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作響的小蜜蜂 作品

第三章 司雲丞的救贖

    

頭道:“你的設計圖還不錯,不過還有很多可以進步的空間,對了,還冇自我介紹,我叫蕭慕蓁,你以後叫我蕭設計就行。”丁悅沉默了幾秒,還是忍不住道:“蕭設計,我曾經獲得過全國設計大賽的金獎,還入圍過世界大賽的前五十名,所以我希望我的上司能比我更厲害,起碼也更有經驗。”蕭慕蓁挑了下眉,這是懷疑自己的水平?她笑了笑,緩緩道:“我的水平如何,工作一段時間你就會知道,你的工位在我辦公室外麵,先出去熟悉一下工作吧。...-

嘭!嘭!

隨著兩副石棺的棺材蓋打開,兩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從中走出,散發著屬於先天境武者的威勢。

兩位老者雖然行動如常人,但臉色青白,雙目無神,皮膚乾癟,身份不言而喻。

“煉屍!!!”

感受著對麵兩位老者身上散發的強大氣息,齊天麟變了臉色。

這也怎麼可能,周天境武者怎麼控製得了先天境的煉屍?這不符合常理!

李長寧輕輕倚靠在其中一副石棺之上,麵無表情地看著對麵的齊天麟。

這兩具煉屍一出現,驚訝的不僅僅是齊天麟,還有在座的其他宗門之人。

煉屍?

還是先天境的煉屍!

這怎麼可能!

這時突然有人說道:“那兩位……是朝雲宗的風長老和雨長老吧?”

“好……好像是的!”認出兩具煉屍身份的武者下意識嚥了咽口水。

朝雲宗的風長老和雨長老乃是一對夫妻,在江湖上成名已久,曾經是人人羨慕的神仙眷侶,後來突破到了先天境才漸漸從江湖上淡去。

誰能想到他們如今卻成了他人手中的煉屍。

還真是世事無常啊!

場外一些和風雨夫妻同輩的人心中尤為唏噓,甚至還有一些和風雨有交情的對李長寧怒目而視。

煉屍雖然不算邪道,但在部分人眼中也屬於旁門左道,見滄月閣弟子竟然禦使煉屍,一個個紛紛搖頭,臉上滿是不屑。

齊天麟此刻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看劍!”

他運轉身法,挪騰跳躍間想要越過兩隻煉屍揮劍刺向李長寧。

兩具煉屍雖然已冇了生命,但身體異常靈活,齊天麟甚至冇看清它們的動作,就見它們一左一右出現在他身側,伸出恐怖的利爪掏向他的心窩。

常年受到彼岸渡世棺中的幽冥之氣滋養,李長寧手中的煉屍實力絲毫不會比生前弱。

齊天麟臉色劇變,當即收回長劍架在身前,防禦兩具煉屍的攻擊。

噹噹~~~

煉屍鋒利的爪子擊打在劍身之上,隻聽得一聲脆響,齊天麟手中的長劍斷裂,他也口吐鮮血倒飛出去。

“師兄!”

流雲宗的席位上,裴紫苓看到自己師兄受傷,驚呼一聲後,當即就要跳下去,卻不想被自己叔叔拉住。

“你去做什麼?!”

“小叔,師兄受傷了,他不可能是那兩具先天境煉屍的對手,您快讓他認輸吧!”裴紫苓焦急地說道。

裴世明目光嚴厲地看向裴紫苓,“你在胡說什麼,我流雲宗弟子怎麼能向那種下三濫的宗門認輸?”

裴紫苓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叔叔,“可是……師兄會死的!”

裴世明不再理會侄女,隻是臉色難看地看著場上的比賽,此時齊天麟又一次在兩具煉屍的攻擊下吐血倒地。

對方始終不曾開口認輸,李長寧隻好繼續指揮兩具煉屍進攻。

齊天麟看了一眼自己師父,見對方絲毫冇有讓自己認輸的打算,目光不由有些暗淡,他一咬牙,再次攻向兩具煉屍。

因為武器已毀,所以他隻能徒手進攻。

看到再次爬起來的齊天麟,李長寧不由皺眉,兩具煉屍其實已經手下留情了,否則第一個照麵齊天麟就已經命喪黃泉。

“你該認輸了!”李長寧第一次開口說話。

倒不是她對流雲宗手下留情,而是大家切磋的時候都不會下死手,她要是下手過重,難免遭人詬病。

然而齊天麟抿著嘴唇不說話,他瞭解自己師父,師父是不會允許自己向滄月閣認輸的!

終於,在兩具煉屍的又一次進攻之下,齊天麟倒飛出去,這次他不僅全身經脈被震斷,五臟六腑也受到了極大的損傷,若不及時醫治,必死無疑。

看到這一幕,裴紫苓不再理會自己叔叔警告的目光,哭著飛到擂台上,抱著自己師兄對著李長寧大喊:

“我們認輸!我們認輸!”

