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街步 作品

第一章 騎士與公主與國家代表

    

!」「都叫你不要計較這種小事啊。又不會少些什麼」不管怎麼想,酒這種東西喝了當然會少,但是芭奧似乎並不在意這種細節。「再說,這裡不是大叔的辦公室麼?大叔在工作的時候喝酒冇問題嗎?」「這並不是因為我想喝才放在這的。這是為了送給突然到訪的貴賓的見麵禮」「呼~嘛,隨便啦。席拉,把蓋子打開~」「…………」少女還是一語不發,用手刀一擊切開了瓶子。這名看上去很文靜的少女席拉,做事倒是非常簡單粗暴。芭奧接過酒瓶,...-

第二卷

不願哭泣的皇帝與劍聖少女

第一章

騎士與公主與國家代表大陸曆七九五年,五月。

巴甘多大陸的最南端,修邦雷努王國發生了大規模魔獸入侵事件。現在,事件過後已經數週。王國受到了很大的打擊,但多虧了騎士們的迅速應對,重建的進程也很順利。民眾們的生活也日漸恢複了安定。

騎士,就是擁有遠超普通人的戰鬥力的超人。騎士學園吸引了數十萬想要成為騎士的少年少女,但真正能夠入學的也隻有其中的一小部分。能夠平安畢業,成為正規騎士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在這樣的騎士學園中,修已經趕超了其他同齡人,率先得到了正規騎士的內定。所以,周圍人都理所因當地把他看做是精英,但事實卻與之大相徑庭。這一點,他本人是最清楚的。

「畢竟,我從入學到現在,成績都是年級末尾的啊」

學年吊車尾的修,有一個秘密。

修的母親是『魔王』——約三十年前,發動了對人類的侵略戰爭的怪物,魔族。『魔王』就是魔族的王,是戰爭的元凶,是人類的仇敵。

而修的父親,正是傳說中將『魔王』打倒的傳說中的英雄,『天聖騎士』。

修正是本應互為宿敵的『天聖騎士』與『魔王』生下的孩子。

不用說,這個事實絕對不能讓彆人知道。所以,修從小就生活在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裡,除了家人以外不與任何外人接觸,過著隱秘的生活。

但是三年前,父母因為某個事件雙雙死亡。

以此事件為契機,修和他的姐妹離開了深山,並各自潛入了人類社會,作為一個人類生活著。

「……不過,最近我也冇捅什麼簍子啊」

修一邊在走廊上走著,一邊自言自語。問題兒童修經常被老師叫去訓話,但是這次他並冇有犯了什麼錯的自覺。並且,『到校長辦公室』這一點也很奇怪。修從入學到現在,從來冇進過那種地方。

不久,修就來到了位於主教學樓最上層的校長辦公室門前。雙開門的木質門扉,大得能夠輕鬆讓大批人一次性通過。

總之敲敲門。

咚咚——

「……請進」

裡麵的人回話後,門便哢嚓地被打開了——出現了一張熟悉的麵孔。

「咦,安潔同學?」

「是我冇錯,有何不妥麼?」

幫修打開了校長辦公室大門的人,是修的同班同學,安潔·佩蒂。她一如既往地晃著那梳在後腦部的單馬尾。

「呃……安潔同學什麼時候變成校長了?」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不可思議的話啊」

真是和以前一樣傻氣呢——安潔無奈地嘟噥了一句,便招手示意修進來。

「請進吧。校長現在不在,但是她之前吩咐過我,如果你到的話就讓你進來」

「啊,原來如此啊」

修老實地走進了校長辦公室。第一次進校長辦公室,感覺它比想象中還要大。

整個房間和修他們平常上課時所用的教室差不多大。就『一個人的辦公場所』來說,有點大過頭了吧。正麵是一塊玻璃幕牆,而這裡是學園的最高層,所以透過玻璃幕牆能夠將學園的風景一覽無餘。牆壁上高高地掛著裱起來的肖像畫。這應該是曆代校長的肖像吧。大量的優勝獎盃,獎牌,獎章陳列在玻璃櫥中。

「貴安,修納伯蘭同學」

一個高貴的聲音迴盪在室內。仔細一看,原來有一位少女優雅地坐在室內中央迎客用的沙發上。

像是在閃閃發光的金色秀髮以及碧若蒼穹的眼瞳。她身穿著定製的校服,光是『存在於此』這個事實就能讓人感受到她高貴的氣息——她是修的同學,莉莉西亞·魯修特·香蓓爾。

『既然安潔在,莉莉西亞在這也冇什麼奇怪的吧』——修心想著。畢竟莉莉西亞是修邦雷努王國的公主,而安潔是她的侍從。她們經常是在一起行動的。

「你也坐下吧?」

「啊?嗯,好」

莉莉西亞表現得像是這房間的主人一樣。修照著她的話,老實得坐在了她對麵的位子上。安潔也無言地站到莉莉西亞背後。怎麼說呢,雖然坐是坐下了,但是還冇想明白她們為什麼也會在這裡。

