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街步 作品

終章 友情與青梅竹馬的回憶與家族的羈絆

    

身上。反正我兄弟很多,也早就習慣對付臭小鬼了」「把她當做臭小鬼是不是太過分了點啊」「誒?為什麼你會突然生氣呢」「冇什麼」其實自己也並不是生氣,或許是變得有些情緒化了吧。『嘛,先不說這個了……』,布伊無視了修,走近少女。「喲,小姑娘,你在這裡乾什麼呢?」「…………」少女抬頭仰望著修和布伊兩人的臉,眼都不眨一下。這毫無表情的臉上果然不會顯現出任何感情。感覺她就隻是呆呆地看著他們而已。「難道是迷路了嗎?...-

第三卷

動盪的王都與騎士公主

終章

友情與青梅竹馬的回憶與家族的羈絆「哦哦,莉莉西亞殿下,您能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

貝爾蒂誇張地迎接著回到王宮的莉莉西亞。但是,莉莉西亞陰沉著臉,根本就不打算隱藏自己陰鬱的心情。

「……貝爾蒂卿,為什麼修特利卿會在王都裡?」

把莉莉西亞帶回王都的當然是修特利。他本人在到達王宮以後就打著哈欠說了句『差不多到冥想的時間了』。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強到能夠將索菲她們閉上絕境的人。

「應該還負擔著守衛邊境的重要職責哦」

「在下當然明白。但是,在下認為當前的事件更加重要,所以就動用權限將召回到王都了」

「所有人,都到了王都?」

修特利·奧列·穆魯

阿魯波瓦·威爾·弗裡埃爾

蒂法·托勒·波烏斯

阿羅茲·魯·克爾頓

就是原來在修邦雷努最強騎士貝爾蒂麾下馳騁沙場的四位騎士。他們非常強大,被稱為活著的傳說。

在幾十年前,貝爾蒂與組成五人小隊,參加了劍定。當時,他們和被譽為大陸最強的『劍聖』旺德所率領的夏繆尼皇國代表隊鏖戰,最終,貝爾蒂他們代表修邦雷努王國創下了劍定三連冠的偉業。

不僅貝爾蒂自己,也是名響大陸的騎士。

「貝爾蒂卿,你到底在想什麼呢?」

「當然,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我所愛的王國」

貝爾蒂殷切地對莉莉西亞低下了頭。

「……王宮的一角被破壞了,這是為什麼?」

「剛剛抓住了恐怖分子,想必殿下也知道名字吧——她的名字就是佛羅奴共和國的莫妮卡。我認為她是綁架公主這個事件的主謀」

「……她現在在哪呢?」

「當然,在地牢——近期將會進行公開處決」

「公開!?為什麼要多此一舉……非公開的處決不就已經足夠了嗎?」

「如果殿下明白莫妮卡的真實身份的話,想必一定會改變初衷吧」

難道說,莫妮卡的真身是——但莉莉西亞還是冇有將自己的想法說出口,而是選擇問貝爾蒂。

「……應該還有其他的犯人吧,那些人呢?」

「非常抱歉,犯人在逃中。不過,已經動員了王國的騎士。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找出逃犯」

貝爾蒂還特意補充了一句。

「說起來……索菲卿好像死了呢,我從修特利卿那得到了這樣的報告」

「!」

這也是莉莉西亞最在意的事情。但她還是強裝平靜地說。

「屍體呢……」

「怎麼了?」

「索菲卿的屍體,找到了麼?」

「……很遺憾,修特利卿做得太過火了,搜尋行動完全無法推進。不過發現屍體應該也是時間問題了吧」

「還活著」

莉莉西亞堅定地說道。

「索菲卿——她現在一定也還活著。因為,我們已經約好了。我會讓她成為我的部下……」

「您確定麼?還是說隻是樂觀的估計?」

聽了這話,莉莉西亞用凶狠的眼神盯向老臣。

「殿下——索菲卿的謀反已經眾人皆知。如果冇有發現屍體的話,我們一定會儘全力找出她並處以極刑。這是符合王國法律的裁決」

「索菲卿纔沒有謀反」

「還有,是叫修納伯蘭來著,陛下的學友?他也一樣。聽說他和恐怖分子也有聯絡。哎呀哎呀,這下還不得不向殿下道歉呢,居然讓那種危險的傢夥接近殿下,在下貝爾蒂實在是無地自容」

「索菲卿和修納伯蘭同學根本冇有背叛我!他們都是擁有高潔誌向的騎士!」

貝爾蒂皺起眉頭,看著激動地大喊起來的莉莉西亞。

「剛纔的話,在下就當是冇聽到吧,殿下——請您趕快忘了這些恐怖分子吧」

莉莉西亞咬緊牙關,但她也還是明白現在隻有順從。就算和貝爾蒂爭執,事情的結果也不會改變。

「……安潔在哪?」

「哦哦,殿下,非常對不起。安潔那傢夥,明明是在下的侄女,卻冇能在關鍵的時候保護殿下,實在是太不頂用了」

「我並不打算責怪安潔。這次事件全是因為我的大意造成的——快把安潔叫來,我們要馬上回到學校去」

「這可不行,殿下」

唰,莉莉西亞被一群騎士包圍了。他們身上散發著不友好的氣氛。

「怎麼,你們想乾嘛?」

「殿下——學校太危險了。畢竟還可能有恐怖分子潛伏在那。我們不能冒險讓殿下回去。請您回到自己的房間不要出來,直到確認已經安全為止」

「你說,什麼!?」

莉莉西亞因為過於驚訝,說不出其他話來。

「貝爾蒂卿……你是打算把我軟禁嗎?」

「真冇想到殿下會說出這種話——貝爾蒂全心全意擔心著殿下的安全。王宮不僅有在下,還有嚴防死守,是這個國家最安全的地方。為防止特殊情況的發生,在危險過去之前,還請殿下呆在自己房間裡」

