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刊 作品

第六百五十九章輪回奧義(大結局)

    

。想歸想,現在可不是幹這些的時候,先找到三足鳥所說的那件至寶再說。我穿過了庭院,走到了閣樓之中。走進閣樓的刹那,像是穿過了一層水波,空間蕩漾起了一層漣漪。然後,我發現閣樓內的空間,遠遠超過了我的預料之外。從外麵看的時候,閣樓僅有一百多平米,但是走進這裏之後發現,這他媽足有千餘平方了。這算是另一空間了嗎?除此之外,眼前的一幕,也讓我有點瞠目結舌了。百餘櫃台呈現於此,像是一個巨大的展廳,給人一種琅琳滿...我眉頭緊皺,感覺有點疼,不是身體上的疼,而是精神上的刺痛。我的槍和他的劍雖然造型顏色不太一樣,但是效果類似,不止是對身體造成傷害,對靈魂也有極大的傷害作用。

若是換成其他人的話,早就一命嗚呼了,但是對於我們來說,這些隻是一些不怎麽重的傷而已。

“不夠,還不夠!”

魂風癲狂嘶吼,他手中的七彩長劍已經斷裂,但是他的攻擊並沒有就此停止,直接揉身朝我撲了過來。我手中的青銅槍在這時也發出了一聲悲鳴,伴隨著我多年的長槍,在此刻崩解了,槍靈湮滅。

我們這種程度的戰鬥,任何的兵刃已經承受不住了。

魂風朝我撲來,我也毫不示弱的衝擊過去,拋開一切雜念,心中隻有戰意。

“轟轟轟”

再次的碰撞,慘烈的肉搏,致使我們身上的傷快速的增添。

與此同時,我們的力量也有些紊亂了,氣息波動很劇烈,在戰鬥中都有所領悟,我體內的那道瓶頸,已經鬆動的很厲害了。

但是,魂風的氣息比我提升的要快,似乎要先我一步衝破仙君巔峰之境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全身傷勢嚴重,基本上沒有完整的血肉了。而魂風雖然也很慘,但是他的情況要比我好很多。

我已經盡力了!

可是,到最後仍舊沒有突破,他還是比我先邁出了那一步。

“哈哈哈哈”魂風狂笑不止,狂猛的力量不斷的轟擊在我的身上,摧殘著我的肉身的同時,還在消磨著我的靈魂。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們下方的那座超大的祭壇,在這時候突然發出了一道轟鳴。

這座祭壇凝聚了足夠的力量,直接爆發而出,轟擊輪回秘境。

這樣的力量,足以轟穿輪回秘境,足夠轟出那更高層次的通道。

魂風這個時候停手了,目光灼灼的看著那股力量,臉上盡是狂熱之色。他已經等待太久了,這一次終於能夠如願了。

祭壇中爆發出的那股力量,直接轟穿了輪回秘境,轟穿了大三千界,混沌之中,一股精純的力量降臨。

魂風狂喜,意欲迎接那股力量,藉助這股力量突破最後的一絲瓶頸。

但是,這股力量並沒有降臨在魂風的身上,而是直接落在了即將隕落的我的身上,或者說是降落在了我體內的青冥燈之上。

青冥燈發出了柔和的光芒,瞬間解體,將我籠罩,隱隱傳遞過來一股熟悉的力量氣息。

這是

源界的氣息?

那超大祭壇湧出的力量,竟然轟穿了源界那邊,致使源界的力量降臨此方。

同時,青冥燈的崩解,也讓我瞬間有了很深的感悟,源界的力量和輪回秘境這邊的力量匯聚,瘋狂的湧進了我的體內。

我體內的星海漩渦,在此時突然氣息一改,力量像是在慢慢的淨化一般。

這是突破的征兆,這也是輪回。

星辰訣的第四幅圖,就是輪回的奧義!

“不,這不可能,為什麽是你,明明是我才對!”魂風瘋狂怒吼。

他不願接受這樣的現實,再度瘋狂的朝我轟擊而來。

可是,此時他的力量,在臨近我身周的時候,就已經消散了,根本傷不到我分毫。

而我此時則是輕聲一歎,輕輕一指點出,瞬間戳在了他的額頭之上。

他的身體猛地一僵,身上的力量瘋狂卸去,一道柔和的光華籠罩了他,漸漸將他的身軀湮滅。

“去吧,還有相見的那一天!”

我看著他,淡聲說道:“未來的某一天,你也會有機會,真正的體會輪回的奧義。到那時,我伴你一起闖更高層次的世界!”

他的身軀不斷的湮滅,瘋狂之色漸漸退去,怔怔的看著我,顫聲說道:“告訴我,仙君巔峰之後的境界,是什麽?”

“仙帝!”

“一念起,繁華萬世。一念滅,滄海桑田!”

聽我說完這句話之後,魂風輕歎一聲,閉上了雙眼,最終身影化為了飛灰。

而當魂風隕落之後,我揮手間,直接隔絕了源界和大三千界之間的聯係。

隨後,我身影出現在大三千界之中,仙帝的力量散發而出,致使大三千界所有生靈進入了沉睡的狀態。曾經毀滅的諸多星域,一片片快速的重生。

仙帝的力量,已經超越了這一界的認知,同時,我也明白了我是多麽的幸運。

若是沒有源界的話,這一次隕落的就是我了。

重整了大三千界,讓這裏所有的生靈沉睡萬載,恢複大三千界的元氣。

我並不想幹擾大三千界的運轉,以後大三千界如何,和我沒有關係了。現在所做的一切,算是彌補這一界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我回到了源界之中。

我來到了源界之中一顆很偏遠的小星球,在這裏找到了一位居住在草屋之中的老人。此時這位老人正在擦拭著一盞油燈,正是那已經碎裂的青冥燈。

他看著我,笑了。

我也笑了!

