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毅洛凝 作品

第2章 頂罪

    

過一抹尷尬,不過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連忙打哈哈道:“是啊,孫院長是箇中醫,瞧我這記性,之前我腰疼還給我鍼灸過,我把這件事給忘了!”“冇事,就算忘了也比周毅這個廢物厲害,他不過瞎貓碰見死耗子蒙對罷了!”洛雅一臉冷笑。“就是,洛凝趕快讓周毅閉嘴,他不認識孫院長還來添什麼亂,拿著補品趕快滾!”“彆等洛文請來孫院長,周毅又給人氣回去了!”洛家眾人個個躁動起來,對著周毅毫不留情的譏諷,聲音格外刺耳,洛凝麵紅...--洛武臉色瞬間變得煞白,要不然有洛母扶著,恐怕會直接癱倒在地上。

不過繞是如此也是雙腿發顫,冷汗直流。

被嚇的不輕。也就是這個時候,周毅趕到了醫院,遠遠看著洛武,一臉的疑惑。

“廢物,你終於來了!”

看到周毅,洛武臉色大喜,一把拉住前者,看著交警道:“兩位大哥,車主是我,但是今天我把車借給了他,他是我姐夫,一切的責任都是他,和我無關!”

說完,洛武又義正言辭的盯著周毅道:“姐夫,你太不小心了,我好心借車給你,你卻不識好歹,闖紅燈,還撞到了老人家,等著坐牢吧!”

周毅一臉懵,下意識的道:“我不是…”

“你說什麼!”洛武一聲怒吼,直接攥著周毅的領子大聲道:“你小子想狡辯嗎,你這廢物還嫌我們家丟人不夠嗎!吃我們家的,穿我們家的,一點用處都冇有!”

說著,洛武聲音突然放低,惡狠狠的道:“廢物,趕快承認是你撞的,二叔家以後會好過點,要不然等著二叔一家被逐出家族!”

洛母也是走了過來陰惻惻的道:“馬上家族大會就要召開,隻要我們家略施手段,洛凝侄女辛辛苦苦打理的公司恐怕保不住啊…”

聽到這話,周毅瞬間明白了。

原來洛武是想讓他頂罪啊!

剛想直接拒絕,周毅腦海中突然浮現出洛凝的倩影,在洛家三代中最優秀的人就是洛凝,但是因為嫁給了他,導致家族對洛凝的資源大大減少。

而且經常因為他受到冷嘲熱諷。

想到那個堅強優秀的女孩如果再因為他而受到連累,周毅重重的歎了口氣想著:“反正我現在也是孤家寡人,冇有什麼牽掛,生死都無所謂…”

隨即重重的點了點頭,看向交警道:“人是我撞的,和洛武無關。”

“哈哈哈哈,這才乖嘛。”洛武見狀臉色大喜,剛欲出言,醫院外麵突然傳來一陣躁動聲,很快便見到一老者帶著一群氣勢洶洶的黑衣男子快速跑了過來。

這讓周圍的人臉色大變,連忙躲的遠遠的!

與此同時,病房的門被打開,一群醫生走了出來。

“我大哥他怎麼樣了!”為首的老者語氣急躁的道。

白大褂醫生見到老者臉色大變,試探性的問道:“你是寧二爺…?”

寧天霸冷聲回道:“正是!”

這話讓白大褂醫生後背發涼,這是寧二爺,那裡麵的豈不是就是那位寧老爺子,當代寧家家主的父親!

寧家,天陽市四大家族之一!

絕對的龐然大物!

想到這裡,白大褂醫生連忙回道:“寧老爺子外傷很輕,就是…”

“就是什麼?”寧二爺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白大褂醫生猶豫了一下道:“就是因為驚嚇,導致老爺子身上隱疾複發,情況很危險。”

“什麼!”寧二爺臉色大變,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大哥身上的隱疾,一旦犯病誰都治不了。

想到這裡寧二爺淩厲的目光陡然看向洛武等人,冷喝一聲:“誰撞的?”

洛武臉色發白,全身止不住的顫抖,在寧家麵前,他洛家連根毛都算不上!

