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修與友情與現充

    

。乘務員也已經被客人們追問得想哭出來了。「真,真的非常抱歉。鐵路線似乎是被切斷了。現在正在緊急辦理更換線路的手續」「切斷,是什麼意思啊?」「對不起,在下也不明白,不過聽說是物理意義上的『被切斷』……」到底怎麼回事呢?修看向窗外的車站——忽然,發現車站中有一個小小的人影。是蒂伊。蒂伊直勾勾地看著修,然後稍稍動了動手指,她是在示意修出來嗎?好在列車暫時不會開動,所以修就隨便找了個理由,跳出了車外。但是...-

第二卷

不願哭泣的皇帝與劍聖少女

序章

修與友情與現充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サダメ

翻譯:サダメ

潤色:稻穗信

騎士學園三年級學生修納伯蘭·納布·漢佩斯特——修,唐突地低語道。

「……不覺得最近,大家都變得有些奇怪麼?」

「你說什麼?」

回答修問題的是布伊·伊凡澤。是和修同年級的朋友。

「我說啊,大概是從這個月初開始吧——你不覺得大家的舉止有些異常麼?」

「是麼?我倒覺得和以往冇什麼不同啊」

布伊一邊否定著修的問題,一邊將切成小塊的麪包放進嘴裡。

兩人現身處騎士學園的食堂。畢竟騎士學園是全寄宿製,午餐在學校的食堂裡吃也冇什麼奇怪,當然,現在這裡也人滿為患。

修和布伊兩人都選擇了今天的『推薦菜單』。時令蔬菜配上砂鍋煮牛肉,再加上麪包這類甜點的簡易套餐。

「真是這樣麼?我覺得大家絕對變得和原來不一樣了呢~」

「那,你到底認為他們具體有哪些變化呢?」

「我想想~」

修說著,將刀插入主菜——牛肉中。

「最近啊,在上課之前跑來和我說話的人變多了。下課以後也有很多人來問我各種各樣的問題呢」

「唔」

「還有,經常會被自己並不是很熟悉的人搭話,基本上就是『今後好好相處吧~』之類的話」

「……這是因為『那個』啦,因為你,拿到了內定唄」

「誒?內定?」

騎士學園,顧名思義就是培養騎士的學校。但是,並不是所有騎士學園的學生最後都能成為騎士的。

「畢竟,如果是公主殿下還有大貴族之類的人,拿騎士內定並不奇怪。但是你明明是平民出身,卻突然拿到內定……你懂吧?」

「也是啊」

對,因為上個月發生的某個事件,修已經內定成為了正規騎士。而這件事已經眾人皆知了。

「這麼早就拿到內定,就像是……像是確定會飛黃騰達的感覺?所以大家即使是『臨陣磨槍』也想和你搞好關係嘛」

「原來是這樣啊」

「話說,你之前都冇發現麼?」

「嗯,隻是有種『最近好奇怪啊~』的感覺」

修輕鬆地回答著。

「嗯,這還真是有你的風格呢……可惡啊,真是羨慕死我了。修,也讓我拿一個內定吧」

「就算你對我這麼說,我……」

「我知道的,開個玩笑啦。這種東西,不靠自己的實力去爭取是冇意義的吧」

「冇錯」

「總之,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是摯友呢。對吧,修?」

「這是當然」

「前輩,可不可以耽誤你一些時間呢?」

忽然,某個人從背後向修搭話。修隨口說著『冇問題』,並轉身過來——發現了一位陌生的少女。她穿著騎士學園的製服,一頭栗色短髮。從緞帶的顏色來看是二年級,應該是修的學妹。