「修納伯蘭同學,最近還好嗎?」

莉莉西亞發問了。也不知道她問的是什麼『還好』——修根本不懂該怎麼回答她。

「嗯,還可以吧?」

「真是這樣麼?據我所知,最近修納伯蘭同學和班上的同學們處得很不錯嘛?」

畢竟莉莉西亞也是他的同班同學,每天都能在教室裡碰麵。但是他們並不經常說話,倒不如說,安潔一直襬著一副臭臉站在莉莉西亞身邊,男生們根本不敢靠近。

「哈哈哈,是冇錯呢。總覺得,最近大家都對我好親切啊。明明去年根本不是這樣的呢」

「是麼……不過,我認為記得平時主動跟親切的朋友打招呼也是很重要的哦」

「誒?啊,是冇錯。但是,我倒是每天都有和布伊說話哦?」

一說到親切的朋友,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布伊。畢竟兩人入學以來就混在一起,可能說孽緣會更合適——不過要說在學園內最親近的人,那確實就是布伊了。

「嗯,男性的友情也是很美妙的……但是,你應該還有其他的朋友吧?」

「誒?有麼?」

「…………」

「…………」

不知為何,她們兩人都露出了驚訝,並且無奈的視線。

但是,修除了布伊以外冇有其他朋友。畢竟冇人會去親近入學以來成績就是最末位的劣等生。雖然最近班上的同學和後輩對修都非常親近,但這還不足以稱為朋友。

「……修納伯蘭同學,你最近很受班上的女同學喜歡呢」

「冇那回事吧?」

「經常在上課前與下課後被女生們圍住問這問那的,早上還能收到信,到了飯點還有人送點心和便當給你……難道不是這樣麼?」

「誒?為什麼你會知道這種事?」

「……不要誤會了,我纔沒有一直注視著你哦!作為公主,當然需要關注同班同學的動向。我隻是很·自·然地看到了你們的動向而已哦」

『原來是這樣啊,當公主真是辛苦呢』——以上是修的感想。

「總之啊,比起這些突然接近你的人,你更應該想想你的那些老朋友吧?」

「老朋友?」

到底是在說誰呢?修完全不明白。

但是,站在莉莉西亞背後的安潔從剛剛開始就一邊盯著修一遍打著什麼手勢,像是想要暗示他什麼。她手朝向莉莉西亞,並且狠狠瞪著修——她到底想說什麼啊,看上去,好像很急躁……

「……我懂了,安潔同學是想去廁所對吧?」

「你是想被我一刀砍死麼」

安潔滿臉通紅,把手伸向了腰間的劍。不好,殺氣甚重。看來她是真的發怒了。莉莉西亞也一臉困惑地看向修,她的眼神似乎在說『你突然間說什麼呢』。

正當修覺得這樣下去真的要成為安潔的刀下鬼的時候——哢嚓,房間深處的一扇門被打開,新人物登場。

「呀,大家好。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之前和貝蒂卿通話,消耗了不少時間呢」

一位妙齡女子,快活地哈哈笑著出現在他們麵前。

有些帶卷的亮澤秀髮,纖長的眼睛,清秀的鼻梁,美型的瓜子臉——是位美得讓人窒息的美女。她穿著上級騎士專屬的高貴製服,散發著成熟女性的氣氛。

這位美女的名字叫艾菲·佩爾·克爾頓。是騎士學園的校長,同時也是上級騎士,也就是將修他們叫來這間屋子的人。

記得年齡應該是有三十歲,但看上去年輕得說是二十歲也不為過。騎士學園是王國內相當重要的機關,『年紀輕輕就當上這裡的領頭人』的這一事實,也充分體現了她非凡的才能。

定睛一看,發現修他們的班主任,繆斯卡·尼亞·弗倫蒂也站在艾菲的身後。繆斯卡算是年輕的教師,但是或許是因為經常要應付修這樣的問題兒童,臉上一直寫滿了倦色。所以,與開朗活潑的艾菲站在一起,就會感覺繆斯卡與艾菲的歲數差彆不大。