「父王呢!我要馬上見父王!你們這種蠻橫的行為,父王是不會認……!」

「當然,在下已經得到陛下的許可。陛下是非常欣然地批準了的」

「怎麼會……」

「殿下。明明皇國的事情還冇有風波散儘,這次您又被王國內出現的恐怖分子綁架,國王陛下實在是太過悲傷了。請您理解他的感受」

確實是冇錯。莉莉西亞因找不到反駁的話而語塞。

「各位,把殿下請回房間裡。當然,要慎重行事」

「……我知道了」

莉莉西亞無奈地說道。她放棄了抵抗,在眾多騎士的包圍下,回到了自己在王宮內的房間。這簡直就像是押送犯人一樣——她心中這麼想著。

「啊啊,莉莉大人,謝天謝地,您平安回來了!」

安潔已經在房間裡了。安潔看大莉莉西亞,便扭曲著臉,嗚嚥著跪了下來。

「非常對不起,莉莉大人,身為您的貼身護衛在關鍵時刻卻冇派上用場,在下已經冇臉見您了!」

安潔哭泣著跪在地上,像是要把頭埋進地板裡一樣,連續用額頭敲著地板。

「安潔,你並冇有錯哦。抬起頭來吧」

「不,莉莉大人,不這樣做我是不會解氣的。請您懲罰我吧!」

安潔完全冇有抬起頭的打算。

「請殿下馬上用劍將在下這名愚蠢的隨從的頭顱斬下!如果您想讓我切腹的話,在下當場照辦!如果您這兩樣都不喜歡,在下便去寺院削髮爲尼,一生向神明祈禱懺悔。莉莉大人,請給在下懲罰吧!不論是什麼懲罰在下都會欣然接受!」

真是太誇張了——但是,對現在的莉莉來說,安潔的這句話話正好可以利用。

「安潔——我明白你的覺悟了。那麼,你能發誓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不會透露給任何人嗎?」

「當然」

「就算是你的伯父,貝爾蒂卿?」

「隻要您下令,在下就算是被打死都不說!」

「我相信你,安潔——到這邊來」

莉莉西亞穿過房間深處的門,走向了更深幽的地方。

這個地方放著一張擁有豪華的天蓋的床。這就是莉莉西亞的臥室。在所有的騎士和傭人們之中,能夠進到這個臥室來的人,少之又少。也就是說,這裡是極其適合密談的地方。

莉莉西亞坐在床上,將兩腿搭在一起。

「安潔。你老實回答——魔族,是什麼?」

安潔非常驚訝。看來她並不明白莉莉西亞的意圖。但是這位忠實的仆從還是馬上回答了。

「魔族,指的是,生活在巴甘多大陸北邊的大陸——暗黑大陸的居民。他們擁有比人類更強韌的**,是大約三十年前的北方侵略戰爭的始作俑者」

安潔的答案和教科書的一字不差,是模板級的優等生回答。但是,莉莉西亞想問的並不是這個。

「魔族,為什麼要侵略巴甘多大陸呢?他們的真實想法到底是什麼?他們為什麼會敗北,現在又在何處……安潔,你究竟知道多少呢?」

「……說來也丟臉,在下隻明白曆史書上說的內容。如果您能認同這個答案的話,在下倒是可以回答……」

也就是說,安潔也不清楚真相——真是奇怪。莉莉西亞和安潔都是在修邦雷努這個大國中受到了最高等教育的人。就連這樣的人,對魔族的知識也少得可憐。

「我,想要知道魔族的真麵貌——以及三十年前的戰爭的真相。安潔,我有件事想要讓你幫忙,可以嗎?」

「此等小事,在下一定……」

「這纔不是小事哦!這可是關係到國家存亡的大事。我可不打算讓懷著這種天真的想法的人幫我哦!」

看到莉莉西亞過於強烈的反應,安潔恭敬地低下了頭。

「明白了。在下安潔,會賭上性命不負莉莉殿下的期待」

「安潔——我最後再問你一句」

莉莉西亞緩緩地開口。

「在調查這件事的過程中。我,可能會在某個情況下,做出背叛你的伯父貝爾蒂卿的事情——就算如此,你還願意站在我這邊嗎?」

「是嗎,馬爾斯,死了啊」

在辦公室聽到報告的貝爾蒂,心情沉重地感歎道。

「……實在是,太遺憾了」

「嗯,能懂,這我太能理解了,貝爾蒂卿!她可是現在為數不多的熱心工作的能人!真是少了一位得力的壯士啊!」

「大叔,你太熱血了」

「我還在冥想呢,你們能不能安靜一點呀」

「……你們,還真是和以前一個樣呢」

貝爾蒂看著室內的人們——王國最強級彆的騎士們。

雖然貝爾蒂認同他們的實力——但是他們個個都是怪胎。這也是貝爾蒂將他們派往邊境的原因之一。

「不過你這次還真是把事情搞得更麻煩了呢,修特利卿」

貝爾蒂盯著修特利。

「我說過讓你捉住綁架犯。結果你居然大鬨一場,現在連搜尋行動都冇辦法推進」

「這還真是抱歉呢,貝爾蒂卿。但是,你應該也有事情瞞著我們吧?」

修特利緩緩地反問道。

「王國內部——不,騎士團內部居然混有魔族,這種事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哦」

「什麼!?這事屬實麼!?」

「明明在三十年前都趕儘殺絕了的……」

「是麼,你訊息還真是靈通呢,修特利卿——正好,我也想就這件事說明一下」

這之後,貝爾蒂向部下說了自己的想法——以及今後的計劃。

——自己做了個夢。

回想起了自己還小的時候。這已經是距今很久以前的事了……

當時父親也還活著,某一天——父親帶著修出了一趟遠門。

被父親再三叮囑不要告訴母親與姐妹們之後,修和父親一起翻過了山頭。

至今為止,修都和家人們在深山老林裡過日,這還是他第一次翻過大山,來到有其他人類生存的城市。

陌生的世界對當時還是孩子的修來說,非常新鮮。

修的父親帶著修進入了這個城市最大的一棟建築物。父親是從牆壁上的窗戶中偷偷進去的,而當時的修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建築物中,有一位非常美麗的母親,修覺得她的美貌與自己的母親不相上下。柔軟而豐潤的卷卷的金髮閃著光輝。澄澈的碧眼像是寶石一般耀眼。有種哀怨美人的氣質的她,簡直就像是童話故事書中的女神。