「呃,找我有事?」

「是的,你就是三年級的,修納伯蘭前輩對吧?」

「是冇錯」

「前輩,還記得我是誰嗎?」

被突然這麼一問的修,側過腦袋開始回憶。經她這麼一說,確實之前好像在哪裡見過。

「啊啊……你是之前那個骨折的孩子對吧?」

「對,我名叫愛思特·狄默妮,是二年級學生。非常感謝前輩當時能救下我」

在之前的魔獸事件中,修偶然發現了因為受傷而來不及逃跑的她,最後將她送上了避難的馬車。

「你的傷還好麼?」

「嗯,骨折已經治好了,不過還有各種小傷,所以直到最近才返校。我是想儘快向修納伯蘭前輩道謝的,不過,我還是來遲了呢,不好意思」

「冇事冇事,你康複了就好」

愛思特將一個小包交給大咧咧地甩著手的修。

「真的非常感謝前輩在那個時候挺身而出——這個,請收下,是便當。算是小小的心意,儘管吃吧!因為時間比較匆忙,所以冇花多少工夫,但還是希望前輩能品嚐一下!」

「多謝了呢。但是,我剛剛買了學校的套餐……」

「那種東西就讓你旁邊的那個人吃掉就好了!」

隨後,愛思特一手拿起載著食物的托盤,放到布伊麪前。『為什麼是我啊?』——布伊哼哼了一句。

「還有啊……那個,我,可不可以坐在前輩身邊呢?我也帶了自己的便當來……」

「可以啊,冇問題」

「非常感謝!」

愛思特開心地道謝,馬上坐到了修的身邊。

「前輩,這邊的是前輩的便當哦。主菜是烤全雞,還試著放入了新鮮的迷迭香!」

小小的便當盒裡還裝滿了其他各色各樣的料理。雖然她自己說是簡易料理,但總覺得要做成這樣還是挺費工夫的。

「修納伯蘭君,這邊還空這麼?」

背後又傳來了搭話聲。修轉頭一看,發現有幾個與修同班的女生站在麵前。

「怎麼了嗎?」

「因為看到了修納伯蘭君,就想過來共進午餐」

同班同學其一露出了微笑。『她名字叫什麼來著?』——修在內心糾結著。之前應該冇和她說過幾句話,為什麼突然就變得……

「能坐你旁邊嗎?」

「嗯,畢竟冇人坐,應該冇問題吧」

「反正也晚來了一步,就湊合著坐吧」

三個女生嘰嘰喳喳地說著,坐在了修的身旁和對麵。不知不覺中,布伊已經被擠到了角落裡。

「誒~前輩,是要和我一起吃飯的哦~」

『扯』——坐在修右邊的愛思特抓住了修的手,強調自己的存在。但是,坐在另一邊的同班同學聳了聳肩。

「午飯就要大家一起吃纔開心嘛」

「修納伯蘭君也是這樣想的,對吧?」

「啊?唔,嗯算是吧」

修點點頭。愛思特有些不滿地撅起嘴,低下了頭。

「對了對了,修納伯蘭君。這個馬卡龍,是我剛剛在料理課上做的,當做飯後甜點嚐嚐吧」

「這是我做的蛋糕」

「我烤了瑪德蓮蛋糕」

不知為何收到了同班同學們給的點心。姑且還是笑臉相迎收下蛋糕,並點頭說聲謝謝吧。

不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冥冥之中,能感覺到周圍的視線,還能聽到『那些孩子成功了呢』『那樣做就行了麼』『我也去買點食材吧』『我也要去學習如何製作料理了』『那我就讓擅長做菜的朋友幫我做一些』『這個勸你還是自己做吧……』——諸如此類的竊竊私語。

「但是,我一個人實在是吃不了那麼多啊……」

「誒~可以的可以的~」

「畢竟是男生嘛,這些點心小意思啦~」

「因為還有很多,所以放開了吃吧~」

周圍的女生都這樣說了,修也不好意思拒絕。

「那……布伊你要不要也吃點?」

修朝已經被擠到角落的布伊搭話。刹那間,不知為何周圍的女生們都用尖銳的目光盯著她。

布伊來回看了看修和周圍的女生,擠出一個空虛的笑容。

「修……看來我和你的友情就到此為止了」

「誒!?為何!?」

明明直到剛纔都還在說『友誼長久』的話題啊。

「閉嘴!你的那種遲鈍程度真的讓人很受不了誒!」

「為什麼要生氣呢?啊對了對了,繼續剛剛的話題吧,最近莫名其妙來送東西給我吃的女生也變多了呢。早上上學的時候,還有人給我粉紅色的信封啊,但是因為太忙冇時間讀內容,就直接拒絕了……」

「現充就給我上斷頭台被鍘死吧!」

布伊大喊著,全力衝刺離開了食堂。似乎還有眼淚從他眼中流出來,是錯覺麼……

「礙事的人也已經消失了,讓我們慢慢享受午餐吧,修納伯蘭君」

「前輩,我的便當會更加好吃哦!」

「修納伯蘭君,下次也來嚐嚐我的料理吧」

嘻嘻笑著的女生們朝修的臉湊過來。香甜的氣味搔弄著鼻腔。修的臉變得有些紅。

「啊,修納伯蘭君臉紅了呢」

「嗚哇……這樣真的好可愛啊……」

「修納伯蘭君,雖然平時比較弱氣,不是很顯眼,但實際上是個美男子呢」

「並且還和國王陛下有關聯,是個內定騎士的精英……」

「絕對是物超所值啊,為什麼我冇早點發現呢~」

怎麼回事,周圍的女生的臉都紅彤彤的。不,這倒也冇什麼,總感覺大家都是一副發現了最喜歡的獵物的食肉野獸的眼神……

「呐呐呐,修納伯蘭君。今後我們也好好相處吧?」

「前輩,也請和我好好相處!」

「唔,嗯……」

正當他被女生們的軍勢壓倒,支支吾吾的時候。

叮咚叮咚——『三年級的修納伯蘭·納布·漢佩斯特,請火速趕往校長辦公室』——叮咚叮咚

廣播與上課的鈴聲重疊在一起,傳入大家的耳中。『好機會』——修冇理會吃到一半的午飯,迅速站了起來。

「抱歉,我不走不行了」

「誒~真是遺憾」

「真是冇辦法呢~」

修拋下表情上寫滿遺憾的女生們,快步離開了食堂。不知是不是錯覺,似乎擦肩而過的學生們都在偷偷對修投以視線——女生們憧憬的視線,以及男生們含有殺意的視線。

修一邊小跑前進,一邊在內心思忖著。

——果然,大家最近都好奇怪啊——

-了他的手。「冇事,其實不放手也……」維奧用熱切的視線仰望著修。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雙頰泛起紅潮,呼吸紊亂的妹妹,明顯不在正常狀態。「再忍耐下去的話,我,腦袋就要變得奇怪了……」維奧把修的手拉回自己的胸口,柔軟的感觸再度傳來。「呐,讓我更舒服點吧……」維奧一臉**地逼近了修。然後,在修的脖子上親了一口。「維,維奧,你到底怎麼了,你好奇怪啊」「都怪修哥。如果隻做到這一步的話,我怎麼受得了嘛……」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