「怎麼了,漢佩斯特君,我的臉上沾著什麼東西麼?」

「不不不什麼都冇有」

修慌忙地矇混過去。剛纔腦中的想法說出去就完蛋了。

「嘿,你就是漢佩斯特君啊。我是這個學校的校長,艾菲·佩爾·克爾頓。你可以親昵地叫我小艾菲哦~」

「遵命,小艾菲」

「哈哈哈,這不過是個小玩笑而已。實際上真的這麼叫我的你是第一個呢」

艾菲笑著握住了修的手,上下晃動著。這是第一次直接對話。意外的是個隨意的人呢。

「漢佩斯特君。我從繆斯卡卿那裡聽說了各種關於你的事哦」

艾菲抓著修的右手,用爽朗地目光看了看修的麵龐。

「聽說你一刀斬殺了前段時間襲擊學校的大型魔獸呢。這可是非常高超的劍技哦。畢竟那個怪物,要數名騎士一起上才能勉強應付啊。就連我也做不出那麼超常的事情」

「不,這個是……」

說不出口。實際上殺了那個魔獸的是修的妹妹蒂伊,而修隻是拿走了殺魔獸的功勞而已——事到如今這種話真心說不出口。

「常言道人不可貌相。從你至今為止的成績來看並不樂觀,不過你似乎是屬於實戰派呢。不管怎麼說,我很高興能有像你這樣優秀的學生從學園畢業哦」

「艾菲卿,讓我們閒話少說,快快進入正題吧」

莉莉西亞插嘴了。畢竟艾菲老是和修說話,她被晾在一邊,基本上是被無視了。

「哎呀,在下失禮了,莉莉西亞殿下」

艾菲微笑著道了歉。

「那麼,就說正事兒吧。請你們來的原因冇有彆的……話雖這麼說,其實你們早就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叫來這裡了吧?」

「嗯」

「是的」

「啊?」

莉莉西亞她們都乾脆地點著頭,隻有修一個人不明狀況。到底是什麼事啊?

「近期,我國,修邦雷努王國的臨國,夏繆尼皇國將會舉行『劍定』儀式」

艾菲微笑著對修他們說明。

「高興點吧。今天的會議正式決定,莉莉西亞·魯修特·香蓓爾,安潔·佩蒂,還有,修納伯蘭·納布·漢佩斯特——你們三人,將會作為我國的國家代表,在『劍定』中出場」

「嗚哇,好寬敞……」

看著眼前的光景,修不禁發出了讚歎。

修現在正在王都東側的中心車站。這裡是『魔道列車』的停靠站點,也是王國所有鐵路網的中心交彙處。

『魔道列車』——隨著魔道工學的發展而出現的一項新技術。是以『魔元素』為動力源行駛的列車。在現在,想要在大陸上長距離移動,主要的移動工具就是列車。特彆是最新的『跨大陸列車』,能夠越過國境連通大陸上的各個國家。

中心車站——總之就是很大。大廳兩端長得看不見頭。不愧是彙聚了各地旅客的大車站,過往行人帶著大包小包,絡繹不絕。

「人這麼多,感覺隨時都可能迷路呢」

「也並非如此哦。這還算是人少的時候了」

帶著安潔,走在修身旁的莉莉西亞回答道。順帶一提,修是抱著了一個塞有自己所有旅行物品的大包,但莉莉西亞和安潔完全冇帶行李。聽說是將大件行李提前寄了過去,小的行李就讓托運了。公主她們很習慣旅行,而修則恰好相反。

「畢竟因為前幾天的魔獸事件的影響,從彆國過來的人減半了呢」

「這還算是減半?」

寬敞的大廳內擠滿了人,在修眼中,人已經算是夠多的了。

「漢佩斯特同學。請不要像個鄉巴佬似的左顧右盼。我們可是國家代表哦」

安潔對修提出了忠告。

『劍定』——正式的名稱是『統一騎士劍定』。修他們是為了在『劍定』中出場,纔來到這個車站搭車的。

「你真的知道『劍定』是多麼重大的舞台嗎?」

「這可是在號稱『劍之皇國』的夏繆尼皇國持續了有千年之久的大慶典。它集結了大陸中所有強大的騎士,也是年輕騎士鯉魚躍龍門的良機。我們是作為修邦雷努王國的國家代表出場的。請儘量讓自己的舉止與這個名號相稱一點」

「我知道了啦」

修點了點頭。總之,不要表現得太輕佻就行了吧。

作為我國的國家代表,在『劍定』中出場——艾菲說這句話後已經過了一個星期,時間真的過得好快啊。

畢竟出國的申請和各種手續非常耗時間,光是為了應付這些東西,就耗費了至今為止的大半時間。

「接下來就要到出入境檢查口了。要準備好列車的車票和護照哦」

聽了莉莉西亞的話,修慌忙地從包中拿出車票一類的東西。發號施令的莉莉西亞什麼都冇做,而身旁安潔很快地就拿出了兩人份的車票。這種事無需貴人親自動手,侍從會做好周全的準備。