「哎呀哎呀,歡迎您大駕光臨呢」

女性看到修和父親的臉,便滿臉放光地歡迎了他們。父親也以非常優雅的舉止回以問候。

這時,修發現這位美麗的女性背後,還有一個小小的女孩子。她躲在女性的裙子後麵,年齡看上去和修差不多。她非常可愛,就像是人偶一樣——當時的修是這麼想的。

「莉莉,來打個招呼吧——這位,是以前幫了我很大忙的恩人,是我的摯友哦」

「……你好」

小女孩抓起自己的裙角,可愛地低下了頭。修的父親對莉莉——這位小女孩也很恭敬地回禮。

「初次見麵請多指教,大小姐」

父親把修推到前麵來。

「這是我的兒子」

「你好,漂亮的大姐姐」

「哎呀哎呀,還真是個和您一個樣的,非常可愛的小帥哥呢」

女性蹲了下來,緊緊抱住了修。輕輕地在修的臉頰上親了一口。被巨大的胸部包裹著的修,感覺非常安穩。

「…………」

但是不知為何,那個名叫莉莉的女孩正在生氣地看著自己。

「呐,莉莉」

女性站起來對女兒說。

「我和他待會兒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談,你就和這位小帥哥去隔壁的房間玩耍吧」

「我知道了,母親大人」

莉莉點點頭,徑直走到修的身邊,抓起他的手,把他往門對麵拉。修並冇有怎麼抵抗。

「……那麼,你到底是誰呢」

兩人獨處之後,莉莉就突然『哼』地雙手交叉在胸前,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發問。修嘻嘻笑著說。

「修納伯蘭。大家都叫我修哦」

「難不成,你是平~民嗎」

平民——這是什麼,當時的修根本不理解這個詞的含義。

「什麼意思啊?」

「連這種事情都不明白嗎。果然你是平民呢」

「可能是吧」

「平民找我的母親大人有何貴乾呢?」

「誰知道呢?」

「……算了,這種事情,無所謂」

莉莉指著地板。

「你給我趴在地上」

「為什麼?」

「你要做馬。我的工作就是要把平民像是牛馬一樣使喚哦」

也就是要玩騎馬遊戲嗎?這個遊戲,就連修的妹妹們都不怎麼愛玩了——還真是比意料之中的更加孩子氣呢。修不禁笑了出來。

「你為什麼要笑,快點」

「嗯,好」

莉莉西亞坐到了趴在地上的修背上。

「快點跑起來!」

「好好好」

修一邊笑著,一邊在房間中到處趴著。為了不被修抖落下來,莉莉西亞用雙腳緊緊纏住了修的腰部。小小的屁股在修背上挪來挪去的,每次挪動,她就會加大腳上的力度。

「你,很擅長當馬嘛」

「是嗎?」

「嗯,再跑快點!」

「我知道了」

修加快了速度——當年的修從早到晚都和姐妹們一起在大山裡到處嬉笑打鬨。自幼就擁有騎士的才能。簡而言之,他與在城裡養尊處優的同世代的孩子相比,培養方式根本不同。

修用非常快的速度在房間裡爬行著——雖然莉莉差點就被甩下來,但她還是緊緊抓住了修的脖子,用雙手雙腳纏住修。

「太,太快了!」

「我還能再快點哦」

「等,等一下啦」

「嗯?」

修突然急刹車。『咿呀』——莉莉西亞因為慣性往前飛了出去,『咚』地撞到了牆上,而且姿勢還是雙腿分叉頭朝下。輕飄飄的裙子也因為重力往下墜,內褲完全露在外麵。

「你冇事吧?鬆開手的話很危險的哦?」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莉莉保持著這個姿勢,兩頰通紅地盯著修。她難道是生氣了嗎?

「哎呀哎呀,莉莉,剛纔弄出了很大的動靜呢,發出了什麼事嗎?」

「冇事,母親大人。我們在玩遊戲而已」

「也彆太吵了哦」

被隔壁房間的母親提醒之後,莉莉憤恨地瞪修。

「我要決鬥!」

「決~鬥?」

「騎士如果名譽受到踐踏的時候,就要決鬥,就要決一勝負!」

莉莉叫喚著。但是修還是不明白決鬥的意思。

莉莉用房間中的紙折出了兩個紙筒,把其中一個交給修。

「先打到對方頭的人就算贏!」

「嗯,我知道了」

也就是玩對打遊戲嘛——修點點頭。妹妹蒂伊最喜歡這個遊戲了,在家裡也經常玩。

「但是,你穿這種衣服真的好麼?」

「當然好哦!是定製的!」

莉莉穿著不華貴的連衣裙,不管怎麼想都不好活動。但是她卻得意地挺起胸。

「我長大了以後,會成為這個國家的王。我還每天練習劍術,這個國家根本冇有能夠戰勝我的小孩哦!」

也就是說她很強?她到底有多強呢,難不成會比蒂伊還強嗎?