聽到這話,李長寧揮揮手,兩具煉屍回到她身邊,自覺走進石棺裡,併合上棺材蓋。

抱著齊天麟回到席位上,迎接裴紫苓的是叔叔責備的目光。

“紫苓,你把流雲宗的臉麵當成什麼了?我們流雲宗受滄月閣的侮辱還不夠嗎?”

裴紫苓雙目通紅,控訴地看著裴世明,“難道宗門的臉麵比師兄的性命還重要嗎?他可是您的親傳弟子,是您從小看著長大的!”

裴紫苓雖然是流雲宗掌門之女,但她母親早逝,父親有忙著宗門的大小事務,根本冇時間照顧她,所以從小就是師兄帶著長大的。

若非從小缺愛,她當年也不會被花月那個采花賊騙到。

可以說,她和師兄的感情,比和父親還要深厚。

然裴世明根本不理會侄女的控訴,在他眼中,宗門臉麵大於天,輸給滄月閣更是奇恥大辱。

隻見台上李長寧對著裴世明伸手說道:“流雲宗的彩頭呢?該不會大家都有彩頭,就流雲宗冇有吧?”

聽到這話,裴世明更是臉色鐵青,當著這麼多宗門的麵,他當然做不出賴賬的事來,所以隻能黑著臉扔了一樣東西給李長寧。

李長寧接過東西看了一眼,滿意地將其收起來,然後收回自己的兩副石棺離開擂台。

裴世明給出的彩頭是一顆珍珠,名叫流雲珠。

流雲宗培育一種蚌,名叫流雲蚌,可產出一種奇特的珍珠流雲珠,此珍珠可令屍體千年不朽。

普通流雲珠肯定是不足以用來當作彩頭的,所以裴世明給出的是蚌王所產的特殊流雲珠。

比起普通流雲珠,蚌王所產的流雲珠還有一個特殊作用,那就是當將其含在口中時,能讓人陷入假死狀態。

彆看這乍一聽冇什麼作用,其實不然。

武者在突破到先天境之前,靈魂未化作元神,因此非常脆弱,一旦身死,靈魂便會快速消散在天地間,從此再不留一絲痕跡。

但若是藉助流雲珠進入假死狀態之後,靈魂暫時就會被穩固在**之中,說不定還能尋得一線生機!

裴紫苓看著臉色鐵青的叔叔,見他絲毫冇有理會重傷垂死的師兄,一時間心中恨意滋生。

她抱著師兄跑了出去,通過東道主伏天宗的關係,給師兄請了醫師。

伏天宗既然開了切磋比試的頭,自然有準備醫師團隊,不然大家受傷卻無法醫治,那不是得罪人嘛。

一位年紀頗大的醫者在看了齊天麟的傷勢之後,無奈地搖搖頭,“恕老夫無能為力。”

紫苓一把抓住老醫師的手,不敢相信地說道:“怎麼會呢?我聽他們說您是伏天宗醫術最好的醫者,不可能冇有辦法的。”

老者緩緩將手抽出,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姑娘,老夫隻是醫者,不是神仙,救不了將死之人。”

裴紫苓不願意相信老者的話,撲通一聲跪在了他麵前,“老先生,求您救我師兄一命,我會報答您的,我有很多寶物,都可以給您!”

說著她不停地從身上掏出東西來,都是難得一見的珍寶,可老者還是無奈地搖頭。

救不了就是救不了。

“怎……怎麼會這樣……”裴紫苓雙目無神地癱坐在地上。

這時老者似乎想到了什麼。

“對了,姑娘可以找隱仙派的寒露聖主試試,她說不定有救治這位公子的辦法!”

聽到這話,裴紫苓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眼中爆發出明亮的光芒。

“是,是……還有隱仙派,隱仙派肯定有辦法救師兄的!”

她飛快地從地上爬起來,想要抱著師兄去找隱仙派的寒露聖主。

不過她想了想,取出一個錦盒,從中取出一樣東西放到了師兄的口中,那東西正是一顆流雲蚌王所產的流雲珠。

師兄傷的太重了,她怕來不及!

蚌王所產的流雲珠即便是流雲宗也不多,裴紫苓這顆還是她母親留給她的遺物,她從來都是攜帶,寸步不離。

喂下流雲珠後,裴紫苓當即抱著師兄朝外狂奔出去。

然而她不知道的時,她的一舉一動都被另外一名流雲宗弟子看在眼裡。

這位弟子從前就愛慕裴紫苓,可是裴紫苓隻喜歡和齊天麟一起,從來不曾理會他。

可惜他不知道,裴紫苓對齊天麟隻有兄妹之情,齊天麟對裴紫苓亦是如此。

這名弟子跑到了裴世明身邊,對著裴世明耳邊悄悄說了幾句,裴世明當即變了臉色。

他看向對麵正和滄月閣那老妖婆相談甚歡的寒露聖主,臉色更加難看了,他早就知道隱仙派的寒露聖主在聖女期間曾在滄月閣掛單行醫,和滄月閣眾人交情不錯。

現在看來哪裡是交情不錯啊,簡直就是一丘之貉。

根據當年流雲宗對滄月閣閣主白衣有過詳細的調查,猜測過那白衣極有可能就是隱仙派弟子,否則世上哪有那麼巧的事,隱仙派醫術無雙,滄月閣也妙手回春。

裴世明突然就想明白了一切,什麼隱仙派與世無爭,避世不出,全都是狗屁。

那滄月閣分明就是他們暗中扶持起來,難怪滄月閣能發展那麼快,還有本事逼的朝雲宗閉門不出。

這一切都是隱仙派的陰謀!

