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止陌 作品

《人在大武,開局舉屠刀滅奸臣暢讀佳作》 第12章

    

一切,錦衣衛不聽話,隨心所欲。這些他都無所謂。可是現在,他忍不住了!一條條訊息都被封鎖,無人問津,可那都是人命,是十幾萬甚至更多的百姓的命啊!他彷彿看到了無數個絕望的身影,有倒臥在赤地千裡之上的,有在洪水衝襲中漂浮掙紮的,還有慘死在逶人刀鋒下的……“王青!”林止陌似是用儘所有力氣,緩緩說道,“去告訴他們,明日,朕要開早朝,膽敢缺席者,殺!”“奴才領旨。”王青小跑出了殿門。這時夏雲回了進來:“啟稟陛...人在大武,開局舉屠刀滅奸臣暢讀佳作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隻是大蝦米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人在大武,開局舉屠刀滅奸臣暢讀佳作》第12章免費試讀

林止陌看了陳平一眼,滿意地點點頭。

這纔是一個錦衣衛的正確態度和素質。

徐良終於慌了,要不是被軟索纏得緊,他甚至想跪下,可慌亂間開口又亂了方寸。

“陛下,你不能殺我!”

林止陌看向他:“哦?給朕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我……我乃是先帝欽封,掌管錦衣衛十四所三萬餘眾,陛下若是隨意殺我,不怕嘩變麼?”

“這理由不夠。”

林止陌搖頭,語氣冰冷地說道,“拉出去,砍了。”

嘩變?

帶頭的都砍了,底下就嘩變不起來。

至於先帝欽封?

林止陌冷笑。

那是姬景文的爹,關我鳥事?!

夏雲上前將幾人的錦衣衛腰牌一一摘下,接著一揮手,禁衛軍將徐良等五人揪出殿去。

徐良兀自掙紮著怒罵:“昏君!你敢殺我?!”

其餘四人則冇有他那麼硬氣,也冇有了一開始的淡定,哭嚎著求饒。

“陛下饒命!饒命啊!”

“臣知錯了,陛下!”

“陛下,臣願洗心革麵做一條聽話的狗!”

“陛下!陛下……”

聲音漸漸遠去,終於再不可聞。

林止陌看向呆若木雞的陳平,敲敲桌麵:“和朕說說,錦衣衛最近的情況。”

“是。”

陳平終於回過了神來,定了定心神,條理清晰,不急不緩的說了起來。

果然不出林止陌的所料,寧嵩的手早已伸向了錦衣衛,從一開始隱晦低調的接觸,到後來光明正大地收買,現在的錦衣衛已經被他們幾人全都賣給了寧嵩。

這才導致了皇帝身邊幾乎看不見錦衣衛的身影,而對於朝臣的監控,也僅限於寧黨之外的那些人了。

陳平是世襲的錦衣衛指揮僉事,光是這個職位就讓林止陌很有好感。

在他那個世界裡,那位大名鼎鼎的民族英雄戚將軍,就是世襲的這個職位。

林止陌想了想,看著陳平道:“若是讓你去收攏鎮撫司衙門,你可有把握?需要多久?”

鎮撫司衙門就是大武朝錦衣衛的公所,是天下錦衣衛各所的中樞。

陳平一驚,他已經意識到,一份天大的機緣已經出現在了眼前。

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回陛下,徐良在鎮撫司並不能隻手遮天,臣有把握收攏,請陛下給臣三……不,兩天時間。”

“很好。”

林止陌點點頭,對侍立一旁的王青說道,“擬旨,原錦衣衛指揮僉事陳平,升任錦衣衛指揮使。”

“是。”

王青應下,就在書桌邊小小占了塊案麵,將冊封詔書寫就,雙手捧著玉璽用印。

林止陌瞥了一眼,頗為意外道:“你倒是寫得一手好字。”

王青垂手低眉:“奴才幼時曾識過些粗淺文字。”

林止陌就喜歡王青這低調謙虛的勁,拍了拍他肩膀以示鼓勵,王青身體一顫,似是感動得快哭了。

陳平手捧詔書,再次叩首:“臣,陳平,謝主隆恩!”

“去吧。”

林止陌很滿意陳平這穩重又不失聰明的樣子,因為錦衣衛指揮使一職是需要內閣合議才能選出,不是皇帝一言而定的,但是陳平並冇有提這事。

然而陳平卻冇有立即離去。

“陛下,臣尚有要事奏報。”

“嗯?什麼事?”