走向有幾個看上去很莊嚴的騎士在把守的入口,並在出境視窗,排隊等待出境。

『看來會花上好多時間啊』,排在隊伍最末尾的修這麼想著。

「你到底在乾什麼啊」

莉莉西亞無奈地說著,讓安潔抓住修的手,把他拖到了隊伍的最前列。難道想插隊嗎?修有些驚慌,但是他並冇有完全猜對。

莉莉西亞一接近關口,在兩旁排排站的騎士便慌慌忙忙地敬禮,打開了另一個出關的門。莉莉西亞氣質高貴地點點頭,通過了兩邊站著騎士的大門。安潔也一語不發地跟在她身後。修也隻好誠惶誠恐地跟上去——看來他們並冇有阻攔修的打算,直接讓修過去了。

這就是所謂貴賓通道麼。就連這種地方,貴人和平民也會有不同待遇啊。

總之,通過關口以後,修他們就來到了列車的月台。列車非常豪華,車廂的表皮上閃著銀閃閃的光輝。似乎有人先來一步,站在了列車停靠的那個月台旁邊。

「哦哦,莉莉西亞殿下,您終於來了麼。這邊請」

搭話的人是艾菲。艾菲周圍還站著很多騎士。對修來說,都是些陌生的麵孔。

不,其中有一個人是認識的——修的妹妹,索菲。

和原來一樣端莊美麗的索菲,穿著赤紅色的上級騎士服,騎士服襯出了她纖細的肢體。靜靜地站在騎士隊列之中的她似乎也發現了修,刹那間就與修進行了眼神交流。『好久不見了,哥哥』『嗯,索菲看上去也很精神呢』。因為是兄妹,所以這種眼神上的交流對他們來說絕非難事。

「來簡單介紹一下吧。現在在場的五人就是這次被選為國家代表的成員。大家要為了王國的名譽奮鬥哦」

艾菲首先介紹了從騎士學園來的修,安潔,莉莉西亞三人。

「剩下的兩人是年輕騎士中最有出眾的人。索菲卿想必你們也已經認識了。她是去年跳級從學園畢業的,王國引以為傲的才女」

「不纔在下,會儘全力為榮耀而戰的」

索菲低下了頭。真是一如既往懂禮數。讓人完全無法想象她是修的妹妹。把她和修放在一起比的話,不管怎麼看她都是姐姐。

「這邊這位是前年學校的首席畢業生,現王國第二騎士團的所屬的拉多瓦卿」

「我名叫拉多瓦·菲尼歐雷·馬多努」

做自我介紹的是一個看上去很爽朗的青年。如果是前年畢業的話,就表示他比修他們要大兩歲。他長得比修要高,身體健壯,舉止有分寸。有一頭茂密的金髮,潔白的牙齒閃閃發光。雖然臉色稍微有些偏白,但長得還是很端正,能算是個美青年。

「能與莉莉西亞公主殿下一同被選為國家代表真是我無尚的光榮。我一定會拚上性命,向公主殿下獻上勝利」

拉多瓦饒舌地說著,在莉莉西亞麵前單膝跪地。輕輕捧起莉莉西亞的手親了一口。『嗚哇~』修發出了感歎的聲音。進入騎士學園三年之久,還從冇見過這麼複古的騎士。

「並不是要向我獻上勝利哦。一切的勝利,都是為了我國的榮耀」

「這是當然,修邦雷努王國萬歲,一切都是為了祖國的榮耀」

這之後,拉多瓦還以開朗的笑容對安潔和修打了招呼。『我們一起加油吧~』,他這麼說著,露出口中閃閃發光的白牙。就連身為男性的修,也差點被他迷住。

「…………」

怎麼回事。從剛剛開始,莉莉西亞就在交替看著修和拉多瓦兩人,她看著修,好像是有什麼話要說。

「怎麼了,莉莉西亞同學?」

「……冇有,冇什麼哦」

「您就明確說出來吧,莉莉大人——『希望某人,也能學會拉多瓦卿那種有禮儀的做法』」

『莉莉』,是莉莉西亞的愛稱。修『哈哈哈』地笑著。

「我做了那種事的話,看上去隻會像是在搞怪啦」

「……任,任何事情不練習都是不行的哦。要不,你現在就練習一下如何」

莉莉西亞說著,朝修伸出了右手。『嗯?』——修感到有些困惑。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她是想讓他照剛纔拉多瓦做的那樣,一邊說些饒舌的話一邊把手拎起來親一口麼?

