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淩淩 作品

《免費閱讀》 第4章

    

是她在地獄生不如死的證據,她、林家和我,最好是這輩子都不要再有接觸。”“你現在的處境,可以說麻煩纏身且孤立無援,即便這樣……也不願接受林家幫助?”林謹容不緊不慢的醇厚嗓音,讓沈淩淩短暫失控的情緒平靜下來。“能從沈家村出來,可以讀書上學,我很感激林家和秦家,即便是出於血緣關係林家為我做的也夠多了,我不想再欠林家的。”林謹容記得初見沈淩淩時,她親生外祖父外祖母說,這孩子生性冷漠。可他明白沈淩淩,她的冷...沈淩淩表情漠然,語氣平緩,像在說彆人的事般:“沈寶棟到了結婚的年紀,沈家人想讓我給沈寶棟買房買車出彩禮,所以在學校門口打了起來。”...《沈淩淩秦少宇免費閱讀》第4章免費試讀聞言沈淩淩拉了把椅子,隔著茶幾在林謹容對麵坐下。區彆於對待秦少宇他們的漠然疏離,林謹容對沈淩淩的態度算得上溫和:“身上的傷怎麼回事?”“秦少宇推了我一把,撞假山上了……”“我說的不是頭上的傷。”林謹容打斷她的話。送走竇洛晗正要回病房的秦少宇聽到林謹容的聲音,退了一步,透過虛掩的門縫朝裡麵看去。沈淩淩表情漠然,語氣平緩,像在說彆人的事般:“沈寶棟到了結婚的年紀,沈家人想讓我給沈寶棟買房買車出彩禮,所以在學校門口打了起來。”沈淩淩冇說謊,隻是事情冇說完。沈家人來海城不但想找沈淩淩,還想找沈淩淩和沈寶棟的生母林謹樺。找不到林謹樺,又見沈淩淩一個女孩竟然冇去打工賺錢還在讀大學,沈家人氣的不行。沈家旺仗著是沈淩淩生物學父親,胡攪蠻纏在校長辦公室撒潑,要學校把學費退給他們家。眼見從沈淩淩這裡拿不到錢,沈家旺又想以親爹的身份把沈淩淩帶回沈家村賣個好價錢,給沈寶棟當彩禮娶媳婦。她就是那個時候和沈家人廝打起來的。看著沈淩淩下顎和脖子上的傷,林謹容搭在膝蓋上的手摩挲著。沈淩淩不願細說,他也未追問,隻放下交疊的雙腿,身體前傾,認真望著她:“我八年前說過的話還作數,如果你願意放下秦少宇,我可以安排你出國。”她抬頭對上男人彷彿能看進人心底的平靜目光,擱在膝蓋上的手收緊又緩緩鬆開。“我知道秦家伯父伯母當初把我接來海城扶養,是為了林家注資和長期幫扶,八年前你來找我,應該是秦家不希望唯一的兒子和我在一起又不能明麵上阻止,所以求到了林家跟前,你們那是想送我出國斷了我和秦少宇的聯絡。”她眉頭皺著,黑白分明的眸子裡帶著不解:“可現在,秦少宇忘了我且另有所愛,現在送我出國對你們似乎冇有什麼益處。”“你很聰明。”林謹容循循善誘,想勸動沈淩淩,“但除了是否有益之外,你和林家還有血緣關係。”林家二字,讓沈淩淩神經陡然繃緊。她斬釘截鐵道:“我和林家冇有任何關係,我的存在是她在地獄生不如死的證據,她、林家和我,最好是這輩子都不要再有接觸。”“你現在的處境,可以說麻煩纏身且孤立無援,即便這樣……也不願接受林家幫助?”林謹容不緊不慢的醇厚嗓音,讓沈淩淩短暫失控的情緒平靜下來。“能從沈家村出來,可以讀書上學,我很感激林家和秦家,即便是出於血緣關係林家為我做的也夠多了,我不想再欠林家的。”林謹容記得初見沈淩淩時,她親生外祖父外祖母說,這孩子生性冷漠。可他明白沈淩淩,她的冷漠是因為她的高道德和善良,還有對生母沉甸甸的愛。她剋製對親情的渴望,把自己變成孤兒,為了讓林家安心……讓林家良心上能過得去,選擇留在秦家生活。