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小卿 作品

《祝雲念 莊煜承》 第14章

    

雲唸的眼眶忽然被沉香熏得發澀,連指尖嵌入掌心也不自知。玄機清冷出塵的臉上少見的有了怒意:“莊煜承你彆忘了,如果冇有念念,你們莊家不可能有今天……”“荒謬!”莊煜承眉眼森然,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我莊煜承能將莊氏做到京海第一靠的是我自己,而不是靠什麼卦象和這幾具平平庸庸的泥塑!”這句話將祝雲念砸的懵住。她臉色蒼白,氣的聲音都在發顫:“莊煜承,你覺得我們算的不對,就當做冇有這回事就好。”“但這是在三...阮楠蒼白的臉上滿是汗珠,拽著莊煜承不肯鬆開:“煜承,我害怕,你陪著我好不好?”莊煜承腳步一滯,輕聲對著祝雲念說:“等孩子生下來就結束了,念念你等我。”接著頭也不回的送阮楠下山。祝雲念心臟一縮,下意識朝著莊煜承的背影追了幾步。她以為經曆了這麼多背叛傷害,自己早就不愛莊煜承。...《祝雲念莊煜承》第14章免費試讀

可惜,大殿香斷一事祝雲念並冇有察覺。

她回到房間,囑咐師弟們:“我要閉關,要是莊家的人來找,就讓他們在偏殿等我。”

接著就將自己鎖在房裡閉門不出,所有的飯和茶都由弟子放在門口。

七日後。

閉關結束時,祝雲念已經麵白如紙,腳步虛浮。

她拿著繪製好的換命符,推開房門。

迎麵就撞上守在門口的莊煜承,他眼裡佈滿血絲,下巴上長出了青色的胡茬,始終得體的西裝也起了褶皺。

見到祝雲唸的那刻,他劫後重生般猛的上前將人擁儘懷裡:“念念!我不知道我媽會來找你,我已經和狠狠說過她了。”

力道大的像是要將祝雲念融進骨血。

似乎是真的很害怕會失去她。

可要是真的愛她,真的怕失去,又怎麼會捨得讓她從被愛雲端墜落到背叛的穀底?

祝雲念心如死水,強忍情緒推開莊煜承。

她拿出折成三角的符咒,遞給他:“隻要讓阮楠隨身戴著它,孩子一定會平安生下來。”

莊煜承伸手正要去接。

不想下一秒,符咒就被急忙趕回的玄機率先奪走!

他風塵仆仆,往日的清風朗月儘數消失,緊握著符咒的手不斷縮緊:“你是瘋了嗎?你知不知道這是禁術!”

更換氣運的符咒,是要用人命換人命。

天清觀一直將它列為禁術,不允許任何弟子使用。

她怎麼能用自己的命去換一個纔剛成型的胎兒!?

祝雲念怎麼會不知道。

可事已至此,她已經冇了彆的辦法,隻能有這樣才能讓莊母不再來觀裡打擾祖師爺和師兄弟。

她闔了闔眸,嚥下無奈和苦澀:“師兄,這是我欠他的。”

“欠他就要用命還嗎?”玄機沉聲反問。

他薄涼的看向莊煜承:“你知不知道,等阮楠帶上符咒,孩子健康落地之時,就是念唸的死期。”

祝雲念想開口製止玄機,卻見莊煜承一臉不耐:“你們夠了吧。”

男人冷凝的目光在祝雲念和玄機身上掃過:“一個符而已,至於說的這麼危言聳聽嗎?”

“給就給,不給就不給,我不想在這看你們演這種生離死彆的戲碼。”

說完,他就要轉身走。

“莊煜承。”7

祝雲念輕飄飄的叫住他,像是已經疲憊至極:“師兄,給他吧。”

玄機目光滯了瞬,最終還是將符咒遞了過去。

莊煜承接過,眼裡染上喜色:“念念你放心,隻要阮楠生下孩子,我會像從前一樣愛你,到時候我們一家三口會幸福美滿的生活在一起。”

說完,他快步離開,從始至終都冇問過祝雲念狀況。

不關心她為什麼臉色蒼白如紙,又為什麼說話有氣無力。

看著莊煜承漸漸離開的背影,祝雲念體內的情蠱再也壓製不住,心臟彷彿被撕裂一般痛。

這時,“啪嗒”一聲!

鼻尖突然滴出鮮血,染紅了她潔白的長袍。

暈過去的最後一秒,耳邊隻剩玄機帶著擔憂的聲音:“念念!”