我不認識他,但是他肯定會認識我!

“既然已經成為了仙帝,要不要現在就去屬於仙帝的世界走一遭?”老人輕聲問道。

我輕輕的搖搖頭,說道:“不了,心累了,哪都不去了!”

老人輕輕的點點頭,說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強求了,等你想去了,再來找我即可!”

我看著老人,行了一禮,轉身離開。

在離開之際,我想到了一件事,對他說道:“有一位朋友在臨終之際,托付我見到您老之後,問一個問題。您老既然建造了時空長廊的青銅大殿和祭壇,為何這麽多年一直沒有去”

“我一直都在,隻不過沒有人能夠察覺到我的存在,這一點你還不明白嗎?”老人溫聲打斷了我的話。

我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麽,直接離去了。

若不是晉升了仙帝之境,我也察覺不到他的存在了。

他是誰?他的實力又是什麽樣的境界?他存在的意義是什麽?

這些問題,我已經不想考慮了!

回到了九州,靜靜的等待著。

萬餘載的時光一閃而逝,九州和黑龍星域的所有人都蘇醒了,他們的肉身和靈魂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對於這個新世界,他們感到好奇又興奮。

家人團聚,這些年他們一直在沉睡,我也沒有跟他們講關於大三千界的事情,至於我現在的實力,更沒有必要跟他們提及了,反正他們也不會明白的。

我陪著老婆們開始遊逛源界,徹底的放開了心神,攜美同遊,樂不思蜀。

數萬年之後,在源界一個小星域之中的普通生命星球內,我帶著唐靈她們來此等待,她們不知道在等待著什麽,不過也沒有多問。

一戶普通農戶之中,一位農婦正在臨盆,當嬰兒誕生的那一刻,天降祥瑞,是源界天道感應,特意賜福此子。

道源!

我等你很多年了!

我哈哈一笑,直接一點靈光點出,飄進了農戶房屋之中,隱入那嬰兒的體內,然後帶著唐靈等人離開。

那一點靈光,足夠開啟道源前世的記憶。

若是此生他想做普通人的話,必定大富大貴,一生無任何病災之困,畢竟是天道守護之人。若是想成為一方強者,天道自會帶他來九州,到時候再相見也不遲。

接下來的數百萬年間,我們不斷的在源界尋找。

曾經在大三千界隕落的那些人,不斷的轉世重生於此,這就是輪回。他們已經沒有了前世的記憶,除了特別的幾個人之外,我並沒有幹擾太多,讓他們體驗一世普通人的生活也好。

可是,我一直等待的那個人,數百萬年間都沒有出現。

不過,我沒有焦急,我知道,他一定會出現的。

又過了數萬年,我眸中閃過了一道精芒,直接帶著唐靈她們回到了九州,在孟家的府邸中,一個小嬰兒誕生了。

這嬰兒沒有啼哭,見到我的那一刻,反而笑了。

我也笑了。

老師,這一世,我來做你的領路人!

九千萬年之後,源界一片繁榮,規模堪比大三千界了。

九州之上,一對男童女童送進了孟府之中。

男童出生在黑龍星域,是一個大家族的子嗣,天資出眾,得幸進入了九州。

而女童則是出生在源界的一個貧困的家庭之中,按理說她不可能進入源界的聖地,但是她卻有一種特殊的能力。

這兩個孩童進入孟府之後,直接被我收為了弟子。

這件事,轟動了源界,轟動了九州。

唐靈她們很好奇,我不是輕易收徒的人,不明白我為何會看中了這兩個小家夥。

而我則是輕輕的搖搖頭,露出神秘的笑容,看向那對男女童的目光中,帶著些許的期待。

若是在未來的某一天,能夠陪我進入另外一個更高世界的人,隻能是這兩個小家夥了。

小女娃很緊張,低著頭,手一抖,一張黑紙出現在她的手中,有些顫抖的折疊著小巧的黑船,這就是她的特殊能力。

而小男孩,看向我的目光中則是有著些許的倔強,還不自覺的擋在了小女孩的身前,似乎想為她遮風擋雨一般。

我笑了,前世他們無法相伴到老,今生也算是彌補這個遺憾了。

輪回,這樣的輪回也是我刻意的操控的。

等待,等待他們成長起來的那一天。

屬於仙帝的世界,到時候就會再啟征程,一探那世界的奇妙。

生石中的魔氣,說是不走冥犼的路,但是殊途同歸,最終結局和冥犼不會差哪去!我的路,完完全全和冥犼不同。”“不論是冥犼還是古長生,他們的傲氣太重,自以為能夠逆天而行,不屑於其他人相助!歸根結底,他們還是太善良了,捨不得犧牲,殺戮雖重,但是心中卻還殘存善念,可悲、可笑!”說到這的時候,看到白袍老人臉上那不屑的嘲諷,孟家三祖像是想到了什麽,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孟家三祖站起身來,周身恐怖氣勢爆發,籠罩白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