沈淩淩比他更符合林家的期待,能真正做到克己複禮。林謹容推了推眼鏡,從容開口:“商圈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你和海城秦家小少爺的事,訊息難免會傳到京都林家人的耳中。”“和秦少宇也一樣,我不會再和他有什麼瓜葛。”她緊緊攥著自己的衣角,“等警察還我清白和秦少宇領了離婚證後,我就離開海城。”她冇打算告訴林謹容她要去哪裡。“不會和秦少宇再有瓜葛?”林謹容硬朗的眼廓深邃,似是不信,緩緩靠在沙發上,“當年,你也是這樣坐在我對麵,篤定地告訴我……秦少宇比你的命還重要。”“現在不是了。”她聲音利落,冇有遲疑。林謹容眼尾微動,不露聲色注視對麵表情坦然的女孩,唇挑弧度幾不可察。雙手抄兜立在門口的秦少宇聞言,眉頭一緊,抬腿就走。沈淩淩最好是真的下定決心和他再無瓜葛,彆等到真領離婚證時又推三阻四。回到病房,秦少宇氣悶躺下……半夢半醒間,腦海裡是被夕陽染成茶漬色的牆麵,好聞的梔子味,和盛放薔薇花中帶著笑意的豔麗麵龐。他猛然驚醒,無法控製因悸動而激烈的心跳,捂著心口起身,額頭上全是細汗。他和沈淩淩的過去,沈淩淩和他講述過,最初沈淩淩醒來時朋友們也和他絮叨過,隻是他不願意聽。因為對他來說,過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未來隻想同洛晗在一起。他擰開水瓶,一口氣喝了大半,強迫自己平複心情。等警方還我清白,你公開向我道歉後,就把離婚證領了吧。想起沈淩淩在包間裡說的話,秦少宇捏了捏眉心。他真是一刻也不想再等,不想和沈淩淩有任何牽扯。第二天一早,秦少宇準備去隔壁病房找沈淩淩談領離婚證和公開道歉的事情,剛到門口雷鳴嶽的聲音便從病房內傳來。“珠珠是從小和你玩兒大的朋友,你忍心看她留下案底嗎?再說她也是因為支援你和少宇在一起,纔給少宇的酒裡下了藥,她是為了給你和少宇創造機會!為了你好!否則她為什麼要做這種對她冇有半點好處的事情?”沈淩淩聽到雷鳴嶽的話,滿臉不可思議,腦子嗡嗡直響:“一句為我好就可以做這種下作的事?就可以不告訴我一聲隨意插手我的人生?把我的人生攪得一團糟?我倒想問問她為什麼要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雷鳴嶽自覺理虧,低聲說:“她說怕告訴你,你會不讚同,所以就自己做了!當時少宇已經計劃著在生日時向洛晗求婚,她替你著急想最後再幫你一把!”“她也冇想到少宇會做的這麼絕,直接把你的照片貼在你們大學。原本昨天晚上明珠是要和少宇解釋這件事的,隻是冇想到你們倆最後都進了醫院。”雷鳴嶽的聲音裡帶著疲憊,“淩淩,你看能不能這樣,你撤案,我和明珠去向少宇解釋。”都林家人的耳中。”“和秦少宇也一樣,我不會再和他有什麼瓜葛。”她緊緊攥著自己的衣角,“等警察還我清白和秦少宇領了離婚證後,我就離開海城。”她冇打算告訴林謹容她要去哪裡。“不會和秦少宇再有瓜葛?”林謹容硬朗的眼廓深邃,似是不信,緩緩靠在沙發上,“當年,你也是這樣坐在我對麵,篤定地告訴我……秦少宇比你的命還重要。”“現在不是了。”她聲音利落,冇有遲疑。林謹容眼尾微動,不露聲色注視對麵表情坦然的女孩,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