「來決鬥吧。如果我贏了的話,你就要做我的奴隸!」

「奴~隸?」

奴隸——修也不知道這個詞是什麼意思。

「也就是說,如果我贏的話,不論我說什麼你都要聽從!」

「如果我贏的話呢?」

「反正贏不了,這種事無所謂啦!」

這個條件還真夠不公平的——不過,對在眾多姐妹的包圍下成長的修來說,女孩子的任性簡直是家常便飯。所以,他很乾脆地答應了。

「那就開始吧」

「嗯,你隨時都可以攻過來哦!」

莉莉點頭的瞬間,砰,一陣輕巧的聲音響起——莉莉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修在莉莉點頭的那一刻用紙筒敲中了她的頭,一瞬間決出了勝負。

「這樣就行了嗎?」

莉莉花了好一陣功夫纔回過神來,隨即她便漲紅了臉。

「這,這是犯規的,你剛纔偷襲我!」

「但是,是你自己說可以的……」

「再重來一次!」

結果就重來了一次——但是修還是贏了。

「為什麼呢!」

莉莉極其不甘心地大叫道。這時,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脫下了自己的連衣裙。

「是,是這件衣服不好,穿著不好活動!」

「但是,你說過冇問題的……」

「怎麼了,你有意見麼?」

「倒也不是……」

「再來一次!」

隻穿著一條內褲的莉莉說道。

「這樣就冇問題了,這次我一定要贏你!」

但是,修還是贏了。

「為,什麼,呢……」

莉莉垂頭喪氣。看著失落的莉莉,修開口安慰她。

「我和妹經常玩這個遊戲,彆看我這樣,我還是挺擅長的呢……隻是,一次都冇有贏過她呢」

「……你的妹妹比你更加厲害嗎?」

「嗯,蒂伊比魔獸還要厲害哦」

「你騙人!魔獸比成年的騎士更加厲害!小孩子根本不可能打贏它」

「不騙你,蒂伊真的很強啦」

「騙人,居然撒這種謊來糊弄我,不可原諒!」

爭強好勝的莉莉抓住了修的衣襟,而修反射性地將她推開。自己並冇想用太大的力。恐怕是被指責說謊,所以自己也有點生氣吧。嬌小的莉莉被推開,倒在了地板上。

「……嗚嗚嗚嗚」

躺在地板上的莉莉的雙眼開始噙滿淚花。隨後,大滴大滴在眼角囤積。不好——修趕忙衝去安慰她,但是還是太遲了。

「唔,咕,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莉莉嚎啕大哭起來。雖然修安慰了她,但是自尊心受傷的莉莉並冇有停止哭泣。

「對,對不起,對不起」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哎呀,怎麼啦,莉莉?」

聽到哭聲的家長們打開門,看到房中的慘狀不禁目瞪口呆。

畢竟莉莉現在隻穿著一條內褲癱坐在床上,哇哇大哭。修在一旁驚慌失措。光從這個場景來看,根本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

但是——看到這一幕的修的父親反應很快。

「你這,大笨蛋!!」

他一瞬間就來到兒子麵前,一拳打上了修的臉頰。修也躺倒在地板上。

「蠢貨!這樣也配做我的兒子嗎!不知恥的傢夥!」

接著,父親又連續打了修的臉好幾下。實在是太可怕了。明明是自己年幼的兒子,卻完全不留情。因為父親的懲罰太過嚴厲,莉莉也不禁愣住了。

「……哎呀哎呀,莉莉,你果然是在假哭呢」

母親將手放到了莉莉裸露在外的肩膀上。莉莉纖細的身體微微顫了顫。母親用非常和緩,但又很不容分說的語氣對女兒說。

「先把衣服穿上——然後,告訴我這裡發生了什麼。要誠實地,毫不保留地說出來」

——這之後,莉莉說出了事情的經過。大家也都明白了修並冇有錯。

被父親狠狠地打過的修,臉腫了起來,光看著就覺得很痛。莉莉的母親滿懷歉意低下了頭。

「非常抱歉,小女弄出了這樣的誤會……」

「您不需要道歉」

修的父親嚴肅地搖搖頭。

「這也要怪我的笨兒子不善應對情況。他應該受罰。唉,看來我的教育挺失敗的,真是冇臉見人啊」

「哎呀哎呀,但是這樣說的話,您的小公子也會不好受哦」

「不,這傢夥做了件大蠢事」

父親板著臉說。

「不管理由如何,弄哭美麗的大小姐就是有罪。我的蠢兒子實在是太冇教養了」

「您也有臉說這句……」

在大人們繼續開始聊起天來之後,修和莉莉兩人坐到了床上。莉莉用侍女帶來毛巾包住冰塊,敷在了修紅腫的臉上。

「對不起,我說了你妹妹的壞話。不過,你還真強呢」

莉莉誇獎了修。修搖了搖頭。

「纔沒那回事啦。我覺得你也很強哦」

「真的麼?」

「嗯,我差點就輸掉了——好痛痛痛……」

「很痛嗎?」

「?冇事冇事,我冇問題的」

修逞了一次強。不過,莉莉馬上更加用力地把毛巾往修臉上按,痛感又加強了。

「痛痛痛痛痛痛……」

「大騙子」

莉莉西亞狠狠地瞪了一眼修。修『哈哈哈』地賠著笑。

「冇事,你不需要這麼逞強哦」

「我纔沒有,逞強」

「……」

「……作為賠禮,給你施展讓痛痛飛掉的魔法吧」

「魔法?」

啾,莉莉用柔軟而溫暖的嘴唇取代了冰塊,輕輕貼在修的臉頰上。

「……怎麼樣?」

滿臉通紅的莉莉,抬起目光注視著修。修點了點頭。

「很有效呢,完全不痛了!」

「你要感謝我哦~我可是第一次對男孩子做這種事呢」

「嗯,謝謝你」

——這之後,冇過多久,修就被父親帶回了家。

「我還能和您見麵嗎?」

「恐怕再也不見麵會比較好吧——從我們的地位來看」

修的父親正在和莉莉的母親告彆。

「這次是聽說您身體有變,怎麼都坐不住,所以才趕過來的——我已經決定,再也不來這裡了」

「……嗯,在死之前見到您一次,我也滿足了」

在一旁的修也在和莉莉說再見。

「我們還能見麵嗎?」

「嗯~……不知道呢,因為,我可能不會離開大山裡吧」

可能不會再來這裡了——修這麼一說,莉莉便雙手插腰『哼』了一聲。

「我可先說清楚,我們還冇有決出勝負哦!」

「咦?不管怎麼想都是我贏了纔對吧……」

「所以說,我不允許你贏了就跑!到我們下次再見麵之前,我會練習練習練習不斷地練習,一定要變得比你還強!」

『所以』——莉莉接著說。

「下一次見麵的時候,就決一勝負吧!並且如果我把你打敗的話,我就讓你做我的下仆!」

下仆——雖然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但是聽上去應該不是什麼好詞。修莫名有了這種感想。

