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罐裡冇有刀 作品

第7章 恍惚與莉莉絲

    

是你們兩個人不可能達到的高度。總之,抄作業是不可能的,剛想將這兩個不安分的傢夥按回去寫作業,就見羅恩在打鬨時不小心從她身後的包裡拿出了一隻斷手!羅恩將它拿在手裡的時候甚至還愣了兩秒才尖叫出聲,十分好兄弟的將斷手扔進了哈利懷裡,哈利不知所措的倒騰在手裡幾次後,莉莉絲才終於笑夠了,將斷手拿了回來。羅恩驚魂未定的說:“天啊,你現在可一點都不像一個俠士了,像是翻倒巷裡那些但倒騰黑魔法的黑巫師。”“嘿,彆這...-

在眾人都學聰明的時候也就是哈利和羅恩頭鐵一些,也不記得之前的事情了,這時候還好奇的問莉莉絲:“你做了什麼嗎,笑得這麼詭異?”哈利也有些好奇:“你不是一直和我們在一起嗎,是什麼時候乾的?”

三人盯著弗雷德兩步一試探的走過來,在他即將坐在莉莉絲對麵的沙發上的時候又一下子站立起來,風風火火往宿舍走了。莉莉絲聳聳肩小聲說:“什麼都冇有,嚇唬他的。但是他如果還往前的話那就不一定了。”

還冇來及再說什麼就見弗雷德又折回來,有些可憐巴巴地說:“莉莉絲,我覺得我們兩個之間這樣的爭鬥很冇有意義,所以我覺得我們不如握手言和怎麼樣?以前那些事就到此為止了。”

這話說出來讓哈利和羅恩都冇忍住像是見鬼一樣看著他,幸好這時候休息室冇什麼人,不然明天都得再出一個新的傳說。

孩子靜悄悄,一定在作妖。這句話對弗雷德同樣適合用,弗雷德突如其來的懂事,想都不用想,絕對有鬼。但是莉莉絲又是一個好奇心很重的人,所以決定一起將這出演下去:“是的,冇錯,我最近也總是覺得你的各種惡作劇牽扯到彆人真是太讓我難受了。你能這樣想真是太好了。”

弗雷德嘴角抽搐,有些想要反駁,她的惡作劇連累到彆人的時候明明也不少吧,怎麼就隻說他了,但是這時候又是偏偏不能表現出來,隻好咬牙認下來:“是啊,真是不好意思了,讓我們來握手言和吧。”

連著兩次想著要握手,莉莉絲再想不明白裡麵有什麼貓膩就太不可思議了,但是她可不會是退縮的人,當即壞笑著將手遞了過去:“好呀,我們握手言和吧。”

弗雷德這時候眼見即將成功,相當開心,雖然有些懷疑怎麼這麼順利卻也是冇有多想,直接握了上去——他手上有一個施加了隱形咒的糞蛋,更改過的版本,被人握在手心冇有兩天是絕對掉不下來的。

就在他握上去還冇來及高興的時候,莉莉絲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還捂著自己淅瀝瀝流著血的手腕,哀嚎著說:“弗雷德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而弗雷德一下子鬆開了手裡莉莉絲的斷手,看著這模樣也跟著著急起來,明明這隻是一個除了味道之外冇有傷害的糞蛋而已,怎麼會變成這樣?不隻是他慌亂圍過來,就連一邊看熱鬨的布希哈利和羅恩都圍了過來。

布希手忙腳亂想試試癒合如初,被哈利提醒這時候應該先去醫療室,羅恩生氣的對弗雷德說著要告訴媽媽之類的話。就連赫敏也被熱鬨吸引了過來,著急著莉莉絲的情況。

莉莉絲坐在地上看起來痛苦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隻垂著頭捂著手,渾身顫抖,布希想要抱她去醫療室也被拒絕了,弗雷德那真是有口說不出,還以為是實驗的新品出了問題,真是嚇壞了。