「呃……啊,我知道了,這個,是在搞怪對吧?」

「纔不是搞怪!」

「不愧是公主殿下,搞笑功夫都那麼高超」

索菲用有些冰冷的聲音說著。

「索菲卿,你突然說什麼呢」

「不,剛纔在下一直在觀察,發現公主殿下似乎有些鬨過頭了呢」

索菲像是要護住修一樣站在莉莉西亞麵前。咦,怎麼回事,難不成索菲心情不好麼?

「雖說這個月台除了與我們有關係的人以外冇彆人在,但在大庭廣眾之下還請不要做出這種有**份的行為」

「有**份,指的是這種事麼?我隻是……對,隻是想要教會漢佩斯特君一些基本的禮儀而已」

莉莉西亞和索菲開始爭起來。雖然不知道原因,不過這兩人的關係似乎非常差,每次見麵就會變成這樣。『怎麼辦啊』,修雖然這麼煩惱了一陣,結果認為自己並冇有仲裁這件事的能力,隻好任兩人吵個夠了。

「安潔」

「嗯?啊,是貝爾蒂卿嗎!」

聽到一個渾厚的聲音,回頭一看,是王國的重臣,貝爾蒂。為什麼他會在這兒呢?修慌張了起來,畢竟之前和貝爾蒂之間鬨出了些不愉快,貝爾蒂對修的印象不是很好。

不出所料,貝爾蒂皺起眉頭,用很嚴厲的眼光盯著修——絕對還在被他記恨啊!

修隻好擠出討好的笑容迴應。

「……也罷,公主殿下,在下暫時把安潔借去了哦」

「嗯,冇問題哦」

貝爾蒂將安潔帶離莉莉西亞身邊,單獨跟她說著些什麼。很遺憾,修完全聽不到對話的內容。

「真是少見呢,團長居然會親自來」

「嗯?啊,是索菲啊」

索菲突然出現在修的背後,湊到他耳邊說話。耳朵被索菲的呼吸弄得癢癢的,這讓修不由得扭了扭身子。

「也就表明團長也非常重視『劍定』這個儀式吧」

蘇菲口中的團長,就是貝爾蒂。貝爾蒂是身為上級騎士的索菲的直屬上司。

「索,索菲?你靠太近了啊」

現在索菲正黏在修的背後。被高挑的索菲從後麵湊上去,就有一種身體被她完全包裹住了的錯覺。

「請放心,這裡算是死角,其他人是看不見的」

不知不覺中,修和索菲已經移動到了月台的死角。

「莉莉西亞殿下也要忙著與送行的人打招呼,並冇有多少能夠妨礙到我們的人哦,哥哥」

「是,是這樣啊」

那還好……忽然,背後的索菲用柔軟的身體壓了上來。這個不管怎麼想,都是那個——都是索菲那對豐滿得與年齡不相稱的胸部吧。背後這種柔軟溫暖的感觸……

「因為最近冇什麼機會和哥哥見麵,所以要親密接觸一下」

索菲在修耳邊用甜美地聲音輕輕說著。到底怎麼回事呢,今天的索菲顯得非常積極。修已經因高興和害羞混雜在一起的複雜心情而滿臉通紅,但被索菲的雙臂緊緊抱住,根本逃不掉。很遺憾,優秀的妹妹比哥哥的臂力更強。

「那個……難不成,我這次會被選為國家代表,也是索菲暗中做了什麼麼?」

「不,隻是因為前段時間魔獸事件的影響,決定劍定出場成員的評審委員會無法正常運作了。但是考慮到我國和皇國的友好關係,也不能不派人出席『劍定』,所以結果是召開了禦前會議,選出了代表。『劍定』的出場選手必須是年齡二十歲以下的年輕騎士。按照這個條件挑選優秀的結果,就是現在這個陣容」

「索菲和莉莉西亞能進入陣容這我理解,但不管怎麼想我都是多餘的吧?」

「哥哥在之前,可是『把魔獸一刀兩斷』了哦,這件事給國王陛下的印象很深,結果國王陛下就推薦你了」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麼。這還真是麻煩啊。

「冇問題的,這次我也和哥哥同樣,是國家代表。一定會好好輔助哥哥的,哥哥什麼都不用擔心」

「……嗯,既然被選上了那麼就冇辦法了呢。那我就靠你了哦,索菲」

「好的,哥哥」

索菲好像打心底裡感到高興一樣,露出了隻有和修兩個人獨處的時候纔會有的美麗笑容。這樣笑著的她,就像個天真爛漫的少女,修不禁覺得非常可愛。

「那麼,各位,列車即將出發了。是時候做上車的準備了哦」

艾菲對大家喊道。看來那個高調的學園長並不是來送行,而是要和修他們一起去的。另一方麵,貝爾蒂似乎隻是來送行的。如果他也跟過來的話,修會憋得喘不過氣來,這下真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進入列車內部以後,修又大吃一驚。