「那,如果下次我贏了的話呢?」

「如果你贏了,我就讓你當我的侍從!」

侍從——修不解地歪歪腦袋。

「咦?總覺得好像不論輸贏都冇什麼差彆……」

「你到底在說什麼呢?我可是要成為騎士王的人。一般人可當不上騎士王的侍從哦!」

「那就這個了」

「約好了哦,你一定一定要記得哦!如果你忘記了的話我可不饒你!」

「嗯,我知道」

修與在幼年時期見到的那名少女拉鉤,做出了約定——

「……是麼」

醒來的修下意識地嘟噥道。

「……全都,想起來了……」

修從床上支起身體,胸口非常痛,他也不禁發出了呻吟。自己似乎是在陌生的房間,躺在陌生的床上。他**著上半身,胸口還包著繃帶。繃帶上還滲出了一些血液。

「哥哥!你醒了嗎!」

不知是不是聽到了響動,臉色蒼白的索菲撞開大門撲了上來。

「索菲?」

「啊啊,太好了,哥哥,我真的好擔心!」

淚流滿麵的索菲抱住了修。因為這個撞擊,胸口的傷開始作痛。

「嗚……」

「啊啊,對不起,哥哥。你真的受了很重的傷哦,能清醒過來真是太好了」

「…………」

默不作聲的索菲和維奧跟著索菲進來。

「修哥,死了?」

「纔沒死!」

梆,索菲狠狠地敲了敲維奧的頭。這一擊並冇有放水,維奧也兩眼含淚地抱著頭。

「你,你乾什麼嘛,索菲!我隻是開個玩笑……」

「這太冇教養了!多學點常識吧,維奧!」

看著爭論的索菲和維奧——修不由得流淚了。

「…………」

咚咚,席拉像是要安慰修一樣,拍了拍他的肩膀。

「冇問題的席拉。我隻是,太高興了」

「…………」

「一想到維奧和索菲,能像以前那樣在同一個家裡生活,我就高興得不得了……」

修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淚,環顧四周。

「話說,這裡是哪啊?」

「這是為了應對特殊情況的發生而準備的安全屋」

索菲回答道。

「雖然我們在王都內住的房子,是假借他人名義購買的,但還是可能留下什麼蛛絲馬跡。所以我就在遠離王都的鄉下,將一個廢棄的倉庫改造成了家」

果不愧是索菲,準備很充分。

「哥哥,你要喝水嗎?你餓了麼?」

「說的也是……總感覺非常餓」

修也對自己的這種感官非常不解。維奧無奈地說道。

「這是當然嘛。修哥都已經睡了三天三夜了」

「三天!?」

還以為自己隻睡了一天……

「哥哥的傷實在是太危險了」

索菲露出非常愧疚的神情,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短劍。

「這把劍刺中了哥哥的胸口。如果刺得再深一點的話,心臟就會被破壞了。如果心臟受損的話,我們就無力迴天了——除非梅露在場」

修看了看差點奪走自己性命的短劍。非常重,劍尖也很銳利,是一把騎士用的短劍。

而短劍的尖端上刺著什麼東西。仔細一看,是一個板狀的物體。短劍將這個物體貫穿了。

「這是……」

是魔道終端。騎士專用的牢固的魔道終端上已經滿是裂紋,但它還是保持了原型。

「哥哥放在胸口的終端,勉強充當了擋箭牌呢」

「莉莉西亞,同學……」

修下意識地說出了送給他這個終端的朋友,那個在很小的時候就有一麵之緣的人偶般可愛的小公主。

「……呐,索菲,後來發生什麼事了?」

修問出了自己在意的話。

「莫妮卡姐姐呢?莉莉西亞同學呢?之後到底怎麼樣了!?」

「……先冷靜一點」

「畢竟修哥也醒過來了,就去那邊的屋子吧」

維奧指著房間的門。

「這之後,貝爾蒂大叔說要在新聞上發表重大的訊息,引起了不少話題呢」

——在索菲和席拉的攙扶下,朝起居室移動。雖然隻是一個用以藏匿的小屋,但必要的傢俱都很齊全。唯一的違和就在於冇有窗戶。不過從現在來考慮,倒也能理解。

「要打開了哦」

維奧打開了起居室裡的魔道螢幕。螢幕中映出了新聞播報員,正在播放的是新聞。

『下一條新聞——與前幾天發生的夏繆尼皇國政變事件有重大關聯的國際通緝恐怖分子,莫妮卡·蒂斯·阿爾托斯,在修邦雷努王國內被捕了。對此,莫妮卡·蒂斯·阿爾托斯所屬的國家佛羅奴共和國以及政變事件的受害者,夏繆尼皇國都要求將其引渡。但是王國已經正式宣佈將不會同意任何一方的要求』

「這個是……莫妮卡,姐姐大人?」

新聞上也公佈了莫妮卡的清晰麵部照片。修到現在才領悟到原來她被抓住了。

『王國宣佈,將在近期對莫妮卡·蒂斯·阿爾托斯進行公開處決』

「公開處決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麵上的意思哦,哥哥」

索菲平淡地說。

「姐姐要被處決了——很遺憾,畢竟從至今為止姐姐的所作所為來看,這個判決並冇有錯」

「怎麼會……」

修回想起有關莫妮卡的記憶。她是修的姐姐,時而嚴格,時而冷酷,時而殘忍,時而恐怖……咦,感覺印象並不怎麼好啊?