陳平神情肅然鄭重。

“代州蔚州大旱,數百裡裂土,寸草不生。”

“廬州瘟疫,疫、情已致三成百姓死亡。”

“湖廣行省梧州賀州等各地水災,十餘萬戶百姓流離失所。”

林止陌大驚!

代州蔚州在京城西北方,廬州則在東南江淮行省,還有湖廣,三處地方竟都有如此天災。

可是內閣!

那幫雜碎居然冇一個人將這些訊息報來!

“如今已有無數災民聚集在京城外,卻無人救濟管理,每天餓死凍死不知其數。”

林止陌猛地握緊雙拳。

可是還冇完,陳平又從懷中摸出一張紙,皺皺巴巴,竟還染有血跡。

“半月前,逶人五千眾於台州溫州登陸,燒殺劫掠,為禍沿海各地,各地守軍衛所難以抵禦,紛紛敗逃……”

陳平的聲音憤怒中帶著哽咽,這張紙是他們錦衣衛台州衛所的同袍,頂著逶人的刀口送出來的,在交到陳平手裡後就斷了氣。

“徐良將諸多訊息強行壓製,並嚴令臣等不得外泄,臣因此與他大鬨一場,被勒令停職在家中。”

林止陌強忍怒火,沉聲問道:“這些,內閣可有舉措?”

陳平搖搖頭:“冇有任何舉措。”

砰!

林止陌再也按捺不住,重重一掌拍在桌上!

他那張俊秀的臉龐已經扭曲,咬牙切齒一字一頓道:“一群雜碎!”

寧嵩和他的走狗們壓製他,限製他的皇權,太後在後宮裡把持一切,錦衣衛不聽話,隨心所欲。

這些他都無所謂。

可是現在,他忍不住了!

一條條訊息都被封鎖,無人問津,可那都是人命,是十幾萬甚至更多的百姓的命啊!

他彷彿看到了無數個絕望的身影,有倒臥在赤地千裡之上的,有在洪水衝襲中漂浮掙紮的,還有慘死在逶人刀鋒下的……

“王青!”

林止陌似是用儘所有力氣,緩緩說道,“去告訴他們,明日,朕要開早朝,膽敢缺席者,殺!”

“奴才領旨。”

王青小跑出了殿門。

這時夏雲回了進來:“啟稟陛下,徐良等五人已儘皆斬首。”

“操!便宜他們了。”

林止陌罵了句臟話,目露凶光道,“夏雲,你多帶些人馬,跟著陳平一起去,用最快的速度搞定錦衣衛。”

“另外,把徐良幾人的家給朕抄了,一個銅板都不許落下!”

夏雲陳平齊聲道:“臣遵旨!”

林止陌又叫過夏雲,低聲補了一句:“尤其是徐良家,搜得細一點!”

夏雲眼中精光一閃,依然明白了林止陌想要什麼。

賬本!

錦衣衛真正的賬本!

於是,一個震驚整個京城的事件爆發。

京城禁衛軍統領夏雲,帶領兩千披甲執銳的精兵,衝入錦衣衛鎮撫司衙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捉拿了三十多人,並關入錦衣衛詔獄。

這個操作讓全城百姓都有點看不懂了,可是隨即他們又聽說了一個訊息。

錦衣衛指揮使之職易主了,原指揮僉事陳平受當今聖上欽封,替下了原指揮使徐良。

而徐良和兩位同知、兩位僉事,已被斬於午門之外。

一時間不知多少人倒吸一口涼氣。

皇帝這是要乾嘛?

小說《人在大武,開局舉屠刀滅奸臣》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衛,從一開始隱晦低調的接觸,到後來光明正大地收買,現在的錦衣衛已經被他們幾人全都賣給了寧嵩。這才導致了皇帝身邊幾乎看不見錦衣衛的身影,而對於朝臣的監控,也僅限於寧黨之外的那些人了。陳平是世襲的錦衣衛指揮僉事,光是這個職位就讓林止陌很有好感。在他那個世界裡,那位大名鼎鼎的民族英雄戚將軍,就是世襲的這個職位。林止陌想了想,看著陳平道:“若是讓你去收攏鎮撫司衙門,你可有把握?需要多久?”鎮撫司衙門就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