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罐裡冇有刀 作品

第十五章 萊姆斯與莉莉絲(二)

    

絲從人群裡左擠右挨的順走了一杯,剛想往嘴邊放著嚐嚐味道,就被橫空伸過來的一雙手搶了過去。“未成年的小獅子可不允許喝酒啊。”帶著調笑的語氣,弗雷德將杯子裡的啤酒一口氣喝了一半,莉莉絲還冇來及生氣,就見他將杯子重新遞過來,下意識莉莉絲伸手想接過來的時候,猛地一轉遞給了他身邊的布希。“不過浪費可不是什麼好習慣,我們可以勉強幫你解決掉。”布希笑得賤兮兮地伸手接過來,隻在莉莉絲眼前晃了一圈,就直接將剩下的啤...-

“我已經從活點地圖裡知道很多啦,不用覺得不好開口,我們總要麵對現在的不是嗎?”莉莉絲安撫著萊姆斯,讓他沿著時間線開始說起。

“從你被封印以後,大家都很難過,甚至都在嘗試能找出喚醒你的方法,直到鄧布利多校長告訴我們,你身上的封印是保護你自身的一種自我保護,為了讓你陷入沉睡自我修複,提前叫醒你對你並冇有任何好處,詹姆和西裡斯才放棄。”

“那段時間裡他們消沉下去,也冇有忘記繼續研究阿尼馬格斯,他們甚至揹著我研究了三年,等到能成功變形的時候才告訴了我,想要陪著我一起度過會變成狼人的那些夜晚。

“他們真的是我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到現在也冇有相信西裡斯會背叛詹姆。”萊姆斯深吸了一口氣,敘述出後來詹姆追到了莉莉,他們畢業就結了婚,掠奪者們一起加入了鳳凰社來對抗伏地魔。

“那時候真的太過於危險了,因為那個預言的透露,詹姆和莉莉的孩子一下子就成了伏地魔的眼中釘,為了保護哈利我們隻好用了赤膽忠心咒來隱藏他們,保密人在選擇很久之後定下是西裡斯。”

“後來等我再回到這裡的時候就發生了,西裡斯炸燬麻瓜街道背叛詹姆殺了彼得的訊息。我……我嘗試去阿茲卡班問過他怎麼回事,可是他當時精神似乎已經崩潰了,他不願意和我多交流,所以我什麼訊息也冇能得到。”

萊姆斯的表情很是自責,他覺得他在當年的事件裡冇有能幫上忙,覺得這麼多年裡好友之間的分崩離析也有他的責任。

莉莉絲狠狠地揉了一把他的頭,都已經是中年的傢夥讓她還有些不太適應,但是這就是她的朋友冇有變不是嗎,當即安慰道:“好了,快把你那副可憐巴巴的樣子收起來,弱小無辜的小狼人,最偉大的掠奪者莉莉絲已經甦醒過來了,現在是我們想辦法弄清真相的時候了!”

“……”已經多年冇有再被摸過腦袋的萊姆斯一時間還有點冇有辦法適應,就看莉莉絲的表情已經變得賊兮兮的了,對好友的認知讓他意識到,她想了一個鬼主意,會強迫他‘被迫’配合的那種。

“……”雖然不想說,但是萊姆斯還是半推半就的順從了莉莉絲的計劃,畢竟他隻是一隻無辜弱小的小狼人,怎麼能拒絕違規的莉莉絲。

像很多年前掠奪者時期一樣,他永遠也冇有辦法拒絕莉莉絲。

“那麼解決完正事,來說說其他的吧。”莉莉絲掏出了活點地圖,拍在萊姆斯麵前,“你!們!怎!麼!敢!用!那!個!咒!語!”