但是莫妮卡在危機關頭為了讓修逃走,犧牲了自己。修非常明白莫妮卡有多溫柔。

「……呐,索菲,我有一個請求……」

維奧扭扭妮妮地說。

「雖然事到如今說這句話有些要臉,不過……我們去救莫妮姐吧」

維奧已經哭了出來。

「莫妮姐確實是個蠻可怕的人,但是,她直到最後都冇有拋棄我這個笨蛋,一直照顧著我……我不想莫妮姐死掉」

維奧的眼淚一滴一滴落下,像決堤的洪水。

「但是,隻憑我……隻憑我這笨腦子,想了三天也還是冇想到救出莫妮姐的辦法……求你了……求你了……索菲姐。救救莫妮姐吧!」

「…………」

維奧一旁的席拉也低下了頭。像是在說自己持相同的心情一樣。

「不要哭,維奧——我的想法也跟你一樣」

索菲也讚同地頜首。

「毫無疑問,我也是這麼想的。她終究還是我無可替代的姐姐——我不會對她見死不救。我已經和阿麗婭姐姐取得了聯絡。如果全員集合的話,一定能有辦法救莫妮卡姐姐的」

『接下來是事件的相關報道』

螢幕中的新聞播報員說。

『之前,修邦雷努王國的騎士頭子,貝爾蒂大人公佈了重大訊息』

畫麵切換,貝爾蒂嚴肅的麵龐映了出來。他穿著正裝,站在某個房間中的講台上。

『各位王國公民,以及全大陸的人們,各位好。我是修邦雷努王國第一騎士團團長,貝爾蒂·坦因·桑布裡』

貝爾蒂大大方方地介紹自己。

『今天,我必須對大家傳達一個非常令人遺憾,並且非常嚴重的事實』

貝爾蒂繼續說。

『前幾天,我國在國內抓捕了國際通緝犯,莫妮卡·蒂斯·阿爾托斯。雖然彆國提出引渡的要求,但是我國還是決定在本國國內將其處決』

房間中出現了閃光,看來是拿著魔道相機的記者們正在拍照。

『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很理解大家的這種疑問。我們現在獲得了一個與她有關的非常重大的情報。在我想到這個真相的重要性時,我便決定絕不會將她交給其他國家。我必須親手將她處決,這就是我的判斷』

貝爾蒂麵對相機握緊拳頭,擠出苦澀的表情,終於說出了那個恐怖的真相。

『莫妮卡·蒂斯·阿爾托斯,是三十年前震撼全大陸的魔族的首領——的親生女兒』

「什麼!」

「怎麼可能!」

「為什麼……要把這件事……」

「…………」

注視著貝爾蒂的修他們已經不知該說什麼好。

——與此同時,修邦雷努王國的鄰國,夏繆尼皇國。

「什麼,這是真的嗎!莉莉那傢夥,到底在乾什麼呢!!」

夏繆尼皇國皇帝艾露米塔基聽到貝爾蒂的發言以後,同樣也非常驚慌地大喊了出來,她這種狀態是很少見的。

「……嗯,四姐……」

站在她身旁的,平時一直麵無表情的劍聖蒂伊,這時也略顯動搖。

「啊,朕很清楚,朕很明白蒂伊——她是汝的姐姐對吧」

艾露輕輕地抱住了蒂伊嬌小的身體。

「放心吧。不論汝的出身如何,汝都是朕的左臂右膀,是汝最信賴的親友。朕並不在意血統,隻要朕還在這個國家,就絕不會讓任何人對汝有所質疑」

「……嗯,謝謝你,艾露」

但是緊緊抱住蒂伊的艾露,用有些緊迫的語氣說。

「但是,虧他乾得出這種事,貝爾蒂卿……這下可是把一個不得了的炸彈投向了全大陸。接下來恐怕會引發朕也無法想象的波瀾——可能會糟糕到將整個大陸都掀個底朝天」

——同時,在修邦雷努王國騎士學園食堂。

「嗚啊,搞冇搞錯?剛纔那個女的是魔族?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魔族啊。外表看上去和人類冇什麼差彆嘛」

學生們也非常震撼。在吃著飯的布伊也停下了手,直勾勾地看著魔道螢幕上播出的新聞。

——說起來,修那傢夥到底怎麼樣了?——

他非常在意自己那個前幾天外出以後就再也冇有回來的摯友。老師們也冇說什麼,莉莉西亞她們也在同一刻失蹤不見了。所以學生們之間流傳著各種謠言。

哢欽——清脆的金屬聲響起。布伊回過頭,發現一把叉子掉在了地上。

「咦,繆斯卡老師」

「對不起,我手滑了」

近旁的桌子邊上,坐著布伊他們的班主任莫妮卡。學校的食堂是師生公用的。

「啊,我去拿一把性的叉子吧」

布伊站了起來,但是繆斯卡把他叫住了。

「不好意思,我現在麼有食慾——伊凡澤君,如果可以的話,你要不要把我的這份給消滅掉呢」

「咦,這樣好麼?」

「冇事的,我還一口冇吃呢,不用在意」

如果是老師的飯菜的話,就算是吃到一半的剩飯也樂意——布伊雖然想這麼說但還是住嘴了。說些多餘的話被老師罵的角色隻用修一個人來擔當就夠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

畢竟騎士學園中有很多課程非常耗費體力。並且學生們正值青春年少,餓著肚子的時候會比較多。如果有人送第二份飯上門的話,當然會二話不說吃下去。

「嗯,你慢用」

「繆斯卡老師,你胃炎又犯了麼?不好好吃藥可不行哦」

布伊用有些調侃的語氣說道。繆斯卡的胃炎已經成為學生們都知道的名段子。

「說的也是,感謝你的忠告,我會注意的」

繆斯卡將自己的飯菜盤子放到布伊麪前後,就站了起來。布伊道了謝,開始吃起兩人份的飯。

因此,布伊並冇有察覺到——繆斯卡起身走開的時候輕聲說的一句話。

「啊啊……看來這個國家也差不多要掀起一陣波瀾了呢」

『……因此,我國將會保持現有的態度,堅持處決莫妮卡·蒂斯·阿爾托斯!我國絕對不會忘了三十年前的悲劇,絕對不會忘了被魔族侵略的人們的悲傷,憤怒,憎惡。絕對,永遠不會忘記!』

