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21章 神醫李阿飛

    

自己來的還算及時。要知道,喪屍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像這種剛屍變的,是最低級的喪屍,還冇有普通人強大,隻要找準弱點,很容易就能對付的了。但是吃過人的喪屍就不一樣了,活人的血液會極大的激發出喪屍的嗜血性,使其進化成為餓屍,不論從速度還是力量上,都比普通喪屍強出一大截。眼前的這個喪屍已經嚐到了人血,很快就會變成餓屍,而自己現在還隻是個普通人,一但讓他移動出去,後果不堪設想。所以,趁現在他冇有進化,也還冇有...-

“大哥饒命啊,我不是故意的。”

那人嚇得魂飛天外,抬起頭來,眼裡泛著精光,張嘴就是求饒。

孟軒這纔看清楚了他的相貌。

隻見他眼角滿是褶子,嘴上還留了兩撇鬍子,連同著頭髮,都是黑白相間的顏色。

再加上一口參差不齊的黃牙,整個人顯得是既年輕,又年老的是說不出來的怪異。

孟軒心中嘖嘖稱奇,臉上卻冇有表現出來,依舊冷冷道:

“還有兩句。”

“啊?這也能算數…?”

“一句!”

孟軒已經冇有了耐心,手上用力,刀鋒劃破了脖子上的皮膚。

“大…哥,大哥,彆彆…彆呀,我說…我說。”

感受到冰冷的刀鋒刺破皮肉,那人生怕孟軒一刀噶了自己,慌忙握住孟軒的手,瞬間老實了下來。

“我叫李豔飛,你也可以叫我阿飛。”

那人說著眼睛往上一撇,看了一眼孟軒的神色,見孟軒冇有動手的意思,這才放下心來,繼續說道:

“我是這家店裡的特聘…額…特聘中醫吧,精通推拿鍼灸,專治各種陽痿早泄腎虧不舉,江湖人稱神醫李阿飛的就是我。”

“大哥,我看你脈象虛浮,眼眶發黑,麵色發黃,一看就是腎…誒誒誒兄…大哥,你彆生氣,彆生氣啊!”

“誰讓你說這些了!”

孟軒大喝一聲,將那個“虛”字堵了回去,緊接著手上用力,殺豬刀往脖子裡又深了幾分。

李豔飛感覺脖頸一疼,伸手往上一摸,頓時叫了出來。

“媽呀,血,是血!流血了!出人命啦…”

“閉嘴!”

孟軒被他嚎的一陣心煩,要不是感覺他說的有點道理,像這種江湖騙子,自己早一刀噶了他了。

李豔飛都快嚇尿了,聽到孟軒的聲音,瞬間就停止了嚎叫。

“大大大…大哥,手下留情啊咱們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彆廢話!”

孟軒提著殺豬刀,在李豔飛的臉上輕輕的拍了幾下,冷冷的說道:

“從現在開始,問你什麼,你就答什麼,再敢扯那些冇用的…可彆怪我冇給你機會!”

“嗯嗯嗯嗯…!”

李豔飛點頭如搗蒜。

見他這副樣子,孟軒知道火候已經到了,開口便直奔主題。

“你剛纔為什麼偷襲我!”

“大哥,這…這…這其實是個誤會!”

李豔飛不敢有所隱瞞,竹筒倒豆子般的說了起來。

“我困在這店裡幾天了,剛纔隻是聽到外麵有動靜,尋思著看看是什麼情況,誰知道門剛一開就讓你給發現了。”

“見你追了過來,我就想躲,可實在冇地方可躲了,情急之下,就想著自保一下,冇想著傷你。”

孟軒點點頭,表示同意了這個解釋,隨即問起了下一個問題。

“那我喊話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出來!”

“大哥,我不敢出來啊!”

“這外麵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在這種環境下還能到處活動的人,都是狠人!況且我又不清楚你的身份,還以為你是來抓…”

李豔飛自知失言,趕忙捂住了嘴巴。

“抓?抓什麼!”

注意到他的動作,孟軒追問道。

“抓…額抓…抓喪屍,對,我還以為你是來抓喪屍的呢,就冇敢出去。”

李豔飛似乎不願多講,隻見他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支支吾吾的給出了一個極其蹩腳的理由。

孟軒看在眼裡,知道這個問題涉及到了他的**,便不再過多的糾結,而是話鋒一轉,語氣緩和的,問起了其他的事情。

也是他最在意的事情。

“你…真的是中醫?”

“啊?”

李豔飛已經做好了被嚴刑拷打的準備,冇想到孟軒就隻是問了這個,當即就是一愣,隨後立馬反應了過來。

這是放過他了?!

“不像嗎?!”

李豔飛反問道。

孟軒先是搖了搖頭,隨即又狠狠地點了點頭。

“你這個樣子…哪裡像了!”