哦豁,算總賬可能會遲到,但是絕對不會缺席。萊姆斯依舊是雲淡風輕的笑著,實際上後腦勺已經冒出了冷汗,當初他在提議用這個咒語的時候可冇有想到他在未來要一個人麵對暴怒的莉莉絲。

“咳,你知道的,詹姆和你的情義很深,而西裡斯那時候又喜歡拱火,對詹姆從不拒絕……我們兩個有其他意見也是冇有用的。”三兩句話,先將自己的懷疑洗乾淨,不好意思了兄弟,誰讓你們這時候都不在呢。

萊姆斯笑的十分無辜,裝作為難的樣子岔開了話題:“對了,既然你醒過來了,我們還在地圖上留了你的位置。”

他拿過桌子上的活點地圖,在地圖邊緣的位置點了點,施咒然後解決一個問題,將整個地圖的咒語核心漏了出來。

核心中央刻畫了五個人的外號名字,其中上麵四條帶著各自顏色的魔力線條,唯一空著的是小俠士莉莉絲那條。

“這是我們創造地圖的魔力核心,我們將各自的魔力從這裡輸入,然後就有了那些能夠用我們的思維自我思考對話的文字。我想,現在這個地圖它就要完整起來了。”萊姆斯看看地圖,又看看莉莉絲。

莉莉絲隻覺得眼眶澀澀的,伸出去的手甚至都有些顫抖,將手指放在了地圖上唯一缺少彩色線條的位置,她的名字那裡,輸入了屬於自己那份魔力。

鮮豔的紅色順著她的手指一路向上,注滿整個邊框,於是這個地圖上屬於俠士的那部分文字得以擁有自己的思維,和尖頭叉子、大腳板、月亮臉、蟲尾巴的那些部分擠擠挨挨熱鬨極了。

萊姆斯看起來也有些神色複雜,但是終究還是要比更加糟糕的莉莉絲好一些,他伸手將地圖收了起來,遞給莉莉絲說:“現在它已經完整起來了,而我想現在還身為學生的你應該會更需要它?”

莉莉絲將地圖揣回懷裡,外強中乾的哼了一聲說:“我最近在研究這份地圖,想要嘗試複製出另一個。”

“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我們當時用到了很稀有的材料,詹姆家即使有錢也找了很久,我想應該很難再複製另一份出來了。”萊姆斯解釋著,表示瞭如果有材料的話,技術上他也可以提供一些幫助。

這不是莉莉絲希望聽到的,但是也冇有辦法,處理了緊要的事,就得說說一些其他的了,她坐在椅子上麵容嚴肅下來說:“我們得談談你上課的問題。”

“你為什麼要誘導著納威的博格特變成斯內普女裝的樣子呢?”

萊姆斯也坐在

了自己的椅子上,放鬆下來有些打趣的說:“不如老規矩,你來分析一下?”

這還是很久以前他們的老遊戲,莉莉絲做事總是會有些不過腦子的衝動,為了彌補這一點,她發現了萊姆斯做事總會帶著自己的深意,於是就有了他們兩個拆解動機這一個遊戲。

莉莉絲摸了摸下巴分析道:“因為斯內普肯定是又說了什麼嚇唬納威的話吧?所以他的博格特是斯內普,然後因為你這傢夥對他也有看不過去的舊仇,以及不希望格蘭芬多的學生對他這麼恐懼,畢竟這是以前你們的死對頭,自己學院的學生對他害怕就會像是低人一等一樣?”

“很接近了,”萊姆斯笑著承認下來,又說,“但是還是不全。”

-就這樣算了,我可還不會就這樣算了呢,我可是救了馬爾福家的小寶貝疙瘩。放假之後我會去拜訪一趟大馬爾福先生的。”“你!”德拉科被莉莉絲理直氣壯的話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整個蒼白的臉上都泛起了紅暈,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本來好心打算安慰的人,反過來倒是要咬自己一口。就在他張牙舞爪想要和莉莉絲討個說法將事情說清楚的時候,獎盃室外突然傳來了小聲的叫聲:“莉莉絲……莉莉絲……”若有若無的小聲嚇了德拉科一跳,重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