貝爾蒂在電視中激情演說。在一旁的王國騎士們一齊敬禮,高喊著『王國萬歲』。

但是,這樣的新聞對修他們來說,根本無關緊要。

「…………」

「…………」

「…………」

「…………」

誰都冇有說話,沉重的氣氛填滿了室內。

「……我還真是,服了他了」

打破寂靜的是索菲。她少見地露出了無奈,想要放棄的表情。

「這個,簡而言之,就是——被逼上絕路了吧」

「怎麼嘛,索菲!」

維奧抓住了索菲的胸口。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嘛,索菲!你剛纔不是才說過要救莫妮姐嗎!」

「……這種事,我當然明白」

索菲並冇有抵抗抓住自己衣襟的妹妹,不僅如此,她還擠出了修至今為止都冇看過的苦悶

的表情。

「我是預料到莫妮卡姐姐是魔族的事情會被曝光——但是完全冇想到連她和母親的關係都暴露了。這下真的不妙了。貝爾蒂卿是來真的,那個人真的打算再一次挑起人類和魔族的戰爭」

「什麼意思呢?」

「意思就是說,戰爭還冇有結束」

索菲開始說明。

「正如繼承了的血液的我們還隱姓埋名地活著一樣,魔族並未從整個大陸根絕。恐怕我們的同類有些已經偽裝成了人類,過上了和人類一樣的生活」

索菲說出了令人驚訝的真相。

「貝爾蒂卿也察覺到了這個事實——所以他打算利用莫妮卡姐姐,結束這一切」

咚,索菲的拳頭砸在桌子上。

「是魔族的象征,而她要將的女兒莫妮卡姐姐公開處決——這完全就是對魔族的宣戰佈告。貝爾蒂卿要利用這次事件,將隱藏在全巴甘多大陸的魔族都引出來,與其戰鬥,並打算真正意義上終結人類與魔族的戰爭」

貝爾蒂居然在考慮這種事嗎?

「將修邦雷努最強的全部召回王都的原因就是這個——貝爾蒂卿打算舉全王國的戰力,與魔族抗爭。就算是我們——就算是持有『滅神咒具』的我們,麵對修邦雷努王國全軍,也是毫無勝算的。我們已經冇辦法救莫妮卡姐姐了」

「怎麼會……」

維奧噗通一聲軟下來,跪坐在地上。

「就冇有什麼辦法嗎?」

「……到底應該怎麼辦呢」

索菲不甘心地說著。

「哥哥也已經知道和貝爾蒂卿有多強了。不僅如此,麵對總兵力數百萬的修邦雷努全軍,想要救莫妮卡姐姐簡直是比登天還難——彆說是救她了,我們全都會冇命的!」

「這種事情,不去乾怎麼知道行不行啊!」

「還不僅如此!」

索菲大喊道。

「假設,假設奇蹟發生,我們成功救下了莫妮卡姐姐——這之後又該如何呢?」

「這……」

「現在全大陸,所有的人類都通過剛纔的新聞知曉了莫妮卡姐姐的真麵目。我們被暴露也隻是時間的問題——人類絕不會原諒流著的血的我們。這種事情應該不用我來跟你們解釋吧!」

「…………」

「就算救出了莫妮卡姐姐——我們今後要怎麼辦?不論去哪個國家,不論去哪個角落,都得不到安寧。難道你們打算過上一生都被追捕的逃亡生活嗎?」

「這……像以前一樣,住在誰都不會來的,深山老林裡……」

「父親和母親就是在這種不該有外人來的深山裡被殺的。難道我們要走上他們的老路嗎?」

索菲說道。

「此時此刻,這個大陸上已經不存在能讓我們安心居住下去的地方了!」

「這也太……」

「唔……咕,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低下頭的維奧哭喊起來。維奧一邊大哭著,一邊跪在索菲麵前。

「求你了……求你了,索菲姐,修哥。我什麼都聽你們的,我不會再違抗你們了,我也不會再做什麼複仇的蠢事了,我會乖乖的,所以,救救莫妮姐吧,這是我一生最大的請求了!」

「維奧……」

「我不會再任性了,我什麼都會做的,所以,把莫妮姐……我最喜歡的,最喜歡的姐姐救回來吧,求你了……」

任性的維奧居然會說道這個份上……看來她真是非常喜歡莫妮卡。修也深刻認識到了這一點。

「……不要再哭了,維奧。冇問題的,我們絕對會把莫妮卡姐姐大人救出來的」

「哥哥!」

「我,有一個想法」

修在妹妹們麵前,吐露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確實,魔族在以前和人類有一場戰爭。但是,我們是身為人類的父親,以及身為魔族的母親的孩子。所以我們就是兩種種族可以共存的證據。我們不能放棄——我們不能放棄去創造兩種族能和平共處的新世界」

「……但是哥哥,這個並不現實啊」

「現在恐怕是不顯示——但是,誰都不知道一百年後,兩百年後的未來會怎麼樣。能夠和平共處的未來或許總有一天會到來。那麼,我們應該以那個未來為目標,努力讓那個未來來臨的更早一點」

「…………」

「莫妮卡姐姐大人絕對會得救的——而且,這次我一定要讓所有姐妹團聚在一起,變革整個巴甘多大陸」

「說得好,小修,這纔是姐姐我的弟弟哦~」

伴隨著新的聲音響起——大門被『啪』地一聲打開了。一個新的人影出現在眼前。

「阿麗婭姐姐?」

「抱歉呢~姐姐我雖然馬上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不過到現在才趕到呢。小修,你最危險的時候冇能陪在你身邊,真是抱歉哦~」

修的姐姐,擁有長長的粉紅色頭髮的美麗女性,阿麗婭到場了。她的頭髮有些散亂,呼吸還很急促,看來確實是火速趕了過來。那個不論什麼時候都從容不迫的阿麗婭還是第一次顯得這麼慌亂。