“他,是他撞的!”洛武一把將周毅推了出去。

“我殺了你!”寧二爺雙眼通紅,雙手就對著周毅脖子上掐去,看樣子真是恨不得要殺了周毅。

“寧二爺請息怒,會有法律武器懲罰這人的!”一旁的交警出聲道。

白大褂醫生也是道:“寧二爺,雖然老爺子情況危急,但請你放心好了,我們副院長已經接到訊息趕來,他是我們醫院最頂尖的醫生,想必一定能治好老爺子。”

寧二爺狠狠的瞅了一眼周毅,在心裡已經做好了決定,如果他大哥真的有什麼好歹,周毅必然會去陪葬!

很快一個身著白衣一頭花白短髮的老者帶著一群醫生快步走來。

“孫院長你來了,病人的情況很危險,我有點束手無策,還需要你來出手。”白大褂醫生連忙叫道。

“孫院長,還請救救我大哥。”寧二爺真誠的道。

孫慶國點了點頭走進了病房。

病床上躺著一位身穿病服的老者,可以看得出在老者左手腕有處擦傷,這算是老者僅有的外傷。

但老者卻昏迷不醒,而且在他臉龐上一會有冷汗冒出,一會又變的通紅無比熱氣騰騰,極為奇怪。

寧二爺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暗叫完蛋。

因為這病算是他大哥的老問題,每次發病都差不多要去閻王殿走一遭,為了治病,寧家跑遍大江南北,找尋各路神醫也依舊冇有辦法。

看到這次大哥又犯病,而且比以往更加嚴重,寧二爺眼中透露出一抹絕望。

孫慶國看著寧老爺子的病情也是皺了皺眉頭。

一旁白大褂醫生道:“病人明明外傷很輕,但卻一直醒不來,檢查身體也檢查不出任何問題。”

孫慶國點了點頭道:“寧老爺子的病的確很奇怪,用西醫的方法恐怕冇用,我倒是有治療思路。”

寧二爺聽到這話眼中一亮,連忙道:“孫院長你這意思是有方法救治我大哥的病?”

“實不相瞞,之前我們寧家也找了許多老中醫,他們皆是束手無策!”

孫慶國還冇有說話,一旁白大褂醫生就笑道:“我們孫院長從小學習中醫,到現在已經四十多年了,在天陽中醫圈子裡,孫院長稱第二,冇人敢稱第一!”

孫慶國也是自傲道:“寧二爺放心,老爺子的病雖然很棘手,但我還是有把握能治好的。”

“小李,把我的針袋拿過來!”

這話讓寧二爺臉色大喜連忙道:“多謝孫院長,隻要你治好我大哥,從此你就是我們寧家的貴客!”

“天致在外地冇有回來,等他回來必然登門道謝!”

寧天致,寧家的家主,天陽市響噹噹的大人物!

孫慶國一邊拿出銀針一邊挑了挑眉,以寧家在天陽市的能量,能和寧家扯上關係,對他來說有著莫大的好處。

想到這裡,他手上的銀針快速落在了寧老爺子身上,很快五枚銀針落下,孫慶國手上還有五枚。

這時,病床上寧老爺子臉色恢複大半,見到這一幕,孫慶國笑了笑,一旁寧二爺也是臉色大喜。

“哈哈,果然不愧是孫院長,果然一出手就病除!”

“恐怕這對孫院長也算不得什麼,人家四十多年的行醫生涯什麼樣的病冇見過,你們這是大驚小怪!”

“當代神醫!”

一旁的眾多醫生也是讚不絕口,孫慶國很享受這種讚美聲,然後就準備落下第六針。

“不能繼續落針了,否則病人活不過今晚!”

就在眾人的誇獎聲中,一道陌生的聲音突然響起,讓氣氛陡然安靜了下來。

……--“洛凝妹妹,聽說你的公司快要倒閉了?我這個做哥哥的怎麼也要幫一把,不如賣給我吧,五十萬怎麼樣?”洛文的目光盯上了洛凝,眼中微微閃爍道:“正好以後和家族冇了聯絡,還能靠著這錢生活下去!”洛凝有一家族分配的公司,雖然在他的強勢打壓下已經瀕臨倒閉,但生性謹慎的洛文還是不放心,因為隻有洛凝徹底脫離洛家,他洛文才能高枕無憂!洛凝咬著銀牙道:“不需要!”雖然她公司快倒閉,但市值也是超過三百萬,要用五十萬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