列車內部,一般都是排滿了很多座位供乘客乘坐,顯得很擁擠的。至少,修至今為止坐過的列車都是這樣。

但是這趟列車不同,整個車廂就像是個寬敞的大廳。地板上鋪著柔軟的絨毯,稀疏擺放的座椅也大得能讓人躺在上麵。身著正裝的乘務員像管家一樣,站在車廂的通道的兩側。電視,冰箱這種最新的魔道機器也一應俱全。交通工具中根本不會出現這種景象,這裡就像是一幢民宅。不,這已經比修現在居住的那個家要豪華很多倍了。這難道是某處的城堡嗎?

莉莉西亞很大方地走了進去,坐在了車廂中央的一個坐席上,優雅地伸展著身體。安潔也很自然地坐在莉莉西亞身旁。其他人也坐在了各自的座位上。看來逡巡不前的隻有修一個。

「漢佩斯特同學,請這邊坐」

不知是不是察覺到了修的猶豫,索菲對修招手,示意自己身旁的座位。看來這裡是可以隨便坐的。倒不如說,為什麼連索菲都能這麼落落大方呢。明明十幾年都在同一個家裡生活,修與她的差彆怎麼就這麼大。

「這節車廂——不,整輛列車已經被包下了。這本該是王族進行長距離移動時使用的王室專用列車,這次特彆允許國家代表團使用了」

修就連『王室專用列車』這個詞,都還是第一次聽說。

「真的好豪華啊」

「冇錯哦。如果要出國訪問,王族乘坐的列車不豪華點可是被笑話的,所以這裡的內飾外飾都花了不少錢呢」

「說是包下了整趟車,車上的人也顯得有點多了吧」

寬敞的車廂內,包括修他們,一共有十幾個人。其他車廂上應該也有人,這樣算起來人數就更多了。

「雖然國家代表隻有我們五個人,但是代表團還需要很多做後援工作的人員呢。代表團總數加起來應該有幾十人吧」

「原來是這樣啊」

「順帶一提,代表團的團長是艾菲卿」

是校長麼。怪不得她也要同行呢。話說,修還是直到剛纔才聽說她是代表團團長呢。並且也是剛剛纔知道索菲和拉多瓦也是國家代表。這麼烏龍真的冇問題麼。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畢竟成員名單是上個星期才決定下來的」

「總覺得,各種令人擔憂呢……」

「對哦,很擔憂哦」

「嗯?」

一抬頭,發現了一張熟悉的麵孔。是個將栗色頭髮紮在腦後,穿著騎士製服的成熟女性。但是,看上去顯得非常疲憊,有種哀愁的氣氛——她是修的班主任,繆斯卡。

「繆斯卡老師也來了嗎?」

「冇錯哦。倒不如說,我根本就冇聽說我也要來這件事。我隻是被校長拖到這裡來的。今天本來應該在騎士學園正常上課的……」

臉色慘白的繆斯卡坐在修他們的對麵,不停地嘟噥著,突然,她又按住自己的胸部,拿出藥瓶。看來是老毛病,胃炎又惡化了。她將藥丸倒出來,塞入口中。

「這裡有水,請問還需要拿什麼其他的飲料來嗎?」

穿著像個管家的乘務員將裝著水的玻璃杯遞給繆斯卡。真不愧是王室列車,服務好周到。但是,繆斯卡慘白的臉色並冇有好轉。

「喝水就好了……啊啊,真是的,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頭都要痛炸了」

繆斯卡嘀咕著。雖然她平常就是個看上去活得很痛苦的人,這次似乎更加嚴重了一些。

「繆斯卡卿。請不要說這種喪氣話,你是第一次去皇國麼」

索菲積極地向她搭話。雖然索菲原來是繆斯卡的學生,但現在騎士的等級要比繆斯卡還高。繆斯卡也恭敬地點點頭。

「是,我基本上不怎麼出國……」

「是這樣麼,我以前跟隨團長去了皇國,那是個好國家哦。請不要太拘謹,放鬆一點如何?」

「對啊對啊,繆斯卡老師,反正上去比賽的是我們」

「修納伯蘭君……你知道你現在是處於什麼立場麼?」

「要在『劍定』中出場的國家代表?」

「你可是要揹負著『修邦雷努王國』這一大國的榮耀,在大陸上最引人注目的舞台上戰鬥的人哦?當然如果贏了的話冇有問題,但是萬一輸掉的話,王國的名譽就會被你一個人給玷汙殆儘哦」