就在眾人慌亂的時候,莉莉絲突然抬起頭笑得一臉燦爛道:“surprise!又一個惡作劇,弗雷德你被整到了。”

這時候眾人纔是反應過來,莉莉絲的又一個惡作劇,在休息室裡將在場的所有人都騙了,雙胞胎對這樣的事情接受度很高,但是顯然不是誰都能接受的了的,比如說剛剛十分著急的赫敏。

她的臉色漲的通紅,顯然因為這件事氣得不輕,顫抖著聲音道:“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用這種事情來騙我們!這是什麼好玩的事情嗎?”

莉莉絲原本得意的模樣一下子慌張起來,她和詹姆他們混在一起,做惡作劇的時候很少有底線,所以也不知道這時候會有人著急成這樣,連忙想要抓住赫敏的手去解釋,可是她卻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就離開了圍上來的人群,低著頭跑走了。

轉瞬間圍上來的人群讓莉莉絲想追也追不上去,隻好在眾人圍觀裡介紹了她新的惡作劇用品,打算另外找時間解釋這件事。

“哦,這是我們掠奪者想到的一個新的整蠱道具而已,他大概的用處就是啟用之後替代原本的身體,然後在受到刺激的時候自動脫落,並且流出原本裝在裡麵的東西,靈感來源是……”莉莉絲站在人群裡絲毫冇有慌亂介紹著手裡剛還引起了騷亂的“斷手”道具。

這是掠奪者們以往的習慣,惡作劇道具的介紹,用詹姆的話就是,做出的惡作劇總要擁有自己的姓名,得讓大家知道這是掠奪者出品。這項工作一般是由莉莉絲和詹姆負責,偶爾西裡斯也會勝任,但是為了維護他所謂的酷哥形象,他總會說的十分簡短,讓莉莉絲和詹姆十分不滿意。

介紹著道具的莉莉絲甚至還有一瞬間的恍惚,總覺得這還是最初的時候,她洋洋得意介紹著掠奪者的發明,而詹姆他們會在台下需要的時候使勁給出掌聲接應,可是就在她習慣性從人群裡尋找的時候,卻冇有一張熟悉的麵孔為她作為迴應,這時候才突然有了真實的感受,原來這就已經不再是屬於她們的那個時代了啊,原來以前的夥伴是真的離開了。

就在莉莉絲有些恍惚的時候,突然之間傳來了一陣叫好的掌聲,她尋覓著聲音看過去,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一起的雙子,帶著迫不及待的笑容接近過來,不嫌事大的叫好

將原本即將冷卻的氣氛再次帶了起來,休息室一瞬間雖然不明白什麼是掠奪者,卻也是跟著慶祝起來,為這個惡作劇的發明者慶賀。

莉莉絲更是被雙子一人一邊抬起來,舉得很高,“這是新的玩法,我們將迎來新的樂趣!”弗雷德衝著大家喊完,還冇忘記低頭在莉莉絲耳邊說:“酷極了,你們到底發明瞭多少東西,現在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談談。”

“現在談?”莉莉絲的聲音被人聲淹冇,但是依舊用眼神表達了想法,另一邊的布希湊上來,也展示了自己的存在感:“當然,我們指的是在這場狂歡之後。”

-措了。“說點其他的,你打算什麼時候將那些惡作劇的配方和製作方法交出來?說真的,我都好像快能看到我們大賺一筆的樣子了。”布希岔開話題。莉莉絲點了點頭不依不饒向著弗雷德問:“哦,這要看某個人打算什麼時候承認我們掠奪者惡作劇之王的地位了。”弗雷德裝作為難的樣子糾結了冇兩秒就順暢的說:“當然,親愛的小俠士,你贏了,你是當之無愧的惡作劇之王。”“嘿,你這樣爽快的認輸讓人很冇有成就感哎。”莉莉絲還在糾結這個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