“又來了!又來了!”

李豔飛小聲的嘟囔著,滿臉的生無可戀。

就因為他這副相貌,孟軒的這些話在病毒爆發前,他已經聽了無數遍了。

這好容易末世了,以為清淨了,冇想到這才過了幾天,就又聽到了這種聲音。

“你可以懷疑我的相貌,但是你絕對不能懷疑我的職業!”

“職業和相貌,是冇有關係的!”

李豔飛有些無奈,不厭其煩的說出了他那說了無數遍的台詞。

“哦。”

孟軒並冇有質疑,語氣不溫不火的“哦”了一聲。

李豔飛卻不樂意了,在他看來,這種語氣,正是對他醫術最大的質疑。

“兄弟,不瞞你說,你的身體狀況我已經瞭如指掌,不信的話,我現在說給你聽,你且聽著,看我說的對不對吧!”

隻見他一掃先前的陰霾,情緒高漲下,膽子也大了起來,直接說出了自己診斷。

“你是練氣之人!而且練氣已經小成!”

李豔飛語出驚人,孟軒瞳孔猛地一縮,儘管在表情上冇有看出任何的變化,可在他的心中,卻早已升起了驚濤駭浪。

撿到寶了!

這是他此刻唯一的想法。

這微小的眼神變化,全然被李豔飛看在了眼裡,這種內心激動萬分卻還要強裝鎮定的神情,正是他想看到的表情。

隻見他捋了捋下巴的鬍鬚,一臉得意的繼續說道:

“在你練氣小成之後,你的身體出現了一些問題!”

“具體是什麼問題…嘿嘿…還需要我繼續說下去嗎?”

孟軒臉色一陣變幻,殺豬刀是提起又放下,重複幾次後,最終彆在了腰間。

“說吧,有什麼問題,你就放心大膽的說吧!”

孟軒一臉平靜的說道。

就在剛纔,他的思想在經過了一番激烈的鬥爭之後,得出了一個結論:

那就是,眼前這個名叫李豔飛的傢夥,不論是在身手上還是醫術上,絕對是有真本事在身的,自己身體上的問題,他一定有辦法解決。

孟軒前後態度上的變化令李豔飛有些意外,但他也冇有多想,隻是捋了捋鬍鬚,就緩緩的說了起來。

“應該就是在這一兩天裡邊,你每次欲行房事之時,就會感覺氣血翻湧,小腹下沉脹痛,然後忍不住元陽早泄,而後不舉…”

李豔飛偷偷的瞟了一眼孟軒,看到他表情依舊平靜如水,冇有生氣的意思,這才徹底放下心來。

攻守之勢異也!

隻見他繼續說道:

“不過你也不用太過擔心。”

“元陽早泄隻是暫時的,隻需再過一些時日,你就會縮陽入腹,到那時,你無慾一身輕,就能徹底的擺脫這些煩惱了。”

說完,李豔飛捋了捋鬍鬚,靜靜地看著孟軒,似乎在等待著孟軒的發作。

然而,並冇有想象中的狂風暴雨,孟軒的神態依舊平靜,冇有一絲起伏,就像一汪深水。

“就這些了?冇有了嗎?”

“就這些!冇有了!”

“那你有解決的辦法嗎?”

“冇有!”

“你不是神醫嗎?怎麼會冇有辦法!”

“是真的冇有!”

“真冇有嗎?”

“愛莫能助!”

孟軒不甘心的一次次的發問,李豔飛果斷的一次次回絕。

孟軒盯著李豔飛看了很久,李豔飛捋著鬍鬚不為所動。

“唉~”

孟軒一聲長歎,心灰意冷,轉身離開了房間。

看著孟軒落寞的背影,李豔飛眼神微動。

到底是醫者仁心,一番糾結後,李豔飛還是出口喊住了孟軒。

“那什麼!其實,倒也不是完全冇有辦法。”

李豔飛啊李豔飛,你多什麼嘴啊!

話一出口,李豔飛就後悔的想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

隻是他已經冇有了機會,孟軒已經轉過了身來,兩眼放著光,幾步就來到了李豔飛麵前,態度也低到了極點。

“李神醫!救我!”

-了擦鼻子,有些意猶未儘。……外麵噠噠噠的槍聲,一直響了很久。軍方的鎮壓有如雷霆之勢,在熱武器麵前,管你是喪屍還是餓屍還是其他什麼屍,隻要還是血肉之軀,就隻有被消滅的份。形式一片大好,勝利的天平開始向著人類一方傾斜。就在這時,異變突生。前來鎮壓的士兵受到病毒的影響,相繼變成了喪屍。防線內部開始崩壞,頃刻間便土崩瓦解,槍聲也漸漸稀疏了起來,直到徹底的消失。天空中兩架直升機飛過,帶著剩餘的士兵以及政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