「小維奧——你的心情,姐姐我已經深深感受到了哦」

阿麗婭慈愛地抱住了跪在地上,還在哭個不停維奧的身體。

「當然,小莫妮卡也是姐姐我可愛的妹妹。可愛的妹妹遭遇危險的時候還坐視不管的話,就不是個稱職的姐姐了呢~」

「但是,阿麗婭姐姐。就算哥哥這麼說,說實話,也冇有什麼對策!」

索菲對姐姐喊道。

「我也想了各種各樣的手段,但是,實在是想不出能夠救助莫妮卡姐姐的辦法……」

「如果小索菲想不到的話,就讓能想得到的人來想唄」

阿麗婭的語氣非常果決,與平常的那種悠閒不同,顯得非常嚴肅。

「那姐姐我是乾什麼的呢?大家都是繼承了父親和母親的血脈的人哦。一個人不行就兩個,兩個人不行就全家一起上!這可是我們的家訓哦!」

「那,姐姐……」

阿麗婭點點頭,交給修一張紙。這張紙上羅列著一大串數字。

「這是,什麼?」

「聯絡方式哦」

「誰的?」

「大家的」

「大家是……」

「說到『大家』,當然是那個『大家』啦」

阿麗婭姐姐環顧著自己的弟弟妹妹,自信地笑著。

「姐妹還不止在場的這些——大家分散在世界各地!」

「好厲害……之前冇查清的所有姐妹的聯絡方式,都在這張紙上麵了嗎!」

三年前各奔東西的所有人——所有姐妹的聯絡方式都寫在了這張紙上。

「冇錯哦~姐姐稍微努力了一下。姐姐花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時間,才查到所有人的聯絡方式哦~」

阿麗婭豎起了兩隻手指,做出勝利的手勢。仔細一看,雖然是用化妝隱藏了起來,但她的黑眼圈還是能看到的。

「小修,你馬上去聯絡她們吧。為了拯救小莫妮卡,所有人要集合起來哦」

「那,這個真的是……」

「當然哦~」

阿麗婭用力地點點頭。

「與的十二位美麗的女兒,闊彆三年大集合哦——小莫妮卡不在的話,就是十一人呢?」

修看著姐姐,呆呆地問道。

「十二個姐妹集合——那我呢?」

「……十二位美麗的女兒外加長男一人,闊彆三年大集合哦~」

居然直接被加在後頭了!

「修哥,你看看氣氛吧……」

維奧吐槽了。被維奧這麼一說感覺超受打擊的!

修定睛一看,連索菲和席拉都尷尬地移開了視線。這個微妙的氣氛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又能和家人們見麵了——一想到這一點,喜悅就自然而然地在修的心中擴散開。這是不爭的事實。

修邦雷努王國,王都,貝爾納爾蒂·皮王宮——

在國王的寢室,有兩個人影。一個是老國王,另一個是貝爾蒂。

國王坐在床上,貝爾蒂單膝跪地。國王在床上過目貝爾蒂交來的檔案。

「……我的騎士貝爾蒂喲」

「是」

「你真的打算照這些檔案上麵寫的那麼乾嗎」

「當然」

「你打算再度挑起戰爭嗎」

「陛下,戰爭並未結束」

貝爾蒂明確地說。

「現在並不是戰後,而是戰爭中。我們並冇有將整個大陸的魔族都滅絕——與進攻大陸的魔族總數相比較,我們殺掉的魔族隻占極少數。但是,我們在三十年前謊稱魔族已經被消滅了」

「……那也是不得已的事情。我國在那時已經冇有繼續戰鬥下去的能力了。就連冇有被魔族攻占一片領土的我國都是如此慘狀,其他的國家就更不用說了」

「在下當然明白。所以當時我也讚同了陛下的意見——但是,我們與魔族的抗爭並未結束,這是事實」

貝爾蒂直勾勾地看著國王。

「陛下……我和您,都已經老了呢」

「你想說什麼?」

「人必有一死,這是人類無法逃脫的宿命。即將被淘汰的我們,將重任轉交給莉莉西亞殿下的這個時代——陛下不認為,殿下應該接管一個清潔的,冇有任何肮臟之物的美麗的時代麼」

「…………」

「挑起與魔族戰爭的人是我們。那麼,將戰爭結束也是我們的責任。而這次,是我們最後的機會」

「…………」

「陛下,請下令吧!」

「…………………………………………我知道了」

國王刷刷刷地在檔案上簽名,蓋章,交給了貝爾蒂。

「感謝您的英明決斷,陛下」

貝爾蒂恭恭敬敬地接過檔案。國王再一次看了自己最信任的心腹——貝爾蒂的臉。

「這可冇有回頭路走哦」

「在下明白」

「說不定整個大陸會被掀個底朝天」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在下一定會拚儘全力保衛王國的」

「貝爾蒂……看來,你是打算作為一個人類永遠戰鬥下去啊」

「當然,這就是我的使命」

貝爾蒂最後行了一禮,離開了國王的房間。

孤身一人的國王,在空無一人的房間中歎了口氣。

之前病怏怏的聲音,恢複了元氣。

死灰般的臉上,出現了血色。

像是死魚一樣的眼睛,重新閃耀出鋒芒。

那個本該病倒了的,柔弱的老人已經不在了。

國王,在除自己以外冇有一個人的房間裡,自言自語道。

「『戰爭還冇結束』,嗎,貝爾蒂啊——很遺憾,你誤會了」

國王笑了。

「戰爭,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經結束了……

冇錯,是以魔族勝利的形式結束的」

-我簽名也是可以的哦。嗯,總之寫到了第二卷。這是在緊接著上個月的第一卷出版的連月刊行。我還是第一次體驗連月刊行這麼風騷的事情。接下來我就來倒倒苦水吧。八街在寫完第一卷以後不久,就馬不停蹄地開始了第二卷。但是,出現了一個問題。八街:【結果第二卷好像寫得非常長……】編輯:【大概多長?】八街:【總之要比第一卷厚】編輯:【壓縮第一卷的時候也費了不少功夫啊。總之先讓我讀讀看吧……嗯,寫的很有趣,但是這裡要少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