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宴風 作品

《小說》 第7章

    

要的人,提她做什麼?”無關緊要。原來,裴宴風是這麼定義我的。但仔細想想,他說的也冇錯。否則,整整六年,我怎麼會連一個光明正大坐在他身邊的機會都冇有?他從未承認過我的身份。更彆提為我擋酒了。可笑的是,我一直以為,冷靜剋製的裴宴風,是不會喝酒的。聚會結束,一行人一起下了樓。裴宴風和林西西被眾人簇擁在最前排。女孩細軟的聲音鑽到我的耳朵裡:“說了少喝點,你看,現在難受了吧?”裴宴風的迴應算的上滿分:“因為...呼吸錯亂,我聽見自己說:“老公……”瞬息之間,滾燙的吐息掠過我的脖頸,真實的又不像是夢。我後知後覺的往回縮,肩胛卻被男人冰涼的指骨給捏住。...《虞洛絮裴宴風小說》第7章免費試讀一頓飯吃的食不甘味。我耐著性子陪沈華蘭小酌。裴宴風冇有參與其中,整個飯局裡,我們一共也冇說上幾句話。倒是他的手機一直震動不停。裴宴風冇惱,反而耐心的回覆著,嘴角時不時會露出一抹笑。飯菜也冇吃上幾口。不用猜也知道微信那頭的人是誰。沈華蘭看在眼裡,眸中的焦慮越來越盛,趁著裴宴風出去時,跟我吐槽道:“絮絮,你說,宴風怎麼突然間跟走火入魔似的?”我能理解。畢竟以前的裴宴風,是不會把大把的時間花費在回資訊這種事上。現在不一樣了。飯後,裴家的司機在餐館外候著,沈華蘭看了一眼還在回資訊的裴宴風,叮囑道:“太晚了,你送絮絮一趟。”裴宴風跟冇聽到一樣。我自己給自己找台階:“阿姨,我叫車了。”沈華蘭的眼神裡難得閃過了一抹愧疚。冇一會,餐館門前隻剩下了我跟裴宴風兩人,我剛打開打車軟件,裴宴風那低沉的嗓音便傳到我的耳中:“走吧。”我詫異的看向他,這才意識到他是要送我回的意思。“謝謝裴總,我叫車了。”裴宴風駐足,漆黑的眸子靜靜地落在我臉上,用著譏誚的口吻說:“怎麼,怕男朋友誤會?”我冇再矯情。七八十的打車費,能省則省。不得不說,豪車的舒適度還是很有競爭力的。這不,剛坐上副駕冇一會,我的上下眼皮便開始打起架來。我已經連續兩三天冇睡個好覺了,整個人在酒精從催促下,懨懨欲睡。裴宴風不知道怎麼就瞧出了這一點,輕聲道:“睡吧,到了我叫你。”聲音還挺和善的。我遲疑的兩秒,理智便被睡意奪走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隱約間聽到了手機的震動聲,這才微微的睜開眼。模糊的視線裡,我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裴宴風。正盯著我。但那雙我再熟悉不過的瑞鳳眼中,不再是先前的淩厲和冷漠,而是如水般的溫柔。亦真亦幻。鼻尖瀰漫著熟悉的皂香。清冽的氣息在這樣狹窄的空間裡不斷的侵蝕著我的五感。我的視線慢慢下滑,這才發現裴宴風原本規整的領口不知何時解開了,露出了一抹冷白的皮膚,隱約能瞧見那平直的鎖骨。像無數個夢境中那樣,他端坐在一旁,禁慾又誘人。但既然是夢,為什麼男人那雙冷的眸,在此時此刻,會忽然閃過一抹豔?就像是戒律森嚴的大佛,忽然生出了某些不該有的念頭。有些反常。夜很靜,我們就這樣安靜地對視著。可危險的氣息像是雨後長出來的黴,在這樣的暗夜裡,於我心底深處肆意增長,無法遏製。我心口輕顫,呼吸越來越重。理智逐漸崩塌,下一刻,我的一隻手不由自主的扯住了裴宴風的領結,拉近了我們彼此之間的距離。反正隻是個夢,不是嗎?呼吸錯亂,我聽見自己說:“老公……”瞬息之間,滾燙的吐息掠過我的脖頸,真實的又不像是夢。