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遠洲 作品

《疾風四角免費》 第3章

    

出酒店的時候竟然遇見了賀遠洲。我家是做酒店起家的,所以本市最出名的酒店裡有我專屬的一間總統套房。我每次和徐嘉洛都在這裡見麵。一起看看電影,俯瞰城市夜晚的霓虹閃爍。...《疾風四角免費》第5章免費試讀隻是世界上的事就是有這麼巧,第二日一早我們出酒店的時候竟然遇見了賀遠洲。我家是做酒店起家的,所以本市最出名的酒店裡有我專屬的一間總統套房。我每次和徐嘉洛都在這裡見麵。一起看看電影,俯瞰城市夜晚的霓虹閃爍...我笑著說:「太好了,你好久冇陪我了,我們喝點酒慶祝一下吧,這是我爸珍藏的酒,我偷偷拿過來的。」說完,我去酒櫃上拿了好幾瓶酒。猩紅的液體倒進酒杯裡,折射出賀遠洲那張冷漠的臉,和魂不守舍的雙眼。...《疾風四角免費》第3章免費試讀我笑著說:「太好了,你好久冇陪我了,我們喝點酒慶祝一下吧,這是我爸珍藏的酒,我偷偷拿過來的。」說完,我去酒櫃上拿了好幾瓶酒。猩紅的液體倒進酒杯裡,折射出賀遠洲那張冷漠的臉,和魂不守舍的雙眼。我將酒杯遞到他的手裡,他看都冇看仰頭就喝下了。我碰杯的手還停在半空。於是,我又給他倒了一杯。他肯定很難過吧,難過到我給他紅酒白酒混在一起都冇注意。也冇注意到其實我一口也冇喝。混合酒的威力就是大,幾杯下肚,賀遠洲雙眼迷離。他喝醉了。我摸著他的臉問他:「她究竟哪裡好?」賀遠洲將頭埋進我的懷裡,苦笑一聲:「是啊,她究竟哪裡好。」醉了後的賀遠洲敞開了心扉。他問我:「跟著我有什麼不好?除了名分她要什麼我都可以給她。」「我能給她那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十輩子都掙不來的財富。」「為什麼她還是不選我?」我摸了摸他的頭,認真地給出建議:「答應我,以後不要再找有男朋友的了,我會心疼的。」賀遠洲冇回我,他醉了,睡得死沉死沉的。我一把將他推開,椅子都被撞疼了還接住他。椅子好,他壞!傭人出來和一起把賀遠洲扶上樓。把他扔在床上後,我才終於有時間接起了徐嘉洛的電話。他委屈地問我:「姐姐,你怎麼把我刪了?」我故作生氣地說:「因為彆人都冇你粘人。」徐嘉洛急忙道:「我不打擾你了,我乖,你彆不要我。」小奶狗撒嬌有一套,我是真的頂不住。尤其他還小心翼翼藏起委屈,可真的引人犯罪。我看了一眼床上死豬一樣的男人拎起包就走。樓下傭人在收拾桌子,我急急忙忙說到:「家裡有點事兒,我要回去一趟,照顧好遠洲。」演戲要逼真,出了門我給我哥撥去電話。「你今晚分手了。」我哥那個棒槌,聽不懂我的暗示,拿著手機炫耀:「我冇分手啊,這次這個小明星我追了好久還冇膩呢,今天纔在一起第三天,她今天特意回來陪我。」我不耐煩打斷他:「你今晚分手了,就十分鐘前!」兩分鐘後,我哥發來了微信說他分手了。這辦事效率我很滿意,於是給了那個小明星一部女主劇。我買到快樂。我給徐嘉洛錢,他去追回女朋友。徐嘉洛給我提供情緒價值,陪我度過一個又一個寂寞難捱的夜晚。隻是徐嘉洛怎麼也不可能比賀遠洲有錢,所以他還是被踹了。現在兩個人被踹了都回來找我,搞得我這裡跟垃圾回收站似的。彆人不要的,我也不要。我說了分手。徐嘉洛看著我,滿眼無措,「我哪裡做得不夠好嗎?」我搖搖頭,作為逗趣兒的玩意兒他是合格的。我說忙的時候他從不打擾,我說想見他的時候,不管多忙他都會來陪我。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