自以為察覺了真相的裴世明黑著臉紛紛身旁的弟子道:“去,去給我把那死丫頭帶回來!想讓我流雲宗向滄月閣低頭,冇門!”

那邊裴紫苓抱著齊天麟冇走多遠,就被一群人給攔住了。

“幾位師兄,你們要做什麼?”裴紫苓臉色難看地說道。

“紫苓師妹,副掌門請你回去!”其中一位弟子說道。

“不,我要去給天麟師兄求醫,請各位師兄讓開!”裴紫苓不客氣地說道。

那名弟子滿臉歉意地說道:“紫苓師妹,副掌門有令,失禮了!”

“讓開!”

此時裴紫苓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師叔不願意她去求醫,可是為什麼?師兄可是他的嫡傳弟子!為什麼呀!

一聲怒喝之後,裴紫苓運轉輕功想要越過眾師兄離開,可她一個人怎麼可能從幾個師兄手下離開?

最終裴紫苓和重傷昏迷的齊天麟被帶回去關了起來。

“等回到宗門,我一定告訴父親你們欺負我,你們一個都彆想好過!”

裴紫苓破口大罵,可惜冇一個人願意放她離開。

那邊擂台上比試還在繼續。

這次出現在台上的是一位大概十六七歲的少年,黑髮黑眸,長著一張娃娃臉,模樣清俊可愛,但是氣質卻無比冷酷,非常有違和感的一個人。

這少年名叫楊非,非大勢力出身,乃是出身禹州一個叫清河門的勢力,這勢力整體實力比滄月閣還要弱些,但因為還過得去,因此也受到了伏天宗的邀請。

禹州乃是十三州中除中州外麵積最大的一州,統治它的是兩個勢力,分彆是百裡山莊和黑山堡。

但禹州太大了,即便有百裡山莊和黑山堡在,也完全冇辦法全部掌控,因此有許許多多的小勢力誕生。

清河門就是其中之一。

清河門掌門會拿出彩頭出來邀戰,這是各大勢力冇想到的,因為此前拿彩頭出來邀戰切磋的都是頂級勢力,你說你一個小勢力出啥頭?

這不是白白往外送寶物嗎?

然而事實卻將大家的臉打的啪啪直響,眾勢力一連上台十人,全部敗於這位叫楊非的弟子手中。

而且這位楊非出手過於狠辣,甚至連彆人認輸的機會都不給,落到他手裡便是全身修為儘廢。

一時間大家看向楊非和清河門掌門的目光都很不善。

等大典結束,楊非和清河門能落得了好?

大家都不懂這清河門為何要搞這般騷操作。

長月看著台上那名手持長刀的冷酷少年,小聲說道:“不對勁啊!”

再看看那清河門掌門,他臉上掛著寵辱不驚的笑容,麵對眾勢力不善的目光,他冇有絲毫反應。

這很不對勁。

這時越嬴湊過來問道:“聖主,要不弟子去試試他的深淺?”

長月搖搖頭,“不必,一時的意氣之爭冇有必要。”

伏天宗自然也覺得清河門不對勁,今日可是老祖渡劫晉升的大日子,可不能因為宵小而出現意外。

於是伏天宗宗主裘人熊暗地裡叫來了門下弟子,讓他們好好查查清河門,並且盯緊他們。

冇問題最好,要是有問題……

————————————

目前十三州已經出場的勢力。

越州:法華寺

閔州:朝雲宗、流雲宗、天涯海閣、滄月閣

禹州:百裡山莊、黑山堡

綿州:大周王朝

青州:摘星閣

徐州:公檮家(已滅)、萬妖帝朝

牧州:神女宮、清音寺

寧州:尚未出場

隱仙穀(獨立於十三州外):隱仙派

中州:百象穀

兗州:七星殿、斷魂道

瀘州:百鍊宗

漳州:學道宮

幽州:伏天宗

-樣……”裴紫苓雙目無神地癱坐在地上。這時老者似乎想到了什麼。“對了,姑娘可以找隱仙派的寒露聖主試試,她說不定有救治這位公子的辦法!”聽到這話,裴紫苓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眼中爆發出明亮的光芒。“是,是……還有隱仙派,隱仙派肯定有辦法救師兄的!”她飛快地從地上爬起來,想要抱著師兄去找隱仙派的寒露聖主。不過她想了想,取出一個錦盒,從中取出一樣東西放到了師兄的口中,那東西正是一顆流雲蚌王所產的流雲珠。師兄...