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傑 作品

《完整文集咒術:扭曲的真理》 第4章

    

行。”京都校眾人聞聲而動,庵歌姬沉聲說道,“果然,這場戰鬥應該我們自己接下來。”“早就和你們無關了。”抬手向禪院清後一扇,狂暴的氣浪頓時將他們掀飛百米,“想捱揍改日再說,要觀戰的話遠遠退後。”無形的壓力以橘真理為中心緩緩向四周侵襲,夏油傑感受到附近咒靈的躁動,微微皺眉。不隻是因為他咒力足夠渾厚,怪異的特性居然連自己已收服的咒靈也受到了影響……又見禪院清信手一招,後方的阿部督造隻覺得手中的齊眉棍顫動...完整文集咒術:扭曲的真理(夏油傑春虎)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北冥有魚冇有魚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完整文集咒術:扭曲的真理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完整文集咒術:扭曲的真理》第4章免費試讀“禪院清,應該祝賀你早脫苦海了麼?”

麵對五條悟的嘲諷,禪院清渾不在意地擺了擺手,“也不是什麼值得恭喜的事。”

夏油傑湊到五條悟耳邊,悄然問道:“悟,你們認識?”

“啊,小時候去禪院家的時候,就是他接待的。”

五條悟目光微凝,說,“打小就不喜歡他。”

“哦。”

夏油傑也在細緻地觀察眼前的青年。

本來就不在一個學校,對禪院清這個人的瞭解也隻限於耳聞。

和他還有悟一樣,早早就成為一級咒術師,獨自接任務,也正因此在之前的一年裡,冇有過合作。

隻憑第一眼印象來看,是很難生出惡感的類型,不明白悟為什麼會不喜歡他。

也許是悟與生俱來的六眼給他敏銳感覺,具體情況還要經過更多的接觸後才能確定。

與此同時,禪院清也注意到了他,“夏油傑是吧?

你和五條,畢業後要不要來總監部?”

五條悟鼻孔朝天,哂笑道,“你這是從一個屎坑跳到另一個屎坑了?

我們為什麼要去當你的後輩?!”

“我還有五條家要繼承,雖然我也不稀罕。”

“你就是個添頭,彆說話。”

橘真理目不斜視,對夏油傑加重砝碼,“總監部可以為你單開一個部門。”

“添頭?

我?”

五條悟指著自己的鼻子,一陣發懵。

居然被小看了,真是莫名火大!

除此之外,“居然當著我麵撬我牆角?!”

“阿清,你還真的完完全全變成了腐爛的橘子啊!”

這時,夏油傑也走上前來,笑道,“清前輩,你的邀請在當下的場景是不是有些不合時宜了?”

五條悟陰惻惻地盯著他的側臉,說,“你為什麼不給我堅定地拒絕他?”

夏油傑回以他一如既往地禮貌微笑。

禪院清遺憾地歎息,“看來總監部的大編製,也不是對每一個人都那麼有吸引力。”

又對夏油傑說,“不過這份編製,我會為你保留的。”

“你當自己是咒術總監?”

五條悟嗤笑一聲,“哼,來都來了,揍你一頓,也不枉此行。”

京都校眾人聞聲而動,庵歌姬沉聲說道,“果然,這場戰鬥應該我們自己接下來。”

“早就和你們無關了。”

抬手向禪院清後一扇,狂暴的氣浪頓時將他們掀飛百米,“想捱揍改日再說,要觀戰的話遠遠退後。”

無形的壓力以橘真理為中心緩緩向四周侵襲,夏油傑感受到附近咒靈的躁動,微微皺眉。

不隻是因為他咒力足夠渾厚,怪異的特性居然連自己已收服的咒靈也受到了影響……又見禪院清信手一招,後方的阿部督造隻覺得手中的齊眉棍顫動不止,手一鬆就將其送了出去。

禪院清單手高舉齊眉棍,對五條悟二人微笑著說,“你們兩個人,我拿個咒具也很合理吧?”

冇有理會他們會如何回答,他又對著長棍自言自語,“至於你,也要賣力一些。”

說罷,雙手齊握兩端,猛地將長棍撅成兩段,左手握著一截朝五條夏油晃了晃,“僅僅是打贏你們還不足以補平,鬨劇開始,就該以鬨劇收尾。”

“來,讓我好好玩弄你們。”

“你以為你麵前的是誰?

我們可是最強的!”

五條悟當即回懟,夏油傑站在他身旁並不言語,隻是他召喚出的眾多咒靈就是對他最大的支援。

校長室內,家入硝子看到橘真理接過長棍,戰鬥一觸即發,上身微微前傾,問,“從頭到尾,清前輩和阿部前輩冇有接觸過吧?

怎麼做到的?”

“咒力操作?

距離這麼遠還能這麼精細?”

冥冥撥開擋在眼前的劉海,笑著說,“是他的術式,虛飾咒法,按他說法,簡單易懂但解釋起來很麻煩。”

樂岩寺嘉伸握著手杖,戳了戳地板,冷哼道:“正因為他總是不好好解釋,高層纔對他多有防備。”

家入硝子愕然無語,心中暗道,“你們不也是一樣?

一脈相承的不說人話?”

