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西西 作品

《裴景召喬洛絮》 第24章

    

商量後,答應了方欣桐的邀請。時間一眨眼就到了翌日下午,我如約來到了會展中心。剛進門,就看到了一群coser站在門口,造型各異,還挺吸引人眼球的。其中不乏一些網遊中的cos人物。新鮮又熱血。我邊走邊看,視線最後停在了一名身著黑色魏晉風齊腰襦裙的男coser身上。他臉上帶著黑色暗紋麵具,一雙丹鳳眼細而長,眼尾還添了一抹紅,手裡還握著一把跟衣服同色的油紙傘,靜靜地坐在那,有種亦正亦邪之感。引來了不少人圍...裴景召喬洛絮資源帶給大家,作者喬洛絮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裴景召喬洛絮》第24章免費試讀裴景召喬洛絮第24章 第二天在公司見到林西西時,小姑娘臉色慘白,眼底一片烏青。

她長得本就很小隻,皮膚也白,這會兒看上去霜打的白玫瑰,整個人病懨懨的。

楚楚可憐。

吳淩刷到她的朋友圈,然後截圖給我。

一張落寞的背影圖,配上文字:“你的通情達理,隻是因為冇人心疼你吧”。

吳淩一臉八卦:“該不會是鬧彆扭了吧?”

我心裡也直犯嘀咕。

算起來,她跟裴景召也冇多久。

我琢磨著,是不是給我頸後的吻痕有關。

林西西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午後。

正當吳淩在微信上問我要不要過去安撫一下時,工作室的大門開了。

裴景召來了。

手裡還拎著下午茶。

大家見怪不怪的跟他打招呼,裴景召隻是匆匆應一聲,便快步進了林西西的辦公室。

挺著急的。

“學長,你怎麼突然過來了?”

裴景召遞上奶茶,說:“紅棗枸杞,你趁熱喝。”

林西西有氣無力道:“不過是個姨媽期,學長你太大驚小怪啦。”

她辦公室的門關的不嚴實,對話全落我的耳朵裡了。

原來,是姨媽期。

少時,兩人從辦公室出來,吳淩上前跟裴景召寒暄,而林西西則一臉孱弱給大家發下午茶。

到我時,她親切道:“南絮姐,隻有紅棗枸杞了,你彆介意。”

太甜的東西我喝不慣。

“謝謝,”我邊敲代碼邊迴應,“我不好甜口,你留著吧。”

話音剛落,隻聽“嘩啦”一聲,一杯溫熱的紅棗枸杞竟毫無征兆的砸向了我的筆記本!

刹那間杯口炸開,棗紅色液體洶湧而出,澆在了我的鍵盤上。

沾濕了我的指尖。

我如遭雷擊,反應過來時立即去拿紙巾,但已經來不及了。

筆記本吱吱幾聲後,黑屏了。

“南絮姐,對不起,我……”嬌弱的嗓音壓在我耳邊,說:“我隻是想給你……”

“你想?”我打斷她,聲調不自覺的抬高了兩分,“連小朋友都知道電子產品要遠離水。”

硬盤裡存著我很多重要檔案。

對程式員來說,筆記本就是我們的命。

我實在繃不住了。

“南絮姐……”抽泣聲抑揚頓挫,林西西紅著眼圈道:“我真不是故意的。”

動靜驚動了其他人。

也驚動了跟吳淩對話的裴景召。

他走過來,看到林西西梨花帶雨的模樣,眉頭緊蹙。

吳淩也察覺出了異常,看著沾滿了紅棗茶的筆記本,詫異道:“是誰這麼不長眼澆了我們孟經理的命根子啊?”

聞聲,林西西杏眸低垂,緊緊地咬了下唇。

吳淩驚訝捂嘴:“抱歉啊林經理……”

“都是我不好,”林西西低頭哽咽,又小心翼翼瞥了我一眼,道:“南絮姐,你多罵我兩句吧。”

我頓時無話可說。

什麼叫多罵兩句?

我不過語氣重了些,到她嘴裡就成了罵。

“沒關係,”裴景召給林西西遞紙巾,安慰道:“你隻是不小心,彆哭了。”

林西西眼圈更紅了。

我這才明白,相比林西西的情緒比,被澆了筆記本這件事,在裴景召眼裡,根本無足輕重。

但如果他稍微細心一點的話,就應該會注意到,沾了紅棗茶的筆記本,正是他當年送我的禮物。

或許他已經不記得了。

想到這,我心口驀地蒼涼一片,冰冷感從大腦冷到尾椎,又聽到林西西說:“南絮姐,都怪我笨手笨腳的,要不你把型號發給我,我買個新的賠給你。”

她說的挺認真,認錯態度誠懇的好像你不原諒她都跟犯罪一樣。

我總不能辜負人家的一片美意是不是?

於是我迴應:“型號你可能要問周總了,畢竟是他送的。”

林西西明顯被噎了一下,一臉無措的看向裴景召。

裴景召大概也冇料到我會來這麼一出,黑眸上猝然蒙了層冷霜,道:“一個筆記本而已,孟經理一定要這麼興師動眾?”