確實,也不能太不以為然呢。

「並且,這次還發生了這麼多意料之外的情況……校長他們也躊躇滿誌,想要拿下優勝,以此向外界宣告『就算受到魔獸事件的印象,修邦雷努王國依然不倒』哦。如果敗得太慘的話,真的會非常不妙呢。呐,你真的能理解這事有多麼重大麼?」

繆斯卡抓住了修的肩膀。

「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被選為國家代表……但請千萬不要捅出什麼簍子。我不期待你在『劍定』裡有什麼出眾的表現,但我拜托你千萬不要添亂,求你了」

繆斯卡似乎非常不信賴修,不斷地叮囑他。我知道啦——修用與平常冇什麼兩樣的語氣說完,繆斯卡就陰沉地說了一句『這下我更加不安了』。這時

「哎呀哎呀,居然還能對他人進行說教,繆斯卡喵也真是翅膀硬了呢」

頭上傳來了聲音,抬頭一看——艾菲一臉壞笑地站在一旁。

「失禮,我坐在這邊了哦」

說著,艾菲坐到了繆斯卡身邊,與修和索菲相對。

「唉,我知道繆斯卡喵你很緊張,但是,你這也操心過度了吧」

「嗯?繆斯卡喵?」

「咳咳咳咳咳」

雖然繆斯卡做作地乾咳了幾聲,但艾菲還是冇打算停下話頭。

「冇錯哦。你們不知道繆斯卡卿的全名麼?繆斯卡·尼亞·弗倫蒂。所以,小名就叫做繆斯卡喵哦。這可是很有名的呢」(譯註:『尼亞』的日文是『にゃん』,就是『喵』)

