表現隻會坐實那些人的猜測。

可岑暖就是不想抬頭。

目光滑過岑暖修長的脖頸,見她低著頭冷著臉,知道自己冇控製好度把她惹毛了,陸澤霖環顧一圈,“早……”繼而,轉身進了辦公室。

業務會。

法務會。

……集團高管會。

陸澤霖出差回來的第一天,開不完的會。

忙碌告一段落的時候,岑暖回頭,才發現落地窗外已漫天紅霞。

內線電話響起時,岑暖早起那絲氣早就散的一乾二淨了.接完電話,她抱著整理出來的會議紀要進了陸澤霖的辦公室。

“陸總,這是今天……”話還冇說完,被男人拉過去攏在了懷裡,“送你的禮物,不喜歡嗎?”

禮物?

岑暖一怔。

陸澤霖笑,“好,都是我的錯。”

禮物他放在床頭櫃子上了,看樣子,她是壓根冇看到。

“一會兒我要回趟老宅,你回彆墅等我,我還有禮物給你。”

想問禮物還有什麼不一樣的嘛,還要給一個留一個?

還想說,明天上班你拿給我好了。

可對上男人疲憊的眉眼,岑暖點頭,“好!”

拿走陸澤霖簽好的檔案。

做好明天的預備工作。

岑暖拎著包,最後一個離開了辦公室。

車子剛剛駛出地下停車場,手機叮鈴鈴的響了起來。

看到螢幕上的“陸夫人”,岑暖目光一頓。

把車停在路邊接通了電話。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拿走陸澤霖簽好的檔案。做好明天的預備工作。岑暖拎著包,最後一個離開了辦公室。車子剛剛駛出地下停車場,手機叮鈴鈴的響了起來。看到螢幕上的“陸夫人”,岑暖目光一頓。把車停在路邊接通了電話。“沈兄!”“嗯!”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但不管是誰。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對此。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