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風曉月 作品

第17章 渾水摸魚

    

人想上前檢視時。咚……啪,突然鐵質的井蓋被頂飛了,街上的行人都驚慌的避讓。所有人都看向失去了井蓋的井口,突然一道黑影從井口中迅速射向一名距離井口最近的中年男子。“啊,救”眾人還冇有看清黑影是什麼,中年男子便被拖下了井口,慘叫聲嘎然而止。所有人都驚慌的向遠離井口的方向逃跑。安孝傑向著自己來時的方向逃跑,邊轉頭看去,從井口爬上來了一個人?也可以說是一隻黑色的人形生物。安孝傑終於知道剛剛的黑影是什麼了,...-

衝入章武城之中的馬超和張遼遭遇了一名敵軍將領率領前來支援的1000名步兵軍士。

張遼,主戰法其疾如風發動,全軍突擊發動。

馬超一馬當先,血濺黃沙發動,張遼的其疾如風的技能友軍全體前3分鐘獲得多次攻擊效果之下,速度提升41,馬超的速度和追擊戰法溫酒斬將和祛心奪誌不斷反覆發動。

馬超的氣浪之槍從一把變成了幾十把,衝著敵將和那1000名敵軍軍士狠狠的撞了上去。

敵將被祛心奪誌封閉了主動戰法發動能力,隻能眼睜睜的看那幾十把氣浪之槍刺了過來。

氣浪之槍衝擊劃過了敵軍軍陣,撞在了後方坊牆上,發出了轟隆隆的巨響。敵將和1000名敵軍軍士依然在原地一動不動,一陣微風拂過,敵將和敵軍軍士都化為了粉末,隨著微風而去。

馬超和張遼順著大道衝向衙署所在,途中遭遇了部分從城牆上潰退下來的敵軍散兵軍士,這些軍士已經冇有繼續作戰的勇氣,在看到這隊騎兵後,隻想逃跑,無力逃跑的則棄械跪在地上請降。

馬超和張遼冇有理會這些潰兵,一路暢通無阻,抵達了目的地衙署。

但來到此地後,卻遭遇了在衙署內的敵軍弓手伏擊,損失了數名騎士,馬超本想施放技能攻破衙署大門,但卻發現敵軍將領不知使用了何物。每當馬超的施放的氣浪之槍靠近衙署時,在氣浪之槍前方就會出現了一片金光所形成的盾牌,將氣浪之槍抵擋,直到氣浪之槍消失,金光盾牌也消失不見。

馬超和張遼,隻能選擇撤迴路口,等待後續步兵趕到。

安孝傑和夜刃堡主帶著步兵軍士來到了此處,發現了停留在路口的馬超和張遼。

“堡主,敵將不知用了何物,我等的戰力都被其限製了”。馬超高聲說道。

安孝傑命人將來的路上收降的俘虜帶來,俘虜戰戰戰兢的來到幾人麵前,為幾名戰將氣勢所攝,嚇的直接跪了下去。

“你,可知這衙署之中的金光是何物”馬超手持馬鞭指著俘虜凶狠的發問

俘虜整個人都要被馬超嚇的軟在地上了,發出了聲若蚊蠅的聲音“稟,稟戰將,這,這衙署中的”。最終還是安孝傑出麵對俘虜溫言撫慰了一番,然後在場幾人都從其口中得已知曉,這衙署之內擋住馬超氣浪之槍的金光乃是一張名固若金湯的城池防禦圖。但此圖隻能防禦武將的戰法技能,卻不會抵擋軍士的刀槍劍戟。

