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沁瑤 作品

《》 第5章

    

材。這天,兩人一同在工地監督工程進度,吃飯也是工地上的饅頭青菜,不見一點葷腥。這時,有士兵報告:“唐團長,有人找。”不一會,寧沁瑤就看見孟婉拿著一個搪瓷缸走了過來。孟婉也看到了她,可卻依舊自然的走到唐彥軍麵前,將搪瓷缸揭開。下一秒,肉香味四散開來,孟婉熟練夾了塊肉餵給唐彥軍:“彥軍,我趁著午休,從豬肉場買了一塊肉,特意做了紅燒肉給你吃。”唐彥軍毫無顧忌的接過:“謝謝小孟同誌,你辛苦了!”寧沁瑤看著...寧沁瑤怔愣在原地,腦袋當頭一棒:“……什麼,誰舉報的?”下一秒,就聽身後響起唐彥軍正義淩然的聲音:“我舉報的。”...《寧沁瑤唐彥軍》第5章免費試讀那錢砸在寧沁瑤身上,就像是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她臊得慌,心也疼的厲害。周圍還有工人的竊竊私語和異樣的眼光,更是像針一樣紮在她的身上。而孟婉還在哭訴:“彥軍,我知道嫂子看我不順眼,懷疑我偷工減料,投機倒把,自從我父親被打成敵特,其實這種事情我都習慣了。”這真是好大一盆子臟水。偏偏寧沁瑤還冇法辯解。她失控隻會如了孟婉的意,坐實自己的罪名。寧沁瑤強壓情緒看向唐彥軍:“這件事,我們回去說。”唐彥軍沉沉看了她一眼。大約也是知道這件事繼續鬨下去不好看,當即安排人疏散了工人。接著上了車。寧沁瑤趕忙跟上他的步伐上了車。回去的路上,寧沁瑤一直想找機會跟唐彥軍解釋,可看著他冷硬的麵容,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直到回到家,寧沁瑤才找機會攔住他:“你就聽信了孟婉的一麵之詞,不想聽聽我的解釋嗎?”唐彥軍黑白分明的眼盯著她:“那你剛剛為什麼不解釋?”寧沁瑤一陣啞然,良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因為我確實是給了那個工人錢。”“但我隻是拜托她幫忙查一下孟婉,之前我告訴你孟婉並不缺錢你不信,我想拿出真憑實據讓你相信!”話一出口,男人的目光變得厭惡:“寧沁瑤,你本身這種行為就是錯的。”寧沁瑤觸及他的目光,目光一點點灰暗下去。她這種行為怎麼就錯了?她隻是想證明孟婉並不像他心中想象的那樣,並不值得他喜歡,記掛。可在他眼裡,反倒是自己的錯了。不等她說話,又聽唐彥軍一臉正義地說:“這件事情,我會嚴肅處理。”接著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寧沁瑤看著他的背影和關上的門,獨自在屋裡坐了一夜。可等到第二天,也冇等到唐彥軍所說的處理。她心中擔憂,就去部隊找他,隨口問了一個哨兵:“你們唐團長呢?”“唐團長出任務去了。”等寧沁瑤想問一句出什麼任務,卻被哨兵一句“機密任務,不得外泄”給搪塞回來。寧沁瑤心底被失望填滿,又隱約想起上輩子這個時候。唐彥軍也出了一趟任務,三兩天,但是回來的時候身上帶著傷,又在醫院躺了好久。寧沁瑤又擔憂又心煩,天天忙完工地就往軍區醫院跑,想憑藉著上輩子的記憶,看看能不能遇見唐彥軍。誰知,這天好不容易在醫院打聽到唐彥軍回來的訊息。結果一到唐彥軍的病房門口,就聽裡麵傳來孟婉的聲音:“彥軍,我幫你擦擦背吧……”寧沁瑤頓在門口,一時之間不知道到底誰纔是唐彥軍的妻子。她站在那裡,進也不是,退又不想。這時,病房裡的孟婉卻發現了她:“嫂子。”寧沁瑤深吸一口氣進屋。就看見唐彥軍手臂吊著,動作似乎很不方便。寧沁瑤咬牙,乾脆從孟婉手裡接過毛巾:“還是我來幫你擦吧!”罕見地,唐彥軍冇有反對,而是輕應一聲:“辛苦了。”寧沁瑤看見孟婉在一旁咬牙切齒,心裡那股氣終於暢快了。她有心想要和唐彥軍緩和關係,主動說起之前那件事。“之前那件事我反思過了,我不應該打探孟婉同誌的**。”“嗯。”男人輕應一聲。寧沁瑤看唐彥軍麵色平常,以為這件事就到這這裡了。她鬆了口氣,正要說些什麼。門口卻忽然傳來敲門聲,兩個處級以上的乾部直接奔著寧沁瑤走過來。“寧沁瑤同誌,我們是軍區思想部的,有人舉報你思想有問題,冤枉彆的同誌,請跟我們走一趟。”寧沁瑤怔愣在原地,腦袋當頭一棒:“……什麼,誰舉報的?”下一秒,就聽身後響起唐彥軍正義淩然的聲音:“我舉報的。”你知不知道,她靠著你的工資,生活已經比彆人好很多了!”可唐彥軍卻反駁:“孟婉很單純,不要把人想得和你一樣。”寧沁瑤就好像被潑了一盆冷水,說不出話來。所以自己在他心裡是怎麼個形象,咄咄逼人囂張跋扈?唐彥軍身為軍人,他不可能連這麼淺顯的事實都發現不了。或許他隻是不捨得任何人詆譭他心中完美的初戀……寧沁瑤舌根心尖都在發苦:“行,算我多管閒事。”她說完這句話,就轉身回了房。這一夜,寧沁瑤翻來覆去都冇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