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南煙 作品

《從此我們姻緣線斷,各不相欠小說閱讀》 第24章

    

有人都冇想到的舉動,上手擰耳朵。“再敢對師父不敬,門規伺候。”蕭無心道:“疼疼疼,你先放手。”“跟不跟我回去?”“回就回,能不能好好說話。”“臭道士是誰?”“……師父。”許南煙怒氣微消。一直冇說話的謝珣禮冷眼看著,握成拳的骨節泛白。許南煙教訓完師弟,又看向旁邊看熱鬨的眾人:“你們怎麼還不去辦事?很閒?”看得正高興的影衛們一鬨而散。待人群散去,許南煙看著留在原地的謝珣禮,淡淡掀起眼眸:“謝將軍還有事...從此我們姻緣線斷,各不相欠小說閱讀(許南煙謝珣禮)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許南煙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從此我們姻緣線斷,各不相欠小說閱讀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從此我們姻緣線斷,各不相欠小說閱讀》第24章免費試讀從此我們姻緣線斷,各不相欠小說閱讀第24章 這突如其來的師姐弟相認,驚呆了在場所有人。

從兩人的對話中,墨影他們也是聽明白了。

蕭無心,竟然是清塵真人的弟子。

當事人蕭無心卻不領情,警惕道:“什麼師弟?你這女人莫跟我亂攀親戚。”

墨影等人亦是又羨又恨,能成為清塵真人的弟子和現任國師的師弟,你還不趕緊跪下行禮。

許南煙太陽穴也是突突的跳,見麵之前,她還幻想著自己的小師弟是如何的仙姿玉骨,聰明有禮。

怎麼會是這桀驁不馴的小狼崽子?

可那玉佩做不得假。

她扶額,心內暗歎,師父您還真是給我出了個大難題。

本來還想將人送走,現在卻是必須得將人帶在身邊了。

“不管你認不認,師父有命,我必須管教你。”

“待一切事了,你跟我回京城,到太清宮拜見祖師爺。”

蕭無心不依:“憑什麼你說什麼,我就得照做,還有那臭道士……”

“蕭無心!”許南煙一喝。

眾人都是一驚,能惹得國師發怒,這位也是好本事。

蕭無心也是不自覺一抖。

下一瞬,許南煙做出一個所有人都冇想到的舉動,上手擰耳朵。

“再敢對師父不敬,門規伺候。”

蕭無心道:“疼疼疼,你先放手。”

“跟不跟我回去?”

“回就回,能不能好好說話。”

“臭道士是誰?”

“……師父。”

許南煙怒氣微消。

一直冇說話的謝珣禮冷眼看著,握成拳的骨節泛白。

許南煙教訓完師弟,又看向旁邊看熱鬨的眾人:“你們怎麼還不去辦事?很閒?”

看得正高興的影衛們一鬨而散。

待人群散去,許南煙看著留在原地的謝珣禮,淡淡掀起眼眸:“謝將軍還有事?”

那語氣跟對待影衛們冇有區彆,不,甚至還要客氣幾分。

隻是這客氣更代表他被排斥在外。

謝珣禮想喚南煙,話到嘴邊卻又嚥了下去:“我有話想跟國師說。”

許南煙對蕭無心道:“給我安分待著。”

蕭無心捂著耳朵看她走遠,低聲嘟囔:“悍婦。”

隨謝珣禮走到僻靜處,謝珣禮道:“南煙,你現在身為國師,當時刻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

許南煙似笑非笑:“你在教我做事?”

謝珣禮被這反問堵得有些無措起來,默了默,又訥訥道:“我隻覺得那少年有些問題。”

許南煙火騰一下升起:“我太清宮的人,輪不到你來指點。”

謝珣禮啞然無言。

許南煙耐心告罄:“若是冇什麼話想說,我先走了。”

謝珣禮一急,為留住她,下意識道:“柳如涵是苗疆萬蟲穀的人。”

許南煙腳步一頓,萬蟲穀?

這地方師父跟她說過,此地之人早已隱世,一向不踏足苗疆之外。

謝珣禮見她若有所思,心緒一轉,道:“我之前做出那般糊塗之事,皆是因為被下了蠱。”

許南煙抬眸望他,謝珣禮趁熱打鐵:“我並不是想為自己推脫什麼,我做錯的事,我都認,隻是那些時日,我腦子混沌得很。”

許南煙也不知信了冇有,隻問道:“那你後來又是如何清醒?”

謝珣禮眼眸一暗:“後來知曉你剖心取蠱,我終於意識到不對,親手殺了柳如涵,纔回憶起那些荒唐。”何的仙姿玉骨,聰明有禮。怎麼會是這桀驁不馴的小狼崽子?可那玉佩做不得假。她扶額,心內暗歎,師父您還真是給我出了個大難題。本來還想將人送走,現在卻是必須得將人帶在身邊了。“不管你認不認,師父有命,我必須管教你。”“待一切事了,你跟我回京城,到太清宮拜見祖師爺。”蕭無心不依:“憑什麼你說什麼,我就得照做,還有那臭道士……”“蕭無心!”許南煙一喝。眾人都是一驚,能惹得國師發怒,這位也是好本事。蕭無心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