安孝傑幾人明白了幾分,衙署在敵軍將領的死守下,加上敵軍將領戰法技能,傷亡恐怕會有些大。

幾刻鐘後,幾隊軍士牽著大輛車馬來到了此處,馬車之上堆放的都是乾柴和引火用的火油。

百餘名持著與人等高的盾牌,披二層甲的步兵向著衙署內小心的前行。步兵後麵跟著持著弓箭的步兵和堆著乾柴和火油的馬車。

哆哆哆,衙署內的敵軍軍士不斷冒頭站上牆壁放箭,都被步兵的盾牌所擋,開遠堡步兵也放箭射向敵軍弓兵,不時有中箭的敵軍軍士掉落牆頭。

突然,敵軍軍士一箭射中了拉著乾柴的馬匹,中箭的馬匹不斷抬蹄,想要擺脫步兵的控製。

突然,馬頭掉落,馬血灑了一地。

原來是一名軍官見到此事,果斷抽刀將受傷受驚拉車的馬兒一刀斬殺,阻止了正在進攻的開遠堡軍士隊列更大的混亂。

“敵軍將領將於10分鐘後發動戰法渾水摸魚”。

安孝傑一驚,敵軍將領居然有渾水摸魚,腦海之中不斷思索辦法。

(S級戰法,渾水摸魚,有效戰法距離:4,戰法類型:主動,發動率:35%,戰法效果:10分鐘準備,使敵軍群體陷入混亂狀態,持續20分鐘。混亂狀態:戰鬥中的有害控製狀態,使目標無法行動)

安孝傑接到麵板上的敵軍將領發動戰法的提示。看著衙署街道內依然在小心矣矣前進的開遠堡步兵。10分鐘,時間不多了,繼續派遣步兵也隻是會被敵軍將領戰法所控製。

等等,敵軍若想發動戰法控製衙署前的開遠堡步兵,那就必須要打開衙署大門。

剛纔那名俘虜說過,固若金湯城池防禦圖,必須在建築完好並且封閉的狀態下,纔會生效。

安孝傑向站於身前的馬超和張遼問道“馬超,若是加上張遼的主戰法和副戰法全軍突擊,你可有把握在5息之內將氣浪之槍攻入衙署。張遼你有多少把握實施戰法全軍突擊。”

“堡主,若是有張遼的主戰法加持,我可在距衙署150步距離內發動戰法,5息之內必能攻破衙署。”馬超昂首道。

“堡主,我的主戰法其疾如風是必然會發動的,但是副戰法全軍突擊若想順利發動,卻需要軍士們的配合。”張遼誠懇的答道

“我也不瞞你們,敵軍將領7分鐘後便會發動戰法渾水摸魚,馬超你若是距衙署150步,必然會被戰法控製,隻有張遼居於此處,發動全軍突擊才能讓你順利行動,而敵將衙署大門開門發動戰法,到關門的時間,隻有5-6息,所以全看你們

是否願意冒險一試”。安孝傑肅容以對。

馬超和張遼對視一眼,拱手道“請堡主下令”。

安孝傑重重的拍在二人臂膀上“全靠你們了”。

夜刃堡堡主看著安孝傑的行動,什麼話也冇有說,隻是轉頭凝神看著敵軍衙署的大門。

馬超獨自一人單騎來到距衙署150步,便不再有任何行動。敵軍軍士也在牆頭髮現了馬超,但弓箭射不了這麼遠,發現馬超不再行動,敵軍就隻是派了軍士觀察著馬超的行動。

張遼來到開遠堡軍士們麵前,鼓舞軍士們的士氣。

安孝傑、張遼、馬超、夜刃堡堡主,所有人此刻都凝神看著衙署的大門,等待著大門打開的那一刻。

-任塢堡主,請為塢堡命名”。“開遠堡”安孝傑道。“已成功命名為開遠堡”。安孝傑看到麵板上出現了一張金色的卡片。點擊進入,一副火燒洛陽的殘破畫麵映入眼中。“洛陽殘破,逆賊當道;天子下詔,召天下義士,自募兵馬;護衛天子,還都洛陽;剿滅逆賊,封爵王侯;”“原來是群雄逐鹿版本”安孝傑暗道。玩家就任開遠堡堡主,玩家已獲得軍司馬官職,招募兵馬已開啟。玩家的名望在章武縣傳播(當前名望1000)。玩家在塢堡中發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