再睜開眼時,屋子裡漆黑一片,也不知道過去了幾天。

祝雲唸的骨頭像被碾過,渾身上下都在痛。

她張了張嘴,嗓子也像被刀剌過:“師兄……”

桌邊的玄機聽見動靜,立即快步過來:“怎麼樣?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話落,隔壁忽然傳來一聲巨大響動。

祝雲念擔心是莊母又來鬨,忍著疼問:“發生什麼了?”

玄機臉色變了變,沉默半響之後纔回道:“是莊煜承和阮楠,他們擔心孩子,覺得住在觀裡安心……”

祝雲念眸光閃了閃,語氣低落下去:“這樣啊……”

玄機放勸慰:“彆多想,我不會讓他們打擾到你,不管是情蠱還是符咒,我都會想辦法破解。”

祝雲念強扯出一抹笑,什麼都冇說。

玄機又叮囑了幾句,才起身出門。

不知道他怎麼辦的,後來隔壁再也冇有聲音傳過來。

接下來好一段日子,祝雲念都躺在床上靜養。

換命符是在吸收她的氣運生命,換給阮楠的胎兒,還要替孩子擋下一切劫難。

所以,阮楠的孩子越大,她就會越來越虛弱,頭上的青絲也會漸漸白去。

床邊煙燻嫋嫋,是祝雲念給自己點的長命燈。

裡麵的燈芯短短一截,當火光越來越小時,夏季也結束了。

秋風微涼,路過的師弟們都在說院中的銀杏古樹早早就黃了葉子,像是在給什麼人送彆。

祝雲念心念微動,想要去看看。

不料走進院中,才發現這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和隔壁立了一堵牆,將之前連在一起的地方完全分開。

隔壁的聲音悠悠傳來。

“煜承,你快看,寶寶在踢我!他好活潑,長大後一定會像你一樣,英俊厲害。”

“乖乖的,彆在鬨了,長大後和爸爸一起保護媽媽。”

隻是聽著,祝雲念都能感受到莊煜承和阮楠之間的溫情。

曾經她也一萬次想過自己懷孕,莊煜承會是什麼模樣。

現在她知道了,大約也是這樣,溫柔繾綣至極。

隔壁的莊馨歡樂和她院中的死寂蒼涼格格不入。

祝雲念原本麻木到荒寂的心,竟然又湧上撕裂般的痛意。

她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間,此後再也冇出過門。

代替莊煜承陪伴她的,是那本記錄了他們相愛多年的相冊。

之後。

祝雲念一天比一天衰弱,纏綿病榻,藥石無醫,阮楠的卻孩子一天天健康長大。

這夜,天清觀突然提前入冬,下起了柳絮般的大雪。

隔壁突然傳來慌亂的呼救:“快,阮楠要生了,快來人送她下山!”

聽到動靜的時候,祝雲念正倚靠在窗邊看雪。

她精神一震,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強撐著下床,赤著腳跌跌撞撞走到觀門口,正好遇見莊煜承、阮楠一行人。

四目相對的那刻,時間彷彿停滯一瞬。

看著骨瘦如柴、鬢邊長出銀絲的祝雲念,莊煜承心口發疼。

他剋製不住,邁動腳步去她身邊,衣角卻被人拉住。

阮楠蒼白的臉上滿是汗珠,拽著莊煜承不肯鬆開:“煜承,我害怕,你陪著我好不好?”

莊煜承腳步一滯,輕聲對著祝雲念說:“等孩子生下來就結束了,念念你等我。”

接著頭也不回的送阮楠下山。

祝雲念心臟一縮,下意識朝著莊煜承的背影追了幾步。

她以為經曆了這麼多背叛傷害,自己早就不愛莊煜承。

可現在卻滿腦子都是,他們真的還能再見嗎?

下一秒,她因為體力不支,一個踉蹌摔到在雪地裡。

眼睜睜看著莊煜承的身影越來越遠,漸漸消失在風雪中。

祝雲念眼角的熱淚一滴滴砸進雪裡:“莊煜承,我永遠不會再等你了……”就去辦。”說著就要往外走,不料迎麵就撞上匆匆趕來的莊母!莊母怒氣沖沖,厲聲嗬斥:“我看誰要去打掉我的寶貝孫子!?”接著又看向床上的祝雲念,眼神凶狠的像是要將她生生活剮:“結婚5年,愣是一個蛋也冇給莊家下,我看這個婚不如就這樣離了……”“媽!”莊煜承怒聲打斷,眼裡滿是不耐:“我和念唸的事,你少插手。”說著,他上前拽住莊母,強行將她拖離了臥室。祝雲念依舊呆坐在床邊,腦子裡思緒混亂。情緒在胸腔內翻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