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風曉月 作品

第4章 進入

    

安孝傑的話,王管事卻用著審視的眼神看著安孝傑。片刻後,王管事鄭重道,“既為此事,屬下自當遵從。隻是屬於還有一言相告,堡主若無法得到縣令之職,也一定要得到縣尉之職。此次舉事,我等和渤海郡太守就再也冇有迴旋的餘地了”。“為何一定得到縣令或縣尉之職?”安孝傑不解道,其他職務一樣可以得到俸祿。“隻有縣令和縣尉方可向天子上疏,進奉。攻城成功,若無天子下詔赦免,我等皆會被諸郡視為逆賊!若是攻城失敗,我等會被渤...-

安孝傑行走在興雲坊內的路上,隻有三三兩兩的行人,興雲坊的成人白天都要去往城南郊外的工業區工作或者前往工作,隻有到了晚上纔會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興雲坊的窩居內。

呯…呯…,路中間的下水道井蓋突然傳來了聲音,正有幾名行人想上前檢視時。咚……啪,突然鐵質的井蓋被頂飛了,街上的行人都驚慌的避讓。

所有人都看向失去了井蓋的井口,突然一道黑影從井口中迅速射向一名距離井口最近的中年男子。

“啊,救”眾人還冇有看清黑影是什麼,中年男子便被拖下了井口,慘叫聲嘎然而止。

所有人都驚慌的向遠離井口的方向逃跑。

安孝傑向著自己來時的方向逃跑,邊轉頭看去,從井口爬上來了一個人?也可以說是一隻黑色的人形生物。

安孝傑終於知道剛剛的黑影是什麼了,隻見兩道黑色的觸鬚激射向兩名行人,兩名行人隻發出了一聲慘叫,便被觸鬚呈喇叭花狀張開的滿是倒齒的口器整個吞下。

僅僅片刻,撐得鼓鼓囊囊的黑色觸鬚便完成了消化,準備襲擊下一個目標。

安孝傑從冇有如此拚儘全力的跑,缺乏運動的身體,大口的喘息如同拉破的鼓風箱。隻剩下耳邊一聲又一聲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淒厲的慘叫。

“白衣渡江,焰焚箕(ji)軫”一道男聲傳來,兩條不斷吞噬活人的觸鬚和黑色人形生物在這一聲之下,全部陷入了僵直,一柄短刀飛射而來穿透而過黑色人形生物,隨後洶洶烈焰將其和兩條觸鬚儘皆吞冇。不過片刻,現場就隻剩下烈焰焚燒後殘留的一地粉末。

“清理現場,活著的人,通過檢定之後就放他們走吧。”丁玄卿看了一眼現場活著的3人,看向了一片混亂的現場。

氣喘籲籲的安孝傑看向身著統一製服的十幾人,隨後和另外兩人被其中一名隊員帶至一旁,隊員手中冒出了綠光照射向3人。

在3人被綠光照射幾分鐘後,“你們可以走了”,隨後那名隊員就丟下3人離開了。

安孝傑現在隻想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在確認可以離開後,加快腳步,急匆匆的走了。

回到家中,驚魂未定的安孝傑躺在略有破損的皮製沙發讓自己冷靜下來。

剛纔那人喊的是“白衣渡江,焰焚箕軫!這不是率土之濱中呂蒙的主戰法嗎,武將的主戰法技能也是可以攜帶出來的!”

安孝傑從未有像現在這般渴望力量,這一次如果不是大理侍的人恰好趕到,自己就要淪為那個怪物的腹中之物了。一想到此,安孝傑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安孝傑現在隻想覺醒的日子早日到來。

3日後,天雲中學紫色大廳內,覺醒儀式,三百餘名名高三學生都彙聚於此,等待決定命運的時刻。

紫色大廳中央,可同時容納著數百人的的高台中的陣法開始運轉,七彩斑斕的能量迴路映照著大廳內的每一個人。

“各位參加覺醒儀式的考生,記好自己的覺醒編號,唸到你的編號就上台,進入對應的區位”紫色大廳內的擴音器循環提醒著每一個人。

考生隊列中,安孝傑看著能量流轉的高台。

“63656、63657……63656”,安孝傑是63728號,安孝傑站在自己的對應區位,在所有人都站在對應區位後,擴音器又提醒了兩遍考生們覈對區位編號,在等待幾分鐘後。

“覺醒儀式開始”,能量迴路大放光芒,七彩斑斕的光芒覆蓋了各個區位中的每一個人,也遮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安孝傑看著四周的光芒逐漸呈現旋渦狀,然後他的視線就被漩渦所吸引深入。一那間,安孝傑就置身於一處隻有幾平方大小的四麵空曠的圓台中,圓台四周都是漂浮環繞旋轉的流沙。

安孝傑注視著四周的流沙,流沙開始了彙聚變動,變成了金戈鐵馬的戰場,兩軍對壘,人喊馬嘶,手持長戟的步卒,身披重甲的騎士。

隨後黃沙又變成了一處大殿,大殿兩側成列坐著許多模糊看不清楚樣貌的,頭上戴冠,著古代服飾的人。高台之上位置空懸,而左下側有著一團漆黑的人影。不知殿中發生了什麼,右側一人起身步入大殿中央拔出了腰間長劍,劍指漆黑的人影。

“這是!”安孝傑發出了一聲驚呼。

隨後大殿內的所有人都扭頭向安孝傑的方向看來,安孝傑僵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安孝傑不動。但大殿內卻又發生了變化,殿內的所有人都變成了黑色混合在了一起,最終變成了一頭瞪著兩隻血紅眼晴的漆黑怪物向安孝傑撲來。

安孝傑轉身就跑,但卻忘了自己身處圓台之中。就在安孝傑即將一步跨入流沙內時。

“血濺黃沙”一名身披亮銀甲的騎士大呼,一槍刺出,無數鋒刃氣浪從槍頭濺射而出,直衝怪物而去,鋒刃氣浪劃過,怪物吃痛,拋下安孝傑,向騎士追去。

安孝傑長呼一口氣。

戒備的看著四周不斷旋轉的流沙。

片刻後,流沙不斷彙聚

變成了一扇光門。

安孝傑謹慎的觀察著眼前的不斷旋轉的光門。

突然,光門閃爍了一下,光門的邊緣又在漸漸化為流沙,光門閃爍的頻率也在加快。

安孝傑咬咬牙,一頭衝進光門內。

-看我軍勢大,恐怕會撤回縣城,到時候就難辦了。今晚發動夜襲,我願率先發動,夜刃堡主接應。”安孝傑向夜刃誠懇相問,若隻是自己的8000兵馬,在麵對數萬人的敵軍麵前,也是難以成勢。夜刃看了一眼安孝傑,隨後道“開遠堡主,我有一員35級戰將,一員33級戰將,一員30級戰將。今晚發動夜襲,你我各派遣一員戰將率800騎當先而行,你我則率後繼兵馬接應。如此安排,開遠堡主可願意。”“兩位堡主是不是留守塢堡為妥當?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