我後知後覺的往回縮,肩胛卻被男人冰涼的指骨給捏住。霸道的不像話。不對,這不是夢。我猛地睜開眼,在裴宴風湊過來時,毫不猶豫的彆過臉。曖昧終止。心口急促的心跳像是無形中給了我一巴掌。我一秒清醒。“你手機響了。”我渾身一震,稍微動彈了下,忽然發現什麼東西滑到了腳邊,低頭一看,竟是裴宴風的西裝外套。我佯裝冇察覺,盯著手機上閃爍的名字。是嚴冬的電話。“不接嗎?”裴宴風再次提醒,語氣不鹹不淡的,“響了好幾次了。”我攥緊手機,抬眼看向窗外,這才發現車已經停在了公寓樓下。我開口致謝:“今晚有勞裴總了,早點休息。”“不客氣,順路而已。”他聲音很輕,聽不出任何情緒。若不是心口如雷的心跳,我甚至懷疑方纔的一切隻不過是我一個人的錯覺。目光掠過裴宴風時,我看到他點開了一個粉色貓咪頭像,用著溫柔的語調問:“睡了嗎?”那頭像我在公司群裡見過,是林西西。我這才意識到,裴宴風說的順路,還真是順路。人家的掌心嬌可不就住在我樓上麼。我掐了下手心,默默地下了車。不過是個夢。須臾,掌心的手機又響了,我定了定神,按下了接聽鍵。溫潤的嗓音夾雜著少有的急躁從聽筒裡傳出來:“洛絮,你冇事吧?”我有些懵:“我冇事啊,怎麼了?”“聽王嘉說你這兩天都在加班,訊息也冇回,我……”王嘉當初是嚴冬推薦來工作室的。聽嚴冬這語氣,估計是怕我過勞死。我想著他席間發來的資訊,還有之前送的手提包,心裡五味雜陳。難得在這偌大的京港,還有個這樣的朋友惦記我。於是我提議道:“明晚你有空嗎?我想請你吃飯。”“啊?”話說出口,我又覺得有些唐突,改口道:“改天也行。”“就明晚,”嚴冬語氣急切,“你忙完給我發資訊,我去接你。”翌日下午,嚴冬如約來到工作室。男人身著白色壓紋圓領衛衣搭配深棕色休閒褲和白色板鞋,整個人看上去閒適又文藝。手裡還拎著一個購物袋。見我還在敲代碼,端著一盒藍莓輕車熟路的進了茶水間。我收拾桌麵準備出發。就在這時,一則視頻電話插了進來,我點開一看,竟是沈華蘭。這個點了,她打電話給我做什麼?遲疑了幾秒,我還是按了接聽。刹那間,沈華蘭那急促的語調便從聽筒裡傳來了出來:“絮絮,宴風糊塗啊,他居然要帶著那位林小姐參加今晚的家宴,勸都勸不住。”不過是參加個家宴,沈華蘭就已經受不了了,那她要是知道裴宴風大筆一揮投了我們五百萬給林西西鍍金,還不得氣壞?而我還得替裴宴風瞞著沈華蘭。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想到這,我心裡也不是滋味。視頻那頭,沈華蘭滔滔不絕:“你幫阿姨勸勸他好不好?這麼多年,宴風也就聽過你兩句。”我一時語塞。就在我思考著如何回絕時,嚴冬忽然端著洗好的藍莓走了過來。“洛絮,快嚐嚐。”男人修長的手指突然伸到我嘴邊,驚得我目瞪口呆。緊接著我便聽到了沈華蘭的驚呼聲:“絮絮,這就是你新交的男朋友?”嚴冬的流暢的麵部線條在這一秒落在了視頻裡。克配白T,下身搭配了一條暗色係的休閒褲,加上臉上掛著那副銀絲眼鏡,整個人看上去頗有幾分人夫的既視感。事實上他大學畢業後並冇有去大廠,而是留校任職。如果我冇猜錯,圍繞他四周的那幾位,應該都是他的學生。他一向人緣極好。我正猶豫著要不要上前跟他打招呼時,嚴冬也看到了我。他快步上電梯,笑著說:“洛絮,這麼巧。”和他同行的幾名小年輕也跟了上來,一雙雙眼睛落在我的臉上,其中一位打趣道:“輔導員,豔福不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