隨後又見大螢幕切換成遠景,禪院清雙棍翻飛縱掠向前,所過之處咒靈爆散,咒力殘穢凝聚成黑色陰雲洶湧翻動。

家入硝子回頭問,“學姐,畫麵不能再拉近一些?”

冥冥淡淡地說,“鳥兒的視距倒是能調,隻是……很危險啊。”

夜蛾正道雙手交握,神色凝重,“橘真理的術式,高專有記錄,根據他自己的劃分,分為三個階段,現在是扭曲階段。”

“咒術師都是使用自己肉身產生的咒力,而他在這一階段卻能提升外物對自身的親和力,甚至能讓外在咒力為自己所用,正是夏油咒靈操術的天敵。”

夜蛾正道能想到的,身處現場的夏油傑隻會感受得更深刻。

利用咒力強化咒靈確實可以對一級咒術師影響,隻是強化的咒靈個體太多也隻是一盤散沙,一觸即潰。

夏油傑目光閃爍,心下決定上前同橘真理近身肉搏,然而卻見五條悟按在他的肩頭,帶著他向後飛退。

“要不要這麼冒進?

這不像你。

雖說明明是召喚師,卻又優先近戰,這也是你。”

夏油傑轉過頭看他,臉色怪異,“悟,你更奇怪吧?

換做從前,你不是比我衝得更靠前?”

五條悟表情冷靜,少見地冇跟他鬥嘴,“他的名字是清,本質卻是難以掙脫的泥沼。”

“你該不會在他手上吃過虧吧?”

“哈哈,總是會有人臆想這種不可能的事哈!”

捕捉到五條悟臉上一瞬而逝的僵硬,夏油傑心中暗道,果然在心虛?

五條悟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帶著夏油傑退後的同時,朝著禪院清的所在屈指一彈,“術式順轉,蒼!”

不同於之前將術式順轉應用在近戰格鬥的用法,火力全開的外放輸出威勢更盛!

蒼青色的光球自五條悟的指尖迸發而出,伴隨著刺啦的裂帛聲,轉瞬之間貫穿橘真理的身軀,卻見他如夢幻泡影般破滅。

“幻術?

可是並冇有察覺到咒力的變化……”忽然夏油傑心生警兆,召喚出咒靈虹龍擋在身前,同忽然出現的橘真理分割開來。

隨後聽到虹龍口中傳出痛苦地嘶吼聲,腰腹爆開數道血洞,黑色血肉飛濺如雨,一道殘影穿過血雨狂奔而來。

夏油傑再次召喚喧蝠,釋放出恐怖的聲波,將橘真理從虹龍背上震飛出去。

咒靈儲備中硬度最高的虹龍僅僅一個照麵就受到重創,夏油傑當即將虹龍收回,飄然落在早已召喚出的鰩魚咒靈身上,幾隻散發著熒光的蝴蝶繞著他翩遷起舞。

都市假想幻靈迷迭蝶。

“嗬,花裡胡哨的。”

五條悟望著那些蝴蝶撇了撇嘴,說,“傑,直到現在你也應該明白了,彆想著再試探,那樣隻會被他牽著走。”

“虛飾咒法的三個階段,扭曲、汙染、虛空,這也隻是他自己劃分的,實際上術式各個階段的界限並不清晰。”

夏油傑若有所思,“也就是說,每個階段都是三者皆有,隻是側重不同?”

他想到剛纔橘真理被蒼貫穿化作破碎的虛像幻影,那是扭曲光線、扭曲咒力,還有那微不可察的阻力……領域特征?

鰩魚咒靈拖著五夏兩人逐步上升,也正是達到足夠高處,他才能看得分明。

樹木無風搖曳,枝條抽展,瘋狂生長,橘真理站在空曠的土地上抬眼看著他們,周圍的一切彷彿重新被賦予了生命。

“扭曲?

還是汙染?”

夏油傑低聲笑了笑,“這可一點也不咒術啊。”

“是啊,以咒術的常理無法去解釋,把它當作一種超能力,是不是就簡單易懂了?”

五條悟反問一聲,又說,“這也是這個時代對於我們這些咒術師最寶貴的優勢,大量的漫畫、輕小說足夠給我們參考。”

“他的術式天克一切花裡胡哨,而力大磚飛,嗬,能對他做到力大磚飛的,怕是隻有千年前咒術全盛時期的少數幾人。”

“所以試探對他冇有必要,拖得越久勝算反而會降低,唯有全力以赴。”

五條悟看向夏油傑,笑道,“這不正是我們來京都高專所渴求的?”

小說《咒術:扭曲的真理》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能讓外在咒力為自己所用,正是夏油咒靈操術的天敵。”夜蛾正道能想到的,身處現場的夏油傑隻會感受得更深刻。利用咒力強化咒靈確實可以對一級咒術師影響,隻是強化的咒靈個體太多也隻是一盤散沙,一觸即潰。夏油傑目光閃爍,心下決定上前同橘真理近身肉搏,然而卻見五條悟按在他的肩頭,帶著他向後飛退。“要不要這麼冒進?這不像你。雖說明明是召喚師,卻又優先近戰,這也是你。”夏油傑轉過頭看他,臉色怪異,“悟,你更奇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