一個筆記本而已。

他果然不記得了,或者說,他不想記得。

我抵了下後牙槽,心口怒火翻湧,下一秒,指著林西西的辦公桌道:“那就賠我個玫瑰金同款吧,周總慧眼獨具,省得我再挑了。”

裴景召大概冇想到我會這麼不客氣,一時間竟忘了迴應。

而始作俑者林西西,臉上也是紅一陣白一陣的。

氣氛瞬間有些僵持了。

吳淩適時圓場道:“雖然林經理是無意,但筆記本確實是壞了,考慮到她還是個學生,這樣,差價就由公司來補吧。”

林西西茫然的睜大雙眼,嘴皮翕動,露出了欲言又止的模樣。

“不必了,”裴景召拒絕的乾脆,“就按孟經理說的辦,我來安排。”

“學長,”林西西激動地開口,“這不行的,怎麼能讓你破費呢……”

“哎呀林經理,就這麼辦吧,”吳淩打斷林西西,笑著說:“林經理可真是有福啊。”

說完又看向裴景召,問:“是直接去商場嗎周總?”

她倒是比我還實在。

於是,我,裴景召還有林西西一起來到了商場。

老闆看著已經犧牲掉筆記本,歎了口氣,說:“主機板燒了,損壞嚴重,冇法修了。”

我也冇打算修,隻是裡麵裝了不少重要檔案,我得確認不會泄密才行。

裴景召直奔主題,指著那台報價一萬九千九百九十九的玫瑰金筆記本道:“把這個包起來。”

爽快的讓老闆措手不及,他頓了頓,介紹道:“先生,這款還有個升級版,隻需要再加兩千。”

裴景召第一時間看向我,似在征詢我的意見。

我還冇來得及開口,又聽到老闆說:“你女朋友應該是IT行業的吧,這個行業筆記本就是牌麵,得整好點兒。”

一旁的林西西突然啟唇:“學長,既然老闆都這麼說,就給南絮姐定個升級版吧。”

老闆的眼珠子在我們三人之間滴溜溜的轉,眼神意味不明。

裴景召看向林西西,說:“那聽你的。”

看到裴景召利落的刷卡後,老闆美滋滋道:“那這個怎麼處理?”

老闆指的是被林西西澆了的廢電腦。

東西是我的,我馬上拿了主意:“麻煩老闆幫我丟垃圾桶吧。”

說完,我又找了個托詞,拎著新電腦便走。

回公司後,大夥兒見我拿出的玫瑰金,各個都露出了豔羨的眼神。

小雅直接感歎道:“好希望明天一早林經理把豆漿澆到我的筆記本上啊。”

吳淩調侃道:“我看你是打雷當做天裂縫,異想天開。”

我頓時哭笑不得。

下班時,方欣桐忽然來了電話。

“絮絮,明天下午我們在會展中心有了漫展,你要不要來看看啊?”

我其實興趣不大。

但想著她勞心勞力的替我解釋照片的事,又不好意思拒絕。

“來看看嘛,等你們遊戲上線了,說不定也要舉辦各類線下宣傳活動,就當是學習了。”

這個理由讓我很心動。

我跟吳淩商量後,答應了方欣桐的邀請。

時間一眨眼就到了翌日下午,我如約來到了會展中心。

剛進門,就看到了一群coser站在門口,造型各異,還挺吸引人眼球的。

其中不乏一些網遊中的cos人物。

新鮮又熱血。

我邊走邊看,視線最後停在了一名身著黑色魏晉風齊腰襦裙的男coser身上。

他臉上帶著黑色暗紋麵具,一雙丹鳳眼細而長,眼尾還添了一抹紅,手裡還握著一把跟衣服同色的油紙傘,靜靜地坐在那,有種亦正亦邪之感。

引來了不少人圍觀。

像是古風海報裡走出來的美男子。

莫名的,跟我們遊戲中設置的男主之一形象有些類似。

我的心跟著顫了一下,腳步也不聽使喚的,朝這位coser走去。

距離近了,男coser也注意到了我,視線相撞,他黑眸微顫,眼神裡平添了一份溫柔。

好像在哪裡見過。

“我很好看嗎?”

溫煦是嗓音傳到我的耳中,我渾身一怔,詫異道:“班委?”其中不乏一些網遊中的cos人物。新鮮又熱血。我邊走邊看,視線最後停在了一名身著黑色魏晉風齊腰襦裙的男coser身上。他臉上帶著黑色暗紋麵具,一雙丹鳳眼細而長,眼尾還添了一抹紅,手裡還握著一把跟衣服同色的油紙傘,靜靜地坐在那,有種亦正亦邪之感。引來了不少人圍觀。像是古風海報裡走出來的美男子。莫名的,跟我們遊戲中設置的男主之一形象有些類似。我的心跟著顫了一下,腳步也不聽使喚的,朝這位coser走去。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