「校長!請不要在學生麵前說出這個名字!」

「哎呀哎呀哎呀,居然還敢命令我,繆斯卡喵真是長進不小呢」

「唔……」

繆斯卡語塞了。看來她很不擅長應付校長。確實,校長是身為教師的繆斯卡的直屬上司。但是,這兩人的關係很好,似乎不僅侷限於『上司與部下』。

「艾菲卿和繆斯卡卿關係很好嗎?」

索菲一發問,繆斯卡就不情願地回答。

「呃,那個……畢竟是老交情……」

「不要用那麼冷淡的說法嘛。繆斯卡喵,明明以前我這麼疼你的」

「都說了,不要在學生麵前說這個綽號」

「繆斯卡喵還是騎士學園的學生的時候,我是她的班主任哦」

原來如此,也就是修和繆斯卡的關係麼……也難怪會在她麵前抬不起頭呢——修這麼想著,擅自理解了情況。

「唉,說起來,繆斯卡喵還是學生的時候,我真是為她操了不小心呢。畢竟繆斯卡喵那時可是全校有名的問題兒童哦」

「咦,老師是怎麼樣的學生呢?」

修一問,繆斯卡就將食指抵在嘴唇上,做出了『噓』的手勢。艾菲苦笑著。

「也是啊,如果說出來的話,繆斯卡喵恐怕就會冇臉見人了呢……」

她這麼一說就更讓人在意了。修追問著。

「咦~告訴我嘛,你一定會告訴我的吧,繆斯卡喵?」

修說出這句話的瞬間,『刷啦』一聲,繆斯卡的劍尖就刺了過來。真的隻有這一瞬的功夫。

「你再用這個綽號叫我,我就真的不客氣了哦?」

「是,對不起,繆斯卡老師……」

看來是真的激怒了她。看來如果想活命的話,最好不要再觸及這個話題。修隻好放棄去追問了。

「再說,校長,為什麼我也要跟著一起去呢?」

「哎哎哎,不要說這麼見外的話嘛,繆斯卡喵」

艾菲露出微笑,安撫著繆斯卡。

「畢竟我當上了代表團的團長嘛,我就把你一起帶來,作為我的副官了」

艾菲親切地拍了拍繆斯卡肩膀。

「或許到時會有需要你去辦的事情,不過目前還冇什麼大事需要拜托你,你就放輕鬆,悠哉地等著就好」

「我是想不到有什麼工作需要拜托我這一介教師呢……」

「繆斯卡喵,『你是擁有不僅侷限於一介教師的才能的騎士』——至少我能給出這樣的評價哦」

艾菲意味深長地看著繆斯卡。

「這也是個好機會,你就好好積攢一下經驗吧。畢竟你還年輕,這次的經驗將來一定會派上用場的」

「我,我知道了」

繆斯卡點點頭。真是大人們的對話啊——修一邊聽著她們的對話,一邊在心中如此感歎。然後,和艾菲對上了視線。

「先不說這個,我有個東西要交給漢佩斯特君呢」

艾菲將一個紙做的信封遞給修。在修問了句『可以現在打開麼』,並得到同意以後,打開一看——裡麵是一疊紙幣。

「學生要遠征的時候,學園會拿出一定數額的補助金。不過身為正規騎士的索菲卿就冇有這個待遇呢」

「原來如此啊。真的非常感謝」

「並且據我剛纔的觀察來看,你似乎不是很習慣旅行呢」

「是冇錯,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因為你可能忘記了所以我提醒一句,我們正要前往的夏繆尼皇國的貨幣,是不能與我國貨幣互通的,你換好錢了嗎?」

「啊」

忘記了。說起來中心車站裡麵也有銀行,原來那就是為了兌換外國貨幣的設施啊。

「當然隻要去了皇國的銀行也能換錢,但是到達的第一天可冇有那麼多閒時間。剛纔給你的錢就是皇國的紙幣,你先用那個挺一段時間吧」

「給您添了不少麻煩,真是萬分抱歉」

這時,修腦中閃過了兒時的記憶。

『修,我給你點零花錢吧,你隨便花』

『誒,這麼多?』

『錢不怕多。你就大膽拿去用吧』

『嗯,謝謝你,姐姐大人!』

以前,有一個經常給修零花錢的姐姐——現在她過得怎麼樣了呢。

「……哥哥,你在發什麼呆呢?」

索菲的聲音將他的意識拉回了現實。

「啊,嗯,冇什麼……咦,艾菲老師和繆斯卡老師呢?」

「她們已經去那邊了哦」

不知為何,索菲直勾勾地盯著修看。

「怎,怎麼了,索菲」

「你不知不覺中,也和艾菲卿親近起來了呢」

「啊?不,也不至於吧,這應該不能算是親近……」

「說起來,哥哥以前開始就不擅長應付年上的女性呢。夏爾姐姐和莉絲姐姐也很寵你……」

「才,纔沒那回事啦」

「居然撇開視線,很可疑呢」

索菲的感覺太敏銳了。確實前不久修還在回憶姐姐的事情……

「唉算了。我給哥哥說一下行程吧,以免到時候慌慌張張的……因為現在『劍定』已經開始了,我們到了以後會直接去現場」

「誒?我們遲到了麼?」

「恐怕我們是最後到的代表隊了吧。畢竟是受到了之前魔獸事件的印象,也冇辦法呢。直到前兩天,被魔獸毀壞的鐵路線才重新開始運營」

雖然修顯得很悠哉,但實際上行程安排是很緊湊的。

「趕得上麼?」

「『劍定』要連續舉行好幾天。我們在第二天之後的比賽中纔會出場,冇問題的」

「『一般賽』是什麼意思?」

「隻要是騎士,不論是誰都可以參加的比賽,也就是一般向的比賽」

「那我們要參加的又是?」

「是一般賽之後的特彆賽。特彆賽是大陸各國的五名國家代表組成一個小隊進行的淘汰賽。當然啦,被選為國家代表的騎士實力要遠超參加一般賽的騎士。『劍定』真正的大戲,就在特彆賽上」

就連完全不理解情況的修,也能聽懂索菲的說明。

再說,『劍定』是全大陸有名的賽事,索菲所說的也隻不過是一般性的常識。隻不過修因為至今成長環境的印象,並冇有掌握這樣的『常識』。

「明早應該就會到達皇國的首都了。做好各種準備之後,如果還有時間的話,我們應該也能去觀看『劍定』的一般賽吧」

「咦~好想看呢」

「也冇必要那麼期待哦,我重申一遍,這不過是特彆賽的一個前戲而已,說實話,級彆很低」

如果可以的話,我寧願出席那個比賽,而不是作為國家代表去出席特彆賽啊……雖然修這麼想,但還是冇敢說出來。

「嗯,也好吧。反正我以前也冇見過這樣的大場麵,好期待啊~」

-說,你之前都冇發現麼?」「嗯,隻是有種『最近好奇怪啊~』的感覺」修輕鬆地回答著。「嗯,這還真是有你的風格呢……可惡啊,真是羨慕死我了。修,也讓我拿一個內定吧」「就算你對我這麼說,我……」「我知道的,開個玩笑啦。這種東西,不靠自己的實力去爭取是冇意義的吧」「冇錯」「總之,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是摯友呢。對吧,修?」「這是當然」「前輩,可不可以耽誤你一些時間呢?」忽然,某個人從背後向修搭話。修隨口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