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寧薇 作品

《葉寧薇盛雲展》 第1章

    

葉寧薇全身,她隻覺得深深的無力。這天下課後,葉寧薇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家中。剛準備去做飯,卻發現兒子身上燙得可怕。小鬆渾身都燒紅了,一身都是汗,像從水裡撈出來一樣,他迷迷糊糊咕噥著。“媽媽,好熱,難受……”葉寧薇急得眼淚都冇空掉,忙一邊將兒子抱起一邊安撫道:“小鬆冇事,媽媽馬上帶你去衛生院。”此時此刻,她什麼也顧不上了,急急忙忙抱著小鬆出了門,走到街口纔想起出門冇有帶錢。葉寧薇此時此刻如熱鍋上的螞蟻...大腦猛地傳來刺痛,無數資訊與記憶如決堤洪水洶湧灌入。葉寧薇這才知道,自己不僅重活一世,還是一本名叫《我在年代文裡當團寵》的年代文的惡毒女配。...《葉寧薇盛雲展》第1章免費試讀1979年,軍屬大院。隆冬時節,外麵天寒地凍。葉寧薇緩緩睜開眼,環顧四周熟悉的擺設,不敢置信地坐起身來。她分明記得,自己已經死了,怎麼回到了生前的家中?大腦猛地傳來刺痛,無數資訊與記憶如決堤洪水洶湧灌入。葉寧薇這才知道,自己不僅重活一世,還是一本名叫《我在年代文裡當團寵》的年代文的惡毒女配。書裡,她被寫得又蠢又壞,懶惰至極。霸占著男主盛雲展妻子的位置,丈夫不喜,婆家厭惡,是臭名昭彰的萬人嫌。甚至最後想害女主宋知晴不成,掉到冰河裡無人救她被活活凍死。她的唯一作用,就是作為團寵女主的對照組,襯托其善良美好人人喜愛。而葉寧薇死後,宋知晴就在所有人的祝福下和盛雲展修成正果,夫妻恩愛,五年抱三,幸福一生!多麼美好的結局啊,前提是,她不是這個惡毒女配的話!正恍惚時,外麵鄰居響亮的議論聲將葉寧薇拉回現實。葉寧薇一看時間,到了吃晚飯的點,打算去廚房做飯。想到書裡描述“葉寧薇又懶又蠢,什麼事都不會做,隻會給盛雲展添堵”,她就憤憤地握緊雙拳。自己書香門第長大,家庭優渥,出嫁之前是個受儘寵愛的嬌小姐。嫁給盛雲展後,婆婆小姑對她極儘討好,口口聲聲說心疼她,讓她不用理會家務活。可葉家落魄後,兩人便是另一幅嘴臉了。不會做家務在她們嘴裡就變成了“又懶又蠢”。“不就是生個爐子做個飯嗎?”她暗暗給自己鼓勁。幾番折騰下來,終於生起了火。葉寧薇準備起身做飯,一不小心,手指不慎被燙到!她吃痛地叫了一聲,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小腿噠噠地跑過來。他小臉圓圓,一雙大眼睛水汪汪,心疼地拉起葉寧薇被燙傷的手指嘟著嘴吹了吹。“媽媽,痛痛,吹吹,飛啦!”葉寧薇看到兒子小鬆,鼻子便是一酸,伸手將小鬆緊緊抱在懷裡。在她被所有人厭棄時,隻有小鬆依舊愛著她維護她。可笑的是,她到死都被女主踩在腳下,就連她的兒子,也是宋知晴兒子的對照組。宋知晴的三個兒子,長大後一個商界名流,一個政界精英,一個國際巨星。而自己的兒子小鬆,卻叛逆厭學,年紀輕輕和人打架鬥毆,進了監獄淒苦病死。街坊鄰裡提起宋知晴的兒子,都連連稱讚。可提起小鬆,都說她遺傳了葉寧薇,又蠢又壞,活該是個勞改犯!葉寧薇看著乖巧懂事的小鬆,想到自己和兒子的結局,渾身顫抖,寒意刺骨。重活一世,她要擺脫萬人嫌的頭銜,好好生活,經營婚姻,要讓孩子幸福一生!葉寧薇剛擦乾淚痕,房門嘎吱一聲被推開。是盛雲展回來了。他身軀偉岸,透著一股子凜然正氣,鼻梁高挺,眉目深邃,線條分明的臉頰,猶如刀刻般銳利鋒芒。葉寧薇擦乾眼淚起身,神情溫柔:“雲展,你回來了,晚上想吃什麼?”盛雲展臉上卻烏雲密佈,渾身戾氣走過來。他不由分說,一把攫取住葉寧薇的手腕,用了狠勁將她往外帶。“雲展,你乾什麼?你快放開我!”葉寧薇痛叫出聲,不住掙紮。盛雲展驟然停下腳步,回頭冷冷看她。“你乾了什麼,你心裡清楚!”他語氣冰冷,帶著隱忍怒火。葉寧薇愣了下,猛地想了起來。原是早上盛母又找茬,指責她早飯都做不好,還一個勁誇宋知晴聰明乖巧,還說“外麵都說知晴和雲展兩人纔是天作之合,你就趕緊離婚騰位置吧!”葉寧薇聽到這話氣炸了,當下跑到宋知晴工作的衛生院大鬨了一場。盛雲展拉著葉寧薇到了宋知晴麵前,語氣強硬不容置喙。“葉寧薇,給知晴道歉!”死後才和宋知晴才一起的。可是他變心是在什麼時候呢?想到這點,葉寧薇心就像被戳了個洞般,無儘的悲哀湧起。半響,她強壓下情緒,冷笑一聲:“我反應大?誰家婆婆會在孩子麵前說這樣的話……”盛母聽了這話,像吃了炮仗一樣炸開。她高聲指責女主:“我說錯了嗎?嫁進我們家這麼多年,你好吃懶做,在家裡白吃白住,除了會給雲展找一堆麻煩,還會乾什麼?”葉寧薇冇有去爭辯所謂白吃白住的問題。隻是冷冷反駁道:“我已經找到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